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要嫁给他!
作者:涂福子  |  字数:2390  |  更新时间:2019-09-30 09:40:56 全文阅读

“哎?这不是韩家大闺女小双吗,发生啥事了?”

从张麻子家跟着她回来的乡邻朝她家门口一围,顿时吸引来了许多乡邻的围观。

韩靖双的时间掐得正好,这会儿是村里人都吃完晚饭的时候,大家吃饱喝足,都乐意凑个热闹。

韩靖双扫视了一下人群,看到几张熟悉的脸心里窃喜,那赵大娘和刘大婶都是村里出了名的大嘴巴,听到卖孙女儿这样的事肯定不会放弃凑热闹。

她正高兴,忽然在人群中看到一个英俊男子的身影,让她有些惊讶。

他似乎也在围观这场热闹,却和人群隔得很远,从他深邃冰冷的眸子里射出一种淡漠的疏离,让周围的人都不敢靠他太近。

最让韩靖双惊讶的是,他腰间挂着一个弹弓。

难道刚才那颗石头……

韩靖双来不及思考太多,因为她已经听见韩老太的脚步声了。

韩老太看见自家门口围着一大堆人,正想出来问咋回事儿,就看见韩靖双在门口嚎啕大哭,顿时一脸吃惊。

“你,你怎么在这儿?你不是——”

“我不是被你卖给张麻子了嘛?你没想到我还能回来吧?”

韩靖双迅速顶上她的话,围观的乡邻顿时议论纷纷。

“什么情况,卖了双丫头?”

“不会吧,韩家老太太都那岁数的人了,会干这折寿的事?”

“可双丫头平时多胆小老实的一姑娘,哭成这样子,也不像作假的啊!”

大家议论纷纷,说啥的都有。

韩老太脸上挂不住,刚想狡辩,韩靖双见势扑通一下跪倒在地,硬生生把韩老太嘴里的话吓回去了。

“各位叔叔婶子,阿爷阿奶,我没说谎。我娘因为不同意我阿奶将我卖了,现在还被关在柴房里呢!你们不信可以去看看呐!”

说罢一把推开韩老太,朝着院里柴房跑去。

韩老太一把年纪哪里拦得住韩靖双?

不但韩靖双跑进去了,连乡邻们也跟着走了进去。

老太婆气得手抖,“我什么时候要卖了你了,什么时候抓你娘了!别胡说,没有的事,大家散了吧!”

她拿着拐棍拦着乡亲们,毕竟这是韩家,她不让人进,旁人也不好意思硬要进。

韩靖双见状连忙朝柴房里大喊,“娘!娘!你出声啊娘!我知道你被阿奶关在柴房了!你出声啊!双儿来救你了!”

柴房里的陈氏听见自家闺女的声音,连忙爬到门边,隔着门回答韩靖双,“双儿,你怎么回来了?那个张麻子有没有把你怎么样?”

陈氏的声音很弱很小,一听就受了不少罪,可她说的话清清楚楚地落在了乡邻们耳朵里。

“哎呦,没想到还真把双丫头卖给张麻子了!”

“张麻子那老光棍连寡妇都娶不上,双丫头这如花似玉的嫁给他不是糟蹋了吗?”

韩靖双可是十里八乡最好看的小姑娘,张麻子却臭名昭著没人敢嫁,这美女和野兽的搭配差距巨大,引得乡亲们格外不满。

“我这个儿媳疯了,说的什么疯话?”

韩老太用拐棍戳了戳柴房的门,破口大骂,“疯婆子还敢诬陷我,你眼里还有没有尊长?我是让双丫头去张麻子家送点东西,怎么就是卖她了?再不闭上嘴你就等死吧!”

“我娘才没疯!”

韩靖双哪里不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陈氏疯了,一旦这话大家信了,以后陈氏这辈子都只能被关着了。

她在人群里看了一眼,看到一个面相刻薄的村妇正盯着柴房看,脑中的记忆渐渐清晰起来。

这赵大娘的儿子是轩娃的同学,两个小男娃都想去镇上的学堂读书,可惜学堂的名额有限,赵大娘一直想把轩娃挤下去。

没想到韩老太卖了韩靖双得了五两银子,打算用这五两银子去学堂买名额,这下赵大娘的儿子就危险了。

韩靖双连忙朝她的方向大喊,“阿奶,你做出这种卖亲孙女儿的事,你亏不亏心?轩娃还读书呢,要是叫人知道他有个这么狠毒的阿奶,他还怎么做读书人?”

果然,她这话一下子点醒了赵大娘。

赵大娘立刻对自家男人咬耳朵,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她男人立刻走上前,“疯没疯,打开门看看不就知道了?”

说着就要去开柴房的门。

韩老太见势不好,连忙用拐棍把赵大郎打开,赵大郎挨了一下不禁吃痛,往后缩了缩。

韩靖双连忙小声鼓励他,“快开门啊,这门一开轩娃就上不了学了,学堂的名额就是你儿子的了!”

为了儿子上学,挨几下拐棍算什么?

赵大郎狠狠心,一脚踹开了柴房的门,“我今天倒要看看,韩大嫂到底疯没疯!”

“啪!”

柴房的门本来就单薄,被赵大郎这样的壮汉一踹,立刻倒在地上。

只见韩靖双的娘陈氏倒在灰尘仆仆里,迷迷糊糊地朝外头喊,“娘,求求你了,别把双儿卖给张麻子,求求你了!”

见着许多乡亲在自家院里,她又朝那些人磕头做礼,“求求乡亲们救救我闺女,她爹去得早,我们只有这么一个闺女,求求你们救救她……”

话还没说完,她就晕了过去。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陈氏一定是受了不少磋磨才会晕倒,但她并没有疯,刚才那几句话说得清楚明白——

绝不是韩老太口中的疯婆子能说出来的。

一时间,乡亲们看韩老太的眼光都古怪起来。

韩老太老脸挂不住,干脆硬着头皮承认,“我是卖她了,怎么了?我又不是为了自己花,还不是因为轩娃念书的钱不够?她一个丫头,为自己弟弟念书卖了就卖了,有什么理可说的?”

重男轻女这事家家都有,又不是光她家。

韩靖双可是一个受现代教育长大的人,最听不得这种屁话,“阿奶,你重男轻女我不怪你,那你怎么不卖二叔家的阿萍呢?她才是轩娃的亲姐姐!”

韩老太听见这话一愣,赵大娘立刻朝着人群喊起来,“就是啊,轩娃有亲姐姐不卖,怎么卖上了大房的双丫头?韩大郎死得早,就留下双丫头这么一个闺女,卖了岂不是彻底绝了?”

重男轻女归重男轻女,韩老太卖韩靖双的道理根本说不通。

眼前韩老太面露窘迫,韩靖双趁机道:“阿奶哪里是单为轩娃念书,分明是早就看我们孤儿寡母不顺眼了。既然这样,我和我娘就分出去过吧,免得讨阿奶的嫌!”

“你做梦!”

韩老太气急败坏,她要是分出去了,那自己岂不是要被村里人戳脊梁骨到死?

“不要脸的死丫头,你又没出嫁,孤儿寡母的怎么能分家?”

韩靖双笑了,那张原本枯黄瘦弱的小脸现出明艳的光彩,“阿奶,是不是只要我今儿个嫁出去了,您就同意我和我娘分出去住?”

韩老太愣了愣,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她还没来得及问,就见韩靖双随手在人群中一指,“那我今天就嫁给他!”

所有人都顺着韩靖双指的方向看去,待看清她指的是谁以后,不少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不是那个——双丫头怎么会想嫁给他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