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步步囚婚:季少,你别太过分

正文第二百四十五章 好奇

[更新时间] 2019-09-11 17:30:37 [字数] 2055

顾倾城安静的坐在那里,心情很是复杂。#!|+-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顾总原名是?”季逸尘突然靠近顾倾城。#!|+-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顿时一紧张,随之而来的便是失落,他是真的不记得她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季逸尘也有点不自然,他好像听季霖说了一下的,但是却又忘记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顾倾城,倾国倾城的倾城。”顾倾城淡淡的回应着季逸尘。#!|+-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脑海中突然浮现那个夜晚,那天晚上她拦着他的车,告诉他,她要借钱,而条件就是她的身体,他那样玩味的看着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现在好像一切又重新开始了,她讨厌这种重新开始的感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顾总人如其名,这相貌应该会让很多男人为你倾倒吧?”季逸尘慵懒的靠在椅子上问着顾倾城。#!|+-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顾倾城的嘴角浮现一丝苦笑,倾倒?她配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季少说笑了,不过就是平常女孩子家的长相,我想你把我弄到这里来,不是为了说这些闲话的吧?”直觉告诉顾倾城,他不是就想问这几句话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季逸尘顿时皱眉,这个女人还挺聪明的,不过,他们之前一定是在一起过的,因为她身上的那个味道,太过熟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在医院住着的每晚,那个背影,那个香味都在他的身边萦绕,这个味道就是她身上的味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们是什么关系?你是否上过我的床?”季逸尘开门见山的问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顾倾城的手紧紧的抓着轮椅,内心如翻江倒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上过,不过我们现在没有任何关系了,我之所以上你的床是因为顾氏却投资,你给了我两千万,我就出卖了自己的身体,季少还有什么想问的吗?”顾倾城云淡风轻的跟季逸尘说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但是心中却是像是被什么东西抓着似的,疼痛无比!#!|+-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季逸尘皱眉看着顾倾城,这么说,她不顾就是他的床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为什么他会那样的迷恋那种味道呢?难道他喜欢上了这个女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哦?顾氏现在度过危机了?”季逸尘倒了一杯酒在鼻尖轻轻晃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顾倾城看着他,他还是以前那个他,冷峻威严,不管是怎么样的坐姿,都有着王者般的气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不禁有一个想法,那天他们在地下室的时候,他是那样的疯狂,那样的霸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难道她也有错吗?不然的话,一个这样的贵家公子,怎么会像一个疯子般的威胁她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而且还不顾一切的救了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度过危机了,我们的关系也早早的就没有了,季少没有什么想问的话,我想离开了,出来了这么久我也累了,你也看到了,我是个病人。”顾倾城想要离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不想跟季逸尘在一起呆这么久,因为装一刻容易,如果一直装下去,她恐怕真的做不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怎么?顾总坐在这里也累吗?不等饭菜来?”季逸尘的眼神突然变得迷离,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顾倾城有些烦闷,在这里吃饭,跟他吃饭,这一顿饭吃完她怕是要疯了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不想在这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都在我的床上出现过,吃顿饭怕什么?难道你以为我会对一个残疾人做什么吗?”顾倾城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季逸尘打断。#!|+-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顾倾城知道,季逸尘是用这样的话故意的去激怒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但是她却不能再去说什么,他们之间其实也不算有以前,他也从来没有说过,她是他的什么,现在想来,他们也真的只是床伴罢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知道季少失忆了,那我就告诉你,我们之间早就结束了,不过就是你给我钱,我给你身体的交易,这点事情想必季少已经司空见惯了,而且您现在可严小姐的未婚夫,我们单独在一个地方吃饭,恐怕不合适吧?”顾倾城想了想便冷冷的回应着季逸尘。#!|+-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可是她越是这样,季逸尘竟然越是好奇。#!|+-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季少从中学开始,身边的女人就不计其数,想要上他床的女人更是不计其数,而上了他床想要粘上他的女人更是数不胜数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可是眼前的这个顾倾城却给他不一样的感觉,说起她上过他的床,她竟然是冷冰冰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好像一点都不情愿的样子,难道是他逼迫她的吗?他季少可从来都不逼迫任何女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季少想跟哪个女人吃饭,没有人可以有意见,豪门婚姻,想必顾总也是了解的。”季逸尘的嘴角浮现一丝邪魅的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顾倾城呆呆的看着他,这个笑让她突然觉得好像什么东西又回到了以前一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季逸尘紧紧的盯着顾倾城,她的脸对他而言好像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顾总,季少,菜上来了。”门外蓓拉的敲门声打破了包厢里面沉默。#!|+-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顾倾城应了蓓拉一声,人也从刚刚季逸尘话中抽离出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突然觉得自己好无能,为什么要怕季逸尘?分开了就是分开了,反正他也失忆了,管他到底怎么想,跟她有什么关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蓓拉,坐下吃饭吧,给我盛碗汤。”顾倾城直接让蓓拉坐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蓓拉赶紧去盛汤,可是却不敢坐下,顾倾城顿时皱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怎么?季少这么有身份的人,不愿意跟曾经的下属一起吃饭吗?我可是个残疾人,需要照顾的,我可是不想劳烦季少,所以才让蓓拉留在这里的。”顾倾城故意这样的说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知道,就算回一个人失忆,他的秉性还是不会变得,她这样一说,季逸尘一定会让蓓拉留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反正她就吃饱了就走好了,季逸尘失去了一部分记忆,现在季氏的状况还不够他忙的呢,他那样的一个工作狂,肯定是不会再对她有什么纠缠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坐下吧。”季逸尘没有拒绝顾倾城的提议。#!|+-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只是越来越对这个女人充满好奇,伶俐聪明,美貌又有点俏皮,但是说话却又冷冷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跟这样的一个女人上了床,怎么会没有任何的记忆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季逸尘好奇的看着顾倾城,而顾倾城却没有任何的不适,只是低着头去吃饭,这里菜的味道确实不错。#!|+-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顾倾城越吃越感到饿,吃了一碗又一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季逸尘眉头紧皱,他还没有见过哪个女人有这样的吃相,好像这些食物真的都很美味。#!|+-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蓓拉也没有敢吃饭,看看季逸尘,又看看顾倾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