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一个人的初见
作者:殊姝  |  字数:5896  |  更新时间:2020-03-04 12:56:10 全文阅读

第一章 一个人的初见

北倾六年冬末。

北倾皇宫,南熏殿

只见一宫女打扮的丫头边跑便往殿内大喊“公主,公主,天大的好消息,天大的。。。。”

江管彤在床上睡得正香,忽而被这喊声吓得一个机灵从床上坐了起来,反应过来这叫唤声来自自家小婢女时,生气的把枕头扔在地上

“笑笑,你信不信我把你毒哑让你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大早上的你干嘛呢,没看见我这睡得正香呢嘛”

被叫做笑笑的小婢女一进到内殿便见自家公主气的火冒三丈,赶紧把江管彤扔在地上的枕头捡起来弱弱的道

“公主,奴婢还以为你起来了呢 ,我这不听见好消息赶紧来告诉你嘛”

江管彤还在起床气里烦着呢,没兴趣的挠挠头,便又一头倒在床上不厌其烦的说了句“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笑笑上前将枕头放床上扶着江管彤的手激动道“公主,笑笑听说这修远书院即将招收一批新的学生呢,立春后去到学院通过层层考核就能正式进入修远书院了”

躺在床上准备翻个身继续补回笼觉的江管彤一听到这,立马坐直了“你说什么,修远书院,南境那个修远书院吗,笑笑,你此话可当真?”

“千真万确,公主,我早上遇到太子殿下身边那个随行太监跟别的小太监在那显摆听见的,听说太子想让你去,可是被皇上拒绝了”

“你说什么,被父皇拒绝了,他为什么拒绝,不行我得找他去,快,笑笑,帮我更衣梳妆,我们去找父皇”。。。

乾坤殿,北倾帝寝宫

江管彤在笑笑的搀扶下来到乾坤殿外,守殿门的太监远远的瞧见江管彤朝这边走来便以前去迎接,到了江管彤跟前行礼后便也起身搀扶在江管彤身侧,小心翼翼的道“公主,你有事找皇上的话让笑笑来告诉奴才一声,皇上再到你殿里找你就行了,你这来找皇上让她见了他又得为你神伤了”

“唉,哪有这么严重,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嘛,你看这不小周公公你和笑笑都扶着我呢,我来找父皇呢是有急事,哪能等啊”江管彤哈哈的道。

“就算是这样,那公主你来的也不巧,皇上去上朝了,还没下朝呢”小周公公讪讪的道

“什么,父皇还没下朝,那要不笑笑我们先回去吧,待会再来”说完便转身欲走,转念一想到“万一她这前脚刚走后脚就下朝了呢”有回过身说“算了,我们先进去,本公主且先等着啊”

小周公公道“公主,那外面冷,奴才扶您赶紧进去吧,可别到时候再着凉了”

进到内殿,小周公公命人将火烧的旺了些,便开口问道“公主您可要吃些点心,奴才这就命人去准备”

“不必了,我不饿,倒是在这等父皇挺无聊的,我又看不见,小周公公你找本书给我念念吧”

周公公刚找了一本书打开,皇上就回来了。

“管彤,你怎么来了,不是说有什么事让父皇去找你的嘛”

“哎呀,父皇,我有手有脚的,不就是看不见嘛,我走路有他们这么多人扶着呢,就等于我不止有一双眼睛呢,这一天不让我走动是想闷死我呀”

“那你要走动也行,我在多派几个侍卫随从给你,这样。。。”

“唉,那可不必,我呢就现在这几个挺好的,父皇,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我只是看不见了,没那么严重,您呀不必担心”

北倾帝听完,接过她的手搀着她坐下之后说道“那你今日来找父皇所谓何事啊”

“父皇,那管彤说了你可不许恼”

北倾帝一听,就知道他这女儿来找她绝不会有好事,冷哼一声“那可未必,要看你说什么事了,朕这一恼啊,身体也就不好了”

“哎呀,父皇你别这样,我就是听说修远书院将招收新弟子,皇兄都想让我去历练历练,却被您给驳回去了,为什么呀,您明明知道我一直挺想去那修远书院的”

朕就知道,你来找朕就是因为修远书院这事,可是管彤啊,你这,你看不见啊,你这去了让父皇如何能放心呐”

“我知道父皇担心我,可是我可以保护好自己的,父皇你放心,你看我这么聪明,我可以保护好自己的”

北倾帝背手而立,不听江管彤言语

“父皇,女儿已经长大了,我也想去修远学习一下最喜欢的医术,我不想一直在父皇的保护下安然的度过这一生,因为这不是我想要的,我也想长出丰厚的羽翼,因为我也想保护父皇和皇兄啊,再者说了,整日把我困在这皇宫之中,父皇真的觉得我开心吗”说完江管彤那无法聚焦的双眼已经通红。

北倾帝听到这,脸上颇为动容,转身上前握着江管彤的手道 “女儿长大了,你母后要是看到你这样,她会很开心的”

江管彤一听,自家父皇算是同意了,便尝试着开口问道“父皇您这可是同意了”

