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红颜劫:双世痴恋 > 三、今生爱恨
29、重遇小云,杜思涛一见娘娘误终生
作者:风意云何  |  字数:3197  |  更新时间:2019-09-11 20:31:24 全文阅读

“哥,你看那边有个女的,这天气还在那里玩水,还是想不开想要自杀啊?”杜思云拉住哥哥杜思涛。

“快回家啦,台风快登陆了。”杜思涛不以为然的望了一眼,“不好,快涨潮了,这女人还在那玩水。”

杜思涛扔下手中的花桶,脱下外套,跑向岳菲,一边跑一边喊,“喂,快跑回来,要涨潮了。”

岳菲依然在等着一个又一个的浪花打过来,打在她小腿上,不对,怎么海水越来越高了,她脚下一滑,整个人被卷进海里。

猛呛了几口水,使劲想要站起来,却怎么也站不起来,她的脚踩不到沙滩了,她慌张的双手扑腾着。

一双强有力的手臂抓住了她,她突然想起了前世宫墙里突然伸出陆天的手,陆天又来了?

她使劲推开,挣扎着挣脱,她抓向陆天的脸、脖子,不行,不能落在陆天手里,他又要侵害她,今天台风天,海边人少,她就算是喊救命也没人救得了她。

这个恶毒的陆天,她宁可被淹死都不落在陆天手上。

她用手推、用脚踹,她被抓起来浮上水面。她呼吸了几口空气,缓一缓,她猛的狠狠的挠了一把陆天,恶狠狠的咒骂,恶毒小人陆天,你死了侵害我的心吧,我宁可死在这大海里。

她摔开陆天还抓着她的手臂,转身一头扎向大海。

“我靠,谁是陆天,你这疯女人。你要死也别这么使劲挠我啊。”杜思涛无语得想屎。可是一个活生生的女人在他眼前,寻屎寻活,他不能见屎不救。他上去一把扯住岳菲,她还是使劲挣脱,杜思涛真想一拳把她打晕,再把她拖上来,他脖子上、手臂上全是她挠出来的血痕。

终于,她累了,挣扎不动了,她几乎晕厥,被杜思涛拖上沙摊。杜思涛也累得趴在沙滩上喘成只狗。

杜思云急忙扶起她,她半眯着眼,一个漂亮精灵小姑娘脸映入眼帘,“小云?”

“娘娘?!”杜思云大声惊呼,“娘娘哎,我的娘娘,我终于找到你了。”

“小云,我的小云。”岳菲又累又惊又喜,终于撑不住晕了过去。

一个陌生女人把要救她的自己当天陆天,死命的挠他,他的妹妹对着这个陌生女人疯喊娘娘,杜思涛皱着眉头,这台风天让人疯了吗?他妹妹是穿越小说看多了?

——————

杜思涛看着沙发上昏睡的女人,头发湿乱,嘴唇苍白,双眼紧闭,长长的睫毛在苍白的脸上投下整齐长长的影子,双手在昏睡中依然护着自己的前胸。

她太好看了吧?

杜思涛完全无法把自己的视线从她的脸上挪开。

“哥,走开,我要给娘娘换衣服,吹头发。这样死盯着人看,不礼貌,不体面。”

杜思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什么娘娘,你发什么疯呢,小云。”

“不告诉 你,你不能知道这些。你去煮点姜汤来。”

杜思涛端着碗热姜汤回来时,岳菲已经醒了,靠在沙发上,笑着握着小云的手,小云也满脸堆笑的看着她,两人这是百合情浓?杜思涛摇了摇头,可别。

“娘娘,这是我现在的哥哥,亲哥哥,杜思涛。”

现在的哥哥?这是什么形容?“你还有以前和未来的亲哥哥?”杜思涛瞪了瞪妹妹一眼。

岳菲朝杜思涛笑了笑,苍白的脸、凌乱的头发更衬托着岳菲别样的美,杜思涛清晰的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了,杜思涛,你淡定点。这世上还真有一见钟情?还真有一见误终生的扯淡事儿?

“娘娘,就是他救了你。把你从海浪里拖了出来”。

岳菲皱了皱眉头,想了想终于明白了,在海里拉住她的那双强有力的臂膀不是陆天,是这个男人,把她拖了上来,她还一再的挠他。

她看着杜思涛手臂上、脖子上几道长长的深深的指甲刮痕,不好意思的说:“杜哥哥,真不好意思,你费劲救我,我还挠得你这样。”

一声杜哥哥,把杜思涛的魂都快勾走了。他红了红脸,半天说不出许。

杜思云见哥哥只懂得傻傻的红着脸看着岳菲,知道哥哥和前世大部分见过娘娘的男人一样,还是海归呢,真是丢人。

杜思云咳了两下,杜思涛回过神来,脸更红了。

“没什么,你没事就好。”

