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除了爱我不欠你什么

正文第三十七章 我们的告别

[更新时间] 2019-07-21 21:31:46 [字数] 3270

这是一顿沉默的晚餐,除了每个人嘴巴里发出和食物相碰撞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外,没有人说话,谁都不想在饭桌上待很久。珂儿只吃了肠胃需要的三分之一食物就回房了,柳舒几乎不晓得在舌尖上打滚的是什么饭食,她满脑了都是那一缕香水的味道,她知道那是女人用的一款奥迪香水。只有楚震尘一人虽然默不作声,但心里明了事情的走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柳舒表面看似正常,心思却游神一样不停念叨着,她就要和他死磕到底,她就要比他还冷酷得浑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灯光温馨的卧室里,楚震尘的那件衬衫正肆无忌惮地挂在对面的衣架上,那香水弥漫在屋子里的每个角落,更是霸道地沁入柳舒的鼻子里,刺激得她坐立不安,她甚至感觉到夹杂着怒火的痛苦开始撕咬着她的躯体,不受她控制不受她压抑地揉搓着她的心。+#|$*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楚震尘一副尽情享受宁静夜晚的沉醉样子,他看着一本体育杂志,时不时地唇角一动,勾出一个自在的笑意,仿佛在这间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在呼吸空气。突然间,他好似看到了滑稽可笑的东西,发出一声不符合他年龄的大笑,继尔,他笑得越来越厉害,接着嘴里又发出啧啧的赞叹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柳舒像要被气得咬牙切齿起来,楚震尘得意的笑声和那恶心的香水味让她憋屈得要炸掉。她脑子里翻腾着他和那个女人在一起的情形,他和她四目柔情相对,他轻抚她的脸,他对她说着千娇百媚的情话,他和她在床上……要炸了,要炸了,柳舒终于按耐不住,她两步跳到楚震尘身边,一把扯掉他手中的杂志,用手狠捶他的肩膀,声音里带着哭腔骂道:“你个混蛋!你个混蛋!你这个混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楚震尘也不还手,男人是不能和女人动手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是要报复我吗?那个女人哪点比我好?”柳舒歇斯底里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她没有哪点比你好,我想要的只是一个女人,而不是高高在上的圣母。”楚震尘终于开口说话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告诉我那个女人是谁?那个女人是谁?“柳舒怒目圆睁。+#|$*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楚震尘冷冷看她一眼,也不搭理她,翻身躺下睡觉去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柳舒一把掀开被子,撕扯着楚震尘的睡衣,“你不能睡觉,你起来,你告诉,这三个晚上你是不是都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你们是不是睡在一张床上,你说!你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楚震尘有点被柳舒的发狂吓到了,他没想到女人的醋坛子威力如此之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别闹了,好不好,该休息了。“楚震尘面无表情地说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不休息,我没休息的欲望,你告诉我那个女人是谁?你迷上她哪点了?”柳舒不依不饶。+#|$*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楚震尘一本正经地说:“她没有哪点让我着迷,他不是个女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柳舒猛一愣,她指着楚震尘的鼻子,抖着手说:“你又不承认是了吧,你等着,我一定会把她扒出来的,你身上的香水味就是证据,你三个晚上不回家也不打个电话,我不会就叫你们这样鬼混下去的!”说罢,柳舒抓起枕头狠狠砸向楚震尘。楚震尘皱眉嘟囔道:“真不是个好惹的娘们。”+#|$*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柳舒摔门而出,噔噔噔跑到客厅,“喂,老赵吗,我是柳舒。”+#|$*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听到柳舒的声音 ,老赵一哆嗦,他知道楚家一定闹翻了天。“哦,哦……”他有些语无轮次,因为心里发虚,他不知说什么好。+#|$*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老赵,震尘这三天晚上都是和一个女人在一起的吧,你心里应该很清楚这件事。“柳舒直接把话挑明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哦,这个……这个……我真的不知道具体情况。”老赵没有一点底气地说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别替他瞒着了,今天他身上的香水味就是证据!”柳舒毫不怀疑地说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老赵一下子怂了,他结结巴巴说:“太太,我以为那瓶香水是楚总买给你的,谁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瓶香水?那瓶香水现在在哪儿?送给那个女人了吗?柳舒厉声吼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还没来得及送,在车里,是楚总傍晚回家的路上刚买的。”没受逼供,老赵一下子就托出了老底。+#|$*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好,老赵,明天一早我去你那儿拿。有物证在,我看他楚震尘还有什么话说,我要扒了那个女人的皮!”柳舒狠声喊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老赵连连嘘声,这下子可捅了马蜂窝,可是在正义上他还是站在柳舒这一方,柳舒也是得罪不了的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罗熙,你决定和楚鸣陌分手吗?”黄莺一边蹬车一边问道。