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千古大战
作者:扶家花花  |  字数:3043  |  更新时间:2020-05-05 11:16:46 全文阅读

天纪年,毕水畔,两军对峙。

微风吹过毕水,在铠甲上擦过,留下铮铮的声音,在这片空旷地回荡。

毕水是天、魔两界的接壤地,这里曾发生过许多场大战,具体有多少场已经记不清了,唯一能证明的是河畔两边的坟茔,他们是每次大战战死的天兵与魔兵,他们用自己的牺牲换来了两界的一段时间和平。

随着天界的不断变强,毕水河畔几万年来再未添新坟,也未出现两军对峙的画面。

可如今,两界再次兵陈两岸,岸北军队身着红衣铠甲,岸南是穿着金衣战袍的军队,他们整齐划一,立在毕水两边。

岸北属于魔界的地域,这二十万的军队便是从魔界来的,他们身上的红衣就像他们的热心一般,让他们忠心的跟着魔尊煞路来讨伐天界。

金衣战袍隶属天界的太阳神君府,他们数量上虽然少于对方,但这些金衣战将都是个顶个的好手,看着样貌便觉得厉害,他们的领将便是太阳神君昊金大神。

昊金大神是天界传奇般的人物,从几万年前的射日大战中活了下来,并以很快的修炼速度飞升为大神,这个大神阶品可是天界最高的阶品,如今修成大神阶品的也不过几位,这些让昊金成为六界最具崇拜的对象。

这魔界尊主煞路也是六界的热议话题,四千多年前,一个少年出现在魔界,他从最底层的魔兵一直打到上任魔尊,最后成为魔界新的尊主,他的实力很强,强到魔界那些魔君联手都无可奈何,这个少年便是煞路。

这俩个两界的风云人物对峙,毕水河都不敢发出大的声响,只留下微风吹过的声音。

原本陈列到两岸后,便会打起来的天兵魔将,此时静候在各自的将领之后,手中的利刃已经准备,随时可以为战。

昊金与煞路的眼神对看了许久,终于有人开口,打破了毕水河的宁静。

髦狮驮着煞路走向毕水河的上方,昊金大神空身飞到毕水河的上方。

“我只要她!”煞路坐在髦狮的背上,语气坚定。

“不可能!”昊金的语气,同样的坚定,握着长剑的手青筋暴起,骨节泛白。

“她是我师父,我自是要带她回魔界。”煞路起身从髦狮的背上飞出,手里的剑也跟着祭了出来。

昊金手中的剑拿捏的更紧,“你既认师父,就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上一辈的恩怨已经了了,还是好好做你的魔尊为好。”

“不,你若死了她就只有我了。”煞路的声音深的像下面的毕水河一般,这心境也是。

“我绝不会让你伤到她,伤你父母的是你的外祖母,你应该去找她。”昊金的愤怒,周身散发着耀眼的金光,身后的金衣战将拔出了长剑,准备战斗,“今日是我与魔尊的战斗,你们退下。”

“好,我正有此意,众魔将听令,今日我与昊金的大战,生死不论,尔等好好看着,看完便回魔界,”煞路的话魔将听了,点头答是,在他们心中他们的魔尊是不会败的。

而另一边的金衣天兵也是这么想的,他们家神君是大神,是不败的。

众目下,两强手执自己的长剑,静静的站在毕水之上。

“将军,神君与魔尊这是?”说话的是刚来报到不久的新兵,他不明白神君这是在干嘛,才问了问前面的将军。

将军听完新兵的话,看了一眼面前的小白解释道:“神君与魔尊在斗法,你别看他们俩现在不动,他们俩周围十米内是不能去的,否则丢的就不止是命这么简单了。”

将军讲完,新兵的眼睛早就发直了。

岸对面的魔兵在商讨此次大战的理由,众说纷纭,但都离不开一个女子。有说女子是魔尊的心上人,有说女子是魔尊的师父,有说女子是魔尊的仇人······

静静的对峙结束后,一仙一魔都祭出了自己绝命的一杀,他们都在争取着时间,不知为何?

绝命杀一出,毕水河抖了起来,震的两军退后了几步,一仙一魔飞上了天空,扭做了一团,发出刺眼的光芒。

一声凤凰叫,将光芒撕开了一条口子,露出正常的天色来。

凤凰的叫声响彻毕水河畔,而金色的光芒也照耀着整个毕水河畔,照的毕水亮堂堂,沉了、黑了多年的毕水河底终于见了亮光,将下面的尸骨也显现出来,这条河记录了天、魔两界太多的战争,太多的伤痛。

就在此时,一个身着红衣的女子出现在了毕水河畔,竭尽全力的喊道,“停下!快停下!”

