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汐水物语 > 正文
第八十三章 归兮
作者:冰翼熊  |  字数:7509  |  更新时间:2020-05-31 21:50:44 全文阅读

没有不散的宴,亦没有不息的茶会。

已到零点,合阴之时,墨泽宅内的餐后茶会也已结束。

宅子上加严的屏障一下疏松弱化下来,赴宴来的那九人相继着从宅子大门走出,走时手中都拎着青鹤帮忙打包好的茶点。

客从远来,礼不在多。宾至如归,当然也不在繁盛菜肴、玉液甘醴上。

讲究的碗盘,荤素各色备置精良,不过是包裹在实质上的形式。形式体现、传递着的,最终还是最内在的实质——那一份心意。

若心意到,粗茶淡饭、细小举止都一样可以让客人感受到舒心之意。若心意不到,空有些满桌餐点,就算是满汉全席,则也只会变质为“炫耀”。

墨泽这次的宴邀当然是尽心尽力,选材、做菜都是亲力亲为,只让青鹤帮了些洗拣、糕点压形、餐桌餐具准备之类辅助的活。这会客人要走,更是亲自到门口送着各位。

青鹤,其形,从未在显世人前现过,这会送客恭敬地站在门侧,也是隐了身形、非人类肉眼可见的。

而墨泽,一改厅堂内时气宇轩昂的样貌,又戴上了人世行走那身皮相必备的眼镜,幻成了那个附近人类住民极为熟知的医生形象。

“墨泽大人走在人间的这幅样貌……嗯……”最后走的一位是叶老头,紫竹烟杆插在腰际,背后则是那顶大斗笠。

“有何……不妥吗?”墨泽笑着问道。

妖异本态下,墨泽若这样笑,只会给他那份奕奕神采多添一分平易近人,可以说是绝对的加分;但这会人类状态下时,虽从皮相上本就走的亲近和祥的路线,这笑也确让人看了更无疏远感,但却始终有种掩不去的疲态,缺了份精气神。

“倒也没有什么不妥。就是……果然,还是没有这人类皮相掩饰下的墨泽大人,更来得有气魄啊。墨泽大人为何不用本态,直接走在显世里头?您本态妖异的样貌,在人类里头,也并不显异样啊。”

一旁的青鹤依旧闭目,嘴角微弧,笑得恬淡,不语,只静静聆听着。

还是墨泽本人做的解释:“那样貌,确实也方便。不过……大概会有些显眼吧。我们身上,都有种不同于人类的东西,容易迷住了人类的双眼。我可不想像汐侯大人那样,来我那小诊所一下,就被小助理老是羞涩地看着。两相比较,还是这幅不太起眼的皮相更便利些。”

“也是,也是。那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确实人类没有什么抵抗力,容易着迷。”叶老头点头应着。

叶老头自然是明白那迷离人眼的究竟是何物,但确实是语言难以明确描述出来的。类似气场,却又非此类;又同气息相仿,人有人的气息,妖异有妖异的,每一类每一个体都有自身独特之处,可细辨,却难道明。

虽然从相貌上来说,墨泽或汐已就是能让人忍不住想回首多看几眼的类型,但相比容貌而言,这层东西才更是能迷惑人心眼的。与生俱来,无论妖异外貌形态,都多少有点这可迷住人类心智之物。

人类其实亦有相仿之物,只是效力没有妖异身上散发出的来得强。妖异的同妖异身上的气息、妖力均有关联,而人类的就是常言所道的气质。

于人而言,年岁渐长,终有年老色衰的一日。就算倾尽了全力于维护一身皮相上,终归还是抵不过天地轮回有新生、有衰去的更迭之道。彼时间的皮相相貌,不过彼时那时点上静止的状态,毕竟是无法延续在时期线上永无止境地下去。但气质却可以。

年轻貌美与否,都不影响气质带出的那份味道。可霸气侧漏,可手足间自扬起一份书卷气,可温婉、可大气,每一个体都能酝出同自身所经、所遇、所想相称的气质。

沂竹镇上,当然也有着诸多、兴许能在将来生出不同非凡气质的人类。不用多说,也知河边这一长条的夜市,便是今晚前些时候、镇上人类最聚集之处,也是这能生出诸多可能的最聚集之所。

