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神秘山里汉:辣妻灵泉有点甜

正文44救人是真难

[更新时间] 2019-10-10 09:31:01 [字数] 3048

沈千秋神色冰冷,恶狠狠的盯着眼前的男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刚才的一切他尽收眼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想到柳大壮居然真的想要杀了柳甜甜,虽然早就知道自家媳妇的家人没什么人性,可没想到他们居然会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抿了抿唇,沈千秋几乎不敢再想象下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若是他晚来几秒,柳甜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好疼,快放开老子,你想干嘛!?”柳大壮的声音格外刺耳,更多的是惊慌失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王氏吓得脸色苍白,不过还是扯着嗓门道:“翻了天了,贱丫头你是要带着你的男人杀你爹吗,你这不孝女,就应该去浸猪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过神来,柳甜甜才意识到自己终于脱离危险,连忙拉住沈千秋的胳膊,“大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于这个称呼,沈千秋只沉默了三秒,随即默默的接受了这个“爱称”,冷声问道:“要把这个男人送官府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柳大壮确确实实打了柳甜甜,光是这一点就忍不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皱了皱眉,柳甜甜先是看了还在昏迷中的柳康氏,又看了一眼男人脚下试图挣扎的柳大壮,“我要带我娘和妹妹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闻言,柳王氏愣了愣,脸上浮现一抹心虚,随即冷笑着道:“不可能,你娘都快死了,怎么可能让你带着到处折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怕折腾,还是怕她发现证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甜甜眯了眯眼,虽然还是牢牢的站在沈千秋身后,语气倒是镇定了不少,“现在不是你说行不行的时候,如果你不想让柳大壮死掉,就最好放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实柳甜甜心里非常笃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算柳大壮死掉,柳王氏也不敢去告官,毕竟她手上还有一条柳康氏的“人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果不其然,听到这话,柳王氏瞪圆了眼,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只是犹豫的搓了搓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倒是柳大壮发出了杀猪般的嚎叫,“娘,让这贱丫头带着那死婆娘走,我不想死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眼瞧着他就要口不择言,柳王氏眼中闪过一抹恶毒,随即叹了口气,“那好吧,如果柳康氏死在你们家,我可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心中的如意算盘打的倍儿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算柳甜甜带走柳康氏,按照那贱娘们现在的伤势也非常危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时候自己反咬一口,把柳康氏的死退给柳甜甜,不仅能够洗脱自己的嫌疑,甚至还能大捞一笔,简直就是一举两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而柳王氏根本没想到,柳甜甜是个开了金手指的重生人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甜甜根本没有回答,直接将柳康氏扶了起来,柳小婵也非常乖巧懂事地站在另外一侧帮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直到三人走出杂物间,沈千秋才将腿收了回来,不轻不重的踢了柳大壮一脚,眯了眯眼睛,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如果下一次你再敢对她动手,我会让你死的不知不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话绝对不是示威,而是陈述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甜甜强忍着心头的愤怒,瘦弱的身子刚才也在沈千秋没来之前被推了两下,再加上心力交瘁的原因,竟然有些体力不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见状,沈千秋连忙将昏迷的柳康氏背上,眉眼间略带关切,“你……还好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心中一暖,柳甜甜勉强一笑,“还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这次来自己差点受伤,又搭进去了一些银子,可是至少她把柳康氏给带了回去,执念的问题被暂时解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不容易回到家中,沈云氏已经等了许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于柳甜甜将自己的母亲和妹妹带回来,她根本没有任何异议,甚至还释然了不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一家人的精心照顾下,原本已经在鬼门关走过两回的柳康氏终于悠悠转醒,只不过依旧虚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甜甜守在她床边,略带愤恨的道:“娘,我知道你在柳家受了委屈,这次你身体上的伤就是铁证,咱们去告官府和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上一次被柳王氏和刘里正害了,所以才没办法和离成功,这一次她准备直接告上官府,倒想看看那家人手伸的有多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闻言,柳康氏愣了愣,随即摇了摇头,“不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好走进来,沈千秋手中端着一碗汤,“娘特地给岳母熬的汤,让我端过来给岳母趁热尝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口一个岳母,听得柳甜甜小脸通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男人明明几个月前还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他的娘子,如今一口一个岳母叫的倒是亲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沈千秋是柳甜甜牢固的大腿,还是被她从心底狠狠鄙视了,当然她还没有傻到没有表现