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的蜜糖哪去了 > 正文
第33章 我无法弹琴了
作者:金橘子  |  字数:3269  |  更新时间:2019-10-09 00:02:05 全文阅读

颜君泽的来电响个不停,林蜜意识到自己不交代一句就离开,他一定会发火,但不想让他紧张,她犹豫了下还是接了。

“你去哪了?!我不是让你站在那等着。”电话那头立即传来男人不好的语气。

那边,颜君泽 站在车边在给她打电话,唇角寒凉彻骨,墨眸深邃,神色很难看。

在颜君泽的世界里,他最忌讳的就是不听话的人。

男人的语气让林蜜 原本灵动的双眼变得黯淡无光,她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对她凶。她宁愿不予理睬,也不愿和这样的人说话。

“我在有事!”她同样语气不好,话过不等那边再说什么立即将电话一挂。

回过身来,云舒晚还是那般妩媚浅笑看着她。

“你男朋友?”云舒晚淡笑问她。

林蜜微转神色,轻笑,“不是。”

云舒晚一脸不去在意她的话,也只是把刚才她的电话当谈话休息的调味料,随意的翻过去,她依旧继续着话题。

“我可以给林小姐考虑的时间,三天,三天后希望林小姐给我个答复。”

林蜜静静的凝视的云舒晚,沉默片刻后才回她,“好,让我想想。”

云舒晚站起来,语气悠然,“我相信林小姐是个说话算话的人,答应过的承诺应该会做到,不然,我云舒晚不是看错了林小姐的为人?!要真是这样,我出资的那笔钱可真是付错人了。”

林蜜让她说的无比羞愧。

的确当年没有云舒晚出的那笔钱,她此时还是个无法在白日里出来见光的人。

从云舒晚的江南小院出来,林蜜忧心重重的走在路边,不知自己该不该听从云舒晚的安排进盛天集团帮她找人。

要真答应云舒晚,自己该怎么跟父亲说,又让颜君泽怎么看自己。

会不会让那个男人怀疑她的意图。

林蜜烦恼着,手机又响了起来,还是颜君泽打来的电话,声音太吵,她索性将手机关机。

黄昏之时,林蜜出现在晨光琴行的门外,她又站在玻璃墙边静静的凝视着里面的钢琴。

琴行的一名男员工在清理卫生同时,瞥见了站着廊处自成一道风景线的林蜜,他本想出去请人进来,但看到老板蓝晨光已经走了出去便没动了。

看到蓝晨光出来,林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又打扰到您了。”

“小姐进去坐坐,没关系的,我这琴行本就是会客喜欢音乐之人。”蓝晨光笑着道。

林蜜没有推托,点头,在蓝晨光的热情招待下进了琴行。

那名员工送上一杯热茶。林蜜道了谢,目光依旧停留在钢琴之上。

蓝晨光带着一抹会意的笑看着林蜜,“小姐是想听琴?”

林蜜有些意外他看懂自己的心思,含笑着点了点头。

蓝晨光从她的神色里就已经看出了,甚至很了解那神色下的心情,他没犹豫的坐在钢琴凳上,抬起双手放在了琴键上,开始弹奏起乐声。

“心情不好的时候,听听音乐能缓解压力,我就是因为是个用音乐来缓解压力的人,所以喜欢音乐很多年了。”

蓝晨光一边手动弹着,一边侧过眸子凝视了林蜜一眼。

林蜜看着他笑了笑,“老板你很会享受生活。”

蓝晨光抿嘴笑笑,“不必老板老板叫我,我叫蓝晨光,小姐你以后可以经常来我这,我随时欢迎。”

“林蜜。”林蜜心情舒畅起来,立即告诉了他自己的名字。

蓝晨光听到名字后眸色里微微有一愣,但随即悄然而过,侧眸对她笑了笑,“那我以后可以叫小姐你为‘蜜儿’吗?”

蜜儿?

林蜜下意识的想到了颜君泽,只有他这样叫了自己。

见她神色里微微飘忽出来的异样,蓝晨光觉得自己可能过分了,立即笑道,“还是叫你林蜜吧,蜜儿可能只有你的亲人才可以这样叫。”

林蜜回应给蓝晨光一个笑。

静听曲子,她真的觉得蓝晨光弹奏的曲子有养神之效,听过之后,人能安逸静下心来。

林蜜问他,“蓝老板弹的这个曲子是自己作出的谱曲吗?我好像从未在哪听到过。”

蓝晨光微微挑了下眉,眸子里飘过一丝凄凉之感,不过当即应了她的话,“是,这曲子是我自己作出来的,为了给我最喜欢的人听。”

林蜜感触,“那个人很幸福,是你老婆吧。”

老婆一词在蓝晨光的脑袋里一滞,他的眸子里有微闪的低落,“算是吧。”

林蜜从这话中感觉到了一段刻苦铭心又悲伤的故事。

“对不起。”林蜜道歉,意识到自己可能触到了他的伤心事。

曲子弹完,蓝晨光站了起来对林蜜露出难掩的苦笑,“没关系,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一段情爱,只是看放不放的下。”

这话听出随意,可林蜜觉得蓝晨光根本就放不下。

笑意在脸,蓝晨光很能掩盖自己的情绪,摆手对林蜜有请,“我想林小姐想必应该会弹钢琴,不如坐下来弹一曲。”

林蜜的脸上在此时顷刻间有失落的神色,她的双手微动了手指,木然轻道,“我无法弹琴了。”

蓝晨光微蹙眉头,从话里已经明白了,“你的手受过伤?”