“你且容朕想想吧,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就算到时候你非要去,也必须听朕的安排”北倾帝表情严肃

“好的,父皇,我全凭父皇安排,我就知道父皇对我最好了,那父皇你看眼看就到春天了,那个修远马上就开学了,您可别思考太久哟,女儿先回去收拾收拾,我们一定要在修远开学之前赶到”江管彤边起身边行礼又补充道“那父皇我就先回去了,管彤告退”。。。。

江管彤走后,北倾帝无奈的摇摇头道“你看看这没良心的,也不知道随了谁”

一旁的小周公公颔首回道“皇上,公主打小就是这样,可是她心不坏呀,咱们呀都习惯了”。。。

因为北倾帝不放心,决心亲自送她到南境交给西境皇帝陛下,北倾帝和西境帝年轻时候便在天玄认识,是为故交,只是后来因为家国大任不得不各自回国继承大统,说起来,这北倾西境两国也是和和睦睦,互不相犯,此去送江管彤,除了让她有落脚地也是为了会会多年未见的旧友南境帝。

出发那天,因为太子江斯年要监国,便不能同他们前去,走的时候愣是给江管彤送了许许多多细软金银,都吩咐侍从装在了随行车队,江管彤虽一直想去修远书院,但自古离别最伤人,到了这时候也还是哭兮兮的抱着自家兄长抹眼泪“哥哥,你要好好的,我去了那边会经常给你写信的,你倒是可要记得来南境看我 ”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等父皇送你回来之后,我呢再去南境看你,我跟父皇一定轮番着去看你,你放心吧,倒是你到了那边可要好好学习,别连书院初级测试都过不了就被遣送回来,届时我跟父皇我们北倾可丢不起这个人”江斯年边跟她擦眼泪边说

“江斯年,您能不能盼我点好啊,你是不是我亲皇兄啊”江管彤一听他这么说,立刻就炸毛了

坐在车内的北倾帝已然等不了了,掀开车帘对着打闹的两兄妹道“还不走,难道管彤真不想去了”

吓得江管彤赶紧让笑笑扶着上车,上车后掀开车帘对着江斯年方向招手“哥哥,哥哥你在哪,你到我们跟前来”

江斯年上前握住她扑腾的手对着北倾帝道“父皇,您在路上可小心咯,小心再被这丫头惹生气”

北倾帝还没说话,就被一旁的江管彤抢回道“你说什么呢,我就是父皇的小棉袄,才不会惹父皇生气”又转过头对着北倾帝问“对吧,父皇”

北倾帝敲打了一下她的头道“这个还要看你在路上的表现”

又转过头对着江斯年说“斯年,政务就交给你了,我们也该出发了”

“父皇,您放心吧,儿臣定当不辱使命”江斯年抱拳说道。

便转身对着车队摆了摆手适意他们可以出发。

随着车队缓慢前进,江管彤又把头从车帘内伸出对着江斯年的方向大喊道“哥哥,你可要记得想我啊”

“你放心吧,管彤倒是你可要记得给本宫写信啊”江斯年大声回道。。。

经过几天的长途跋涉,北倾帝江管彤一行人终于到了璞城,南境的帝都,一路上颠颠簸簸,到了璞城的江管彤倒是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进了璞城皇宫,南境帝竟然亲自出来相迎,江管彤对着北倾帝偷偷问道

“父皇,看来你们年轻时感情很好果然是真的,他还亲自出来迎接我们呢”

北倾帝对他这个问题嗤之以鼻,冷哼一声“朕何时在你眼中竟成了溜须拍马之人”

江管彤“ ”

南境帝一见北倾帝两人就聊得停不下来,坐在一旁的江管彤旅途劳顿,一直坐在旁边打哈哈,南境帝见状,吩咐宫人给她们带到槿清殿休息,说是今天先好好休息一阵,每天再给他们办个接风宴。

江管彤是真的累了,一进到槿清殿就倒头就睡,这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的接风宴。

北倾帝跟南境帝似乎多年未见,总有聊不完的话题,一早来吩咐了笑笑说到时候把江管彤带到接风宴之后便撒手去找南境帝聊天了。

江管彤醒来,笑笑把她盛装打扮一番便扶着她去接风宴了,一路上江管彤都在想,她离这修远书院开学还有一个半月近两月时间,那这两个月到底住哪呢,她父皇肯定是呆不了几天便要回北倾了,那她一个瞎子岂不是要孤零零一个人,想到这,不禁悲从中来

“哎”

旁边笑笑一听自家公主叹气,眉头皱了皱“公主何事烦心,莫不是不想参加这接风宴”

江管彤刚想跟她解释,笑笑“公主,咱们到了,奴婢扶您进去吧”

在笑笑的搀扶下,江管彤进到宴会厅,北倾帝见她来了,起身也去扶她,走至南境帝跟前,行了个礼,刚想跪下,南境帝便起身把她扶起来道“唉,大可不必,我跟你父皇情同手足,朕待你也如亲生,你看不见,以后这礼呀便不必行了”江管彤颔首微笑“谢谢皇帝叔叔,但这礼数还是不能乱的,管彤作为小辈,就算看不见也是必然要行礼的,这也是对皇帝叔叔您的尊敬,还请不要免了管彤的礼数”