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康氏接过药汤,虚弱的脸上浮现一抹笑容,“这些天实在是麻烦你和亲家母了,等我身体养好了就带着小婵离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要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甜甜抽了抽嘴角,自己可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柳康氏和柳小婵从魔窟中抢救出来,这俩人能不能让她省点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等她开口,沈千秋摇了摇头,“岳母,恕我直言,如果您现在回去恐怕事情不妙,甜甜冒着生命危险才把您救了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话柳甜甜自己不好说,却没想到一项话少冷淡的沈千秋自然能够开口帮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到这话,柳康氏眼中浮现一抹犹豫,拍了拍自家闺女的手,叹息道:“上次我们去了里正家回来之后,柳大壮和柳王氏就开始虐待我,差点还害了小婵,我想自由,可是更害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是上一次的失败,才让柳康氏再次退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甜甜抿了抿唇,“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在她要开口劝解时,脆生生的童声从门口传来,柳小婵眼中含泪,摇头道:“娘!咱们别回去了,这次如果不是姐姐及时回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着,她开始抽噎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甜甜于心不忍,虽然和柳小婵并没有援助那样深厚的感情,可是看着那张与自己妹妹格外相似的脸,她还是将柳小婵搂入怀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哭,姐姐在,一定不会让你和娘出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话音刚落,也不知道是不是柳甜甜的错觉,身上似乎松快了不少,头顶原本紧绷的神经也顿时舒缓了很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像是……禁锢突然松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甜甜猜测和原主留下来的那一抹执念有关,可现在时机特殊,她没时间深究,只是道:“娘,留下来吧,车到山前必有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注意到自家媳妇那一瞬间的异常,沈千秋目光如炬,才缓缓收回那有些灼热的眼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许是心疼自己的两个女儿,也许是彻底被唤醒了反抗意识,柳康氏迟疑片刻,最后坚定地点头道:“好,这次我绝不妥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闻言,柳甜甜总算是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并不存在的虚汗,第一次感觉劝一个人回头这么累,比研究灵泉水还费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在此时,白里正喜滋滋的走了进来,沈云氏站在一旁,眉眼含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心中咯噔一下,柳甜甜已经有了预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家媳妇,水渠已经修好了,现在让人一步步检查,马上就要开库引水,你要不要过去看看?”白里正热情邀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甜甜眨了眨眼,几乎难以抑制心中的喜悦,水渠修好,她似乎能看到那1%的福报向自己招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般想着,她第一次表现的这么积极,几乎是拖着白里正往山上赶,迫不及待的要去引水,还不忘在兜里揣一瓶灵泉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反应过来的沈千秋脸色微沉,跟了上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屋内柳康氏一脸茫然,望着柳甜甜的背影张了张嘴,“甜甜……这是咋回事,什么引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云氏扑哧一笑,眉眼似乎对柳甜甜的举动很是满意,解释道:“这些日里村子大旱,继续下去恐怕到了秋天也没有口粮,甜甜主动出资给村里修了一条从山上下来的水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愣了愣,柳康氏心中百般滋味,最后只是拍着柳小婵的手,格外认真的道:“你姐是个大善人啊,以后要学着你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柳康氏不认字,却也能分得清楚善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闻言,柳小婵呆萌的点了点头,将头靠在自己母亲身上,黑白分明的眼中多了一丝情绪,最后却很快被甩在脑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甜甜拖着白里正上了山,沈千秋目光幽深,盯着她拉着白里正的那双手不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许是终于到了山顶,也许是自家大腿的目光太过灼热,柳甜甜放开白里正,周围已经有了不少村民,她眼中亮晶晶的,满是期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里正,我们现在就开始引水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甜甜的激动几乎是肉眼可见,就差兴奋的搓搓手,若是有了那1%的福报,她至少不用每天这么累的像狗一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里正喘着粗气,半天才平复下来,“当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他是里正,但向来不搞什么形式主义,大手一挥,直接让柳甜甜按下水库闸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瞬间,清亮甘冽的山水顺着刚修好的水渠往山下奔去,水碰石头的声音如同交响曲般悦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甜甜心中一动,将灵泉水趁众人不注意的时候倒进水库里,等着听自家欠揍系统的播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福报系统,“……宿主你还记得任务是什么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愣了愣,柳甜甜神色瞬间严肃起来,这家伙该不会是想要赖账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任务是让土地能恢复正常的耕作与收成,让杏花村的村民都吃上饱餐,现在宿主最多完成了一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