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权宠女王爷 > 弋国盛世
第一章书童亦是丞相
作者:将军秦艽  |  字数:3116  |  更新时间:2020-01-06 08:40:50 全文阅读

她是沐然,弋国丞相。

他是城南,弋国君主。

沐然成为城南陪读的那一年,沐然十二岁,城南八岁。

而城南并不知道他父皇从国师那里要过来的陪读竟是女郎。

作为太子的城南天资聪颖,年少顽皮,完全不把那个大他四岁的陪读放在眼里。总是欺负他,闯了什么祸都让他担着。沐然也不反抗只是,每日督促城南读书。

那天城南逃课出去玩被皇帝得个正着,被罚了抄写一百遍佛经。城南满肚子的怨气回到住处,看着站着门口的沐然气不打一处来,想起刚才父皇说的话“沐然是朕从国师那里要来的,他天资聪颖,通五经,懂四书,才华横溢器宇非凡,是一个难得的人才,你要和他好好学习,好好待他,以后定能助你一臂之力。”

城南实在想不通这个书呆子有什么用,天天就知道板着张脸要他读书。

沐然淡淡的看着城南一遍又一遍的抄写佛经,现在已经丑时了,城南已经困的不行了,可还有二十遍没有抄完,城南一边拍大腿不让自己睡着,一边又困的不行。最后实在受不了了,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沐然看着睡着的城南叹了口气“唉,你何时才能不让我操心啊?”

城南早上起来,看到自己在床上,不远的书桌上趴着沐然,走过去看到书桌上一百遍佛经,字迹一模一样。城南知道,后面二十遍是这个陪读的写的,他很聪明,知道模仿他的字迹。城南看着沐然,心中有点小别扭。心想,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沐然起来看到城南在看着自己,轻轻的咳了一声,城南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看着沐然,说到“谢谢你帮我抄写佛经”

沐然看着红着脸的小声说话的城南笑着说“你还不快点吧佛经拿给皇上看,等下去迟了小心在罚你抄写一百遍。”

哦,对啊。

沐然看着城南跑出去的背影不禁失笑。

弋国520年,先皇驾崩,太子城南继位。

那一年城南二十岁,沐然二十四岁,沐然陪伴城南整整十二年。

次年二月,皇帝册封沐然为弋国丞相。

“皇上,最近西部出现大面积蝗灾,西部本来不容易耕作谷物,这次发生大面积蝗灾,使西部农作物,黎民遭受巨大灾难。必须尽快解决此次蝗灾。”

城南端坐在龙椅上,看着站在下面的沐然,悠悠的说道“爱卿有什么好主意?”

沐然看着龙椅上的那个男人,早已褪去一身骄傲,藏尽了一身锋芒。有时候连沐然都看不透他的心思。沐然苦笑一声说到“现西部耕作谷物欠收,黎民百姓天天饿肚子,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解决粮食问题。”

爱卿有什么好主意吗?

“现南部新城丰收,新城到灾区不过数十日,可先从新城调一批粮食过去,以解燃眉之急。再由京城派专门人员去处理蝗虫,再由国库出资,从各方调派后续物资过去,最后调动全国去给灾区捐款。”

爱卿就是厉害,轻而易举就把这事解决了。

“皇上,还有一件事没有解决。”

城南一脸疑惑的看着他,“哦,什么事?”

“赈灾的事,此次受灾面积广大,大约有五百万百姓不同程度的遭受损失。臣怕捐款数目不够,恐怕需要朝中大臣捐款,可朝中大臣怕是有点难搞哦。”

城南拿着手中的扇子,摇了摇,说到“这是个难事,那些朝中大臣不吸别人的血就好了,怎么可能会拿钱出来啊?唉,要不这样吧,明天上朝我提一下,看能捐多少。”

沐然看着皇帝一脸着急的样子想了想说到“臣家中还有五百两黄金,臣把它全部拿来赈灾。”

唉,城南重重的叹了口气“要是朝中大臣都像爱卿一样就好了,那我泱泱弋国肯定能繁荣昌盛,长存千年。”

“皇上,臣定会帮你的。”

翌日,城南端坐在高高在上的龙椅上,低头看着前面跪下的人,用力锤了一下扶手。“你们这一群人还比不上丞相一个人捐款数目多,朕要你们有何用。”

尚书大人颤颤巍巍的走出来,跪在地上,老泪纵横的说到“皇上息怒,群臣们也想为皇上出一份力,多捐一些款,可是我们一家老小都需要花钱,而丞相孤身一人,捐款当然多,不是我们不想多捐款,而是真的没钱啊 。”

沐然在旁边看着尚书老头断断续续的说着不能捐款的原因,淡淡的说到“昨天暗卫查到,尚书大人在城西买了一栋大宅,而且这个月你一共买了五栋大宅,我就想问,尚书大人,你这钱是哪儿来的?我看你就是不想拿钱捐款吧,你一个堂堂的尚书大人,不把黎民百姓安危放在第一位,自顾自己寻欢作乐,有失偏颇吧!”

