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农家小毒妃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判断
作者:木有荷  |  字数:2068  |  更新时间:2019-10-17 22:58:06 全文阅读

正当沈澜月的合作社进行得如火如荼时,有些人却无法安生坐卧不宁。

牛威正从合作社的小屋子里走出来,撞见了恰好一步步走来送饭的沈澜月,两人打了一个照面互道了一声问候,却是各自回头各走各路。

多心的人便会生出了旁的念想,比如沈澜月一进门就问赵武,“牛威近日进场往合作社走动,他不需要劳作,不需要养家糊口吗?”

言下之意,难道牛威就是凭借嘴巴子营生的吗?这样的人在乡下地方也实属难得,何况那人满眼都是打算,一瞧就让人浑身不舒服。

虽然沈澜月没将话说出,还是被赵武一眼就看懂,“你想说牛威是不是那个人?”

沈澜月微微点头,将午饭从食盒里一一拿出,也不急着问,笑着说,“想来村民惦记月钱的时候还没到,我也没将账本带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需要打量什么,这些话倒是直接跟我说就好了,去叨扰了你,反倒让我心里不舒服。”

听了这番话,赵武心里更是愧疚,即不愿意自家夫人心里老惦记事,又不想自己让夫人操心,于是径直道,“牛威确实很可疑!”

沈澜月眉头一皱,四目紧对时已然想到了一处。

“牛威旁敲侧击的跟我问六爷最近活为什么干的勤快,我什么都回答他,只说了是人家六爷最近手头紧。”

两人默契含笑,悠悠的给彼此剩饭夹菜,相敬如宾恩爱有加。

只是沈澜月的脸上始终挂着忧愁,赵武看在眼里,担忧也爬上心头,“你是在担心如果说被那个卧底打听到我们的办法,会让合作社更加难进行下去,现在建造的可又要毁于一旦。”

沈澜月点头,细声问,“牛威还打听什么了吗?”

“仅仅是聊了些合作社里村民们活儿干的怎么样。”

赵武摇头,很是认真的回答。

只是赵武给出的结论却让沈澜月更加疑心,“如果真的是他,那只能说明牛威的心机很深,深到让一般人根本就觉察不到。”

略做停顿,沈澜月更加坚定,“就好像之前咱们的合作社被人不声不响就复制到自己村里,然后红红火火的大大操办起来,这难道不是本事。”

赵武同是沉思,本心却一片澄明,“你还是觉得牛威有问题?不如咱们想个办法。”

有道是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两人目光再一对上,心思就保持了绝对的一致。

略微商讨后便已做出了决定,赵武先道,“既然牛威着急了,想要试探咱们的底细,不如就将之前计划的透露一部分出去,看看隔壁村有什么动作。”

沈澜月点头后再做补充,“不但如此,还要告诉村民们不要讨论现在得到的工钱,无论是不是咱们的人,劳动成果大家都看得见,最后能得到手的工钱大家心里也应该有数。”

由此,赵武也能理解,“所以大家伙能拿多少心里都应该有数,再去数就不厚道了。”

这边的厚道更显示出隔壁村有多不厚道。

因为竞争的愈发激烈,牛威想要得到的越多,眼下患得患失后对村民的要求就越发严格。

“如果你们每天都多耕一点儿地,就能多得一分钱,我写的白纸黑字虽然都在,但最后一条上面也写明了,如果不听从合作社社长的话,所有的前提条件全部作废。”

话最终传又由五爷传回到了沈澜月面前,同样的场景,同样的姿势,这回换成了五爷求着赵武夫妻二人要他回到自己的合作社继续工作。

沈澜月微微抬着笑脸,一点儿也没显示出鄙夷,倒是很和蔼的问,“看得出来隔壁村的合作社进行这项计划,并不是真的为村民好,我们也挺担忧大家的,如果你们凭借自己的劳动无法得到应又的报酬,这,不值得。”

正是因为最后的不值得三个字,让五爷死心塌地的在此回到了自己家的合作社中,不但如此,还将具体缘由说得更加深入。

“不像咱们合作社,按照劳动成果,努力做事,最后一定能够得到收成,咱们劳动人民想的不就是这些么!”

擦了一把泪又继续道,“可是他们倒好,不但不给工钱了,还将原来分摊出来的钱以及土地都一点点扣掉了,这还让咱们这些老百姓怎么活?”

沈澜月还真没想到隔壁村的合作社如此的伤心病狂,为了多剥削一分劳动力,竟然做出资本阶级才有的剥削举动。

待五爷离开后,沈澜月不禁感慨,“看来这个牛威还真有两把刷子!”

由此,赵武就更加不解了,“首先咱们还不能做出定论隔壁村合作社的老大就是牛威吧!”

沈澜月瞥了眼一心澄明的赵武,心里是又惜又恼,“你看不透,不代表我猜测不到这个人背后的行为意图。”

虽然说赵武对沈澜月的很多话并不是很能理解,但是他能猜测大半,闷了片刻才问,“话说,五爷是怎么知道我们分配给六爷的活的?难不成这件事还是被牛威探听到了。”

沈澜月倒不是很惊异,正是因为有五爷这样的人存在,反倒给她故意制造的误会添加了不少真实性。

“如果说没有六爷的欢实乐趣,五爷又怎么会气急败坏,又怎么会回来给我们带来惊喜?”沈澜月悠悠道。

只是摆在现实面前就是所有计划都被人一一看透,可最后沈澜月仍旧很开心,这让赵武越发不能理解。

“难道这是一个计中计?你是故意让六爷接收到这个神秘任务,然后制造了所有氛围,就是为了引牛威上钩?”

赵武提出疑问的时候还是禁不住的挠了挠脑袋。

见沈澜月点头后,赵武却更是想不通,“但隔壁村知道了我们的计划,更牛威就是那个卧底根本不是一回事呀!”

话说到关键处时,沈澜月更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款款一笑道,“如果牛威之前没有刻意来合作社探听我们的打算,我还不能断定是谁,现在,八九不离十!”

最后沈澜月用的是一个肯定句,每每见到夫人如此自信的笑脸,赵武没来由就心暖了起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