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吃不消
作者:一阵妖风  |  字数:3378  |  更新时间:2020-02-25 14:13:01 全文阅读

谢清清确定以及肯定自己已经爱上盛祖辰了,并不是单纯的喜欢,还有着赤/裸/裸的占有欲,别说是那兔子精,换成旁的人让盛祖辰那般维护,她现在也做不到稳若泰山淡定自如了。

爬到床上时,谢清清打了个哈欠,笑眯眯地拉过被子盖在身上,就沉沉睡去。

她相信她的这个告白盛祖辰会吃不消的。

事实也本就如此,整个晚上盛祖辰都在书房里坐着,愣是亲力亲为的守在电脑旁,将谢战宁和范灵两个人的事处理得妥妥贴贴。

只是盛祖辰不知道的是,谢战宁进房间的那一分钟,在得知到范灵的意图后,是打算下楼去买套套的。

两个人也都知道彼此的身份,自然不能贸然使用酒店的东西。

谢战宁也是很精明的,出来时刻意让监控拍到他,然而开车出去后,他就刻意避开了路上所有可能存在的监控,最后让保镖将车开回到他在A市的住所,他自己则开了保镖的车绕回来。

车也没有停在帝皇酒店专用停车场里,而是停在一所公寓的地下车库里,自己弯弯绕绕避过监控重新回到的酒店里。

这一点足以证明,范灵的魅力还是很大的,她勾出的火,也只有她能灭。

置于两个人隔天从酒店出来,谢战宁也是刻意避开监控贴墙而走,就只能拍到戴着口罩出来的范灵一人。

范灵也不傻,她从大厅走,谢战宁就从后堂离开,先去公寓跟保镖汇合交换开了车,才又到指定地点去集合喝粥,像是之后约定好的般。

后来两个人也同时澄清表明,是接到爱丽斯和盛总的晚饭邀请,两个人一商量才决定随处逛逛,就让谢总充当了提包小厮。

盛祖辰在此事上特别大方,将酒店内部的监控几乎是全部暴晒在视野之下,让这些人去证实真假。

反正他们总不能跑到帝皇酒店内部去撒野,也不可能浪费时间去证实监控盲区。

帝皇酒店也不是人人都能住得起的,闲人也有闲人待的地方,那就是大厅的休息区和等候区,不住店不就餐的人,鲜少混得进去就是。

热火朝天吃了一夜的瓜,到最后还是证实“子虚乌有”,许多瓜农不乐意了,就把某些记者朋友骂了个狗血淋头。

这些人也顶不住舆论的施压,到天边泛白之时,总算撤了长篇大论和声泪具下的控诉,还网络一遍谦和安静。

盛祖辰见事情解决,自己在一夜之间暴涨两百万粉丝,有些苦恼地抓了抓头发。

脸还是好看帅气俊郎的脸,只是黑眼圈太重,眉头皱得太紧,让人看了不免觉得心疼。

盛祖辰就这样回到卧室里,轻手轻脚的生怕吵醒谢清清。

进浴室洗漱完小心翼翼躺到床上,盛祖辰扭头去看熟睡中的美人儿,才好笑地察觉到自己的别扭。

谢清清的睡眠质量一直很好,手机铃声不响个十多遍她是不会醒的,即使手机就放在床头上。

想来是他过于小心了。回想起谢清清的重锤表白,盛祖辰心慌慌地收回视线,手放在胸口。

扑通扑通扑通、怦咚怦咚怦咚,就像古老的时钟幽远而绵长......

他们这边是各自安好,睡得无比踏实,谢战宁跟范灵两个人却早被两家大人逼入绝境里。

谢战宁握着手机,一门心思只想把谢峰和谢明哲敷衍过去,可无论他说什么,谢峰只顾传达谢明哲的旨意:让他离范灵远点,否则就滚回去。

挂断电话后的谢战宁也是愁眉不展,生平第一次觉得女人真是个大麻烦。接着又自我鄙夷地骂道:你也不是个东西。

他确实不是个东西。

一边在谢清清那里信誓旦旦地说喜欢,追求人家,保护人家,充当人家的避风港,还恬不知耻地认领哥哥的位置,一边却又跟范灵搞暧昧,不清不楚,还非得将人吃干抹净。

男人果真不是什么好鸟。

谢战宁沉闷地揉着太阳穴,他几乎也是一夜未睡,然而今天还有许多公务需要他处理,光是几个上千万的大单子,签订合同的事都够他繁忙狂躁。

范灵这边倒是轻轻松松,反正就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意思,无论范家人怎么劝怎么将心比心的诱导,范灵就是铁了心的要围着谢战宁转。

最后范成亮不得不下最后通牒:两年时间,给她两年时间如果都无法让谢战宁为她心动,她就必须接受家族安排,跟世家联姻。

范灵一听,原本轻轻松松的表情僵在脸上,整个人一下如坠冰窖,整个人连头发丝都冻结成冰片儿。

她静默很久,四周的空气似乎都已滞带,她才放出豪言壮语:好,就两年。

范家人这才消停。

事后两个哥哥安慰了她两句,还问她是怎么想的。

范灵苦涩地勾起嘴角,握着手机的双手都在轻颤,颤抖着将消息发送出去:

“两年的时间他都不动心,我也该死心了。反正也嫁不了所爱之人,嫁给谁又有什么区别呢?”

