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纨绔二小姐:宗主大人别追了

正文第七十五章 百花节风波(下)

[更新时间] 2019-09-11 16:24:58 [字数] 3341

百花宫的正殿里,一众长老,堂主都已到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殿两侧都站满了人,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在进入大殿内部的地上,摆着一段长长的黑漆漆的东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直蜿蜒延伸至,大殿的宝座之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霍青心一开始只是远远的看到,有一条看似像黑龙一般的长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待到走近一看,她的脸色已是跟着突变。^&**-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条从远处看起来似黑蛇的东西,是烧的发红的火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表面是黑的,可是在那黑色之下,却闪着暗红的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瞬时,心下升起不好的预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一旁的一个长老催促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请宫主褪去鞋袜,赤脚走完这段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赤脚走过这条不长不短,铺满火炭的路,是每任宫主上任前,必须要经历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眼看着身旁的两个丫鬟,就要上来帮忙服侍霍青心脱去鞋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霍青心却是在她们蹲下身后,突然往后退了一大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此之前,谁也没有跟她说过,今日会有走火炭这么一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来这几日的一切,都十分被动,现在又要逼着她走这火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是人,不是傀儡,更不是俘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众人的视线,都落在她的身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火炭另一头方向的,属于百花宫宫主的宝座,霍青心不屑冷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哼!你们真是打的一手好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着,将视线直接移向了站在,宝座之下为首的一个中年男子身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大长老!你若不希望我坐这个位子,又何必多此一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又不是傻子,傅荣联合众长老这么急着让她接任宫主之位,本来就有蹊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更是绕过百花节的一切,让她直接趟着这火炭,坐上宫主的宝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对于一无所知的人来说,赤脚白脸的走这火炭,谁能承受的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也只能猜测,这是傅荣想要刁难她,让她知难而退的办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他为什么要绕这么大一个圈子,来做这些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荣却是十分无辜,摆起大长老的做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宫主这话是从何说起,历任新主人在接任之前,按照规定,都要赤脚走过火炭,这规矩是先祖定下来的,老夫,也只是按着宫规办事而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看上去也十分的有说服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这样做,无非是想当着众人的面,让霍青心现场知难而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作为百花宫的老臣,傅荣绝不会做出明显反叛百花宫的事,而污了傅家多年来经营起来的名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到这里的霍青心,不禁感到更加可笑之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慌不忙的从腰间掏出宫主令牌,稍一运气,便向不远处的人,将东西直接扔了过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荣赶紧出手接下了东西,翻手一看,百花宫宫主的令牌,已是到了他的手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你想要的东西,你要是想坐宫主的位子,这炭火便留给你趟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完,人已经是转过身去,打算要离开大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荣见状赶紧出声道,“快将她拦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声令下,站在门口的侍卫,直接拦住了霍青心的去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在这时,早已是隐身在殿门口的温询和季尘,突然现身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刚才他们殿内的对话,两人都已经听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果然不出所料,傅荣早已料到,今夜无法到神坛祭祀,而让人在大殿里安排了这些,好让霍青心难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温询看了眼此时拦在霍青心面前的两条长矛,手指微微一动,那交叉在一起的兵器,被瞬间折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站在大殿里的傅荣,没想到温询会出手,不畏惧的说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温宗主,这是百花宫分内之事,还请两位宗主不要过多插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季尘一听这口气,冷哼一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哼!一个小小的长老,尽有这么大的口气,倘若今日我毒王宗率众来犯,你又能奈我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话落,傅荣的脸色已是变的十分难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温询开口道,“你们百花宫的教内之事,我自是不会插手,只是,霍青心是我药王宗的人,今日来,我便是要将她带回药王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下子,殿内的一众长老,堂主,开始交头接耳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是药王宗的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可如何是好,清荷宫主可是亲手将令牌交到她手中,她若不接管百花宫,那又该谁坐这位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宫内大小事务,兵力都掌握在大长老手中,我看大长老此举是想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嘘!不要瞎说,江湖上谁不知道,百花宫历来都是女子当家,再说那百花神功,男子是练不成的。