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女王不要太高冷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打入地牢的郡主
作者:倾如玥  |  字数:3150  |  更新时间:2021-11-09 18:34:04 全文阅读

时间慢慢的流逝,在世子妃殿下大安后,尔多族终于迎来了一个万众瞩目的日子。

天还没亮,人们就涌向王城西面的监斩台,今天行刑的就是在河堤上刺杀世子妃殿下的凶手!

听说尔多王要用贼首的头颅去祭奠世子妃殿下的父母,这可是尔多族独立三十年以来第一次将犯人斩首示众。

激愤的人群将刑场的气氛点燃,叫骂声,诅咒声此起彼伏……

世子妃殿下就是他们心中的保护神,他们一定要看着刺杀世子妃殿下的贼人血溅当场。

今日的天很晴,连绵了几日的秋雨,已经把苍穹洗刷的一片碧蓝,一朵朵留着马尾的白云悠闲的挂在天空,给人一种温馨的闲适。

“殿下,早晨风寒,还是请殿下多加件衣服!”

宇薇从婢女手中接过大世子的外套,轻轻的披在了他的身上。

今天就是给爸妈报仇雪恨的日子,她盼望已久的这一天终于来了。

昨日大世子问她是否要去刑场,她摸了摸自己的腹部,还是莞尔一笑的拒绝了。

尔多族民众要求处死占广的情绪激昂,她去与不去都改变不了什么,再说她也不想给孩子留下个血淋淋的胎教。

一瞬间的错愕,大世子仿佛觉得他们已是一对恩爱的夫妻,前日父王来,宇薇以孩子为名恳请父王为他们举行大婚,父王毫不犹豫的就应允了。

他欣喜若狂,这可是他日思夜想的美事,可是看到宇薇眼底的那丝冷淡,他所有的开心都慢慢的消散了。

他轻轻地吻了下宇薇的额头,便迈开大步走了出去,他是这次行刑的监斩官,他还要快点赶往地牢!

虽然他心中充满了将要处死占广的兴奋,但是他脑海里全是晨起时宇薇平淡的面容,就像一汪看不见底的潭水。

这可不是小薇原本的样子,原来的那双漂亮的眼眸应该是明澈的,而现在的里面却尽是深沉。

他说不清在这双漂亮的眼眸后面到底隐藏着什么,他只知道小薇在上次遇袭后就似变了一个人,虽然还是清丽温婉,但是温婉中却透着丝侵入人心的凉意。

“大世子殿下!”

几个身板笔挺的侍卫整齐的行了个礼。

他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就钻进了黑漆漆的山洞中。

自从占广逃脱后,他就把地牢做了更为严密的改造,若没有他的指纹解锁,就是一只小虫也休想从地牢里飞出去。

他嘴角微微一扬,熟练的打开了牢门,还没走多远,就听见一阵歇斯底里的哭嚎声。

他不禁拧起了眉毛,脸上露出了厌恶的神情,自从尔多丽被关入地牢后,她就日夜不停的哭闹咒骂。

前几日好不容易才安静了些,没想到今日又满血复活了?

他不由得扫了一眼负责守卫的士兵,一个身材瘦弱的士兵不由自主的向后面退了一步。

杨茂!

一个经常被占广欺负的瘦弱男孩浮现在大世子的脑海中。

虽然杨茂也是贵族子弟,但是他父亲的官职不及占侯,所以他自幼就受尽了占广的欺凌。

有一次,他无意碰到了尔多丽的衣服,就让占广狠狠的暴揍了一顿。

大世子看着身体微颤的杨茂不禁一笑,他几步便跨到杨茂的面前,将他一把拽了出来。

“请大世子殿下饶命!请大世子殿下饶命……”

杨茂浑身瘫软的跪在地上,不停的磕着响头。

“说!”

大世子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小人只是给郡主殿下送了些食物,其它的什么也没做啊!”杨茂带着哭音辩解道。

“是吗?”

大世子漫不经心的看着他,尔多丽一大早就嘶喊不止,绝不仅仅是只送食物这么简单。

“真的没有了!”杨茂目光闪烁。

他在给郡主殿下偷送食物时,还把占广问斩和大世子殿下大婚的消息告诉了郡主殿下,郡主殿下听到后就面目狰狞,形如疯癫!

“还不快说!”

大世子脸色一凛,声音中透着无比的威严。

“小人还告诉郡主殿下,今日……今日是占广砍头的日子,还有……”

“还有什么?”

“还有,大世子殿下即将大婚的消息!”

大世子听闻便摆了摆手,让侍卫将杀猪一样嚎叫的杨茂给拖了出去。

顺着郡主的叫骂声,大世子向右侧的一个牢门走了过去。

当牢门被侍卫打开时,一个披头散发的黑影便向着大世子冲了过来。

大世子抓住这个黑影的手臂,稍一用力,一声毛骨悚然的哀嚎声便传了出来,大世子轻轻一推,黑影便踉踉跄跄的摔倒在地上。

大世子环顾四周,只见精致的牢房内凌乱不堪,一床锦被被扔在了昏暗的角落,床上床下都是枕芯里的鹅毛。

“你竟然敢打我?”

