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穿越成辣鸡人设女主
作者:雪寂冬深  |  字数:3352  |  更新时间:2019-12-15 17:18:44 全文阅读

“我天——”

一盆冷水从花辞树头顶浇下去,寒冷彻骨,将她从昏迷中彻底惊醒!

花辞树瞪大双眼,怒火中烧,开口就是破骂:“他妈的谁用冰水泼我!”

旋即,耳畔传来嚣张至极的讥讽,大笑不止。

花辞树扭头望去,一个穿着粉色华服的少女趾高气昂的勾着唇打量着她,一身好颜色,独独那双眼睛犹如毒蛇,让人不寒而栗。

“醒了?睡得跟个死猪一样!”花寻梦鼻尖冷哼,眼神轻蔑,说话间已经慢悠悠的坐下了。

花辞树猛地爬起来,身上湿透了,这冬日彻骨,她简直要冻成冰了!

“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花辞树来不及生气,四周陌生的环境让她心头凉意更深!

她只记得自己去参观博物馆,聚精会神望着那传说中的九根龙骨,忽然一阵天摇地动,紧接着她就毫无悬念的晕倒了。

“二傻子,这里是花将军府,怎么?想装失忆啊?这招早就过时了!爹爹不会信你的!”花寻梦又是一脸得意,旋即嫌弃的打量着眼前穿着粗布衣裳的人,鼻尖冷哼。

“阿嚏——”花辞树算是彻底感冒了,脑袋一片浆糊,这是在演戏?

我不是应该在医院吗?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

花辞树真心慌了,不住的打量着四周,古香古色的,还有标配的两个讨人厌!

在拍戏?

那抓她来干嘛?她又不是群演!

“你们导演在哪?我不管你们在拍什么戏!我告诉你,今天我被你们这冷水泼感冒了,必须赔医药费!否则我跟你们没完!什么垃圾导演!”花辞树忍不住哆嗦,心里寒噤,多希望这两个人能给她一个满意的回答!

“什么导演?你在胡说八道什么?”花寻梦有些慌了,这一盆冷水真把这傻子弄成智障了?怎么说起糊涂话了?

“翠柳!过来!”花寻梦不安的起身,贼眉鼠眼扫了一眼花辞树,轻声问:“快去问问大姐,爹爹今日何时回来?”

“是。”翠柳下去了。

“喂——你去哪里!我说了,把你们导演叫过来你听到没!”花辞树迅速冲过去,拽住翠柳,不依不饶。

“你这个傻子!放开我!”翠柳狠狠一推,花辞树脑袋碰的一声撞在桌角,额前撞出个大口子来,脑袋顿时一片昏沉!

“狗东西——竟敢……”花辞树话音未落便彻底晕过去了!

“完了!她不会死了吧!快去叫大夫!”花寻梦自知玩过头了,吓得一溜烟跑了。

此时花辞树脑袋里断断续续闯入大量记忆,一张张脸如鬼魅一般映入她脑海。

卑贱庶女?

恶毒嫡妹,冰山嫡姐?

冷面阴毒的右丞相还是她指腹为婚的对象?

花辞树在心里不断谩骂,这都是什么鬼剧情设定!灰姑娘的故事吗?那白马王子怎么变成了恶毒心肠的丞相!

正想着,眼睛还睁不开,宿主前世的记忆不断刺激着花辞树。

她一边接受着一切,一边心慌不已,自己竟然穿越了!

可为什么宿主要这么不争气!还连累自己一来就被恶毒嫡妹欺负!

不一会儿,来了两个老嬷嬷,看着花辞树昏厥,又是一盆冷水浇过去。

“妈呀——”花辞树第二次被冷水浇醒,恨意猛地窜上心头!

一双寒眉冷目盯着两个老嬷嬷,记忆告诉她,这就是三小姐花寻梦的母亲带来的陪嫁丫鬟,也是将她娘亲活活逼死的两个老嬷嬷!

“老贱妇!”花辞树哪里忍得了这个气,一个回旋踢就将花嬷嬷踢飞在墙上,砸在地上时还嘴角带血。

这一盆冷水能冻死她这个花季少女!还好她从小练习武艺,一身好功夫,身子骨硬朗,不然怎么禁得起她们折腾!

面对花辞树忽然的反抗,所有人震惊不已。

花寻梦气不过,扬起手就要打下去,嘴里怒气冲冲骂道:“你不是废人吗!怎么会有如此武功!”

花辞树眸光骤冷,抬脚狠狠踩在她天灵盖上,花寻梦当即昏厥,脑门上多了一个湿漉漉的脚印。

“三小姐!快来人!三小姐出事了!”徐嬷嬷跪倒在地,将翻着白眼的花寻梦搂在怀里。

哭天抢地喊着:“三小姐你可别有什么闪失啊!否则老身怎么对得起仙逝的主母啊!”

花辞树摸了摸额头,冰冷的血液涂满整个手心,她不由得一阵吃痛,扭头就要出这间屋子。

“站住!”徐嬷嬷厉声斥责,旋即大骂:“你这个荡妇生出来的小荡妇!打了三小姐就想跑?将军一会儿就回府了!看他怎么收拾你!”

“叼奴!竟敢这么骂我!”花辞树心头也是恨意满满,无数被欺凌的画面都闯入她脑海,眼前这个老太婆简直堪比还珠格格里面的容嬷嬷!

