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摸我可以,碰他们,不行!
作者:钱豆  |  字数:3060  |  更新时间:2019-08-25 15:11:26 全文阅读

小心的固定好西凉的身体,拽过一被子盖在他的身上,张幼桃皱着眉道,“必须尽快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给他接骨,他需要静养,这样不行的。”

西凉伤的太严重,她得用异能才行,但现在的情况,她不能也不敢过度使用异能。

伤的伤,残的残,她怎么能放心晕过去。

等了半晌也没有动静,张幼桃抬眸一看,姜宜陵竟是晕了过去,心慌了一下,但她很快平静下来。

“赶车的是谁?”她凑到马车门口小声问道。

“属下小八。”暗八恭敬回话。

“出城后,尽快找个村镇,或者山里山洞也可,总之,必须找个落脚的地方,他们不能一直颠簸。”她将门开了个小缝儿,一面小声嘱咐,一面迅速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是,但是出城是个问题,那面已经被人看上了。”暗八皱紧眉心。

张幼桃转了转眼眸,犹豫了一下,“你等我一下。”

转头进车内,她将姜宜陵等人长发打散,将珠钗胡乱的插了上去,扯开衣襟,用胭脂在他们脖颈胸膛擦出可疑的红痕,找了两套自己的衣裙,用力磋磨几下后胡乱的丢在他们身上,扯来一床被子往他们身上一盖,她满意的点了点头。

“小八,你大胆往城门口去吧。”张幼桃敲了敲车门后说道。

暗八虽然心里没底,但想着这几日姜宜陵对她的态度,他还是选择信她这一次。

打不了拼死带着主子冲出去,那么多兄弟呢,暗八在心里暗暗为自己打气。

“站住。”城门官兵果然拦住了马车。

“官爷,这是?”暗八赔着笑脸。

“城中出现了杀人犯,进出都要查验。”语气虽横,但那人还算是耐心。

“这车中,有女眷啊,官爷能否通融一二?”暗八掏出钱袋子,悄悄塞进那检查的人手中。

那人面不改色的将钱袋子纳入袖中,语气依旧那么不耐烦,“按律办事,必须查看。”

背着人的时候却是对着暗八悄悄使了个眼神,那意思是走个过场即可。

这还要检查啊,暗八的手情不自禁的按在了自己的腰间,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

张幼桃通过门缝看了个大概,心知这检查是必不可少,回眸看一眼昏睡着的三个人,她咬牙为自己鼓了鼓气,随后直接将门拉开个缝儿。

“这是做什么,扫了小爷的兴致,小八,你怕是皮痒了吧。”张幼桃似是不耐的呼啦呼啦的扇着风。

这一下吓得暗八心里一机灵,但在回眸看到马车内的场景时,他只恨不能自戳双眼,等主子知道,他怕是死定了吧。

那收了贿赂的人看见马车内的情景,脸上浮现了一抹淫.荡的笑意,“这位小公子可真会玩啊,我说小哥,你这一天,守得住么?”

说着他撞了撞暗八的肩膀,暗八苦笑了一声,似是顾不得多说什么,转身对着马车鞠了一躬,“主子,是属下办事不利。”

“得了得了,痛快的,错过小爷和海棠姑娘的约会,看不扒了你的皮。”张幼桃说着碰的直接摔上了马车的车门。

暗八似是为难的看着那官兵,悄悄又塞过去一钱袋子,“官爷,您这也看到了,可千万救救小的这条命啊。”

看他可怜兮兮的样子,反正也看到了马车里的模样,那官兵掂量掂量那钱袋子,总算是大发慈悲,摆摆手让他走了。

感觉到马车缓缓驶出城外,周围环境逐渐安静下来,张幼桃憋着的一口气可算是吐了出来。

“我的天,可吓死我了。”她轻声嘟囔道。

驾车的暗八听到,也跟着说了一句,“您也是要吓死我了,快给主子收拾好吧,不然怕是看过他这样的我,要死惨了。”

张幼桃低笑一声,刚要说话,不经意转头一瞥,整个人直接僵在了原地,“我感觉,我现在就要死了。”

“你倒是知道。”姜宜陵黑着脸看着她,天知道他现在多想打死这个胆大妄为的女人。

把他扮成女人也就罢了,居然还扒了别的男人的衣服,这场景看的他一阵头晕。

“那个,姜宜陵,你别生气啊,我这不是为了带着你们出城么,你不知道,那城门口有多少官兵。”张幼桃说着拿着一旁润湿的帕子,凑到姜宜陵身边擦着他身上的脂粉印记。

感受着她小意的服侍,姜宜陵的脸色着才缓和了一些,“将我扮成这样就罢了,他们两个,你直接用被子盖上不就好了。”

怎么挨个男人摸呢,姜宜陵狠狠的看着张幼桃的双手,只恨不能现在就拉着她去洗手。

“诶呀,我知道了,你快休息吧,本来就受伤了,我这就给你收拾好啊。”扎下他头上的簪子,张幼桃小心的陪着笑脸。

明明就晕过去了,这家伙怎么这么快就醒过来呢,醒过来也就罢了,怎么就不能等她收拾完残局再醒过来呢?

