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唬人
作者:流离t  |  字数:2416  |  更新时间:2019-09-30 09:48:32 全文阅读

姚嬷嬷听见叫喊,脸上浮现出惊慌,仰着头冲房顶上叫道:“小姐,您快下来吧!”

薛瑾仪没动,安然的坐在房顶上,看着下人们慌张地跑远,吹了声嘹亮的口哨。

姚嬷嬷见她一动不动,不停地搓着手,焦急地走来走去,“这事儿一定会传的越来越离谱,现下我们只能去求老夫人保命了……”

薛瑾仪望见有一队护院打扮的年轻男人往这里匆匆跑来,稍微调整了方向,背对着晚霞打坐,双手交叠在胸前摆出一个佛教的手印,两眼微微眯起,十分的慈眉善目。

当护院们来到破院时,抬头就看见一向行事乖张的瑾小姐安安静静的坐着,身周散发出柔和又绚丽的光芒,与寺庙中的菩萨几乎一样。

护院一愣,明明杨妈妈她们说瑾小姐被鬼上身了,怎么如今看来倒像是佛光笼罩?

众人犹疑,不敢上前。

姚嬷嬷不明所以,更加不安的问道:“小姐,您这是做什么?”

薛瑾仪趁护院们不注意,飞快地向她挥了挥手,示意稍安勿躁。

可是姚嬷嬷根本没看懂她的手势,心想着小姐不会是下不来了吧?便急急忙忙地要往梯子上爬,“小姐,别怕,我来救您了!”

薛瑾仪心知不好,姚嬷嬷要是上来了,这么一闹腾,哪还有能够唬人的庄严佛像了?让护院们识破假象,回头让薛夫人知道他们两次三番的被骗,还不扒了她的皮?

她低语道:“嬷嬷,我没事,你别上来!能不能镇得住他们就全看这会儿了!”

她不敢有太大动作,所以急着往上爬的姚嬷嬷根本就没听见,“吭哧吭哧”的卖力爬上房顶,抓住她的衣角,说道:“小姐,你抓着我的手,我带您下去。”

薛瑾仪瞥一眼护院,迅速地抓住姚嬷嬷的手腕,凭着年轻力大,将她拖上房顶,紧接着抬起另一只手,十分亲和的抚过她的头顶,语速飞快地命令道:“姚嬷嬷,你学我的样子,坐在我身边,快!不然的话,那些人一定会乱棍打死我们!”

姚嬷嬷被她严肃的神情给吓了一跳,不敢多想,学着薛瑾仪的样子打坐。

薛瑾仪微微一笑,换了个一个手印,继续慈眉善目的坐着,好在现在是夏日了,太阳落山的迟,所以身后依然有晚霞来配合她演戏。

护院越看越觉得这一幕神圣庄敬,更不敢随便闯进来。

有人道:“我瞅着像是天上来的菩萨在普度众生呢!哪里有妖魔鬼怪的样子了?”

“对啊,莫非真的是菩萨显灵了?所以,我们不要过去冲撞了菩萨,赶紧去通知夫人吧?”

一炷香的功夫不到,护院们散去,破院四周又恢复了安宁,而太阳西沉,周遭渐渐陷入昏暗。

薛瑾仪松了口气,与姚嬷嬷互相搀扶着从房顶上下来。

姚嬷嬷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问道:“小姐,您为何忽然要学菩萨打坐?”

薛瑾仪掸去衣服上的灰尘,笑道:“杨妈妈带来玉善庵的姑子,说明夫人信佛,你看先前那俩姑子油光满面的,定然平日里收了夫人不少香火钱,足以见她的虔诚。所以我假装菩萨下凡,如此一来,大伙儿不仅知道我没有被妖魔俯身,也晓得我受佛光熏陶,是被菩萨眷顾之人,夫人便不会随随便便处置我了。”

姚嬷嬷一面欢喜小姐的机智聪慧,一面有些惭愧后怕,“……刚才我差点坏了小姐的事儿。”

“没关系,”薛瑾仪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道:“你也是关心我。对了,先前你说去求老夫人保命,这是什么意思?”

