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偶遇
作者:天使领域  |  字数:2943  |  更新时间:2019-07-24 09:30:06 全文阅读

清晨耀眼的阳光照耀着大地,欧阳伊兰揉着头睁开眼睛,阳光刺痛了她的眼睛。

“你醒了?”

一个超巨磁性的声音传入耳朵。

欧阳伊兰猛地回头,看见身边一张俊美的脸,下巴上有青色的胡茬。

欧阳伊兰尖叫着坐起“你是谁?”

随着她的坐起,只顾拉起被子裹住自己,身边的人大部分身体却裸、露在外。

他蜜色的肌肤,健壮的臂膀,清晰可见的腹肌和马甲线。使得欧阳伊兰挪不开眼。

“你打算这样看多久,小姐。”

“小姐?你说谁是小姐?”欧阳伊兰不好意思的眨着眼睛说着。

“昨天晚上是你硬要爬上我的床,还赖在床上不走,不是小姐是什么?”

欧阳伊兰扶额,昨天晚上喝太多,直接断片儿,真是喝酒误事。

不不不,现在就是理不直气也得壮。

“你怎么就那么肯定我是小姐,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良家妇男,难不成你是男公关?怕我耍赖不给你钱?”

“和我谈钱之前,请注意......”

说着他指了一下从欧阳伊兰胸前滑落的被单。

欧阳伊兰低头看去,无奈的迅速拽着被子,裹在身上跑进浴室。

站在浴室镜子前捶胸顿足。

回想起刚刚的一幕,这男人,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秀色可餐。若不是男公关,还真想饱餐一顿。想到这里欧阳伊兰暗自窃喜。但是,好像哪里不对呢。

啪一声,欧阳伊兰拍着大腿,“饱餐”,我去,欧阳伊兰看看镜子里裹着被单的自己,经历了昨晚,究竟是谁“饱餐”了谁!

欧阳伊兰垂头丧气的去洗澡。

听着哗哗的水声,南宫琸拿起床头的手机,让秘书送新的西服来。

他叼着烟,腰间裹着浴巾,拉开窗帘,站在窗前,青烟袅袅。

人生最尴尬的是,莫过于,洗完澡之后,发现衣服不知所踪。最最尴尬的是,出了浴室之后,男公关没走,还能和你四目相对。

欧阳伊兰,看着眼前半裸的男人,在阳光照耀下,浑身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尤其右耳上的黑色耳钉,简直耀眼夺目。

南宫琸,看着眼前这个头发仍在滴水,没有任何装束的女人,虽非国色天香,却如出水芙蓉,淡雅脱俗。

欧阳伊兰和南宫琸对视着,不由得红了脸。

一句话不敢多说,环顾房间,寻找自己的衣服。

欧阳伊兰抓起衣服再次奔进卫生间,换好衣服,准备冲出去之后直接走人。

南宫琸看着这个准备落荒而逃的女人。掐灭手上的烟。

“就这样走了?”

欧阳伊兰,停下打开门的手,回头看着南宫琸。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心一横索性抬起头“说,你要多少?”

这是,认定他是男公关了?

南宫琸,嘴角微微上翘“多少?我很贵的。”说话间一步步逼近欧阳伊兰。

欧阳伊兰慌乱的低头翻包,寻找她的钱包,仅管她的钱包像来都只是摆设。

南宫琸站在离她不远不近的地方,说“一万,一晚!”

欧阳伊兰,手里的钱包掉在地上。张着大嘴惊讶地看着南宫琸“你打劫啊!一万?我又没觉得怎么样,你哪个店的,告诉我电话,我要给你差评。”

“差评?本来就是给你打了一折的价格,既然你不需要打折,还要给我差评,那就付全款。哦,你是说你没觉得怎么样是吗?好,你现在清醒了,我让你感受一下。”

说着,南宫琸顺势去解腰间的浴巾。

欧阳伊兰一把按住南宫琸的手“大哥,不,叔叔,我有眼不识泰山,刚刚是我说错话了,我错了,一万是吗?我今天没带那么多,先付您一部分剩下的打个欠条行吗?”

南宫琸看着双手被吓的冰凉的女人,仔细看来应该年纪应该不小了,怎么心智这么不健全。

一脸严肃地说“欠条?你我非亲非故,不过是夜晚的交易,出了这个门,你便不承认了,我也找不到你。”

“那你想怎样?”

“怎么也得留下点有价值的东西。”南宫琸扫了一眼欧阳伊兰的手“小姐,我的手也很贵啊。”

当然贵,南宫琸大手一挥签个字那就是几百万、几千万甚至上亿。

欧阳伊兰,低头看了一眼放在南宫琸腰间,自己冷冰冰的双手。

唰一下抽开。

“那个,大叔啊,你看我身上就没有值钱的东西,你,你想要啥啊!”