“皇上皇上,你听老臣解释啊,不是丞相说的那样。”

“朕不想听,来人,把尚书大人拉下去,关入大牢,等朕哪天心情好了,就把他放出来。你们一个个的都不想捐款,那就像尚书大人那样去大牢蹲着吧。”

“臣不敢,臣等定当竭力为灾区捐款。”

夜晚。

七子从外面进来,恭恭敬敬的对着城南说“皇上,尚书以除。”

“皇上,尚书他这段势力越来越大,怕是有谋反之心,现如今已死,皇上要选择一个绝对忠诚的人来担任。”

城南看着沐然淡淡的说到“爱卿有什么好的人选吗?”

沐然怕说出人选,城南会生气,他想了想还是说了“墓里。”

城南听到墓里的名字,身体忍不住的颤了颤。大声的对沐然吼道“不行,绝对不行,我决定不可能让那个死变态出现在我眼前。要不是你上回为他求情,老子早弄死他了。”

沐然看着城南发那么大的火,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恭恭敬敬的站在旁边不吭声。

城南看着沐然这样,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心不由得软了下来。“说吧,为什么要举荐他,还非他不可?”

“皇上,现在你刚登基才不过短短两年,你必须拥有足够的人才,才能与朝中大臣相抗衡。而这个墓里是一个难得的人才,虽然有些变态。他对皇上你的忠诚度是不用质疑的,我们现在就是需要这样的人才担任朝中重要职位。希望皇上好好想想。”“我怕把他放回来,他还会像以前一样对待你,你真的想好了?”城南看着他轻声问着。

“臣想好了,非他不可。”

城南叹了一口气“你真是我的好丞相,你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到时候不要后悔。”

沐然跪下“谢皇上!”

城南看着他这样,袖子一甩扔下一句你自求多福,就离开了。留下沐然一个人跪在那里。

沐然看着离去的人,苦笑了一声,就算再害怕墓里又能怎么样?你的大国计划可不能耽误,我还不知道能陪你多久呢?希望我能看到吧。

“皇曰;因朝中尚缺一位尚书,今令驻西部旱地墓里将军回朝,担任尚书一职,十日之后就职。”

西部旱地:

“将军,皇上命你回朝担任尚书一职。”墓徒双手持剑,对着帘子后面的人恭恭敬敬的说到。

“哦,是吗?看来我的小宝贝想我了,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也该回去了,不然我的小宝贝都要忘了我了。”帘子后面的人,长的一张倾国倾城的脸,极度的妖艳,分不清是男是女。第一次看他肯定会被他给吸引住,可熟悉的人都知道他是个惹不起的变态。

墓里想起那晚就呲呲的笑起来了。

那晚,皇帝城南深夜去丞相府中,想要与沐然讨论西部旱地的紧急文书。城南永远都忘不了那夜,沐然满身是血的躺着床上,傍边的墓里痴痴的看着他,脸上的笑,极度妖艳极度诱惑。

那次,温尔儒雅的皇上崩溃了,撕心裂肺的喊着沐然的名字,可是他沐然好像听不到一样,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

后来,皇帝召集全国名医为沐然医治,可是沐然却还是一直不醒,医者说有可能是丞相不愿意醒过来。那段时间,城南就像一个木偶,每天往返大殿和寝宫内,自己亲手照顾沐然。而墓里则被关进蛇盅里,皇帝下令,如若丞相不醒,墓里定生不如死。

从小到大,都是沐然悉心照顾城南,城南已经习惯了,突然而来的意外,让城南措防不及,心不由得痛起来了。

他说,你和我约定过要一起吧弋国建立成强大的国家,要让江山稳固,繁荣昌盛,让生活在弋国的每一个子民过上幸福安康的生活,让弋国强大起来,不让任何人欺负。可你现在躺在床上又算什么,难道你想要我一个人来撑起全部吗?沐然,我是太子的时候,你是我的陪读,受万人羡慕。我成为皇帝的时候,你是我的丞相,受万人尊敬。你要起来,还有好多事情要你去做,这个国家不能没有你,我也不能失去你。

“皇上,你多大了,你怎么还哭鼻子?”

城南听到头上传了的声音,惊喜的抬头,看到沐然那张雪白的脸,笑了,笑的像小孩子一样。

“我还没有和你一起,让弋国强大起来,子民还没有幸福起来,我怎么可能扔下。”沐然咧着嘴笑了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