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逆天神妃

正文第七十六章镜忆

[更新时间] 2019-10-10 00:48:17 [字数] 3428

丁小兰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晃神,就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像是花园的地方,面前是一片花海,百花争艳,五彩缤纷,姹紫嫣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兰儿!”一双长臂突然从身后出现,环在她的腰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丁小兰大吃一惊,转身,就看到了澜商夜那张熟悉的俊脸,脸上是温柔好看的笑容!这是澜商夜?她从来没有看到过他这样的笑,难道被人假扮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是澜商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丁小兰试探的问了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兰儿,别生气了,你知道我有苦衷的…”澜商夜说着又想把她给拥入怀中,他以为她只是因为那件事情跟他赌气,装作不认识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停!澜商夜!你又想搞什么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丁小兰伸手推开了他,然后又奇怪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又看了看澜商夜的胸膛,她又走上前去把手贴在了澜商夜的胸口处,手下传来一阵温暖的触感,还有扑通扑通的心跳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心跳声?温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不是澜商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就知道,你心里是有我的。我保证!以后会一心一意对你好的。”对方又紧紧抱住了她,还趁着她发愣的空隙低头亲了下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唇上突如其来的温热触感,拉回了丁小兰的思绪,她咬紧牙关,不让对方的舌尖有机会钻进来,一把用力推开了圈住她的男子,反手一巴掌狠狠甩在对方的脸上:“流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澜商夜’的脸被打偏向一旁,周围的侍卫,都倒吸了一口气,觉得他肯定会生气的,她再遭殃了吗?但‘澜商夜’只是,揉了揉被打痛的脸,又是一脸温柔的笑看着丁小兰,语气里是满满的宠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兰儿,别任性了好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不是澜商夜,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要假扮他?”丁小兰后退了几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就是我啊,谁敢假扮我?小兰儿,你这是怎么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着‘澜商夜’又要伸手来牵她的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走开,别碰我。”丁小兰侧身躲开了他的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忽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从旁边蹿出来一个人影,一拳正要打在‘澜商夜’的另一边的脸上,但那个人的手被‘澜商夜’更快一步抓住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澜沧夜!你疯了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澜商夜’一脸怒容的看着那个男子,没有了刚才面对丁小兰时的温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澜商夜’没想到他也在这里,一把甩开了他的手,叫澜沧夜的男子像是有伤,脚底踉跄了一下,挡在了丁小兰身前,但声音依然低沉硬朗,他一字一字沉稳的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让你别碰她!你听不见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俩的事还轮不到你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哥让我保护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是我的未婚妻,你觉得我会伤害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她不要你的触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怒目而视!剑拔弩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子!太子!皇上急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侍卫打扮的男子走到 ‘澜商夜’耳边低语了几句, ‘澜商夜’留下了一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兰儿!我明日再来看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是那温柔致极的笑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完他和那个侍卫两人就转身离开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兰儿!你没事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人转过身一脸担心的看着丁小兰,看着那张脸熟悉的脸,丁小兰嘴里喃喃吐出三个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杨文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杨文哲是谁?小兰儿,我是沧夜哥哥啊!你到底怎么了?你身上为什么都是血迹?是不是伤到哪了?我让人请去太医,来人!快请太医!”澜沧夜大喊了一声,就见两个侍卫应声而去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三皇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沧夜哥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丁小兰看那张和杨文哲一模一样的脸,正着急查看自己有没受伤,她低头看见自己一身白色红点长裙,那红点应该就是血迹,带着浓浓的血腥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自己这样的打扮,丁小兰懵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哪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兰儿!小兰儿!你怎么了?小兰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阵眩晕感袭来。伴随着男子急促的喊声?丁小兰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兰儿!小兰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丁小兰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鼻尖充斥着淡淡的檀木香,丁小兰睁开眼晴,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头顶是粉色的纱幔,垂落的围幔随风摇曳,如梦如幻,还有精致的缕空雕花的梳妆台,柜子,窗棂,盖在身上柔软的被褥。这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令她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还是在现实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姐!您终于醒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传来,接着沙幔被撩起,一张稚嫩的小脸出现在眼前,看穿着像是个小丫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哪里?”丁小兰沙哑着声音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姐,这是皇宫啊!三皇子救您回来的,您不记得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丫鬟很有眼力劲,立马就端来了一杯茶水,递给丁小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润了润喉咙,丁小兰还想问些什么时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丁小兰!你跑这里来干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门口传来熟悉的冷冷的声音,抬头望去,澜商夜从门口大步流星走了进来,紧接着沁人的冰凉也迎面扑来,整个房间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很多,像是到了寒冬腊月一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旁边的小丫鬟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她缩了缩脖子,搓着自己的手臂:^!