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白色棉花糖 > 正文
第九章 爸爸出车祸1
作者:苗条的猪  |  字数:3167  |  更新时间:2019-08-20 08:23:03 全文阅读

在上次的事情过后,在老师的批评下,我的同学已经不在欺负我了。虽然看我的眼神也是躲躲闪闪的,但也会找我一起玩了。

是非对错也许不过是人家的一时兴起,有时候却是别人一生的阴影。

在同一片天空的另一边,我的父亲正在为未来生活奔波。

“三哥,你今年还不回家啊?”我爸爸的朋友问着正在翻地的父亲。我父亲的朋友都叫我爸三哥,也不管是不是真的他年龄要大一些。

“今年要回去,快三年没有回去了。也是时候回去看看我家乖乖了。”我爸爸看了看远方回答着他朋友。

“也该回去看看了,走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明天再做一天今年也差不多要收工了。快下雪了”他朋友放下手中的工具,坐在地上拿了一根烟对我爸说道。

我爸点了点头,接过红梅香烟抽了起来。

我爸以前不抽烟的,我妈走了以后,每次闲暇之余就会抽一支,他说不抽烟想一个人会很苦的,抽一支嘴里有点味道。

随着烟雾的飘散,我爸也慢慢陷入了沉思。

他这三年也不是不能回来,也不是不想回来。他是不知道怎么面对我的外婆,觉得对不起她。是不敢回来。

本来打算今年也不回去过年的,可是就在一个月前收到我爷爷写来的信,信中说:

老三,事情已经发生很多年了,你逃避责任的代价不能是让你女儿的成长没有母亲也没有父亲的陪伴。

你不只是一个儿子,也不止是别人的女婿,更是一个父亲。别用你的懦弱推卸你的责任,一个孩子的成长,不止需要金钱,还需要爱。……

我爷爷还写了很多,我爸也跟我说了很多,我记住的却只有这么一点点。

“走了,不然等哈还要抹黑回去。”一支烟抽烟,我爸的朋友提醒他道。

这天,新疆的天气依然很干燥,沙尘随着摩托车飞转的轮子飞扬在空中。

麻色的天空中,没有一颗星辰,虽然空气中干燥的有些令人烦躁,但是那夜空中却是乌云笼罩一般。干燥的秋风,在黑夜来临之际,呜…呜…呜…的刮着,刮过我父亲那红渴的脸庞,他不惊打了一个冷颤。

对身后的朋友道:“今天晚上的风还挺冷的,白天还四十多度。”

他朋友笑笑说:“你有不是才知道这边的天气,中午能把人煮熟了,晚上还能把人冻死。”

我爸笑着没有回答他的话,继续开着车。心想:当初怎么会到这么个地方来?来了之后都是出了什么些事?哎…

“三哥,小心,车…车…快让开…啊!”他朋友惊恐的喊着。

我爸说他当时什么都不知道了,也不知道那车怎么就突然出现了,他只感觉脸上流下黏糊糊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不是血,已经看不清颜色了。他以为是脑袋里面的水。

也不觉得有哪里痛,就是不能动弹了,也挣不开眼睛。手也抬不起来,想擦一下脸也不行。

人生可能就是这样,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有可能不该你去做的事情,上天都会想尽一切办法阻止你。

都说因果循环,我觉得是我上辈子做了许多的坏事,才会在这一世受到一些伤害来偿还。

可是这些伤害也害苦了我身边的人,让我又欠下不能偿还的人情。

我爸爸朋友被甩了出去,在平坦的沙漠上只受了一些擦伤,我爸是内脏出血,还有脑震荡,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还需要人照顾。

他朋友写了信给我爷爷,一个月后我们家才收到信息。

信上说我爸出了很严重的车祸,人还没有醒,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来。叫一个人出去照顾他。

收到信的那天晚上,我奶奶就把所有的钱给了我爷爷,让他带在身上,怕医院用的地方多。

那天晚上,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奶奶红着眼眶抱了我好一会儿。我拍了拍她的背,说不要伤心,有我陪着她,我要做她的棉花糖,让她每天都甜甜的。

第二天爷爷背着包就走了,那时候我以为爷爷是要出去工作,要很久才会回家,根本不知道我爸爸出车祸了。

而我以为我奶奶是舍不得我爷爷出远门才会红了眼眶。

送走了爷爷,奶奶牵着我的手,走在拥挤的人群中,明明到搭车回家的地方不是很远,我们却走了很久。

奶奶就像没了主心骨,魂被带走了一般。回到家中,本以为会温暖一些,却是世间最难参透是人心。

“哟,妈,你可不要那么偏心,胳膊肘往外拐啊,你可要知道三哥和你是分了家的,你跟我们才是一家的,我可不想白养个白眼狼。”小娘双手抱在胸前对我奶奶说道。

“慧慧,当着孩子不要说这些,手心手背都是肉,乖乖的爸爸每年也拿了她的生活费回来的也没让你白养,再说了我现在不是还能干活吗?我种着给她吃,也不会费你什么东西,以后就不要在孩子面前说些难听的话。”奶奶牵着我就要往屋里走去。

