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 魂穿
作者:九藻  |  字数:2330  |  更新时间:2019-10-09 19:49:21 全文阅读

北月,长明136年。

“哈哈哈姐姐你快看她啊,真像条丧家之犬。”一道尖锐的笑声打破了原本宁静的夜。身着雪白绢裙的女子掩面而笑,还不时叫另一个女子看。

见地上躺着的人快没了气息,许是觉得无趣,一人啐了一口便各自散去了。

*

N国,2020年。

姬宓所在的小队正在执行一项狙杀任务,谁能料到卧底叛变,她们的行动计划全部泄露了。

任务失败,姬宓撤退没有成功,被敌方当场俘获。

“总算抓到你了,狞猫。”男人眼神中的狠厉让周围见惯了生死的一群人觉得心惊肉跳。

唯独她不怕,因为,她的长官,没有教过她何为怕。

“我三个兄弟都死在你的枪口下,不好好照顾照顾你,怎么对得起我死去的兄弟呢,你说是吧。”男人周身戾气越来越重,眼神也阴狠更甚刚才,可姬宓眼底没有绝望害怕,有的只是坚定,和一颗赴死的心。

男人命人将她敲晕带到了漆黑的地下室,地下室的地上有已经干了的血渍,还有很多黑色不明液体。

姬宓两只脚上分别锁上了一颗链球防止她逃跑,脖子上是尖刺项圈,男人吩咐将她的四肢和项圈的锁链都固定在墙上,只要姬宓的头稍微动那么一点,项圈上的尖刺就会刺穿她的颈动脉。

男人想折磨她,折磨到她不得不说出部队机密,折磨到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三天后的地下室。

此时只有姬宓一个人,她的身体由内而外的痛,感受到自己越来越微弱的气息,姬宓高兴,她终于可以解脱了。

如果有来生,我还要再做一次不让须眉的木兰。

  *

北月,山头。

“终于…一切都要结束了吗……”血泊之中的姬宓仰望着星空,她有多久没见过这么美的景色了啊。

好像是从母亲去世后,好像,是更早以前。

如果有来生,我想当个平凡人,远离家宅争斗,只做一个市井小民。

N国某地下室内,弱小的姬宓终于含泪咽下最后一口气。

就算这是个陌生的地方,也总比死在那里好。

而此时的北月,山头上的将死之人没有死。

眼神中不见方才的绝望悲愤,是劫后余生的欣喜。

“啧,这种事都能到发生在我身上,真是稀了个奇。”地上的姬宓忍着全身的伤痛缓缓站稳。

这就是你的苦楚吗…真是委屈呢,你放心,害你的,我会加倍奉还。

当黑眸再次睁开,姬宓早已不再是那个姬宓,坚毅果决,睥睨天下。

“四…四…四小姐?你怎么会在这…你不是……”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春桃赶紧将自己的嘴紧紧捂住,生怕再说半个字出去。

姬宓瞥了一眼战战兢兢的春桃,呵——没弄死我,真是你们的失策。

春桃自然是看见了姬宓眼中的杀意,好像这个四小姐变了,变得让人…看不懂。

“小姐不好了…不好了啊!”姬湘一脸不悦得看着眼前大汗淋漓的春桃。

春桃凑近她耳边说清事情原委,因为巨大的震惊姬湘将手中的茶碗打翻在地。

二姨娘自家女儿这副模样,意识到是有大事,便将一众仆人差了出去。

见屋里没了人姬湘才拉着二姨娘的手愤愤道:“姨娘!那个贱人居然活着回来了!”这下不止姬湘,连二姨娘林桃也跟着震惊了。

她不是应该死在那个山头了嘛!怎么回来了:“你们到底怎么做的事,居然留了她一条命。”事关重大林桃也不敢声张,只能扯着姬湘的衣袖轻声询问。

“我们见她已经要断气了便走了,谁知道这贱人命那么大!”虽然两人都陷入无尽的震惊中,但林桃很快反应过来,不就是个不受宠的废物吗,我让你有命回来没命活着。

要不都说最毒妇人心呢,不知道的还以为姬宓和她有什么深仇大恨,不然怎么会这么盼着姬宓死。

“游夜,她们为什么总盼着我死。”游夜是原主母亲留下来的暗卫,和姬宓年龄相仿,可以说是被原主母亲看着长大的。

现在,身边能信任的也只有他一个了。

姬宓有了这一世的记忆后觉得这相府一家真不是东西,父不慈子不孝,家兄家姊更是视原主为眼中钉肉中刺。

见姬宓眼中悲凉更甚,游夜没有像以前一样劝慰她,而是让姬宓莫再心软:“小姐一再退让,她们却得寸进尺,昨日若不是让她们钻了空子,小姐也不会受这般欺辱,还请小姐责罚游夜。”

说着便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姬宓人前,姬宓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她16岁便进了部队,军中战友彼此友爱,从来没出现过勾心斗角的情况。

“与你无关,是我低估了她们想害死我的决心,我原以为我不争不抢她们便会放过我,谁知道我都做到这份上了她们还是想要我的命,你且起来吧……”姬宓的叹息在游夜听来像是妥协之后的惋惜,主子……似乎不一样了……

变得不再似从前那般软弱,变得,浑身充满了杀气,而这种杀气就像是从一个久经沙场的将军身上释放出来的一般。

“谁?!”只一瞬间姬宓便来到门口打开了房门,就在游夜震惊之余姬宓将还没来得及逃跑的秋叶拎起来重摔进了房里。

这得是什么样的洞察力和臂力啊…我跟了小姐这么久也没见她会这些啊。

见一旁的游夜还楞在原地,姬宓意识到是自己突然的变化吓着他了:“怎么说我以前也是北月的天才。”

对啊!小姐貌若天仙,而且曾经还是北月的天才少女,是无数贵公子求娶的对象啊,就算现在修为尽失那也是有些身手在的,嗯,这么一想游夜觉得合理多了。

看见游夜不再纠结,姬宓知道自己这套说辞将他糊弄过去了,便不再担心被他看穿什么,现下让她觉得有趣的事眼前这个丫鬟秋叶,居然一点都不怕自己,看来原主真是个没半点威严的人啊。

“见我为何不跪?”听姬宓冰冷的声音秋叶还是觉得有点害怕的,但想到有二姨娘撑腰便不再有什么顾虑,左右不过是个没用的废物。

姬宓见她不仅不向自己反而把腰板挺直好像她才是主子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出来,上去对着秋叶的小脸就是一掌:“以下犯上的后果你承受不起。”

秋叶被打得嘴角渗血,可想而知姬宓这一掌有多用力,见姬宓还欲动手,秋叶也不磨蹭,赶快在姬宓脚边跪了下来:“四小姐奴婢错了,求您饶了奴婢吧,奴婢再也不会以下犯上了。”

呵——

姬宓玉指轻挑起眼前人的下巴:“说,来我水宛干嘛?”其实不用猜也知道秋叶来的目的,无非是林桃叫来看看她到底死没死的走狗。

真是…阴魂不散!

一旁的游夜秋叶都没注意到姬宓眼中一闪而过的杀意。

只觉得房间里好像温度突然下降了不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