从青鹤、墨泽、叶老头三人站处看向夜市那方,戏台的方影挡着,看不出其他更多夜市的景。但凭借声音也能判断出一二。曲已终、待明续;人也散、归入眠。

叶老头往戏台处看了看,好似能双眼看透那搭建而起的大方影,睹到方形后的真实般。只看了须臾,他又取下了腰际挂着的烟杆,慢悠悠地深吸了一口。

未取下时,烟杆明明是熄着的。叶老头也未做任何加上烟料、点上火之类的动作,他这一深吸,却分明烟杆里有着已点好的旱烟。

“墨泽大人这考量也是对的。那些个人类啊……有时候太容易被表象的东西给蒙蔽喽。”又是一口深吸,随后其嘴中便有白烟呼出,叶老头瞅了瞅左手上打包好的糕点,又看向了墨泽处,“墨泽大人,那老头子我,也先回去了。多谢今晚的款待!”

叶老头说完,还拿着烟杆做了个简易却心诚地辑手礼。

“叶老就别那么客气了。我也是刚好下个厨练练手,很久没有做过东西了,大家不嫌弃我这手艺就行。”墨泽谦虚地道着。

“怎么会嫌弃呢?墨泽大人的厨艺当真可以!墨泽大人要是哪天有闲情雅致了,也欢迎去我那小山头坐坐。那就走了,不用多送了。”说完,叶老头的身影便彻底融入为了夜色,从墨泽宅子前头一刹之间消失了。

此时凌晨的月,若抬头看去,更显清冷。正如这会的人市。

沿河的一长条,显世的光源已熄,也就零零落落还遗了一两点,有着举头可见的那方景色一样的清冷。

墨泽宅子前的告别尚不过几秒,叶老头从那边消失后,却瞬间已出现在了东桥头处。

若是没有那搭建着、也已落幕安睡去的戏台挡着视线,墨泽和青鹤这会一定可以清晰看到叶老头,毕竟对他俩来说黑暗才是曾经长久停留之处。不过要是没有那戏台,叶老头这会就未必还会抬头望望那清冷冷的月,再转头看看人市灯熄、妖市依然熙攘的重叠之景了。

这个未必,倒不是说因为叶老头会去做什么忤逆墨泽之事,或是背着做点明令禁止的勾当,当然也不是因为墨泽那方的原因。只是叶老头一贯的谨慎心作祟而已。

既有妖市并设,桥又同时是沂竹镇的隐世车站,这附近妖多眼杂。

今晚再次提及了地界一事,叶老头作为元老级跟随老山主到现如今跟随墨泽,对眼下情况自然清楚。这根弦,看似一如既往的稳固牢靠,但恐怕……距离崩断不远了。不管是从保身而言,还是从其他方面着想,他都想尽量避免被墨泽看到一些容易产生误解的行为。

又烟杆中深长地吸了一口,烟气从嘴而出,但这会的却并不是白烟,而是青色的烟气。初时浓浓一片,都遮藏了他的脸;后续,则又从这显得有些渗人的浓烟,散成了夜色中清淡的薄雾。

“哎呀……可真伤脑筋呢。要不要去找找少丘那家伙聊几句?那家伙看着不爱管闲事,可知道的‘闲事’还是不少的。”叶老头这么自言自语了一句,又缓缓吸了几口烟,沉思了少许。

“呦!叶老!您……这是在等人吗?”

是路过的一只妖异。

叶老头抬起本来微低着的头,看着来者并不面生,但一下还真想不起来哪见过。这一片地域上,叶老头也算山那方地界的长老级人物之一,识得他的自然多,但反过来说却未必都是他认得的。

“没有!刚从墨泽大人那出来,想在这桥头借借风,散散酒气。”叶老头回道。虽想不起来眼前的具体是何妖、何处见过,但别人好好的打招呼,当然还是得假装认识一样好好应答的,这也算是弥补遗忘这个事实的一份勉强来说的礼貌吧。

“哦,这样啊。那您继续散散酒气,不多打扰您了。您老可别散酒气忘了时间,误了回去的车啊。今天来往人多,束婆那生意可不要太好!误了车点,束婆那的也未必能排上队、能搭上。您要回去,说远也不远,但要是没个交通工具也着实有点路程的。”

“行,明白了。谢了!”