小娘一把拉过我,我一没站稳摔在了地上,就听到小娘说:“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还会在我面前做戏了。两岁不到就克死了你的妈。八岁不知道有没有克死你爸?怎么现在又要冤枉我欺负你了?还不爬起来?你个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

又回过头对我奶奶说:“现在她爸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你还要带个拖油瓶,留着这个扫把星?”

“啪”清脆的响声,我向奶奶望去,看见奶奶的手掌划过小娘的脸说到:“你说的什么混账话?她吃过你什么?不是我和你爹养着的?别说她了,你这么个人也是我养着的?你嫁到我家来,好吃好喝哄着你?你就是来挑是非的?”

“妈,你敢打我?你以后老了还不得我们养着,你和他们是分家了,你跟着我们的。以前还好说,她爸人不在钱在,现在你把钱都给她爸带出去了,爹也去照顾他了。现在不为我们着想,倒是先帮你那分出去的儿子了?你现在不为我们着想,以后也别指望我们给你养老。她身边最亲的人一个个接着出事,不是扫把星是什么?依我看就应该将她送给别人养。”小娘捂着脸对我奶奶吼道。

奶奶牵起地上吓哭了的我说到:“乖乖,别哭,别听你小娘,乖乖是奶奶的棉花糖,不能哭,哭了就会化掉,到时候就不好看了。”

又转身对我小娘说道:“我打你怎么了?我是替你父母教训你,免得以后出去得罪不该得罪的人。慧慧,你嫁到我家来六年了,还没有一儿半女,你还是留点口德吧。等小峰回来,我们也把家也分一分,免得我这老太婆亏待了你们,我现在不求你们给吃,将来也不需要你给。至于我的儿子给不给我养老,只要他不怕报应也可以不管我,我倒要看看没有你们会不会饿死两个来摆起?”奶奶说完就拉着我进屋了。

在那之后,奶奶病了一个星期,每天都只有我煮得有一点糊味的稀饭给她吃。第八天,她的病还没有好,就起床给我煮饭,说是我陪她吃了一个星期稀饭都瘦了。

半个月之后小叔从务工的地方回来,在小娘的挑唆下,奶奶与小叔也分了家。

我和奶奶搬进了摇摇欲坠的老房子,感觉旁边的牛棚都要比这个房子牢固。奶奶安慰着我说,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总比什么都没有好,等我爸爸回来就给我修个大房子。

我笑着向奶奶点了点头说道:“奶奶,有你在,我住那里都可以。”

想想那个时候的自己还真是自私,怕奶奶会丢下我,才会说有她在就好了。可是那么小小我真的是觉得有她就好了,别的什么都没想过。

看着墙上已经掉落的白色石灰,里面露出褐色的泥土给人一种破败的感觉。

还有那土墙上原本是白色的蜘蛛网,已经变成了灰色;那灰色的青瓦长满了青苔,那潮湿的房梁已经变成了黑色,偶尔还会有水滴滴落的声音。

这个房子是之前我爸住的房子,因为差不多十年没有修捡过,看起来很是荒凉。

我们把东西放好,其实东西也不多,就是拿了两床被子,还有几个碗筷。我们就开始打扫,把已经长了这小草的厨房收拾了出来。奶奶揭开木盖子,一口锈迹斑斑的铁锅出现在下面,奶奶高兴对我说道,还好这个锅还能用,今天就能自己做饭吃。

她将大祸端了起来,拿到屋檐边上,她用丝瓜网一遍又一遍的刷着已经看不见黑灰色的锅,倒了一遍又一遍的黄色铁锈水。在两个小时后这口锅有了原来的颜色,只是我感觉它变薄了好多,不知道会不会一碰就漏洞了。

锅洗好过后,又用刷把收拾了一下炤台。角落里堆放柴火的地方,是腐烂成一堆烂泥的树叶。

奶奶用撮箕装了六撮箕出去,至于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可能是因为记忆力好吧。最后就是铺床了,以前的木床已经不能用了,把原来在小叔家睡的那个床给小娘商量买了过来。

我和奶奶在上面铺上了新的稻草最后把帷幔换了上去。感觉收拾一番的破地方也有了一点点家的感觉了。

如果说我那时候觉得最怕的事情什么?那就是怕真如我小娘所说的,我会给身边的人带来不幸,我是一个扫把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