“我再不堪也是将军府的二小姐!轮不到你来教训!”花辞树又狠狠给了她一脚,旋即愤然离去。

凭着记忆,她回到了破败荒凉的葳蕤阁。

刚推开门就是阴森森的寒气逼人,陈旧的家具,简陋的陈设,狭小的空间,简直比电视剧里的柴房还要不如!

“难道这是我的上辈子吗?我这是造了什么孽?”花辞树捏着鼻子坐下,房间里一碗剩饭馊了,味道飘散到处都是。

她也叫花辞树,所以就穿越到同名同姓的花辞树身上来了?

花辞树找出纱布来给额头做了简单包扎,想着宿主竟然被高烧活活烧死!心里一顿怒火,回忆里这群贱人没少拿冷水泼她!

“这可是冬日……”花辞树忍不住眼角泛起泪花,在古代,一个庶出的私生女就这么不受待见,就活该被人欺凌?

那现在穿越过来了,该怎么活?

花辞树脑海里浮现无数穿越小说的情节,无非就是重生女主吊打嫡姐,或者庶姐,遇到屌炸天的男主,最后凭借美貌才华嫁给男主,最后走上人生巅峰。

“不!我才不要学着小说里那套,待在府里和这些个嫡女逞凶斗狠!我要逃出去!反正也只是庶女,就算跑了也没人会在意的!”花辞树冷哼一声,又一个喷嚏,鼻子顿时堵塞。

实际上她也清楚,自己是在没小说里的女主有聪明的脑子,各种心计,也没有倾城绝色。她只是一个心地纯良,向往美好生活,坚韧不屈的小女子!

一张脸只能说挺美丽,但是绝不是小说里那种倾城绝色,让男人一见钟情的。

花辞树叹息一声,对着破碎的铜镜打量着那张脸,捏了捏,这小脸被寒风各种吹,都成什么样子了!别说美丽,就是光滑也做不到!这过的都是什么鬼日子!

花辞树心烦的起身,换了一身干净衣服,抬脚往厨房那边走去,想着去切点黄瓜片敷敷脸。

可就是那么不凑巧,刚出门没两步就遇到一群来势汹汹的仆人,个个凶神恶煞,刀枪棍棒拿在手里。

花辞树狠狠皱眉头,这是要打死她?

带头来的是徐嬷嬷,此刻顶着一张抹着厚厚的白墙粉的脸来,因风霜在脸上留下沟壑,此时看上去像脸上抹了驴蛋儿粪一样。

这画面,简直像极了老来俏的老妖怪!恶心!

徐嬷嬷张嘴就是:“三小姐有令,给我把这个不知廉耻的下贱东西抓起来!”

一声令下,家奴都冲向花辞树,可花辞树终究是从小精通武艺的练家子,没几下便轻松将他们打趴了。

一群人躺在地上哎哟哟的叫着,花辞树却是连白眼都懒得翻,直接往厨房那边走去。

可刚转身就撞见一道冷峻的身影,魁梧健硕的身子,一身朝服还来不及换下。眉头锁得极深,八字胡微微收拢,不怒自威。

花辞树被父亲的威严吓得抖了抖身子,可随后她告诉自己,这人就是个后爹!对自己女儿一点不关心,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断绝关系!

于是花辞树选择无视花将军,径直从他身边走过去。

结果可想而知,这可是花将军,一把就将花辞树拽住,让她动弹不得。

“你放开我!”花辞树警觉起来,使出浑身解数也没能逃脱那有力的手掌。

而眼前的父亲,是那般威严,犹如高山,可这高山,从来就不是花辞树的靠山。

花辞树挣脱不得,便放弃了挣扎,厉声责问:“你凭什么抓我?有什么资格抓我!”

花将军眼底闪过一丝欣喜,转瞬即逝,又是冰冷的一句话袭来:“你终于肯与我说话了,十五年了。”

花辞树又是一怔,这才想起来,原来自花辞树的娘亲死去后,花辞树这小可怜便再也没和父亲说过话。

三岁的孩子,却也懂得什么是恨,也懂得若不是眼前的负心男人,她的娘亲绝不会撒手人寰。

花辞树叹息一声,旋即冷眸对视过去,冷冷道:“是啊,不和你这个爹说话,就过了十五年猪狗不如的生活。和你这个爹说话,讨你欢心,才能过得顺风顺水!”

花将军被她的话堵住心,一时间心口闷得慌。

看向她那张脸的时候,又说道:“我是你爹!这是你说话的态度吗!”

花辞树最恨这样自大狂妄的男人!可古代这样的人比比皆是!

“你可以不是我爹,你可以不认我这个女儿。反正我也只是个私生女,不如你我今天断绝父女关系,我离开将军府。从今往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花辞树说得义正言辞,干净利落,气势磅礴。

花将军顿时愣住了,这还是那个怯弱的花辞树?被欺凌了十五年,还能有这样的脾气和激烈?

“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我们击掌为盟,立字为据,从今往后我花辞树跟你花将军府半点关系也无!”

花辞树从愣神的花将军手中逃脱,随后拽起那粗糙的大手,狠狠拍过去。

啪——

花辞树笑得开怀,欣喜的看着花将军说道:“不许反悔!”

花将军登时又惊又怒,怒斥:“胡闹!我是你爹!永远都是你爹!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踏出这将军府半步!”

这话彻底激怒花辞树,这什么破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