姚嬷嬷叹道:“放眼整个国公府,您父亲长年在边疆驻守,那些叔叔姑姑们都听夫人的,只有老夫人还疼惜您,一直以来暗中照顾着您呢。”

“暗中照顾?”薛瑾仪觉得可笑,“祖母照顾孙女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

“夫人掌管家里大小事,让她不满的话,可没有好日子过。”姚嬷嬷摇摇头,“婆媳之间,一时半会儿真的很难说清楚。”

不单苛待前任的女儿,又不孝顺婆婆,却好像能得到丈夫的信任和宠爱,这个薛夫人是个难对付的角色……薛瑾仪揉了揉眉心,琢磨了一下,问道:“最近祖母的身体如何?”

姚嬷嬷道:“老夫人的心悸是老毛病了,时好时坏。”

薛瑾仪点点头,“明日,我们去探望老夫人吧。”

姚嬷嬷明白这是做孙女儿的关心老夫人,应了声“好”。

薛瑾仪道:“姚嬷嬷,你先将祖母的一些情形告诉我吧,我明日见到她也好有个准备,免得吓着她老人家了。”

“诶!”姚嬷嬷立即应声,一边和薛瑾仪收拾屋子,一边说起老夫人的事。

翌日,薛瑾仪先让姚嬷嬷去老夫人的云嘉院通报一声,得到允许之后才收拾打扮。

原主那些花里胡哨的衣服首饰昨日也都扔到破院来了,她挑挑拣拣了好半天,找不到一条正常些的衣裙,首饰也都是粗制滥造的假货,一文不值。

好在昨日从宫里穿回来的裙子已经洗净晾干了,她穿上后,将原主以前的衣服打包好,交给姚嬷嬷,“首饰都不值钱,但这些衣服料子不错,麻烦你找时间拿出去当了换钱,买一些和这身衣服差不多款式的回来。”

姚嬷嬷玩笑道:“小姐,您以前可是拿这些花蝴蝶似的衣服当宝贝的,舍得当掉呀?”

薛瑾仪在原地翩然旋转一圈,笑道:“我现在喜欢这一身。”

“我一定挑选最好看最适合小姐的衣服回来。”姚嬷嬷笑着擦了擦眼角,跟着小姐去往云嘉院。

自从府中大小事务、府外店铺庄子皆有薛夫人一手掌控后,薛老夫人便称病幽居在云嘉院中,至今已有十五六年,逢年过节才会在人前露一面。

薛瑾仪站在云嘉院门前,看着紧闭的院门,深吸了一口气。

据姚嬷嬷所说,老夫人出身名门贵族,自嫁入薛家以来一直雷厉风行,按现代的说法就是个事业女强人,将薛府上下打点的井井有条,薛家能得到国公的爵位,少不得老夫人的功劳。

在她看来,这样的女人不可能轻易的退隐,不再过问家里事了。

八成是像很多电视剧、小说里那样,儿子有了老婆就忘了娘。

老夫人被算计了,被夫人一点点夺走权力,寒心了。

但是,薛瑾仪相信只要有适合的人和时机,老夫人一定会东山再起!

姚嬷嬷敲了敲院门,丫鬟打开门,请薛瑾仪进去。

薛瑾仪对她笑了笑,款步走进院中,还没见到人影,先听见了一串笑声。

“这蝈蝈叫的可真响亮,祖母一定会喜欢。”一个男孩子的声音响起。

薛瑾仪循声望去,一个十岁出头的男孩子手里拎着小小的竹笼子。

姚嬷嬷低声说道:“这是张姨娘生的二少爷,名叫薛怀。”

薛瑾仪还没来得唤男孩一声“弟弟”,薛怀也看见了她,脸上露出贼兮兮的坏笑。

姚嬷嬷当即护在薛瑾仪的身前,哀求道:“二少爷,求您别作弄我们小姐了,前日要不是小姐没胃口吃饭,您那巴豆可是要害惨小姐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