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作者:九爵先生  |  字数:2867  |  更新时间:2020-04-08 23:50:38 全文阅读

  冥界。

  黑袍少年将幻熙颜的仙身抱到了幽冥殿前,少年看着高耸而紧闭的大门,不由有些犯难。

  “尊上......”黑袍少年六年前私自将幻熙颜的仙身寄养在了黄泉,且用秘术找回了一些幻熙颜的灵魂碎片,只是依旧灵魂残缺不全,无法苏醒。

  如今,冥界之神冥熙夜醒了,那么幻熙颜有可能恢复,那他也就可以知道那个人的下落了。

  “进来。”一道幽冷而空灵的声音传入黑袍少年的耳中,而那本来高耸而紧闭的殿门也缓缓打开。

  少年心中略微松了一口气,抱起幻熙颜的仙身走进幽冥殿。

  幽冥殿十分的空旷,殿两旁各四盏幽火,幽火不断的跳跃着,照的殿内忽明忽暗的,多了几分诡异。

  少年将幻熙颜的仙身放在殿中央,随后恭敬一礼,“请尊上责罚,冥羽私自将妖神的仙身寄养在黄泉,并以冥界秘术搜寻妖神散落的灵魂碎片......”

  “责罚?”幽冷而空灵的声音再次响起,却是多了一分戏虐。

  冥熙夜降临在幽冥殿中央,一身标准的玄黑衣衫上绣着银白色的彼岸花。三千墨发如同墨染,半扎半散,映衬的他那白的几乎发光的肌肤更加动人。双眉细长,双眼漆黑而冰冷,就连那张唇也是十分的凉薄。

  冥熙夜自身散发着一种清冷孤傲的气息,让人不敢靠近。

  “为什么要责罚?”冥熙夜再次开口问冥羽。

  冥羽拱手低头道,“我私用秘法.......”

  “如果当时本尊在场,也会将她的仙身寄养黄泉,也会展开秘法搜寻她的灵魂碎片,你做的很对。”冥熙夜看着幻熙颜已经修复的仙身,淡淡开口,“谁让她是白笙的主人呢?”

  “尊上都已经知道了。”冥羽看了一眼冥熙夜道,尊上不愧是尊上,什么事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本尊虽然这些年都睡着,可外界的事情也不是全然不知。”冥熙夜傲然开口,可是在看向冥羽的时候目光却是暗淡了几分。

  冥羽与白笙是一对双生灵,诞生于忘川之中,一阴一阳,掌管一生一死。一个死气缭绕,一个生生不息。冥界阴气极重,死气充裕,所以冥羽成长的很快,十分的强大。可是白笙则是一日不如一日,故一千年前,冥熙夜借着第八代妖神的寿宴请柬,带着白笙前往了妖界。

  机缘巧合之下,遇见了年幼的幻熙颜,白笙便与幻熙颜缔结了契约,成为了幻熙颜的灵宠。

  冥羽白笙在幻熙颜的照看下长大,有着不一样的情感,所以对冥羽白笙也是极为宠爱。可是就当他醒来的时候,他却感受不到白笙存在的气息了......

  “冥羽,如果有机会脱离冥界的牵制,本尊一定带你杀上天宫,让那些道貌岸然的神仙为白笙忏悔!”冥熙夜虽然贵为神尊,但是却没有自由,整个冥界的生灵都没有自由。

  冥羽怔怔的望着冥熙夜悲愤的神色,下巴逐渐紧绷,嘴唇抿成了一条线,“尊上可有办法让幻熙颜醒来?”

  “你想干什么?”冥熙夜看着冥羽一脸的坚定,心里已经有了猜测,不由皱起了眉。

  “我和白笙是双生灵,白笙可以缔结契约,我也可以缔结契约。”冥羽目光坚定的看着冥熙夜。

  “你们一个个的都要离本尊而去,是想让本尊老死在这幽冥殿无人知晓嘛?”冥熙夜忽然将手负在身后,仰头轻叹一声,那模样像极了一个孤苦的老人。

  的确,冥熙夜已经活了几十万年了,本来也是一个潇洒风流的神仙,奈何冥界突生变故,在冥界诞生的一切生灵都被封印在了冥界,就连冥熙夜也不例外。虽然他是神尊,但也仅仅只能离开冥界几个时辰,而且在离开冥界之后修为大减,如果遇见了心怀不轨之人,冥熙夜随时都有可能丧命在外。

  “那白笙的仇就不报了吗?”冥羽的目中满是不甘。

  “幻熙颜好歹也是个半神,弑神阵虽然厉害,但白笙耗尽修为护住了幻熙颜,仙身未散,只需修复灵魂即可。待幻熙颜醒来,必然会报答你我,幻熙颜与天界有着血海深仇,还怕她不帮我们嘛?”冥熙夜与妖界可没少打交道,自然清楚妖界的本性。