手受过伤的人,才有可能弹不了钢琴了。

林蜜有了难掩的苦笑,“是。”

从晨光琴行出来,林蜜依旧是一脸的暗淡无光,神色失落,并没有因为听一曲蓝晨光的曲子有过多少好转心情。

拿出手机,她开了机,信息和未接来电提醒响个不停。都是颜君泽的。

看着如此多的信息提示,这一刻,林蜜又觉得颜君泽是唯一一个在乎自己的人。

声音清响差点手机从手里滑落,来电依旧是颜君泽。

男人如此紧张,她不该不说一句话让他心安。

“我在江景路边。”林蜜一接通电话便告诉他。

电话那头,男人语气有些狂怒,“我以为你死了!”

林蜜被惊愕的立即将电话又一挂。她让那暴躁的声音吓的心狂跳不止。

夜色阑珊,华灯初上,心尖上隐约有不安定感划过。

林蜜走在路边,两束明晃晃的车灯打了过来。

直觉这强光是朝着自己打过来的,林蜜转身,抬手挡住自己的眼睛,却清晰的看到那辆属于他的黑色卡宴赫然的停在那里。

一瞬间,林蜜觉得车灯如此刺人,连脑袋也被刺得一片空白。

车内并未开灯,在路灯映射下却能将男人的五官轮廓清晰的描绘出来,但看不出他的表情。

林蜜攥着手机的手不自觉的收紧,头皮像是被撕扯了一样作痛,她站在原地看向卡宴车的方向,不安感比和云舒晚谈的话还揪心。

他的墨眸一直锁在她站立的方向,香烟点燃轻吸一口后烟圈微吐,让这寂静的夜散发出无言的危险的气息。

林蜜咬了咬唇,终于迈开步子朝着黑夜里卡宴车的方向走去。

她悄无声息的离开是不对,她不等他说完话就挂电话是不对,他生气也是应该的。

“上车吧。”颜君泽神色有些泠漠。

林蜜静望了他一眼坐上车后才慢慢开口问,“是不是出了很大的事?”

广场上的事应该不会那么简单。

黑色卡宴内,颜君泽一言不发,墨色的眸子始终凝视着前方。

见他不说话,林蜜也不再多问。

良久之后,颜君泽才淡淡的漠然一句,“小事而已。”

“我见个朋友。”林蜜不知为何自己要解释,但不声不响离开确实不对,刚才他在电话里的语气就已经听出了他的生气。

颜君泽将车一停。

四目交织,有种无法言语的危险感。

男人的眸子微微眯起,“男的还是女的?”

他的声音仿若大提琴般浑厚又清冷,飘荡进林蜜的耳中,她似乎嗅到了什么危险的气息,心腾地一下高高悬起。

林蜜眉头一蹙,愣然笑起,“颜君泽,你也管得我太多了吧。”

这语气不是她想听的,更不悦他真把自己当成她的什么了。

颜君泽 凉薄的唇勾起,带着他独有的好看弧度,却让人生畏,但林蜜无所畏惧的迎着他的目光。

就算心中惶惶不安,害怕他那多变的情绪,可她依旧面上镇定着。

车内依然保持着那份安静,颜君泽并没有脸色突变的厉害,也没有像那日清早那样要吃了她的嗜血双眸。

林蜜受不了这种气氛,平静的太过吓人,她已经被这份诡异的安静整的浑身发毛。

既然见也见了,也告诉他是去见朋友了,他自己怎么想就随他。

林蜜想下车自己回家。

他洞悉了她的意图,突然伸出手来,骨节分明的五指直接精准的钳住林蜜精致的下巴,迫使她浓墨大眼对上他深邃望不见底的墨眸。

“你的安危在我这很重要,难道你一点也不明白?!”

颜君泽的声音在把漆黑的空间里充溢着多情的暧昧因子,可是语气却不似痴情男人的情深温柔。

林蜜预料到他会生气,可对于她来说,她很不愿意看到自己让他生气而又纠缠不清。

她并不认为自己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可也不想太过于纠缠而心生烦恼。

她只是想静,静过自己的生活而已。对于身边的烦恼,她都想远离。

就算这句话名义上在关心她,可她并没有那么在乎。烦躁感更加浓烈。

“我是个大人,知道自己的安危,不必你费心来警惕。”

颜君泽放下手,嘴角轻扯一抹异样的笑,“好,是我多管闲事,是我太在乎你,是我一天天的把你放在心里来折磨自己,都是我自己无聊与你无关好吗!是,与你林蜜无关!”

后面这句颜君泽说的异常重的语气。

他在乎的是唐蜜不是她林蜜!

车内有一瞬间的沉寂,林蜜冷冷一笑,“明知我是林蜜就不要去在乎!”

话毕,她打开车门大步离去,毫不在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