第二十三章 惹火
作者:钱豆  |  字数:3007  |  更新时间:2019-07-15 20:24:41 全文阅读

“有意思,有意思啊。”姜洛文拍着桌子大笑出声。

姜少白一面笑一面连连点头,“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么戏弄姜宜陵呢?”

姜月庭不知何时坐到了窗边,低头看着笑的恣意潇洒的张幼桃,眸色中带着些许一样。

这女人,好像有哪里不一样,姜月庭轻轻捻了捻手指,这是他对什么动了心思的表现,可惜,并没有人发现他的小动作。

将衣服售空,许诺给七公主再设计两件独一无二的裙子,张幼桃这才乐颠颠的跟着嬷嬷往宫外走去。

谁知才走到宫门口,便看到了姜宜陵,她有些心虚的后退一步。

这时候姜宜陵已经换上了一身玄色衣裳,头戴紫金冠,那丰神俊朗的模样引得无数姑娘的爱慕目光。

但是拜张幼桃刚刚的戏弄所赐,现在谁看他,他都觉得是在嘲笑他。

大步流星的走到张幼桃面前,他直接伸手拎住了她的衣领。

“诶,你要干嘛,姜宜陵,你可是六皇子,你不能这么小心眼的,不就是开个玩笑么?那你还把我挂在城门上了呢,我这叫做以牙还牙好么?”张幼桃大声嚷嚷起来。

现在她也觉得刚刚做的好像有些过分,但时间又不能倒流,再说了,最开始不也是姜宜陵先动的手,她这是合理反击。

姜宜陵冷笑一声,“是么?你不说孤倒是忘了,把你挂在城门上,是一个不错的惩罚方式。”

咬牙切齿的说完这话之后他直接拎着张幼桃飞身而起,动作灵活的越过各个房顶,直奔着城门而去。

张幼桃只觉得自己被甩来甩去,这要是姜宜陵松手将她扔了出去?她被自己幻想的画面吓的浑身发抖。

“姜宜陵,我错了,我再也不招惹你了,以后你欺负我我也不还手了,你快放我下去,我恐高啊。”她死死抓着姜宜陵的衣服,颤抖的声音泄露出了她的情绪。

“现在知道害怕了?晚了,张幼桃,你成功惹火了孤,咱们以后就慢慢玩。”姜宜陵说着非得更快。

听着张幼桃惶恐的尖叫,他才觉得心里有那么一点点舒服,一定是他对这女人太好了,不然她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再次被挂在城门上时,张幼桃神奇的觉得自己松了一口气。

虽然有点丢脸,但至少不用担心被姜宜陵扔出去摔成肉饼啊。

“姜宜陵,我知道我错了,你就放我下去吧,你说你想要我怎么补偿你我都同意,这还不行么?怎么说我之前也救过你,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放我一马吧。”张幼桃苦着脸哀求道。

“你救孤,孤早就用金子还了你的恩情,你来挑衅,就是你自己找死。”姜宜陵冷笑一声便不再看张幼桃,直接转身离开了这里。

张幼桃连声求饶他也没有回头。

城门下很快便聚集了一帮看热闹的人,感觉到这些人对自己指指点点,张幼桃有些烦躁的踢了踢脚。

“都看什么看?没见过挂起来乘凉的么?告诉你们,挂起来更凉快,有种你们也上来试试啊。”她牙尖嘴利的说道。

吊死鬼似的翻了个白眼,张幼桃只希望姜宜陵尽快消气放她下去,这年纪轻轻的,她不想被风干成一块腊肉啊。

“呦,这不是咱们的六弟么?你怎么没穿那个样式最新的衣裳呢?”姜少白眼尖的看见不远处的姜宜陵,连忙出声将人叫住。

姜宜陵皱着眉头回眸,这三个兄弟聚在一起来找他?怕是没安什么好心吧。

“是啊,好穿好脱的,六弟,听皇兄的,以后你就穿那个衣服就好了,在大街上脱一下,你可就是京城红人了。”姜洛文笑的一脸猥琐。

姜月庭静静跟在二人什么没有说话,但姜宜陵清楚的在他眼中看到了嘲讽的痕迹。

“大皇兄,咱们的六弟现在已经是红人了呀,谁不知道咱们六弟乌发媚人,肤若白雪啊。”姜少白语气下流,说话间还恶心的上下打量着姜宜陵。

姜宜陵狠狠抿着薄唇,“皇家兄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几位皇兄还请慎言,不然被父皇知道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姜宜陵,你吓唬谁呢?咱们兄弟几个的玩笑话而已,父皇日理万机,哪有时间管这点小事,倒是你,怕是要小心了,万一哪家小姐说看过你的身体,想要对你负责,那就不是小事了啊。”姜少白说着几个便哄笑起来。