这句你没事就好,从此烙在杜思涛心上,他可以为她做任何事情,只要她开心,没事就好。

他坐在一边,听着她们俩叙旧,都是些他听不懂的事。但那又如何呢,她说话的样子好看,她流泪的样子好看,她恨恨的样子好看。他傻坐着呆呆的看着她,他真想跟她说一句,你真是娘娘?草民一辈子听娘娘差遣。从没有这样瞬间就对一个女人动了心。

他听着听着,总算有点明白了,她前世被个无耻男人害了,两人在今生又遇见了,那破男人又把她给害了,我去,这男人也太黑了吧,刚在海里把救她的自己当成了那个害过她的无耻小人陆天了。

杜思云也恨得牙痒痒的,又是这个狠毒的男人,为什么他总要来陷害娘娘呢。

“你这么年轻,就想这么了结自己?”杜思涛轻轻的问,他连和她大声点说话都舍不得,他无法想象怎么会有男人会去伤害她。

岳菲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其实真没想了结自己,海浪一波波拍打在脚上,感觉好快乐。”

呃……,杜思涛想说可那也要挑天气还是没舍得说,反而又是轻柔的说:“等天气好了,我和小云陪你再去。”

小云看着岳菲点着头说:“娘娘,你先在这住 下吧,小云生生世世都是娘娘的小云,把这当成你的家,我和哥哥开着个花店,就在镇上,生意还行。”

杜思涛点点头,表示欢迎。天呐,她比花好看多了。

住下,也好。她需要好好理一下思路。

杜思云把哥哥拉到房间里,“哥,这是尊贵的娘娘,不是一般的女人,你不可对她无礼。我们的家就是她的家。”

“不懂你说的什么娘娘,她愿意在这住到老更好。”

“我的意思是,她是我们一家之主了,我们都听她的,听她使唤了。”

杜思涛张大了嘴,这,这也没什么,他也愿意。

“我的意思是你马上收拾你的房间,你住小书房或花店,你的房间给娘娘住。”杜思云终于把话说清楚了。

“你还有什么意思,一次性说完。”杜思涛挠了挠头。

“暂时没有,花店也是她的了,她是老板娘,哦,不,她是老板,对了,你不得再这样看着她。除非她愿意这样让你看。”

杜思涛笑了笑。看不看这他可答应不了,他自己都管不了自己。他马上整理了下自己的东西,搬到小书房。

岳菲走过来看了看,要委屈杜思涛的大长腿睡小书房的小床,确实有点过意不好,“杜哥哥,我住小书房吧。”

“哪有这个理。”杜思涛看着她,眼神温柔如水。

她笑着点点头,也不再坚持。

于是,她暂时住了下来,每天和杜家兄妹俩去花店,自从她来后了,花店生意莫名好了起来。经杜思涛分析,增加的多是单身的男顾客。男顾客走出去时撞到门的事经常发生。

杜思涛喜欢在午后放点音乐,泡上杯果茶给她,看她认真的插着花、看书、看手机。

杜思云说娘娘还有心事,娘娘有深仇要报,我们要帮她。

他说好,怎么帮都可以。相处了几天,他陷得更深。她若说,杜思涛,你去跳海,他眉都不皱一声卟通跳下水,她若说你去杀了陆天,他估计也会去。

“杜哥哥,你是海归?怎么不出去大公司上班或是把花店做成连琐品牌呢?”岳菲坐在阳光下,捧着杯茶,轻轻笑着问杜思涛。

杜思涛柔柔的回答:“然后呢?”

然后?岳菲愣了愣,这算什么答案。

“做大做强,然后买一个海边的小房子,然后开一个小花店,安安静静的看看书,看看海?”

呵呵,岳菲笑了笑。嗯,确实说得对,为什么非要去折腾做大做强呢。

“你笑起来,真好看。”

这样的话听得多了,岳菲看向窗外。

杜思涛知道岳菲对他还并没有任何想法,可能他自己太普通了?可是他也算大长腿帅欧巴。

其实是岳菲整个心、脑子都被陆天装满了。

她不能两世皆活成笑话。

她必须让陆天也偿偿从高处坠落身败名裂的酸爽感。

杜思涛见她整天满腹心事的,要让她对自己注意起来,让她对自己有好感,只能投其所好了。

“你很想报复那个陆天?”岳菲点点头。

“你原来想以情报情仇?”

“嗯。但后来我觉得我这思路错了,他不是深情的人,他无情,要让他陷入情网,再体会肝肠寸断的感觉太难了。”

“是的,照你和小云的描述,这是个只重视功名利禄、光宗耀祖的人。情并不在他的字典里。只能打击他的事业,让他身败名裂,丢人现眼,从这条路上去报复他才有效。”

岳菲再次点点头,“我后来意识到了,只是他出手比我还快,他太恶毒了,出手前两晚还特地跑到我画室,想诳骗我和他……”

杜思云走了过来,坐在岳菲脚边,“娘娘,这个人太恶毒了,你说他还有个富二代女友,怎么能让这人嫁入富贵家呢,要不,哥哥,你去追那个富二代女孩吧,把她抢过来,陆天的富家女婿梦就破了。”

杜思云是随口说笑,岳菲却是双眼放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