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仙缘同归 > 正文
031 见陈婉漓?
作者:宫九陵  |  字数:3107  |  更新时间:2019-10-08 23:52:47 全文阅读

“看望我们?”路尘忍着笑意问道,“瑾王殿下怕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你若说这完颜瑾忧是为了公务而来也不是不可信,毕竟湮毒姬逼着他赶走他们这些灵山来的人,他也得做戏不是?但是路尘却更宁愿相信他是为陈婉漓来的,毕竟方才这瑾王殿下下意识地迫不及待要去找陈婉漓了啊……

  完颜瑾忧自然听得懂他的话,也不反对,“路兄可莫要打趣我,但是,为什么在这方圆大的院子,设了这样的阵法?”完颜瑾忧这可是真的疑惑。

  听到完颜瑾忧这么问,路尘倒是顿了一顿,为什么设这阵法?能直接说出来是为了防陈婉漓嘛?谁让陈婉漓不知道怎么被湮毒姬折磨了,竟然会使用灵力来探他们的消息,设置阵法着实是下下策,却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嗯……,自然有一定的道理,”路尘没想好怎样回答完颜瑾忧,只吞吐着说了句。

  完颜瑾忧自然也意识到路尘有些为难,能在他这儿为难的事,他自己也能想到有关陈婉漓,于是又认真了说,“路兄但说无妨,本王虽称不上大勇,但是这点胆气还是有的。”

  “倒也没什么不可说的,瑾王殿下本来也清楚,婉漓小姐身中蛊毒,虽然本来我们也防着,但是近日才发现,婉漓小姐的毒,却能操纵灵力,操纵灵力截获消息的手段,实在也是可怕,这些阵法,正是能防住灵力的阵法,”路尘耐心解释道,对于人家放在心尖尖上的人,路尘怎么能不耐心?

  完颜瑾忧这便懂了,防着婉漓的么,完颜瑾忧本来也是能猜到的,只是听到路尘说婉漓身中蛊毒时,心口还是抽痛了一瞬,身中蛊毒,如行尸走肉,但是完颜瑾忧却毫无办法,于是又问道,“那婉漓现在,可好些了?性命是否无忧?能不能恢复些意识?……”语气比刚才沉重了些,但是更多的,是迫切……

  路尘被他这一连串的问话给惊了一惊,这瑾王殿下,倒是也有不能自持的时候,他这些个问题,也无非就是问陈婉漓情况的,路尘便把陈婉漓的事给他说了一遍,“师父既然有了治愈婉漓小姐的办法,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婉漓小姐中这样烈性的蛊毒,又有了十年余的时间,虽病有药医,但是,却是急不来的,得看婉漓小姐自己恢复得如何了。”

  不同的体质恢复速度不同,而他的师父虽然这方面造诣甚高,但是解这样的毒,说到底也是第一次。

  完颜瑾忧吸了口气,尽量使自己看起来平静,拱手道,“这便,仰仗各位了。”

  “瑾王殿下过谦,这万毒门,湮毒姬,除掉他们,还是得仰仗瑾王殿下,朝廷若能够出一份力,必能事半功倍,”南柒若接过了完颜瑾忧的话,救陈婉漓虽然本来也是他们的本意,但是完颜瑾忧势力非凡,除掉万毒门,还必然得借助朝廷的力量,借此和完颜瑾忧合作,也必然是不错的选择。

  “这是自然,那万毒门作恶多端,如果可以,本王必定倾囊相助,”完颜瑾忧立刻便拱起了手,表了决心,那湮毒姬,他怕是想将她抽筋扒皮,都不为过。

  听到完颜瑾忧如此说,陆枫也点了点头,但是面色,还是严肃得紧,郑重地看向了完颜瑾忧,说道,“瑾王殿下,老夫有件事,实在困扰老夫多时,不知当不当讲?”

  “自然是当讲的,道人请讲,无甚大碍,”完颜瑾忧也恭敬回礼。

  陆枫捋了捋胡须,接着说道,“瑾王殿下既然如此说了,那老夫也便如实说了,老夫前几日,观天象,查百书,算得近日凡间,将有大难。”

  “是何大难?”完颜瑾忧有些吃惊。

  陆枫默了默,沉思了会儿,便又继续说道,“天机,参透却是不易,这大难,也是实实在在地复杂。老夫身处乡野,本来这宫中之事,老夫不当问,不当管,但是老夫还是要奉劝瑾王殿下一句,储君之位的斗争,殿下还需再慎重慎重,这并不简单,殿下还请做好万全的准备,也免得王室之争,祸害苍生啊,”陆枫说得意味深长,他正经时,也是没谁比得上呢。

  祸害苍生?!完颜瑾忧心中震撼,太子的心思确实不可怕,他也确实没深思如何把太子的情况控制在手中,只因为对于兄弟,他毕竟还想,念着那分情谊,不想攻于算计,至于让出了主动的地位,后来会发生什么,他只是想走一步算一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难不成自己真的会对付不了,引来祸害苍生这般糟糕的事?