  死性情,一根筋不说还是个痴情种。

  焚天城。

  玄止殇冷着一张脸坐在焚天殿之上,冷目扫视着坐在下座的几位长老。

  “本尊曾经说过,妖界有难,我焚天城子民必定鼎力相助。可是天界血洗九公山之时,我焚天城的在哪?”玄止殇一双琉璃眼中全是冰冷,就连那灼灼红衣此时看着也是十分的冷凛。

  “城主,不是我们贪生怕死,而是龙族也被牵连其中,如果我焚天城插手此事,那我焚天城的子民该如何?”一位长老答道。

  “是啊,城主,既然有人跟你说了这事,难道没有说妖神为什么会陨落嘛?”又一位长老附和道。

  “谁告诉你本尊是听人说的?”玄止殇锐利的眸子就像是一把利刃,直指刺向那位长老。“本尊发动了禁术,使当时的情景再现了......”

  玄止殇的眸子依然盯着那位长老,就像是一直凶恶的猛兽在看着弱小的猎物一般。

  “城主,你,你怎么可以?你刚刚成为神尊,根基不稳,还发动禁术,你可知道稍有不慎,您不仅会有性命之忧,还有可能修为大跌,修为再无精进的可能啊!”坐在最后的一位长老听完立刻急红了脸,不管不顾的训斥起来。“您与那妖神私交再好也不应该如此糟践自己!焚天城如果没有了城主,那与昔日的龙族有何差别!我焚天城子民该如何?我等有有何颜面面对列祖列宗?”

  “本尊今日就是表个态,日后我焚天城与他天界水火不容!”说罢,玄止殇傲然起身,径直离开了焚天殿。只留下一群瞠目结舌的长老,这几位长老除了刚刚出口训斥玄止殇的那位长老,都是议论纷纷。大多是说玄止殇太过任性,不顾焚天城的安危。

  “如果一个人都保护不了,还如何去守护一座城呢?”刚刚那位长老两袖一甩,双手负在身后,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冥界。

  阵阵阴风涌动,幽魂如同涌潮一般直直涌进了幽冥殿。

  忘川河也逐渐汹涌起来,彼岸花海也在阴风涌动下瑟瑟作响。

  “这是怎么回事?”

  “这,这威压该不会是谁在发动强大的禁术吧?”

  “冥界好久没有热闹过了,难道这次要热闹了嘛?”

  一个个的鬼王远望着幽魂涌向的地方,不由都是一惊。

  “幽冥殿?”

  “难道尊上有办法解除我们的封印了?”

  “虽然期望,但是那可是六位神尊的封印,单凭尊上一个人怕是难办!”

  “哼!要不是那个叛徒,我们又怎么会被封印在这冥界数万年!”

  "不想活了?说那么大声!"

  幽冥殿内冥熙夜缔结了一个又一个阵法,全部叠加在了幻熙颜的仙身上,冥羽在一旁护着法。

  最后一个阵法叠加在幻熙颜的身上的时候,冥熙夜的三千墨发的发根依然出现了白色。

  冥熙夜收回法力之后,一口黑血吐在了殿砖之上。摇摇欲坠的身体依然支撑不住,单膝跪在了地上。

  冥羽急忙扶住冥熙夜的身体,担忧的问道,“尊上,你没事吧?”

  “咳咳,没事儿。白羽可还真是心肠歹毒啊,竟然用弑神阵杀了幻熙颜。”冥熙夜用衣袖擦了擦嘴角的血渍,心中却是把白羽骂了个千百遍。

  弑神阵是上古最有名的杀阵之一,杀气浓烈,戾气极重。哪怕是有白笙的保护,对幻熙颜的仙身依旧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哪怕在黄泉寄养了六年,幻熙颜的体内依然有弑神阵残留的气息,一直在侵蚀着幻熙颜体内的灵魂。

  也是因为这,幻熙颜的灵魂根本不可能会修复,而幻熙颜也就永远不可能醒来。

  “那天帝估计是怕幻熙颜重生找他复仇吧?”冥羽将冥熙夜扶到冥熙夜的床榻上,让冥熙夜运气调息。

  “幻熙颜体内的残留气息清理完了,只不过本尊法力消耗过多,不能修复幻熙颜的灵魂了。”冥熙夜调整了一下气息,虚弱的开口,“你让冥王将她送入轮回,轮回之力可以帮她修复灵魂和仙身上的伤......本尊需要睡一觉,估计用不来了多久她的灵魂就可以修复了,介时按计划行事就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