“像你这样的小姐,浑身都散发着廉价的味道。”

一语中的,欧阳伊兰面色好不绚烂。虽不是小姐,但身上确实都很廉价。

“若不是欠你钱还打不过你,老子一巴掌踹死你”欧阳伊兰心里这样想着。

却只能腆着脸赔笑道“大叔,对,你说的对,我浑身廉价,所以没有值钱的,还是让我打了欠条走吧。”

南宫琸看着欧阳伊兰“身份证拿出来。”

欧阳伊兰看着他“你又不是警察,要身份证干什么?”

“哦?警察来了你就可以拿出身份证了吗?好,我叫警察来,只是警察来了,我们怎么解释?”南宫琸不紧不慢地说着。

欧阳伊兰想到自己的工作,唯一能解决温饱的工作不可以丢,如果真被带去警察局,留了案底,还是和牛郎牵扯不清,这回去之后百口莫辩啊。

欧阳伊兰只能心里气愤,极不情愿的把身份证从钱包里掏出来递给了南宫琸。

南宫琸看了一眼身份证,令他感到吃惊的是,眼前这个女人的年龄。这个女人竟然已经二十五岁了。可是智商怎么却像十五岁一样。

南宫琸看完身份证上的信息,又扔给了欧阳伊兰。

欧阳伊兰缺乏运动神经,近距离的空中抛物,竟然接不到,身份证bia在了地上。

“你可以走了”南宫琸说着走向屋里,再不看欧阳伊兰。

欧阳伊兰生气的捡起身份证,气愤地骂道“神经病”。骂完又觉得哪里不对,转身迅速离开。

欧阳伊兰边走边懊恼,屋漏偏逢连阴雨,本来手头就紧张,这又欠了一屁股债,这下要怎么还。

唉,等一下。欧阳伊兰停住脚步,不对啊,刚刚他没让我写欠条啊,对啊,没写欠条就没有证据,到时候他也不能来要piao资。

想到这里,欧阳伊兰笑出了声,差一点就仰天大笑了。

正在她心里彩虹升起的时候,手机闹钟悠扬的响起。欧阳伊兰一拍脑门,哦对啊,今天还得上班,这身衣服怎么上班?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现在在哪?怎么去公司?

欧阳伊兰迅速掏出手机,高德地图定位,搜索自己的公司。看到地图上的显示,欧阳伊兰又松了一口气,好在现在所在位置离公司并不远。

欧阳伊兰拦了一辆出租车,往公司去,她在懊恼自己是路痴,却庆幸她在公司准备了一套备用衣服和一双皮鞋。

......

酒店内,南宫琸迅速洗漱,换好衣服走出盥洗室,听着助理给他汇报今天的行程以及工作安排。

正要离开房间时,南宫琸忽地看见门口地上有一个绿色的东西,捡起一看,看样子应该是一块玉佩,却只有一半。

南宫琸看了一眼装进口袋便离开了。

路上给了助理欧阳伊兰的信息,让助理去查。

“总裁,三天后是您和富安娜小姐的订婚宴,您是不是应该提前准备一下?”助理提醒道。

南宫琸揉了一下太阳穴,对于这样的商业联姻实在是疲于应付,却又不得不应付。

南宫琸拿出手机,打给好友兼高级助理杨步春。

去往公司的路上南宫琸看着窗外倒退的林立高楼,不禁想起刚刚那个叫他大叔的欧阳伊兰。

思绪开始倒退。

昨夜BG会所里,欧阳伊兰和男闺蜜喝酒聊天。

南宫琸遇到欧阳伊兰的时候,欧阳伊兰正坐在男卫生间门口哭的伤心。

路过的人看着她笑,南宫琸进卫生间的时候扫了她一眼,出来的时候见她仍在哭,本想扶她一下,没想到欧阳伊兰一把搂住他哭的更伤心了。

无奈之下,南宫琸只能捞起眼前这个只会哭的女人。

只是这女人的体重也不是盖的,刚出了会所门,南宫琸就放下了欧阳伊兰。

欧阳伊兰站是站住了,却仿佛本能一般双手穿过南宫琸腰间,将头埋在他胸前继续哭,任凭眼泪鼻涕一股脑的抹在南宫琸身上。

会所门口人来人往,没办法,只好带着欧阳伊兰来到酒店。

一路上,欧阳伊兰除了哭就还是哭,再无其他。

到了酒店,似乎已经有点清醒的欧阳伊兰,哭着问南宫琸“为什么,为什么留我一个人在这?......”

南宫琸看着她,想问她点什么,她却倒在床上睡着了。

南宫琸一脸苦笑。

南宫琸忽然觉得这才是有血有肉的人,有血有肉的情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