那妖也没多留,就径直走上桥往镇外西面方向走去。叶老头看了看他远去的背影,随意地挥了几下烟杆,又把它收好插回了腰际。

“刚刚那妖……还真是幸好他提醒了。少丘那……算了,算了,今天就先直接回吧。早点回了,也就不怕忘了时间了。就吃个饭,那家伙都不给墨泽大人面子!都到门口附近摆摊去了,还不去墨泽大人宅子里头打个招呼!真是……要不然,哪还要我这老骨头见他聊聊天还要思前想后的。”

叶老头这么轻声嘀咕着,顺手在桥栏那冷冰冰的金属管上叩了三下。

“咚……咚咚……”带着金属声的轻叩响起,极富节奏感。

随后他又如此地再叩了两个轮回,依旧每轮这个节奏样式的三下。

三轮九叩响结束,桥身赫然大变颜。原先水泥色、死板呆滞的桥身,一下变成了一处红色为主色调、又颇具中式风味的廊桥。这便是车站时的模样,桥头依旧是廊桥车站的入口,但桥面也早已成了木地板式的。

叶老头头也不回地往车站里头走去,不再惦念河边卖着烤红薯的少丘,也不再惦念头顶那轮清冷冷、却别具风味的明月。

进去便可见一排排原木色的横椅。

凌晨,站内妖影稀少,虽也不是没有。这个点本是妖异最为活跃的,原本站内会有不少,但今晚大伙都跑去河边那临时设立的妖市处,反而让车站空旷冷清了不少。

叶老头随意找了个角落处坐下,压了压斗笠的帽檐。糕点往旁边座位一放,随后双腿一盘,双手一交错,打算借着未被茶水冲散的酒劲稍许打个小盹。这会的酒劲不多不少,用来打个盹可以更快进入状态,是再合适不过的。

正眯上了眼不过三四分钟,有种凝视的视线打断了叶老头的这个盹。

就算是在深睡中,旁边有物的移动来去,都还是能被他在潜意识中捕捉到的。更何况这会入盹并没多久,本就清醒;而这视线的源头之人,一感便知并没什么妖力可言,都没有做任何气息的隐藏。

“出来吧,小姑娘。你这么盯着我这个老头子,我也眯不了觉。”叶老头说道,话声不大,但足以让不远处盯着他看的人听到。

迟疑了片刻,方才看向叶老头的人才畏畏缩缩地走到了叶老头面前。

是个小女孩,一件红色宽大毛衣开衫穿在身上,在这个季节里显得极为反常。但车站内的温度、湿度,都非常理可探。在这里,无论穿哪个季节的服饰,都只会感觉刚好舒适。

站内独特的气候已是怪理,大夏天里穿着毛衣也是怪理。但两相一合,怪理中的怪理即是正常。

叶老头抬了下斗笠的檐,眯着的眼睁开了一只看了眼前边站着的女孩,就又继续眯上了。

“你这小姑娘,滞留在这车站也挺久了吧?”叶老头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

小女孩不语,只是两手搓在一起,站立在那的双脚却不停地换着重心。

局促……不安……

“怎么不说话啊?是不会说话,还是……怕老头子我吃了你?”

叶老头睁开眼追问了一句,但这一追问,小女孩更往后退了两三步去。

“我要是想吃了你,也不会叫你出来了。”

叶老头说完放下了盘坐着的双腿,去打开右边座椅上放着的糕点:“来,我这有点糕点。要不要尝尝?小孩子应该都会喜欢这种玩意的吧。这些,口味做得可是连我这老头子都喜欢。做糕点的人,说不定你还认识。就这附近的那位医生,姓什么来着?哦,对,林!林医生。”

“你……你也认识医生吗?”小女孩终于开口说了话,虽然细声细语,依然一副怯怯的模样。

叶老头欣慰一笑。

林医生便是墨泽大人,墨泽大人便是林医生。林医生只是墨泽大人行走显世间的皮相的一个称谓。叶老头在这里故意提起,也是想让这小女孩放下些的警惕。

墨泽大人幻以人形,行医于人世的年头,可远比眼前这丫头早得多,远不止一两个朝代。这个人类魂体的小姑娘,据叶老头不刻意、又模糊的记忆记得,在这也就顶多几十年罢了。而能滞留在这处车站的,是这附近居民的概率极大。若是这附近,能认识“林医生”的概率又是极高的。

这种看着不过七八岁大小的人类小孩子,一般见到或是听到熟悉之人的名字都会多少松开点紧绷着的神经。叶老头也是借着这个,试一试能不能让这小姑娘松口说话。不过他本意也不坏,并不是想做什么坑蒙拐骗之事,他本身就是对这类事极为不屑的。

“认识!当然认识了!这些糕点,就是那位医生做的。”叶老头把装了糕点的盒子捧着递到了小女孩面前。虽对人类没什么感情可言,但面对这么小的小姑娘,小小年纪就魂灵脱体,迷在了这里,叶老头还是有些于心不忍,能帮点就帮点的。