看着她抬手就要去抓暗一和西凉,姜宜陵不顾伤重,一把抓住她的手,“你够了,你还要做什么?”

张幼桃楞了一下,有些茫然的眨了眨眼,“给他们收拾啊,你看,他们都还是这幅样子呢。”

“他们,你,摸我也就罢了,别的男子,以后你不许碰。”姜宜陵憋了半天憋出了这么一句。

张幼桃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似是不懂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姜宜陵却是根本不看她的脸色,拉着她的手不放,抬脚狠狠踹了暗一一下,“你还装睡到什么时候,起来收拾残局。”

被发现了,暗一小心翼翼的睁开眼,似是难受的皱着眉头,“主子,我也是才醒,这次可真的是亏大了。”

“别装了,收拾完滚出去。”姜宜陵脸色不善的瞪了他一眼。

暗一的脸皱成了一团,“主子,属下伤重啊。”

“是啊,姜宜陵,你们现在都需要静养的,我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好为你们处理一下伤口。”张幼桃皱着眉头接过话来。

“尤其是西凉,刚刚你晕过去可能没听到,他急需诊治,不然怕是有性命之忧。”她皱着眉担忧的看着西凉。

暗一一面用力的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一面小心的抬手摘下自己头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抓过自己的外衣披上。

看着西凉的样子他都能想象到自己现在有多惨,但想着自家主子都被打扮成这样了,他就算是心中恶寒也不敢表现出来,他可不想英年早逝。

“必须尽快回到皇城,不能耽搁。”姜宜陵皱着眉头,“西凉的命也要救,我找个安全的地方,你和西凉晚些时日再回去。”

“那不行,你和暗一现在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天知道你们身上还有什么伤,我还没给你们仔细检查呢。”张幼桃急忙开口,这家伙不要命了么?多重要的事值得他不顾性命的折腾啊。

知道她是担心他,姜宜陵安抚似得用力捏了捏她的手,“我是皇子,无皇命不能出皇城,若是真的被发现了,死的就不是我一个了,这些和我有牵扯的人,一个都逃不掉。”

他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解释道。

所以,这么严重的伤也能这么快的醒过来,这个男人,竟是晕倒也不敢放松么?

张幼桃眸中划过心疼,抿着唇犹豫了半晌后,这才开口,“我可以救人,但是,救了人之后,我会晕过去,我不确定着期间你们会不会需要我做什么,我……”

她脸上满是犹豫,万一在她晕倒的时候,他和暗一出现了伤口发炎的情况,万一又遇到截杀的人,那要怎么办呢?

“救人,你晕倒,我会保护你的。”姜宜陵想都不想直接做了决定。

张幼桃毫不犹豫的翻了个白眼,“你都这样了,还保护我。”

似是无奈的低叹了一口气,张幼桃在心里琢磨了一下如今的处境,似乎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这是个死局啊。

估量了一下自己的能力,张幼桃抬手按在姜宜陵的胸口,“你闭上眼睛。”

虽然好奇张幼桃到底是要做什么,但姜宜陵还是配合的闭上了眼,张幼桃直接运用起了异能,但控制着程度,感觉姜宜陵差不多可以自由活动了,便直接收手。

“你……”清楚的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姜宜陵眸色复杂的看着张幼桃。

张幼桃抬手捂住他的嘴,不想让他多说什么,深吸一口气后,她转身坐到西凉面前,抬手按在他的胸前,再次运用起了异能。

毫不保留的运用异能,张幼桃的算是好好感受了一下身体被抽空的感觉,只可惜,还是能力有限,在确定西凉暂时不会死之后,她便直接晕了过去。

抬手将人接在怀里,姜宜陵眸中满是担忧与复杂的情绪,这个女人,怕是有什么秘密吧,能让人的伤口瞬间愈合,这样的能力,传出去还不知道会引起什么轩然大波。

之前在悬崖下,他的伤那么快恢复,也是因为她的这种特殊能力吧。

看着她的这个状态,他猜测,这样逆天的能力,付出的代价,是她的生命么?如果是这样,她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的这么救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