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寿辰
作者:早三木  |  字数:3123  |  更新时间:2019-08-23 22:38:48 全文阅读

“饮一杯来增福命,饮一杯来延寿龄,……”戏台上的女声宛转悠扬,从林府内院往外传出老远。今日是林府老太太的寿辰,林府不但请了南苏最好的戏班子,更是花了大价钱来施粥,为的就是给老太太多积点福。

林府的荣安堂内聚集了林家大大小小一家子,正给老太太贺寿呢。

“祖母,今日是您的寿辰,珍儿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林嘉珍为林家老太太奉上一杯茶,“这是珍儿亲自烹的,珍儿可是练了好久,您尝尝。”

林老太太接过茶盏,轻轻掀开茶盖,茶色澄澈透亮,淡淡的茶香从杯中溢出,“嗯,这茶香倒是不错,看来最近又精进了,倒是花了功夫的。”又浅浅啜了一口,“这次大体还算不错,就是火候有些过了,下次要注意些。这茶最是讲究火候的,少了不成,过了也不成的。”说着便随手放下了茶盏。

“谢祖母指点,珍儿下次定会改进的。”

“是啊,珍儿你要多听你祖母的,你祖母可是精通茶艺的。”林家大儿媳徐氏有意讨好。

“知道了,母亲。”

林老太太听着大儿媳的奉承,有些不悦,这儿媳妇整日里只想着巴结长辈,自己却没有长辈该有的风范。“小柒呢,都这个时辰了,怎得还没有来?”

二儿媳赵氏起身回话:“小柒这丫头不知道搞什么鬼,早早就不见人影,也不知干什么去了。”

“不是我说,小柒啊,平日里就不着调,整天只知道胡闹,怎得这样的日子还乱来,半点都不知道尊重长辈。”徐玉兰见缝插针,“弟妹,你平时也该多管教管教,再这么由得她,将来不知要惹出什么乱子来。”

“大嫂这话严重了,小柒平日里是有些贪玩,不过倒也不至于惹出乱子来。”赵氏努力抑制住心中的火气。

“行了,消停点,今天是我老婆子的生辰,还这般闹腾,是怕宾客们看不到笑话吗?”老太太一拍桌案,霎时整个厅中都静了声。

“祖母。”厅门处响起一道娇软的女声,正是二房独女林嘉柒,穿着一身粉色衣衫的小姑娘端了个红木茶盘进来,茶盘中放着一盘精致的糕点,“祖母,快尝尝,这是我亲手做的。本想做寿桃的,但今日厨房中备的豆沙实在是太甜腻了,我想着祖母可不能吃那样甜腻的东西。便寻了去岁秋日收的桂花,做了这桂花糕。愿祖母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如此说来,今日倒是累了我家小柒了,祖母这就尝尝。”林老太太拈起一块桂花糕,洁白如雪的糯米粉配上金灿灿的桂花,被切成菱形,端的是精致可人。“这竟是我们小柒做的,这样精致可口,祖母今日是大有口福啊。”

“当然是我做的了,祖母再吃一块,是不是特别好吃。”

“好好好,再吃一块,可不能浪费了小柒的辛苦。”

看着老太太又拈了一块桂花糕,林嘉珍暗暗绞紧了手中的帕子,祖母怎的这样偏心,自己也是精心烹了茶的,只一口便放下了,到了她林嘉柒这儿便不同了。

此时又有两个穿着月白长衫的少年进来,“嘉荣、嘉谦来了,叫祖母好等。”老太太放下手中的桂花糕,笑着招呼。

林嘉荣、林嘉谦站在堂下,向老太太行礼,“祝祖母福寿安康,松鹤长春。”

“行了,这么多礼做什么,快坐下,来尝尝小柒做的桂花糕。”

“小柒做的,真的假的,看这卖相,我可不信。”林嘉荣笑着调侃。

“二哥真是讨厌,你别想吃了。”林嘉柒一把夺过林嘉荣手中的桂花糕,“要吃自己做,才不给你这没眼色的吃。”

“小柒,果然是个小气鬼。就一盘糕点就和我这样闹别扭,一点都不大度。”

“你,祖母你看看二哥,就知道欺负我。”

老太太被逗得哈哈直笑,“好了好了,别闹了,园中的戏唱了许久了,陪我去瞧瞧,这可是咱们南苏最好的戏班子了。”

林嘉珍听言,立即上前扶起老太太,“祖母慢些。”

“还是珍儿懂事,小柒别闹了,快些过来陪着祖母。”嘴上虽是说着有些严厉的话,面上却是带了笑的。

“来了,祖母。”林嘉柒快步过去,到老太太的手边扶着,众人也依次跟上。

此时园中已聚集了许多来拜寿的客人,见老太太来了,纷纷上前祝寿,一时间,园中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倒是将戏台子上的声音盖了过去。