就算大长老有心替代,那也是于事无补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难道你们忘了,大长老还有一个独生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殿内议论纷纷,一时让计划好一切的傅荣,有些下不了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确实想让自己的女儿接任百花宫,却又不想背负叛逆的骂名,所以才想出这么一招来,一箭双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既能保住自己的名誉,又能顺理成章的为自己女儿日后接任宫主之位,而铺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日表面是霍青心的就位大典,实则是在逼她自动退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他一定要看着霍青心,走上这火炭,这场戏才是做足了,也能让教内所有人都信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眼下,因为温询和季尘的搅局,这下该如何收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温询也听到了众人的议论,再次施压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今清荷宫主还未入殓,傅大长老就如此着急的举办新宫主的,就任大典,也不怕被世人诟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地无银三百两,傅荣确实太过心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来也是,他傅家几代勤勤恳恳,效忠历代宫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今到他这一代,好不容易掌控了一些势力,却让一个来路不明的丫头轻易夺走了宫主之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又怎能甘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这话,也瞬时再次引发了一众人的议论,大家开始纷纷猜想傅荣此举的动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难道,他真是想完全掌控住百花宫的一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面对越来越多的质疑,傅荣渐渐有些招架不住。他原先树立好的一切形象,这下子却被温询的三言两语给轻易击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已是慌张的他,索性直接下令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来人!将温宗主和季宗主请出百花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话一出,全场哗然,就连还未进殿的两个男人,也跟着挑了挑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直接下逐客令,要将他们赶出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温询和季尘是什么人,纵使傅荣在百花宫的权利再大,在这两个男人面前,一众侍卫却是谁也不敢轻易出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然,到时候是怎么死的,还不知道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荣见殿外的守卫,个个面面相窥,犹豫不定,怒的他直接大喊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不快动手!难道你们都不想活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众不知所措的守卫,听到这话之后,已是顾忌不了太多了,上来就要将两人往雨夜之中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温询亦是听出了这话里的猫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他的怀疑也是对的,为了然 这些侍卫更好,更衷心的为他所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荣早已让他们服下了毒药,每过几日才会给半粒解药,谁若是不从,必将毒发身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算有人为了活命替他卖命,可这些侍卫,对于季尘和温询来说,又能构成多大的威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直接动手,三两下就将要将他们往外赶的侍卫,给解决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在将人打晕后,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温询已是为其中几人先后,把了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果然不出他所料,这几个手下,都中了一样的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季尘见他这番动作,亦是上来查看,也查探出中毒的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再次讽刺起来,“大长老真是好的手段!居然给自己的手下喂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话一出,在场的其他长老和堂主,都惊愕的望向早已是面露慌色的人身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下子,傅荣的野心,已如司马昭之心一般,路人皆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在他惊慌失措,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情况下,殿外,雨夜里冲进来一个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来人大喊道,“爹!不要再错下去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到这一声呐喊,已是击垮了傅荣心中的最后一颗稻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来的人不是别人,是傅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此时,已是浑身湿透的直接进入了大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于傅荣所做的一切,她不是不知道,只是装作不知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今天面对如此局面,若她不站出来,以她对自己爹爹的了解,为了顾及傅家的颜面,傅荣势必会做出更加令众人意想不到的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缓缓走向,已是一脸难堪的人跟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劝阻道,“爹,霍姑娘本就无心宫主之位,你又何必做这些,强人所难,又没有意义的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绕了这么大一圈,他不就是想让霍青心当众,难堪自动放弃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后他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让她坐上宫主的位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荣听到自己女儿这样说,满是皱痕的脸上,已是露出了难得的慈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父做这些,都是为了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了让她没有后顾之忧,更是为了不让别人在她背后指手画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爹,让霍姑娘走吧,宫主之位,不管是谁的,真的有那么重要吗!你可曾有问过我的想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坐上这个位子,拥有了权利,享受了尊贵,却要舍弃更多宝贵的东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情愿自己只是个寻常人家的女儿,做一个普通人,不好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霍青心这些日子,在百花宫里,听到这里的人,唯一一个,称她为霍姑娘的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禁心下有些钦佩这个傅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果然,解铃还须系铃人,傅莹的这番话,让她的爹爹,彻底沉默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霍青心看了一会儿后,绕过那长长的火炭之路,来到了傅莹身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直接上去,将刚才仍进傅荣手中的令牌,给扯了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接着在他愕然的目光下,她将宫主令牌交到了傅莹手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傅姑娘,这块令牌,我就将它交给你了。以后百花宫,不论是你坐上宫主之位,还是其他人。这块令牌,都将由你保管!你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配拥有这件东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霍姑娘。。。”^&**-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叫我青心吧,你也不要太过责备你的爹爹,他只是想为你将未来的路,都铺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让她想到了霍英,天下父母,有哪个不爱自己的孩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以此时此刻,她对傅荣已是没了抱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关键时刻看人品,她相信傅莹的人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