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快穿之美人倾城 > 正文
此言为真?
作者:淡墨孤舟  |  字数:3052  |  更新时间:2019-10-03 22:08:52 全文阅读

 “妈妈我回来了。”“小羽儿回来了呀。你今天是不是又不舒服了?徐医生都给我打电话了,说你散学的时候又去了他那边一趟。”妈妈的声音立刻传来让人顿觉温暖。

  “嗯,我今天上课的时候眼睛突然黑了一下。所以放学的时候就去徐叔叔那里看了,叔叔说那个是正常反应。书包里可以放上一两颗糖来预防紧急情况。”我乖巧地回答道。

  “那成,过两天我给你买几袋大白兔奶糖,我记得你是最爱那个口味的。”妈妈松了一口气,拍了拍我的肩膀。

  “那我先谢谢妈妈了。”“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客气的,来,先把书包放下来我们去吃饭。吃完饭就赶紧去把作业写完早点睡觉。”

  “好的。正好今天作业也不多。”我微笑着回答道。

  ……

  “你真的确定好了?那个人就是你要找的?”“我确定。”“那行吧,只要你确定我就这么办了。”说完只见那个黑袍男子右手一划,一道流星就这么飞过。

  ……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而吃完晚饭的我依旧在奋笔疾书的写作业。

  “好啦,现在就剩政治没写了。话说政治是最头疼的。”我揉了揉自己的头无奈的说道。把沉重的书包又转了过来。开始找政治书写作业。

  “唔?我的书包里怎么会有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好奇的我立刻就把它拽了出来,摊开手心一看发现是一块儿有着阴阳太极的玉佩。

  看到这一幕我不禁更加疑惑。我的书包除了吴雅婷今天没有碰过。怎么好端端的多出来一块玉?整理书包的时候,我明明没有看到这个东西。

  难不成是别人的恶作剧?可是哪个人恶作剧用玉佩来作?就连我这个外行人都能看出来这块玉绝对价值不菲。肯定不是一块假玉。

  难道是装错了书包?这倒是有可能。我记得吴雅婷的家里也是有玉佩的。前几天去她家的时候曾经还炫耀过。说不定这个是她装错了,这个小马虎竟然把玉佩也带到学校去。倒也不怕丢了吗?

  我将政治书找出来继续写着作业。不得不承认政治虽然是我不太喜欢的内容。但是如果真写起来却也是很快的。我把作业很快的写完。可是却在整理书包的时候犯了难。

  我的作业确实是收好了。可是这个玉佩放哪儿呢?虽然我也无法确定这到底是不是吴雅婷的东西。但是一看就很贵啊,我的小心保管,否则的话丢了怎么办?这么贵重的东西它主人现在已经很着急。

  如此想来,我便把玉佩放在了床上,而且是保证我看得到的地方,之后打开了衣柜找到衣服去洗澡,毕竟今天答应了母亲我早些睡的。

  房间里突然安静了下来也因为主人的离去变得漆黑一片。玉佩在这黑暗中隐隐的闪着光芒须臾消失不见……

  洗完澡出来之后我看了一下钟表已经快九点半了,好吧,在这个时间也许已经不算的很早了。但是对于初中生来说,这个却不算晚,想到明天英语会上新课。我决定再背会儿单词。

  “羽儿,现在已经九点五十了,赶紧早点睡觉明天你还要早起呢。”母亲的声音从房门外传来让我立刻就放下了书本。果不其然,已经九点五十了:“好的好的,我现在立刻就睡。”我立刻把英语书放进了书包,关上了灯睡觉。

  为了防止被我的睡觉习惯摔碎的玉佩。我让出了一大片的地方给玉佩,不知不觉便扭头睡着了。

  房间因为失去了光源的照亮再次陷入了寂静的黑暗。而玉佩的光芒却再次闪现。

  ……

  “哎呀,小姐你怎么还睡着?还不赶快起来上国学?不对不对,公子你为什么还不起来?”清脆的少女声音在我的耳旁响起。

  我不禁有些疑惑,我们家中没有那么小的女孩啊,哪里来的声音,女孩还叫我公子,小姐这貌似是古代的称呼吧?嗯,那看来我的梦还是没有醒。

  我抓起被子就往头上盖着。可是却似乎感觉到了不对,这被子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啊,我记得我的被子没有绣花的。用手摸了摸刺绣的纹路倒是被我知道了个大概。