短暂的寒暄后,众人落座。戏台上正唱着麻姑献寿,正好唱到“愿年年如此日不老长生”。台下的徐氏笑道,“母亲 ,您听听,这词唱得真是好,祝您不老长生呢,这戏班子倒是会唱。”

“是啊,大太太说得是极有理的。”台下人纷纷附和。老太太笑笑,并不多说什么。转首看到林嘉柒无趣地拨动盘中的樱桃,“怎么,小柒,是不是不喜这样的场合,到底是拘着你了,也不要坐着了,自己去找些乐子吧。”

“不是,祖母,今日是您的寿辰,我自然是要陪着祖母的。只是早前亦微说是要来的,到现在也未到,我有些担心,她一向守时,从未迟过。”

老太太看着她纠结的小脸,“瞧瞧你这小脸,像吃了黄连一般,都皱成什么样儿了。安心吧,亦微那丫头一向稳重,怕是家中有事耽搁了,说不准过一会儿就到了。”

“知道了,祖母。”安下心的林嘉柒倚在祖母身边听起了戏,一折麻姑献寿听完,已是到了午饭的时间。有仆妇过来说与老太太,老太太着人喊停了台上的戏,“诸位,厅中已经备好了菜肴,请移步厅中。”

在仆妇的带领下,所有宾客转至厅中。偏门溜进一个刚留头的小丫鬟,“姑娘,江姑娘派人送来一封信给您。”林嘉柒接过小丫鬟手中的信,悄悄从偏门出去。沿着回廊去了花园中的小亭,这才拆了信封,坐在石凳上细读起来。

信刚看完,还没有来得及收起来,“姑娘,已经开席了,您怎么还在这里,夫人找您找了许久了。”赵氏身边的大丫鬟松香气儿都没有喘匀,扶着腰急巴巴说道。

林嘉柒收好信,交予身边的半夏,“把信收好,莫要弄丢了。桑枝,帮我理理头发。”收拾好后,便领着桑枝半夏去了宴厅。

热热闹闹用完午食,宾客又分作几派,各自寻乐子去了。

林嘉柒陪着老太太回房休息,等到老太太睡了,才回了闲云居。进了院子,却看见母亲院中的松香在门口候着,松香迎上来见礼。

“是母亲有什么吩咐吗?怎得是你亲自来?”

松香浅笑,“姑娘说笑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太太让奴婢问问您今日午间出了宴厅是做什么去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那这样,我去母亲院子一趟,亲自与母亲说吧。”

跟着松香往蔚院去,赵氏正倚靠在主屋廊下,“来了,坐吧。辛夷,沏杯茶来。”

“娘,怎得不回屋休息,倒在这廊下,虽说日头不大,可这晒久了也是要眼晕的。若是热了,到榻上睡着,开了窗就是。”

“你啊,年纪不大,管得倒多。说吧,午间为何悄悄溜了出去,你是没瞧见你那大伯母的眼神,若不是老太太镇着,怕是要领着人捉了你去。她这是不逮到咱们二房的错处,她就难受。”赵氏言语间满是对徐氏的不屑。

“今日亦微未来,我着实担心,午间她派了人送信来,我便去了园子里瞧去了。瞧完信松香便到了,我就回了宴厅,旁的就没有了。”

“这倒也是,今日亦微那丫头竟是没来,平日里最是和你亲近的,信中可说了是何缘故?”

“亦微倒是想来,但她家中来了客人,说是来暂住的,我瞧着亦微信中的语气,怕是不是暂住这么简单,只怕是来打秋风的。怎么就有这种人,整日里就知道倚着别人过活。”林嘉柒撇了撇嘴。

辛夷端上茶盏,“姑娘快尝尝,这可是夫人亲手制的茶,用山泉水烹的,加了庄子上前两日刚送来的蜂蜜。”

林嘉柒接过茶盏,“娘 ,你可真是会享受,这制茶这样麻烦,我是不愿侍弄的。”

“你就是懒散,娘也不愿多管你,好歹也做个样子看看,瞧着你大伯母日日炫耀珍儿那样子,我就心烦,整日里就像是无事可做了一般。”说着又想起今日徐氏对女儿的讽刺,脸上不免带上几分厌恶,“你大伯母一贯是见不得老太太疼你,你平日里也少到她跟前儿去,每次瞧见她,我都觉得自己要少活几年。”

“娘,您又何苦呢,大伯母您又不是不知道,除了爱炫耀,旁的也没什么了。虽说有时候爱挑我的刺,但平日里还是对我挺好的。”

“行了行了,回房歇会吧。说不准还有什么事呢,晚间也不知要到什么时辰才能歇下。”

“知道了,娘。”林嘉柒放下茶盏起身,身后的桑枝立即上前 整理好乱掉的裙摆,“我先回去了,娘也快些回屋歇息吧。”

径直回了院子,屋子里已经点了熏香,换了舒适的寝衣,在丫鬟的服侍下,林嘉柒安然地睡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