“可是……可是,你是怎么认识医生的?你……不是……妖怪吗?”小女孩说到最后,嘟着小嘴埋下头去,想把那已极轻的“妖怪”两字掩藏得更轻、更似未曾说出口一般。

“哈哈,人类也是可以结识妖怪的嘛。‘林医生’那么好的人,妖怪中也是很有声望的。来,吃吧,没事。”怕小女孩多想,叶老头自己先从盒子里头拿了一枚糕点塞进嘴里,一脸欢愉地咀嚼品尝起来。

小女孩见着,这才小心翼翼地也伸出手来拿取了一枚。她滞留在这的时间,早已连自己都不知晓了。

隐世同显世的时间概念本就是不一样的。显世之中,一小时便是一小时,大家对一小时的定义是不约而同的;但到了隐世之中,时间的衡量就会随之改变,并不是一套适用的。

隐世里的住民,可以活的时间远非人类可比,对时间也就不会过于细究,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造就了隐世中的时间差。某一方幻境内的几分钟,实际可以是对应了人世的一小时;也有可能反过来,隐世某处的几小时,显世尚不过饮口水的时间。

也是出于此因,一旦进入隐世,早已习惯了固定分段时间的人类,对时间的观念更容易自带地产生一种混淆与错觉,分不清究竟过了多少许。

“小姑娘,我印象里,你来这里挺久的了呢。有想过出去吗?”叶老头问向正边吃着糕点、边不停抹着眼泪的女孩。

女孩滞留在这的是魂灵,魂灵可以不饮不食也无碍,食物并非必需品。但毕竟是许久没有碰到食物了,可以说车站里头见都见不到人世间的食物,一看到叶老头递出的糕点,就有一股夹杂着浓厚想念之情的酸楚涌上了她的心头。

这酸楚,并非来自生理上的饥饿,而是对来自人世食物牵连起的、对家的思愁。

当女孩从盒中拿起一枚糕点,轻咬了一口,那久违了的触感,终于让泛起的酸楚按捺不住,化成了泪涌。

“想……想过!我……想妈妈,想……想回家,可是……可是我出不去。”

不过小小一枚糕点,小女孩吃得极为细致,极小的一小口,再极小的一小口,生怕一下吃完就再也遇不到了。

“前……前面……不知道是多久前了,反正……反正没太久。有个姐姐走到河里,好……好像有点听到我声音了。可……可是,可能……后面她还是听不到。我……我还是没法出去,也没有人可以听到我声音来帮我。”女孩暂时停下了往嘴里递糕点,哽咽着说道。

“哦?这样啊……”叶老头若有所思。

这小姑娘口中所言的“姐姐”,莫不是,就是汐侯大人从河里捞上来的那位?要能在河道中,听到这车站内小姑娘的声音,可非易事。山这边的,最近可没有跟人类有过多交集,老样子照旧的;也就汐侯大人那,同人类瓜葛的这传闻传得可是……

但只是有瓜葛,恐怕,还不足以让个人类得以见到桥的另一样态。

素影娘倒是提过,汐侯大人实则在这次传闻事件之前,就认识那个人类女孩了。莫非,是汐侯大人给了那人类女孩什么印记?守护印记,应该不至于随便给,顶多也就契约印记吧。

若是有印记……貌似要见到眼前这出不去站台的小女孩,还是不行,还欠缺了点什么关键东西?摄神!没错,要是有摄神之类的东西在,那在人类无法自控的情况下,黄昏逢魔刻之时兴许还能见到这里。

摄神啊……倒是想到了束婆那杖子上的铃铛……

叶老头一脸和蔼地看着眼前这留魂于此的小女孩,脑中却已针对方才女孩所说想了不少。不过一切也只是他的猜想,虽然他自己也不知,其中还真猜对头了不少分。

“别急,慢慢吃。”

“嗯嗯。”女孩点点头,继续细嚼慢咽地小啃着手中那同一块糕点。

这时北侧的镂空围栏中央,随着一声“咔嚓”声移开了一大道缺口。缺口生出的同时,木质的地板从站内自动地沿着那缺口一路延伸了出去。但也就只能看到地板的延伸,外头是什么却均看不到。