她的出现显然已经晚了,站在毕水河上,女子的眼睛睁的老大,瞳孔也在变的大了不少,却只看见了天上掉下来的两个黑点,两个她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人。

其中,一个黑点变成了一只凤凰,他并没有浴火重生,而是奄奄一息的落了下来,髦狮飞奔而来,将背留给了凤凰。凤凰身上的羽毛烧掉了好几块,在落到髦狮的背上,幻化成一个红衣的男子,“姑姑!”

女子听见男子的叫声,眼睛里充满泪水,看着他,“凤息,你们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瞒着我?凤息!”

凤息不语,女子呆在那了。

这时,另一个黑点变成了一只三足金乌,浑身发着金光,慢慢的从上面落了下来,女子不再去追问,也不呆了,而是飞身接住发着光冒着火的三足金乌,轻声唤道,“阿金!”

一句阿金,金乌变成了红衣的温柔男子,与之前着金衣铠甲执长剑的神君截然不同。

在女子怀中,昊金温柔的说道,“阿桑,你怎么来了?阿桑,噗噗,”鲜血从男子的嘴角流出,“阿桑,我,对不起,我不能让他带你走,我,我下手重了,他不能浴火重生了,也带不走你,我,我也不能保护你,爱你,宠你了。”

红衣女子擦着昊金嘴角的鲜血,“阿金,我是你的君后,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谁都带不走,阿金!你干嘛要答应凤息,他只是个孩子!”

女子说着擦着男子嘴角的鲜血,脸上除了泪水还有鲜血,女子身上一片的红色。

髦狮驮着红衣的魔尊煞路回到了自己的阵营,“魔尊。”几位忠心的魔将上前扶煞路下了狮子,放在一旁。

煞路看了一眼对岸,心里已然清楚,在她心中,自己与那人是比不了的。姑姑,既然你爱他,既然你坚持你自己位置,我……我云凤息觉不与你为难,让我为你做最后一件事。

“魔界众将听令,我死后你们立即返回魔界,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不要再来这毕水河畔,也勿寻天界报仇,今日这些我应得的,至于魔尊之位,就由五位魔君推荐任选,仁者为先。”这魔尊将自己所有的气力凝聚交代了这一切,也是为了护她,河对岸的女子。

煞路看着对面红衣女子正抱着昊金,心里热血上涌,吐出一口鲜血,嘴里却依旧喊着,“姑姑,凤息知错了,你能原谅凤息吗?姑姑······”喊完最后一句,煞路的手垂了下来,身子被分成了无数个碎片,朝着河中飞去。

“魔尊!”

“魔尊!”

众魔兵将跪了下来,祭拜他们的魔尊,带领他们过上好生活的魔尊。

河的另一边,昊金在女子怀里听见了魔兵的叫喊,对着女子,“阿桑,好好的活着,此后我不在身边,你要照顾好自己。”

“不,阿金,你不能抛下我。”女子抱着男子哭了起来,脸上的血被泪水打湿,发出阵阵腥味。

“阿桑,我用了自己的太阳神火压了他的浴生之火,他死我亡,这是,噗噗,这是应得的,阿桑,你答应我,好好的,好好的,等我回来。”昊金在说完这些,身上的光芒暗了下来,刚才的亮光也消失不见,直到整个毕水河陷入一片黑暗,女子手中的昊金也殒身在了毕水河边,女子跪坐在河边一动不动。

“阿金!”女子的哭声响彻毕水河,周身发出了些光芒,照应着这片黑域。

那边,魔界举起火把退出了河畔,毕水河失去了光亮,是不好的征兆。

“君后,咱们回吧!”这是昊金大神身边的仙官,他已经劝了女子多次,最后没有办法,让另一个仙官带着军队回府,自己陪着女子。

“君后,你这样,君上走的也不放心啊!君后?君上最后说让你等,等他回来。”仙官并不是安慰,而是昊金最后一句话说的便是如此。

女子听见等他回来,快速的擦干自己的眼泪,起身便要回自己的府上,是的,他是太阳神君,天地见不能没有他,他不会死的,不会的,不会,阿金,你放心,我会好好的,好好的吃饭,好好的睡觉,好好的打理两府的事,好好的教育孩子,好好的做君后,好好的做族长,阿金,我等你回来!

仙官与女子走后,毕水河陷入了沉寂之中,这一次,毕水河没有迎来新的坟茔,但它依旧的躺在天界与魔界的中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