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拜别师傅上京去
作者:正月风情  |  字数:2065  |  更新时间:2019-07-18 21:32:15 全文阅读

“那贱人生了?是男孩女孩?”一道尖细的女声紧张道。

“是个男孩。”

“男孩,那就不能留了,那贱人可喂了毒药?”

“这贱人已经喂了药了,听那边说大出血了,但是孩子已经让人抱走了,要下手恐怕不容易了。”

“哇哇哇,哇哇哇——”凄厉的婴孩哭声不断地回荡,回荡,越来越响,越来越响——

“孩子,我的孩子!”床上的人猛地惊醒过来,失声大喊道。

又做这个噩梦了!阮灵月擦了擦自己额上的冷汗,痛苦不堪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她本是二十一世纪一名著名的兽医,但是因为揭发了虐待动物残杀动物的内幕被害死后,便穿到这个陌生的世界里。

这也就算了,穿过来这个身子竟然身中剧毒,被师傅好心搭救后,虽然保住了一条命,但是余毒却清不了,时不时发作,令她头痛欲裂,更令她抓狂的是,她虽然继承了原主的一些记忆,但是这个原主却是个失忆的!

一些重要的片段被她忘掉了,例如被何人所害,如何中的毒,还有她的孩子——

对,最重要的是就是孩子,她问过师傅,这个身子的确是产后大出血,昏厥后被扔掉的,那孩子呢!孩子到底在哪里!

虽然她只是个穿越的,但是她几乎每晚都会梦到这凄厉的哭声,她既然占了人家的身子,应当找回孩子好好养着才是本分!

“月姐姐,月姐姐,你还赖床!那老头子要回来了!你还不起来!小心挨罚!”一道肉肉嫩嫩的嗓音忽然响在房间里,提醒道。

阮灵月将目光投到出声的小鹦鹉身上,甜甜一笑,道:“知道了,你饿了吧?给你喂点东西?”

“我才不饿,我渴了,要喝水,要喝水!”小鹦鹉蹦蹦跳跳地说道。

没错,前世的阮灵月之所以会当一个兽医,是因为她从小就天赋凛异,可以和动物交流,而穿越后,原主竟然也拥有这个功能!可见穿越这东西,也是讲究缘分的。

“老头子回来了!老头子回来了!救我!救我!”正给小鹦鹉添水,一只母鸡横冲直闯地跑了进来,一把咬住了阮灵月的裤腿,哭道,“我看他手上摘了一捧蘑菇,怕不是要小鸡炖蘑菇?月姐姐,我此番恐怕难逃一劫了!”

“救我!救我!老头子回来了!救我啊!”阮灵月还没有来得及出声,又一只鸭子嘎嘎嘎地冲了进来,躲在了阮灵月的背后,大声道,“那老头子手里提着一把莲藕,恐怕要炖老鸭莲藕汤,我命不久矣!”

阮灵月扑哧一笑,道:“又是炖鸡,又是炖鸭的,我和师傅两个人能吃多少,何况我还是吃素的。”

就在此时,门被推开了,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头子走了进来,将肩膀上扛的锄头放了下来,又将手里提的莲藕和蘑菇也放在了桌面上,一见躲在阮灵月身后的鸡鸭,就哈哈一笑,故意逗弄道:“老头子我饿得很,小徒儿,你瞧瞧,是蘑菇炖母鸡,还是莲藕炖鸭汤?”

两只鸡鸭一听,顿时就吓坏了,叽叽嘎嘎地疯叫起来,拼命地往窗口扒拉,准备逃走。

“师傅,它们能听懂你说话,别吓坏它们了。”阮灵月无奈地瞪了自己这个顽童般的师傅一眼,将蘑菇和莲藕都提起来,“这蘑菇新鲜,就做一个蘑菇豆腐番茄汤,这莲藕啊,就做一个凉拌藕片,再蒸个杂粮饭。”

“哈哈,自从捡了你这丫头回来,鸡鸭不能杀了,鱼也不能杀了,野兔子不能打了,野猪也不能打了,逼着我老头子吃素!”老头子呵呵一笑,将背筐的药材抖搂出来,分门别类装好,打算洗药晒药。

“哪儿就吃素了,死了的鸡鸭鱼肉,宰好的猪羊牛肉,不是吃了不少吗?”阮灵月话刚出口,却又突然嘶的一声,脑袋抽痛了起来。

那该死的余毒,又发作了!

“吃枚药。”老头子见状,急忙给她喂了一枚晶莹剔透的药丸,才将阮灵月那急剧而折磨人的疼痛压了下去。

“这灵药只剩十来颗了,又查不清我到底中了什么毒,看来我必须要出去了。”阮灵月看着自己腰间挂的玉瓶子,低叹一声,掏出帕子擦了擦自己额上的冷汗。

“对了,师傅,你是在哪儿捡的我?”阮灵月接着又问道。

“就在京都那盛云街后的乱葬岗里,对了,当时你身上有个牌子,刻着燕国公府,我怕惹上麻烦,就将牌子扔了,你这次务必是要回去查清身世了?老头子我虽然不闻山外事,可也知道,如今燕国公府是如日中天,恢复荣宠了,你去了,能讨着好吗?”

“师傅,我跟着你学了好几年的本事了,自保总是没有问题的,再说,我还有兽医这个身份作掩护呢。”阮灵月撒娇似的说道。

“兽医,亏你想得出,我灵山老人医术无双,教你本事,你倒拿来治猫狗!”老头子哼了一声,不悦道。

“那我也治人嘛!师傅,你就是我再生父母,即便暂且离开,也会回来的,等我找到我的孩子,我将孩子带来给您调教!”阮灵月忽然啪的一声,跪了下来,朝着老头子磕了一个头。

老头子见她这般,想来是下定决心了,眼眶有些热,故作不在意地朝她摔了一个钱袋子:“拿着吧,真找着孩子了,带孩子回来看看我,还有,切记,不要暴露了你与动物交流的天分,这世道坏人太多。”

“谨遵师傅教诲。”阮灵月捧起钱袋子,又恭恭敬敬地朝着灵山老人磕了个头,这才做了一顿丰盛午饭,与灵山老人小酌了几杯,再次拜别。

一见阮灵月背着包袱要走,灵山草庐的鸡鸭猫狗,飞禽走兽,都眼泪汪汪地看着她,哭道:“月姐姐,不要走!你要是走了,我们很快就成了老头子的下酒菜了!”

阮灵月也心有不舍,朝着它们摆了摆手:“不会的,师傅答应我不吃你们的,你们要乖乖的,替我好好看顾师傅。”

说罢,便依依不舍地收拾了细软,带上了必备的药物,离开了灵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