姜宜陵心中气恼,黑着脸瞪了姜少白一眼,转身快步离开了这里。

接下来一段时间里,他怕是都要躲着这帮人走了,姜宜陵回到寝殿,真是越想越觉得生气。

想到罪魁祸首只是被重拿轻放,姜宜陵只觉得心口堵得慌,干脆换了身夜行衣,趁着夜色溜出宫去,目的地自然是张幼桃的家里。

“这铁板烧是真好吃啊。”小六子抱着酒瓶子不住的嘟囔着。

张幼桃一脚将他踢开,拉着张柏宁嘟囔道,“柏宁,姐姐教你划拳喝酒,等你大一点,姐姐就带你去逛花楼。”

说话间她控制不住发出一阵猥琐的轻笑。

张屠夫狠狠的拍了张幼桃的脑袋一下,“臭丫头,你给老子起开,居然想要带坏你弟弟?不对,你个丫头片子知道什么是花楼,张幼桃,你又干啥坏事了。”

说着张屠夫的嗓门便拔高了几分,张幼桃情不自禁的抬手捂了捂耳朵。

夹起一块肉塞进张屠夫嘴里,张幼桃笑眯眯的看着他,“爹啊,你就好好吃饭吧啊,放心,我不会害我弟弟的,我这是带他长世面,以免以后被人哄骗了去。”

张屠夫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老子咋感觉哪不太对。”

他迷迷糊糊的嘟囔着,没来得及细想便被张老大拽着划拳去了。

姜宜陵一来便看见了这么一番热闹温馨的场景,一阵香气传来,他这才想起来自己没吃晚膳。

偷偷的咽了咽口水,看着笑的嘻嘻哈哈的张幼桃,他觉得心里更气了几分。

吃饱喝足,众人各自回了房间。

姜宜陵挪开张幼桃房顶的瓦块,才看了一眼便红着脸慌忙收回了视线。

张幼桃早就准备好了洗澡水,关好房门便开始脱衣裳,舒舒服服坐到浴桶里时,她忍不住发出一声舒服的长叹。

抬手揉了揉依旧酸痛的肩膀,她咬着牙骂道,“该死的姜宜陵,小气鬼,居然把我吊在城门上,老娘的胳膊都要断了,当时就不应该给你留遮羞的裤子,全都给你拽掉就对了。”

这些话一字不漏的钻进了姜宜陵的耳朵里,这让他的脸成功的由红转为了黑。

不收拾这个女人,真的是太对不起她的这番苦心了。

姜宜陵身姿轻盈的落在了房间中,点住张幼桃的学到让她动弹不得,粗着嗓子开口说道,“倒算是个美人儿啊。”

那轻佻的语气吓的张幼桃鸡皮疙瘩瞬间出现,她居然遇到了采花大盗?

“那个,我有银子的,大侠啊,我可以给你银子,你就放我一马吧。”张幼桃克制着自己尖叫出声的冲动。

大概被她故作冷静的样子取悦,姜宜陵诡异的有了几分兴奋感。

“银子?老子不缺银子,倒是这女人,还真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姜宜陵说着故意坏笑了一声。

这话说的张幼桃更是紧张了几分,有心想要面对着他争取谈判,但不知道这人对她做了什么,她居然半分也移动不得。

“你就不要挣扎了,我点了你的穴,你现在,只能任我宰割。”姜宜陵说着伸手在张幼桃的后背轻轻划过。

本想着吓唬吓唬张幼桃,但触手间的细腻感却令他有些失神。

重复的暧昧抚摸令张幼桃心里多了几分害怕,打死她也想不到,有一天居然会被人劫色。

“不如咱们商量商量,你解开我的穴道,咱们面对面的说话?”张幼桃不死心的开口说道,“这不是你情我愿的,在一起也没什么意思是吧。”

她有些口不择言,大脑有些空白,不知道说点什么才好。

姜宜陵回过神来,却尴尬的发现自己下身有了反应,触电似的收回了手,他转身不再看张幼桃的身体。

“一夜春宵罢了,我知道你符合我的胃口就够了,你不需要知道我的样子。”姜宜陵粗着嗓子说道。

“难不成你丑的娶不到媳妇,所以才当采花大盗的?我跟你说,那个西施修容馆是可以帮你的,你看六皇子脸上那个肉瘤都治好了,你可以去那看看,保管你会变成大美男。”张幼桃一本正经的建议道。

这下子姜宜陵算是被气笑了,都这时候了,这女人还不忘在那打广告。

“不让你看,是因为怕你让我负责,我知道你是张幼桃,本想着一夜春宵便罢了,现在看你有点意思,咱们来日方长。”姜宜陵说着用手撩起点水,一点一点的滴在张幼桃裸露的肩膀上。

“等我有时间再来找你好好沟通下感情。”说完这话姜宜陵便迅速离开了这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