$&~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怎么突然间这么冷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澜…澜商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他那张冷硬古板的脸,丁小兰不确定的叫了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里不能待太久了,我们该出去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果然是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澜商夜走到床边拉住丁小兰的手腕一扯,另一只手往床上做了一个推的动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慢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丁小兰被他拉着就往外走了,手腕上的温度是冰的,所以丁小兰确定他才是真正的澜商夜!他走得很快很急,丁小兰有点跟不上,另一只手紧紧揪着他的衣袖,跌跌撞撞的跟着他往门外走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再不快点就出不去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澜商夜脚步没有停留,他只想着赶紧把这女人带出去,必须马上带出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丁小兰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看到床上居然还有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她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刚好走到门口,这时房门被打开了,跟杨文哲长得一模一样的澜沧夜走了进来,但是他却像没有看到门边的丁小兰和澜商夜一样,径直往里走去:“小兰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沧夜哥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甜美温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丁小兰已经被澜商夜拉着走出去很远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澜商夜!你慢点,我跟不上了。”就算是出去也不用这么着急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澜商夜停下来了,两秒,长臂迅速一抄,一个公主抱,把丁小兰抱在了怀里,继续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丁小兰猝不及防被他抱了个满怀,静静看着他的侧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跑到境忆中来了,死人生前残存的记忆,很危险,随时都有可能瓦解,如果我们继续待在这里,境忆一旦瓦解,我们就会消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澜商夜转性了吗?居然耐心的给她讲了那么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消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丁小兰收回目光,低下头,懊恼自己,居然看他的脸出了神,被他发现的话,指不定又要被他嘲笑刺一番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魂飞魄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澜商夜匆忙的脚步停顿了两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该死,是谁又进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管了,先送你出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片刻,他们就从境忆里回到了石室。两人迅速把手从石棺上移开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丁小兰意外竟发现牛成玉也在,而且看她一动不动的模样,似乎也进境忆里去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娘亲!娘亲!”一个红色的小身影带着一股子药草味扑进丁小兰的怀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主人!”小霸气的声音也在身旁响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怎么进来了?不是让你们在洞口守着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我们四个商量好要一起进来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丁小兰看不到的角度,小红狐用她那双大眼睛瞪着小霸天警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霸天脸色不变,眼底隐着一丝无奈,眼角微微抽了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明明是她撒泼打滚和牛成玉硬要进来,拦都拦不住,小霸天也只好跟着一起进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里面很危险的,为什么不听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丁小兰看着小红狐,不用问她也知道肯定是怀里这小丫头闹着要进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娘亲,你们进来这么久了,都没出去,成玉姐姐也很担心你,我们就进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红狐把小脸埋在丁小兰怀里,委屈巴巴的声音闷闷的传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姐!先别追究那些了,还是先想办法救成玉姐吧?”丁昊然在一边提醒丁小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去救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丁小兰把小红狐递给小霸天,就要去触摸那具棺椁。被一旁横伸出来的长臂拦住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准去!”澜商夜冷冷的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必须要去救她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丁小兰直视他,态度坚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要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澜昊瑟刚开口,就被澜商夜警告的眼神打断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准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兰,要不让我去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杨文哲看两人剑拔弩张的气势,想到里面或许很凶险,也不忍丁小兰再次进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也不准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澜商夜瞥了他一眼,语气更冷。那凌厉充满杀气的眼神,让杨文哲感到有些莫名其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我必须要去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丁小兰握紧拳头,实在不行,她不介意和他打一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姐,要不……”丁昊然想说,要不让他去,澜昊瑟拉了他一下打断他的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我就杀了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澜商夜微眯着眼危险的看着她。他的这句话狠狠敲进了很多人的心里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娘亲…爹爹…你们…能不能不吵架??”小红狐挂在小霸天的脖子上,红着眼看着两人委屈喏喏的开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没吵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同时收回目光,不约而同的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红狐看了一眼澜商夜,又看了一眼丁小兰,最后看着抱住自己的小霸天,小霸天朝她点了点头,给了她一个赞赏的眼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红狐才咧开嘴偷偷的笑了一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去!你们都在这里等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澜商夜冷冷的声音像一道惊雷一样,在大家耳边响起。丁小兰惊诧的看着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爹爹!你要小心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你乖乖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澜商夜看了她一眼。小红狐懂了:爹爹让她看好娘亲,不让娘亲进去境忆里面。她朝澜商夜点了点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嗯!我会乖乖等爹爹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澜商夜这次不是扶着那黑晶石棺,而是纵身一跃,跳进了那口棺材里,没影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丁小兰看着他身影消失的地方。那句小心留在心里默念。^!$&~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