  瞬间就被惊醒了的,我立刻爬了起来看着周围这古色古香的建筑,我不禁一瞬间愣了神……

  我这是去哪儿了呀?我要回家,我要找我的爸爸妈妈。我瞬间翻身下床似乎惊动了我旁边的侍女:“小姐,啊,不对公子,您慢点小心别扭着脚……”她的称呼似乎真的让我崴了脚。

  还没等她说完,我便立刻打断道:“你刚刚叫我什么?公子,你确定吗?”好吧,虽然我只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初中生,但是我也不觉得男女的性别可以模糊成这样。而且我觉得我长得并不像个男生。

  不过等等,我是不是真的穿成了男生?不对不对,那丫头当时还叫我小姐来着。说明肯定是知道我性别的。那为什么又叫我公子呢。我可不觉得她是眼瞎。

  “那个,小丫头呀,我能问你是什么名字吗?话说我刚醒记性了不太好。”我拍了拍扶着我的那个侍女,轻声问道。

  “回公子,我叫怜心。”那侍女恭恭敬敬的回答道。“好了好了,我们暂时不说这个问题了,不过你明明知道我是个女生。却偏偏为什么叫我公子呢?”我疑惑的问道。

  这句话似乎把她吓了一跳,立刻跪了下来:“对不起小姐,这是我的错。公子这个称呼我以后不会再叫了,请您宽恕我吧。”刚刚说完,她甚至对我磕了头。

  “等会儿等会儿,我问这句话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只是问你为什么叫我公子,并没有任何说你错了的意思。”看着他的神情越来越激动我真的害怕她会磕出什么毛病来。

  “那奴婢便说了。”“嗯嗯,你说你说。”“公子这个称呼其实是您让我们叫的。”

  听到她的回答,我似乎感觉这真的是梦了,立刻翻身上床准备睡觉。“公子,啊不对,小姐。您现在可真的不能再耽误时间了。您还得上国学呢。”

  “现在的你不要理我。让我梦醒了再说。”我自暴自弃的把整个身子都钻进了被子里,闷闷的传出声。

  过了差不多一分钟,我终于冷静了下来。好嘛,看来那个神棍说的是对的。我现在恐怕真的穿越了。

  “过来我再问你个事儿,你说我这女扮男装的事情我爹知不知道?或者说有哪些人知道?”好吧,既然你已经穿越过来了。那么必须得先解决眼下的问题。

  “小姐您这么打扮侯爷他们都是知道的。如果说有谁知道的话,应该就是诸侯府上的老爷夫人以及奴婢了。”怜心擦了擦头上的汗回答道。

  等等,诸侯府?那么我这个家伙还是个豪门贵女喽。那么按照这个身份恐怕也是有记载的吧?所以我现在是哪个来着?

  “哎呀,小姐你怎么还愣着?赶紧去上国学啊。”“好的好的,我洗个脸刷个牙就去。算了,你端点热水过来。先让我漱漱口。”想到这个潮的没有牙刷不禁有些不自在。不过身份够高值得期待。

  在一阵鸡飞狗跳的准备着,我们总算是准备完成。然后看着。府门外的高大威猛的俊马不仅有些愣神,所以我们是骑马去上学的?

  得知这个真相之后,我伤心地哭了出来。对了,就算是个古人现在的年龄估计也放心一个人去。所以我应该有保镖的。

  果不其然在我刚刚唉声叹气的时候又走出了一个姐姐,而她是我的贴身侍卫,瞬间感觉就像抓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啊,在侍卫姐姐的照顾下。我成功到达了国学所在地。

  “宇飞,你怎么到现在才来啊?你看看马上就要到了夫子来的时候了。你这家伙就不能来的早一点吗?”门口一个男孩儿冲我怒其不争的说道。

  看来这回是遇到了一个熟人。这可怎么办啊?我不仅有些郁闷和紧张。

  “康叔,回来马上夫子就要来了你们还在闹什么。”一道声音又传了过来,我们两个就立刻走了进去。

  “我说你们两个为什么每次都那么慢啊,如果被夫子抓到了怎么办?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这么贪玩,苏大将军小的时候也算是勤劳克己的,你怎么就那么懒呢?”眼前十一二岁的小男孩儿同样怒其不争的批评着我,弄得我十分无奈。

  “我说这位弟弟,你也知道夫子马上就来了。如果被夫子看到了这么一幕那么肯定认为是我们两个在吵架。可我本来就已经迟到了,被夫子骂上几句自然没什么,可是你不会觉得很冤枉吗?”

  看着他依旧喋喋不休的打算说下去。我不仅无奈地打断道。

  “就是姬发你听到了没?宇飞说的对,夫子马上就要到了,如果你也不想被骂的话。就赶紧回到你的位置上去。别在这批评人了。”

  旁边的那家伙似乎挺认同我的想法。让我不禁大感满意。不过……等等。他叫那家伙是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