  如此一说,他倒又不敢赌了,用辰国百姓的性命与安稳,去赌一份不确定会不会消失错过的兄弟情谊,这样的他,可真是不合格……

  完颜瑾忧思衬了片刻,心中也恍然有了答案,“多谢道人提点,本王定会,好好处理,不过,道人方才所说,这大难复杂,不知可否说说,复杂在何处?”

  “复杂,复杂啊,”陆枫皱了皱眉,捻了捻手指,随即说道,“天机之所以说是天机,恰是因为是上天认为的凡间的道理,罢了罢了,说多了倒是忘了天机不可泄,老夫真是脑糊涂了,瑾王殿下不愧于心,不愧于百姓,尽力而为即可,至于这大难,老夫还真是不能多说了,”陆枫笑着说道,这大难确实复杂,说了也未必有何好处,陆枫不禁想起自己先前算到的天机,失天神,灭皇子,血流成河,天地失色,陆枫也有些想不明白,凡间遭遇这样的大难,当真让人难以置信……

  在坐的人虽都忍不住好奇并担忧着这陆枫说的所为何事,但是听到陆枫这么说,也都不好问了,也只有完颜瑾忧知晓了些消息,沉重道,“小王明白了,定为天下苍生负责。”

  陆枫也点了点头,“王爷尽力便好,万事不可万全,莫要太折煞自己,”陆枫慰劝道。

  一行人又商讨了会儿近日怎样的安排,南柒若他们,对于完颜瑾忧,也算是信任了,完颜瑾忧的实力,以及人品,值得信任。

  到结束了完颜瑾忧方才反应过来,自己不是来看婉漓妹妹的嘛?方才投入了太深,对于婉漓,倒也没太急切,现在倒是迫切的不能行了。

  待所有人说完了后,完颜瑾忧才踌躇着对路尘开了口道,“路兄,婉漓房间的阵法,也可否打开一下?”方才他进来,确实是路尘打开的阵法,于是完颜瑾忧便直接找了路尘。

  看到他这想说不太敢说的扭捏模样,路尘便忍不住笑了出来,“瑾王爷,我怎么看到,这有些人,有些迫不及待了呢?”

  完颜瑾忧抑制着自己的急切以及对路尘打趣的无奈,但是额头间,还是忍不住多了几条黑线,说实话,完颜瑾忧也确实尴尬,于是只能盯着路尘看,这意思也分明是在说,“兄弟,你都知道我要干什么了还不答应是要折磨我么?”

  看到完颜瑾忧这吃瘪的模样,路尘却是更顺畅了,连憋带笑的好一会儿知道看到完颜瑾忧头上的黑线再也掩盖不住了,方才叫着完颜瑾忧去找陈婉漓了,“得了得了,我便帮你一把,你这意中人,自然得见,但是王爷也可莫要忘了她如今的身份,”怕完颜瑾忧情难自禁,路尘又忍不住提醒道。

  听到路尘答应了他,完颜瑾忧才卸掉了这满头的黑线,跟着路尘走了出去,做戏,他自然也是记着的。

  路尘打开了陈婉漓的阵法,完颜瑾忧也便进去了。

  陈婉漓在完颜瑾忧进来的瞬间,表情也瞬间由淡漠化作了纯真而惹人怜爱的模样,一双眼睛直直看向了路尘,满是高兴与期待,“大哥哥,你来看我了?”陈婉漓欢快问着。

  路尘脸色尬了一尬,这傀儡,也是有点儿烦人呢,路尘现在约摸能闻到酸味了都,看向完颜瑾忧时,果不其然,某人脸色,一团黑线,是极度隐忍着不悦了……

  路尘随即也把表情收了回去,若要做戏,他现在跟完颜瑾忧,本就该是不和的才对,这傀儡的这表现,也算是推波助澜了一把,这也不过一瞬,路尘心里便又想通了了新的主意。

  路尘走了过去摸了摸小陈婉漓的头,说道,“是啊小妹妹,这不,我今天还带了一个大哥哥来看你呢,”说完不忘往完颜瑾忧呆呆站着的地方望了一望,唇角那挑衅的笑意,还真是有些欠揍!

  完颜瑾忧不傻,自然意识到了路尘这是在挑衅他,竟然敢随意摸他的碗漓的头,还真是,可恶的不像话!完颜瑾忧自然也不甘示弱,走了过去,状似无意地拍下路尘的手,蹲下来和陈婉漓说话,摸了摸她的头道,“是啊,小妹妹,今天大哥哥也来看你了呢,上次哥哥说要带你走呢,可还记得?”完颜瑾忧笑着问。

  小姑娘眼睛眨了眨,这才回答,“记得,记得,大哥哥叫,瑾哥哥嘛?”小女孩问道。

  完颜瑾忧心口颤了一瞬,即使如今的婉漓是个傀儡又怎样?听到小时候的婉漓曾叫过的瑾哥哥时,不也还是会心尖抽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