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女王不要太高冷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离悦的祖父
作者:倾如玥  |  字数:3151  |  更新时间:2021-11-10 11:57:41 全文阅读

“老三!”

舒逸看着已沉沉入睡的老大对林悦说:“你在这里守着老大,我去把老四接过来。”

“好!”

林悦点了点头,便同舒逸一起走到了院子里,清晨的风很凉,就似刀子一样割着她露出的脸颊。

她朝四周望了望,便朝附近的小山脊走了过去。

山脊不高,一块探向崖边的山石成了驻足观望的最佳地点。

林悦走上去,朝着蜿蜒起伏的山路望去,一群士兵装扮的人正簇拥着一个体态肥胖的男子从山路上逶迤而来。

林悦来不及观察,快速向原路奔去,老大还躺在离老伯的家中,她要尽快和老大躲藏起来。

“老伯!”

冲进院子里的林悦冲着正在捣弄药草的老人问:“有兵士往这里来了,您这里有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

“有,有,有!”

老人忙不迭的应着,连忙放下手里的草药走进屋里。

屋里的正中是一幅神农氏的挂图,他摘下来,一个黑漆漆的洞口便露了出来。

“这是老夫平日储存冬粮的地方,你们先到这里面躲躲吧!”

“多谢老伯!”

林悦赶紧将熟睡的宇薇抱了出来,一步就跨进了洞口之中。

洞里不大,但颇为洁净,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几个储存粮食的石缸。

她将宇薇平放在里面,自己则轻轻地躲到了石洞的入口……

“离老头!”

过了不久,一阵嘈杂的人声从院外传了进来。

“守备大人!”

老人急忙满脸堆笑的迎了出去。

“本大人问你!”

司徒强傲慢的站在院子里,“你见没见过几个年青的女子,其中一个宛如天人!”

“没有!”

老人急忙摇了摇头,“这荒山野谷的,哪有什么天人模样的女子?”

“怎么不可能?”

司徒强瞪起了他那双三角眼,“陛下传御,准泓世子妃殿下出逃,找到者加封为万户侯。”

“准泓世子妃殿下出逃?”

老人狐疑的看着他,“守备大人说笑了,尊贵无比的世子妃殿下怎么可能逃出来?”

“你看本大人像说笑吗?”

司徒强斜了老人一眼,“有人向本大人回报,说是有女子朝你住的这个方向而来,所以本大人才屈尊赶到这里。”

“小人之言不可信啊!”

老人赶紧解释,“别说女子,就是男子,老夫一年也见不到几个!”

“瞧把你吓的!”

司徒强不屑的撇了撇嘴,“本大人还没来得及吃早餐,你先去给本大人备几个小菜!”

“可是,”

老人立即苦着一张满是皱纹的脸,“小人这里粗茶淡饭的,恐入不了守备大人的眼啊!”

“哪这么多屁话!”

一个士兵走过来推了老人一把,“守备大人在你这歇歇脚,是长了你的脸知道吗?你可别给脸不要脸?”

“小人不敢!”

老人向后趔趄了几步,赶忙躬下了腰,“守备大人屋里请!”

“算你识时务!”

司徒强不屑的哼了一声,便摇晃着肥胖的身子向屋里走去。

“大人,这里有一个男子!”

率先抢进屋里的一个瘦子打开了门帘,指着躺在屋里的赵书彤赶紧汇报。

“离老头,你不是说就你一人吗?”

被士兵扶进屋里的司徒强翻着一双三角眼,“那这个人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回守备大人!”

老人恭敬的答道:“这个人是小人今早从山坳里救回来的!”

“从山坳里救回来的?”

司徒强慢慢地走到赵书彤的身边,一张清秀的脸庞立时映入他的眼帘。

“这,这……”

他指着躺在石椅上的赵书彤惊慌失措的问道:“这不是赵司马家的大公子吗?他怎么会变成了这副样子?”

“他是被雪狼袭击了!”

老人看着守备惊讶的样子紧接着说:“这已经是被雪狼袭击的第十三个采参人了,其余的十二个均已丧命!”

“胡说!”

司徒强猛地拍了下桌子,“让雪狼袭击的还能逃出来,这一定是从山崖上摔下来的。”

“大人,这怎么办?”

那个瘦小的士兵凑到了司徒强的身边,“司马大人正在到处寻找赵公子,要是知道赵公子伤成这样,恐怕大人也不好交代!”

“本大人凭什么交代?”

司徒强冲着那个瘦子吐了口唾沫,“他儿子长着腿,自己作成这样,还赖本大人不成?”

“大人说的对!”

瘦子抹了抹脸上的唾沫一脸谄媚,“无论如何都是大人找到的赵公子,赵司马总要记住大人的这份情!”

“少放你他妈的狗臭屁!”

司徒强抬腿踹了瘦子一脚,“你他妈的快叫几个人过来,马上将赵公子送回司马府。”

“送回司马府?”