范晨和范剑收到这条消息时都是纷纷蹙眉头,抿紧嘴巴沉默许久。

两个人没在回复范灵,而是把这条消息转发给谢清清,然后说了前因后果。

从盛祖辰躺床上那会开始,谢清清都在浅眠,手机一响就害怕吵醒盛祖辰,一把抓过手机迅速改为震动。

而等她把范家两兄弟的微信看完,谢清清突然难过得无以复加。

同样是金子塔间的贵族,有钱有权也有颜,为何盛家和范家的差别会这般大?一个范晨还不够,还要绑上范灵?给她的自由就是为了以后的长期约束吗?

唉~谢清清突然觉得,孤苦无依也不是全没好处,除了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惯常生活,也非常的自由自在,想爱就爱想恨就恨。

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范灵,谢清清也就没回复范家兄弟的消息,起床进浴室洗漱后悄无声息地下了楼。

简单吃过早点后又上楼,刚打开门就听见盛祖辰的手机在响,床上的人手在摸索却半天没有摸到手机。

谢清清迅速走过去按掉铃声,盛祖辰就翻了个身嘟哝一句“别吵”,继续沉沉睡着。

谢清清抿唇一笑,眼里灿若星河,扫一眼来电显示后蹑手蹑脚地退出卧室。

“喂?”

杨付林握着手机明显一愣,迅速看一眼沙发上的女人快速退出盛祖辰的办公室。

“清清?”

“嗯,你找盛祖辰有事?”

杨付林一想到林月牙和谢清清之间的种种“礼上往来”,立马把脱口的话咽回肚子里,道,“没事,盛总还没醒?”

“嗯。”

“哦,那就让他睡着吧,我晚点再打过来。”

说完,杨付林直接挂了电话。

谢清清也懒得理会他,反正盛祖辰工作上的事她也不懂。

重新回房间把手机放好,谢清清看着眼前的“睡美人”,没忍住在盛祖辰脸上轻轻啄了一下,如同蜻蜓点水般,很快就分开来。

亲完她自个就笑了,笑得无比幸福和满足,眼里的千万星河像是要倾泻而出。

随后再次默默退出房间,轻轻带上门。

盛祖辰这一觉睡到自然醒,已是傍晚十分,饿得前胸贴后背。

他扫一眼手机,见没人找他,公司里的事都交由杨付林在打理,想必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将手机放置在床头柜上起身进浴室洗漱。

杨付林打扰过一次就没再敢去打扰盛祖辰,深知他是个作息规律的人,一旦坏了规律,就需要睡一整天。

他此时看着沙发上坐着无聊玩手机的女人,眉稍飞扬。

林月牙在公司等了盛祖辰整整一天,精心打理过的发丝,搁在放大镜下就能数得明白,那张娇好清丽的脸,化着青春活泼的妆容,配上一套淑女装,俨然亭亭玉立,温婉可人。

不愧是校花。杨付林暗自叹气,又给她换上一杯热咖啡。

“他今天很忙吗?”

杨付林点头,“是挺忙的,昨天那事儿,闹得有点猛。”

内心却是这样的独白:睡得天然如猪,哪有空管你。

“不如,你打电话再问问?”

这一天下来,杨付林都是在做样子给林月牙看,这会听到她还不死心的问话,眉头微微拧了拧,看了眼时间。

心想着盛祖辰应该也起了,这才当着林月牙的面拨通盛祖辰的手机,结果响半天也没人接。

林月牙失落地抿口咖啡,看看时间已经临近下班,才不得以放弃,将合同转交给杨付林让他代为找盛祖辰签字盖章。

杨付林一一应着,客气地将人送进电梯,然后再次拨通盛祖辰的电话。

谢清清正巧进来看盛祖辰,张凤容中午时就过来了,两个人聊完工作聊范灵,一时间忘了时间。

当谢清清猛然想起盛祖辰还在睡时,才惊慌失措地上楼来看他。

认知一开门,就又听见手机响个不停,几步过去再次替盛祖辰接了。

“喂?”谢清清喂完才惊讶地发现,床上没有盛祖辰的身影,听见浴室传来的哗哗水声,才安下心来。

手机那头已经传来杨付林略微惊讶的声音,“盛总还没醒?”

“醒了,在浴室洗漱,我让他听电话。”谢清清说着拿着手机径直扭开浴室门,看着眼前赤白条条的美人洗浴图,脸不红心不跳地欣赏着。

盛祖辰的身材可以用精壮来形容,每一根肌肉线条都非常完美,水光潋滟里,说不出的性感诱人。

被谢清清这般风轻云淡地盯着看了许久,盛祖辰终是哑着嗓子道,“看够了?”

他嗓音清冷,暗哑的声线传进耳朵里,非常的悦耳有磁性。

谢清清挑挑眉,扫一眼手里开着免提的手机,坏笑道,“身材真好,我男人真迷人。”

盛祖辰现在很饿,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一定会把谢清清抓来就地正法。

虽然没那个力气,不过逮过去让她一起洗个鸳鸯浴啥的,还是能办到的。

可他刚伸出手,谢清清就扬了扬手里的电话,笑面如花地道,“你助理找你。”

盛祖辰......

“咳咳,盛总,我说完就挂。”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