昨天晚上,她看到沈罗熙辗转难眠的样子了,“我觉得那是叔叔气急而说的话吧,楚鸣陌确实不错,你舍得丢掉他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沈罗熙有点黯然神伤,她也思考了半夜,她不会盲从任何人,但是父亲毕竟是父亲,父亲说的话也有理,和家人闹翻是她这辈子都不会做的事。她和楚鸣陌的时间还很长,再说这一年确实太重要,她要用理智的天平来解决她和楚鸣陌的事。其实说来,他们就是能从对方身上汲取到能量和快乐的两个人,也许这不是恋爱,只是关系亲密的伙伴罢了,她这样安慰着自己。但她依然心生悲催,任何一种别离都会让人有所抵触,只要是两颗真诚的心在互道告别。+#|$*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在高三煎熬过的都知道,如果你想在高考中榜上有名,那就要狠下心把自己藏在黑屋子里一年,不要奢望娱乐,不要奢望慢慢的大吃一顿,不要心存侥幸一边恋爱一边能考入心仪的大学……高三的一年就有着古时“一篇文章定终身”的含金量,挥霍那三百六十五天,也许以后的几十年里你终会有一天哀叹曾经的无畏无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愿为这一年死一次。”这不是鸡汤,也不是矫情的呼喊,每一个有梦的孩子都应该在那三百多个时日里,做勇士,做寂寞中的苦读者。+#|$*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沈罗熙比谁都知道这一年的重要性,她绝不是个虚度年华的人,她也不会因为自己的私心让楚鸣陌耽搁了拼搏的每一天,他俩都必须好,才能让他们一年后仍然能站在一起对视而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教学楼后面的一棵樟树已有碗口粗,浓绿的枝叶遮蔽着头顶上发亮发亮的阳光。这时是中午,寂静无声中沈罗熙眼睛一眨一眨地盯紧着楚鸣陌,她要看够他,看够这一年内应该看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干嘛呢?这样看着我,怕我跑了吗?”楚鸣陌和阳光一起笑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是怕你跑了,是怕眼睛以后都给了书本和题海,没有时间关注你了。”沈罗熙有点点的小叹息。+#|$*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看不是吧,你语气和眼神里有不快乐的东西,是不是?”楚鸣陌关切地问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沈罗熙用手捂了捂嘴,她真的不想说出下面要说的话,说出来之后,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上绞刑架的感觉。她又转念一想,不会的,他们都不会有这种感觉,他们还能见得到,他们的心不会死的。他们要为高考拼劲全力的,他们要为高考屏蔽一切,他们要为高考清空杂念……+#|$*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罗熙,你是不是有话说,你说啊,我听着呢。”楚鸣陌觉察到了沈罗熙的难言之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沈罗熙低头又猛地抬头,她定了定嗓音,望着楚鸣陌说道:“楚鸣陌,我是想好好和你说件事。我爸爸好像和你那个妈妈见过面了,或许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爸爸希望我们俩能少想点杂事,全心地投入到高三的复习中。我觉得爸爸说得有道理,你说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楚鸣陌吃惊了,但好像这也是他的意料之中,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让他也有了些思想准备,作为男人他怎会无端地去否定一个女孩正确的言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是的,你爸爸说得很有道理,天下父母谁不想自己的孩子好呢。这一段时间爸爸为我做的事情,也让我重新去思考我和爸爸的关系,父母对我们是关心的,是为了想让我们好。”+#|$*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听到楚鸣陌如此坦然接受自己的建议,沈罗熙有些失望,她还是希望他能死皮赖脸地纠缠一小会的,没想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楚鸣陌看出了沈罗熙的心思,他摸摸她的头,柔声说道:“我再不舍,也知道当前什么事情更重要。不是我轻易放弃,是我们有着一个共同的目标需要去实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沈罗熙盈盈一笑,她终究没看错他,每个人肩上都有份责任,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家人,都要敢于丢掉该舍弃的,去完成需要完成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真的感谢此生遇到过你,我会记住你一辈子,我会在以后的日子里好好加油,你也是。”沈罗熙声音有点嘶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楚鸣陌一笑,“看我们罗熙说的,好像生死离别似的。你别忘了,我们在一所学校,又在一个班级,天天都能见面的,天天都能互相鼓励的,知道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哦,对呀。”沈罗熙萌萌地,仿佛才反应过来,“我真是搞得太有点仪式感了,像从此天各一方似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所以啊,除了以后我们少说点话,少说点甜腻腻的话,其实事情并没有什么改变,是吧。我们还是会像以前,不是,会比以前更努力地读书学习。”+#|$*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嗯,说的很好,不愧是源光中学有思想有主见有眼光的楚学霸。”沈罗熙的心绪一下子欢快起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蒙你夸奖,楚鸣陌从此一定会埋头书本,两眼不瞧我们的沈美女。”+#|$*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哦,不行啊,学得累了,可以看一眼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好的,好的,偶尔一眼,偶尔一眼。”楚鸣陌欢笑说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可是他欢喜的眼神中明明有一丝小忧伤,但是他没让沈罗熙看到,他会独自撑起这一年黯淡无光的日子,即使是一个人,他也会数着寂寞的星星挨过每一个黑夜。+#|$*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