尔多丽从地上爬起来,满眼怒火,再一次疯狂地冲向大世子。

与其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受罪,还不如跟这个狠心的大哥干一场。

扑通一声,她再一次被摔倒在地上,撕心裂肺的疼痛从她的手腕处传了过来,她不禁嚎叫起来。

“你不必用这种眼神看着本世子,本世子不是小薇,心慈手软不是本世子的专长!”

“每次看着小薇伤痕累累、命悬一线,本世子都恨不得亲手杀了你,但是父王偏袒于你,本世子也只能任你在外逍遥!”

“可是做尽坏事的你却不知悔改,竟然在本世子的订婚之夜刺杀小薇!”

大世子难忍心中的愤怒,握紧的拳头格格作响。

“若不是林莫挺身相护,小薇早已与本世子阴阳相隔,你现在在这里苟延残喘,还是小薇动了恻隐之心,要不然今日与占广一起奔赴刑场的还有你这个心如蛇蝎的毒妇!”

“不可能!”

尔多丽挣扎的站起来,满脸狞笑,“我是父王最宠爱的郡主,父王肯定是中了你和那个贱人的诡计,等本郡主被父王放出来,本郡主一定会将你和那个贱人碎尸万段!”

“最宠爱的郡主?”

大世子眼中尽是嘲讽,“父王对你早就已经失望透顶,当父王答应小薇要还给她一个公道时,你就再也不是那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郡主了!”

“不可能!”

尔多丽不可置信的大喊道。

从小她就受尽了父王的宠爱,不仅容忍她欺负西弟,就连她在外面与占广鬼混,父王也从来没有苛责。

父王心思缜密,不可能没有发现她与占广做的那些杀人取乐的游戏,可是父王还不是一如既往的护着她,怎么会因为那个贱女人而对她如此绝情!

“以前是不可能,但现在可能了。”

大世子剑眉微扬,露出一副淡然的笑容。

尔多丽看着大哥气定神闲的样子,心里一惊,从她刺杀宇薇失败后,父王就将她关进了佛堂,说是让她静心忏悔。

可是她有什么要忏悔的?

一个下贱的地表人抢走了她的心中所爱,本来就该死,贱人该死,贱人身边的人更该死!

当她得知那个贱女人的父母被杀害后,她就兴奋的一夜未眠。

她感激占广,感激占广做了她想做而做不了的事,真是上天有眼,那个不要脸的贱人终于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一想到贱女人那悲痛不已的模样她就心情愉悦,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忤逆她,这就是跟她作对的下场!

她抬起自己的左手,中间的三根玉指已被人削去了一截,父王不仅没有惩罚削去她手指的贱女人,还把她关在了小院中,甚至还遣散了她的婢女。

她日也恨,夜也恨,就在她恨的忿天忿地时,占广再一次袭击了那个贱女人。

她高兴,她开心,虽然占广再一次失手,她依然感到无比的畅快!

可是没几天她就被关在了这里,她知道,父王的寝宫就在不远处,所以她日夜哭喊,就是想让父王将他放出去。

可是没有用,自从她被关在了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后,父王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她的心里充满了不甘,她知道自己是被人给算计了,可是她想不出这个人会是谁?

这时,杨茂出现在了她的眼前,从杨茂热切的眼神里,她看到了新的希望,她要借助杨茂的帮助去找父王,她不相信父王会狠心的抛弃她。

没有意外,她甚至只用了一个眼神,就让杨茂拜倒在了自己的脚下。

可是杨茂懦弱胆小,不肯帮她去见父王,只是将占广行刑和大哥大婚的消息告诉了她。

占广之死早已在她的预料之中,可是那个贱女人怎么能在热孝之中举行婚礼?

难道是为了报复她?

尔多丽忍不住浑身战栗,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竟然低估了那个贱女人。

那个贱女人不仅攀上了大哥的高枝,还使一直疼爱自己的父王对自己出了重手!

她咒骂,她崩溃,她没想那个贱女人不仅堂而皇之的走进了王室,还使尽手段左右了她的父王!

大世子看着尔多丽黯淡下去的目光,心里一阵痛快,如果不是她授意占广杀了宇薇的父母,宇薇也不会对他如此淡漠。

他没想到这个以杀人为乐,刁钻跋扈的毒妇也知道害怕,他轻蔑地瞟了尔多丽一眼,便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牢房。

随着咣当一声门响,牢房里传出了尔多丽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只是此时的哭喊中再没了以前的嚣张,有的只是无尽的绝望……

生不如死,这就是宇薇要让她付出的代价,她将在地牢里渡过自己的余生。

倾如玥
作者的话

恶毒的郡主终于被打入地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