围栏缺口三米高左右处还多出了三只火红的灯笼。每个灯笼上均有一个黑色的大字,虽为黑,却极为耀眼。灯笼上的字从左到右连起来读便是“苕酒屋”。

“请前往苕酒屋方向的站内乘客做好准备。北侧入口已开启,请依次有序地上车。车子将在三分钟后启程开往苕酒屋方向。”站台内同步有播报声而起,这声音听着似孩童又似老人,诡异至极。也辨不清是从何处、何物上发出而来的。

“要发车了啊。好久没坐车,都说不清这时间了。”叶老头又看了眼这迷失在站台内无依无靠的女孩,不免想到了潇小时候每次摔了都哭灵灵粘着他的模样,不免怜又从心起。

带走她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无论小女孩本人是否乐意,就算脱离了肉身,这终究还是个人类。但就这么放任她不管,也貌似不大厚道。脱魂而出的,目前她尚能神志清楚,待时日长了,还走不出去,说不定会变成什么。这么小个小姑娘啊……

“小姑娘,这盒的糕点就都给你了。我呀,只要一个就够了。”叶老头从盒子中只拿起了一个,其余连着盒子一同递到了小女孩手前。

泪花未干,透着稚气的一双眼睛疑惑地看向了叶老头,空着的小手却始终不肯伸出去接过盒子:“这……这样……不大好吧?我已经吃了爷爷的东西了。”

女孩看了眼另一手中还没啃完的指甲盖大小的糕点,又抬头看向了叶老头。

“没什么好不好的。我年纪大了,吃不了太多。只要这一个,送的人的心意收到了就好。快拿着吧,别不好意思。你要是不拿着,我这要是赶不上车,你这小姑娘可才是不好意思了。”

红毛衣的女孩这才连盒带糕点地接了过去。

还没来得及说谢谢,叶老头就又叮嘱了起来:“小姑娘,这些糕点你收着慢慢吃。这车站里头,不同于外面,不会放坏的。灵体没有饿感,你也不要因为想念爸妈或者家里,想念任何你来这里前的东西就去吃。”

这番话,女孩听了不解是正常的,但她依旧乖巧地点了点头,努力地去记下每一字每一句。能在车站里头出现的基本都是妖怪,但眼前这个老爷爷,是第一个愿意跟她搭话的,还送了她好吃的,他说的话还是要好好听着的。

“等到哪一天,你突然发现自己记不大清以前的一些事情的时候,再去吃这糕点。这些啊,都是人类的食材做出的。汗滴禾下土,每一份辛劳的付出都会最终凝结在结果上。食材也不例外,这糕点上头也就有人世那方的气息残留着了。记忆模糊的时候,吃一点,可以让你不至于迷路得太远而回不去了。”

“好的。”女孩低下头看了看盒子中还是满当当盛放着的点心,“可是,为什么会迷路太远呢?我只是在这里出不去了,我没有迷路。我也知道自己家在哪,还有爸爸妈妈上班的地方,都在不远的地方。”

叶老头拿自己粗糙的手指轻轻刮了一下女孩的鼻子,语重心长道:“你呀,还小,有的事情还不会明白那么透彻。只要记得我的话就行。现在是还清楚记得,等哪天不清楚起来遗忘得可是很快的。如果只是迷路找不到家了,那还是小事;但要是迷路找不到为人的路,那可就麻烦大喽。”

“哦哦。”依旧似懂非懂,但女孩已把这些话记在了心头,边应着边用力点头。

叶老头又抬了下斗笠帽檐去看了看北侧那上车的围栏缺口处,尚有时间。

“小姑娘,别嫌老头子我啰嗦啊。七月半快要到了,就这两天的事。你这糕点平常可要收好喽,免得被一些馋鬼给盯上了。还有记得我的话,糕点也就这么点,只能在记不大清事情的时候,再去吃。只要你保持了神志清晰,没有模糊去,离开这里只是早晚时间的事。要不然啊……”

“唉……不多说了。”叶老头叹了一声,把手放在了小女孩头上,“可记得我的话啊。你既然能走进这个车站,也算同这方的隐世有缘。但有缘归有缘,这边的世界不是你个小姑娘可以轻易踏足的。要是回不到你来的地方,就别乱跑,只要在车站里头就没人敢把你怎么样的。”

“好的,谢谢爷爷。我记住了。您是第一个来这里后,对我那么好的……”女孩懂事地说着,原本尾处想说“人”字,转念一想,眼前的是长得像人,但其实不是人,到了唇边的字就又缩了回去。

叶老头随后便转身往北侧“苕酒屋”三字灯笼处走去,徒留了一个挥手而去的老头子背影给女孩。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