瘦子不解的问:“不是应该送回将军府吗?”

“送什么将军府?”

司徒强扬起手就是一巴掌,“是赵司马找本大人要儿子,又不是毛将军找本大人要女婿。”

“大人说得对!”

被打懵的瘦子赶紧点了点头,然后出去叫了几个士兵七手八脚的将赵书彤抬了出去。

“守备大人!”

老人看着被抬出去的赵书彤皱着眉说:“这位赵公子已经失血昏迷,这样的风霜颠簸恐怕不利于养伤。”

“昏迷总比死了强吧!”

司徒强不以为然地说:“他老婆已经死了,正等着他回去发丧呢?”

“什么?”

老人惊讶的张大了嘴,“那个报信救回郡主殿下的姑娘死了?”

“死了!”

司徒强叹了口气,惋惜的说:“好不容易成了陛下眼里的红人,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啦。”

“怎么死的?”

老人从石柜里拿出一碗雪兔肉放在了司徒强的面前,全费朗族的人都知道这个瘦弱女子的壮举,这样死了实在是有些可惜。

“被人杀死的!”

司徒强接过老人递过来的雪参酒喝了一口,“听说这位毛姑娘死的极惨,而且是死在了王城边缘的一个破落户的家中。”

“怎么会这样?”

老人听闻吓了一跳,他只听说这个女子平素最会做人,没想到竟落了个这样的下场。

“本大人哪里知道?”

司徒强抓起一块兔肉放在了嘴里,“陛下已经下令神畏营进行彻查,应该很快就能抓住贼人!”

“那就好,那就好!”

老人忙不迭的应着,将一小碗米粥放在了司徒强的面前。

“你这的伙食不错啊!”

司徒强喝了一口米粥,眼睛朝屋里环视了起来,“离老头,你这里还有什么好东西?”

“回大人!”

老人赶紧堆起了一张笑脸,“小人就一山野村夫,我这里能有什么稀罕的东西?”

“不应该啊!”

司徒强止不住的摇着头,“你儿子过的日子可比本大人滋润的多,难道他就没给你送过什么好东西?”

“他过的日子怎么能跟大人相比!”

老人无奈地叹了口气,“还不是靠小人挖参去接济于他!”

“胡说,他的日子还用你接济,谁不知道他是这片的富人?”

司徒强说着在屋子里转悠起来,离老汉儿子的生活一直是他心里的一根刺,他想不明白,一个既不做官又无家世的人,怎么能过的如此逍遥?

“这幅画不错!”

司徒强走到神农图前仔细的看了起来。

“这是小人拿雪参换来的。”

老人看着已伸出手的司徒强赶紧走过去,从怀里掏出几根雪参放在了他的手里。

“本大人要你的雪参干什么?”

司徒强将雪参扔在地上,依然朝那幅画摸了过去。

“大人!”

一个士兵突然从门外跑了进来凑到他的耳边嘀咕了几句。

司徒强闻听脸色一变,赶紧猫着腰快步地跑了出去。

他刚跑出去,两个中年男子就跟着一个瘦削的黑衣男子走了进来。

“欧阳将军!”

老人看着穿着黑衣的中年男子赶紧迎了上去,他们一家人的性命都是拜欧阳将军所赐,如果没有欧阳忻,他们一家早已成为了女王的刀下亡魂。

“老伯,好久不见啦!”

欧阳忻看着眼含泪水的老人声音里多了一丝难得的温情。

“是啊!”

老人连忙抹了下眼角笑着说:“将军还站着干什么?快请坐!”

“老伯,泓世子殿下来了!”

欧阳忻说着朝瘦削的年轻男子努了努嘴。

“小人拜见泓世子殿下!”

老人连忙朝着星离跪了下去。

“老人家快快请起!”

星离弯腰将老人扶了起来,“都是自己人,不用行此大礼!”

“谢泓世子殿下!”

老人说完就将星离让到上座,自己则跑到一旁忙活了起来。

“老伯,今日可曾看见一位天人之姿的女子?”欧阳忻走到正忙着沏茶的离老汉的身边。

“啊?”

老人手一抖,参茶也随之落到了地上。

“老伯!”

欧阳忻赶紧抓住了离老汉的手,离悦的家人最为本分,最不擅长的就是撒谎打浑。

老人看着欧阳忻恳切的目光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忐忑,他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到底在哪?”

欧阳忻的眼里尽是焦急。

“唉!”

老人抱着头蹲到了地上,一个是自己全家效忠的主子,一个是相伴数十年的老神仙,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老人家!”

康神医走过来冲着老人道:“那个女子可是泓世子殿下最钟爱的女子,还望老人家如实相告!”

“这……”

老人看了看欧阳忻,又看了看康神医。

“不必为难老伯了!”

一个寒冷如冰的声音从墙壁里传了出来。

“谁?”

欧阳忻和康神医连忙护在星离的身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