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从天而降
作者:禾槿  |  字数:2344  |  更新时间:2019-09-03 20:05:19 全文阅读

陈国二十八年 京城

“四哥,你在吗?”

没有人出声。

两人顺着走廊走到书房门口,眯起眼睛,书房里只点了一盏灯,风从窗户吹进来,摇摇晃晃地扯开光线,让整个书房又暗了不少。一阵墨香浸着七月湿热的空气扑面而来,薄昭言笑了笑。

“又在看书啊,你说你,这些书你都看多少遍了,你不嫌乏味啊?”

两人在往里走去,直到墨香更重,还是没有人说话,两人心不由慌了一下。

迟疑着开口:“四……哥,你没事吧,别吓我俩?”

“有事?”。终于,有清冽的声音传来,两人浮着的心安定了下来。

薄昭言往前几步,他伸出手,拍了拍几下薄昭浔的肩膀。

薄昭浔瞪了瞪在肩膀上的手。

薄昭言手被瞪得僵在半空中,见那吃人的眼神,冷冷的,脸异常的瘦,让瞳孔更显得大,配上昏暗的环境,让人慎得慌,他赶忙收了手,尴尬的笑道。

“咳咳”

“四哥,你说你多出去走走,游山玩水,指不定,新鲜的空气,艳丽的花朵,连绵起伏的山峦,异域的风采,就让你病情有所好转呢,你这样一天天的不是在书房看书,就是药房里专研药材,没病也能闷出病来,你说说是不是五哥?。”

皇帝一共有九个儿子,此时说话的是薄昭浔的七弟薄昭言,生性单纯,开朗活泼,直言坦率,是皇子中难得的性格。

“四哥,身体近来可有好转?”薄昭恒是薄昭浔的五弟,只比薄昭浔小几个月。相比起薄昭言而言,他给人的感觉就是沉稳,给人威严感,很有做大事的风范。

提到身体的事情,薄昭浔明显不想同他们两多说,虽没有漏出情绪,可若细看,眼眸里黯淡无光。

薄昭浔自从出生以后,就天资聪明,各方面都比其他皇子要略胜一筹,可能上帝嫉妒,为他开了一扇窗却帮他关了一扇门,还死死钉上了钉子。

薄昭浔在五岁时,就普通伤风感冒引起一场大病后,就一直身体羸弱,日渐消瘦,好在他仍然才华横溢,才压群子,七岁时,他母妃去世后,有皇帝庇佑,明里才没有人敢刁难。

起初几年,皇帝耗费兵力为他寻医问药,可几年下来,不见有任何好转,太医们毫无办法,寻医启示前来医治的神医,郎中,均无他法。

爱妃们常吹枕头风,叵测之臣揣度一二,皇帝就不来了了之了,颇有让薄昭浔自生自灭之感。

曾有大师预言,薄昭浔21岁时有一大劫,至于怎么破这劫,只说了句“天机不可泄露。”

诊治过薄昭浔的神医,对他病情也毫无办法,找不到病原,怕怪罪下来,就借大师的预言做据,断言其活不过21岁。

众人借此均认为大师说的大劫,就是他的病。

就这样,薄昭浔待人越来越冷漠,也越来越让人难以靠近,朋友也特别少,心里有事也自己闷着。

今年正好是薄昭浔21岁,两人是寝食难安,时隔几日就来薄昭浔府上造访。

薄昭浔未出声答应薄昭恒,只是摇了摇头,伤感的话题最容易感染环境,现书房内一下子就陷入安静,气氛微微悲伤带着压抑。

突然, “嘭”一声巨响,把薄昭言都吓得差点跳起来。

也正好打破沉闷的气氛。

窗外一个急促的脚步声渐进,推门而入,俯身说道。:

“王爷,有一女子掉入水池里”

“哦?”

“本王知道了”

四人当即轻移莲步,先至桂花阁,在到到荷花池。

入眼是一片残败,惨不忍睹,此前池塘里栽满了荷花,风拂过时,荷叶依依,荷花香扑鼻。

现在荷花被砸落漂在水面上,大片的荷叶也被打得残缺,池里,一个女人在水池里上下浮动,拍打着水面,水花四溅。

“王爷,青一去……”青一还没有说完,薄昭浔就已经飞身向那个女人去。

“四哥!”薄昭言担心薄昭浔的身体运功会有什么事,对他的行为大惊失色。

鹿屿溪由于从高处掉下来,即使掉进了水里,对头部的冲击,仍然很大,又在池里挣扎了一会,力气早已耗尽,意识也在涣散,鹿屿溪在完全失去意识之前,从眼缝里,看见一个气质与外貌俱佳的男子朝自己飞过来,此时在鹿屿溪眼里,薄昭浔就好似驾着七彩祥云来救她,在薄昭浔搂上鹿屿溪的腰时,鹿屿溪前所未有的安心,任由眼睛闭上。

薄昭浔已经飞至鹿屿溪的跟前了,才意识到一个问题,他为什么要亲自来救这个素未谋面的女人。

她给他的感觉就是很眼熟,就像认识了很多很多年的朋友,他不记得他是在哪见过他,或者说前半生他根本没见过她,思索半秒,没有找到答案,他也不是那种一味的做事需要理由的人,也就作罢,最终薄昭浔把他莫名其妙的行为归结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搂上鹿屿溪的腰时,薄昭浔看清了鹿屿溪精致的小脸,沉寂已久的心竟因这女人,砰砰跳起来。薄昭浔怕大家发现他的异样,背对着众人,低骂到。

“祸水”

要回岸上时,薄昭浔皱了皱眉,很不满她的裙子。

“不知羞耻”

当即脱下衣服,把她裹得严严实实了,才满意的抱回岸上。

其实鹿屿溪的裙子不短啦,就膝盖上一点而已,不过在这古人眼里,那就是非常暴露了。

水池边上的人看得目瞪口呆,王爷,这好端端的女孩子,都快被你包成粽子了。

“青一,你们王爷什么时候找了漂亮的王妃了”最为惊讶是薄昭言,看薄昭浔这么难得霸道又温柔的样子,肯定是他什么人。

青一 “……”

“属下不知”

“四哥,原来你喜欢这种类型的,这是四嫂吧?真好看”

“……”薄昭言就像小鸟一样叽叽喳喳,薄昭言有点头疼的加快脚步。

见薄昭浔不回答,薄昭言不死心的跟上继续问,一路没有得到答案,他一路不死心。

“哎,四哥什么时候找了四嫂都不说一声,作为兄弟,这很不厚道啊”

“四哥,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

薄昭浔实在不想听他叨叨了,。回头甩给薄昭言一个“闭嘴”的眼神。

薄昭言可是个话痨,更何况,禁欲系四哥,抱了个女人,这就更想问了,可是薄昭言还是很害怕他四哥的,虽然他四哥身体不好,但是打起他来,还是毫不含糊的,所以只能乖乖闭上嘴。

从水里上来后,薄昭浔没让别人抱鹿屿溪,一直自己抱着,朝自己住的院子走去。

薄昭浔知道大家现在肯定都有很多疑问,对自己会抱一个女子的事情很惊讶,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更何况他不是在意他人看法之人。

薄昭浔也不知道为什么把她抱到自己卧室,就是止不住自己的脚。他以为这可能是习惯了走这条路。

很久以后,他才知道,他对她莫名其妙很久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