整句话行云流水,不卑不亢,说完便由笑笑扶着跪下,磕了个头,“北倾江管彤参见南境皇帝陛下,”

说完又转向北倾帝的方向磕了个头道“儿臣参见父皇”

南境帝转身对北倾帝道“你这孩子真懂事”说完又转身对着江管彤道“好了,快入座吧,孩子”

落座后,江管彤还是面带微笑正襟危坐,举头投足间大方得体,众大臣一看这就是是一个教养有方的异国公主。

江管彤嘴都笑僵了,心里骂骂咧咧的开始抱怨宴会快点结束的时候,只听得稍微有些喧闹的宴会突然安静了下来,随后从宴会正门的地方传来脚步身,不疾不徐的从众宾客面前走过,路过江管彤桌前的时候带起来一阵风,江管彤本来就看不见,但是闻着这人路过时身上留下的淡淡香味,闭了闭眼,张嘴道“是龙涎香”旁边的笑笑啊了一声,只见江管彤闭着眼深闻了一下又补充道“还有苏合香”一旁的笑笑都听蒙了,又啊了一声。

江管彤这才睁开眼解释“我说刚刚走过的那个人,他的身上有龙涎香和苏合香的味道”

“噢,对了笑笑,刚刚走过的是?”

“奴婢不知道啊,不过他长得真好看,跟公主您一样气质绝佳呀”

江管彤默默白了一眼不准备说话,就听得大殿上想起一个声音“儿臣参见父皇,见过北倾皇帝陛下”江管彤一听是个男孩子的声音,你别说还挺好听,听起来年纪倒是跟江管彤相差不大。

江管通正襟危坐了这么一会儿,浑身不舒服,便悄悄的让笑笑扶着她出去走走,到了殿外,江管彤长呼出一口浊气,伸了伸手活动了下筋骨“啊,还是外边舒服,不用端着公主的架子”

忽然好像闻到了什么味道,江管彤伸着脖子嗅了嗅

“笑笑,那边是不是有杏花,我闻到了杏花的味道”笑笑往她手指的方向一看,果然有一片杏花。

南境比起北倾更加温暖,只是没想到就连这杏花都开的比北倾早这么长时间。

江管彤让笑笑将她扶到杏花树下,“笑笑,你回去听听他们在宴会上说什么,主要呢就听父皇走后我住哪的问题,然后再来跟我说,我在这歇歇”

笑笑走后,江管彤一个人在树下大口大口的嗅着杏花的香味,脸上漏出惬意的神情。。。。。。。

内殿,笑笑刚悄悄溜到座位,便听北倾帝对着刚刚最后到的那个人道“这便是姬梵吧,已经长这么大了,真是陌上人如玉啊”

被称作姬梵的人朝着北倾帝的方向微微颔首。

“哎,江兄此言差矣,那管彤公主如今也是出落的亭亭玉立,再者说了,姬梵还比管彤大一岁呢”

“对了,管彤就安排他和姬梵住一起吧,他们都要去修远,到时候也有个照应”南境帝继续补充道。

“是,父皇”姬梵说完又转身对着北倾帝,抬起袖子作揖道“江皇叔放心,管彤公主叫交给皇侄”北倾帝捏了捏姬梵肩膀道“交给你朕自然放心”随后又附身只以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道“皇侄啊,你呢,朕真的很放心,朕放心不下的是江管彤那丫头啊,她现在虽然看不见了,但性子还是很顽劣,就怕你到时候招架不住啊”

姬梵唇角微勾,“皇叔放心,姬梵无妨”。。。。

笑笑赶紧跑到杏花树下将刚才北倾帝南境帝准备将她安排给姬梵的话重复给江管彤听。

“姬梵?”

江管彤眉头一皱“是谁?”

“就是你刚才说他身上很香的我说他很好看那个,是南境宸王殿下姬梵,听说他要跟你一起去修远书院呢”

“哦,看来年纪果然与我一般大”江管彤道

“是啊是啊,比你大一岁呢”

江管彤瘪瘪嘴“也不知道好不好相处呢,我与他会不会吵架什么的”

咕噜咕噜,就在这时江管彤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她抬头尴尬的望了望笑笑的方向,“嗯,笑笑,我肚子饿了,今早起来到现在还没吃过东西呢,你回去给我偷点点心出来吧”

笑笑走后,江管彤摸索着扶着杏花树坐在了坐下,抱着肚子怨声载道“好饿啊”身后传来一阵脚步身,以为是笑笑,江管彤刚想站起身来,却突然发现这脚声不是笑笑的,熟悉的龙涎香混着苏合香的味道飘入鼻中,是他?吓得江管彤下意识的想要站起来,却因为肚子太饿脚下一软一个趔趄就要朝地上摔去“麻蛋,要不要这么尴尬”江管彤心想道。下一瞬,一只手扶住了快要跌倒的她,沁入鼻尖的又是那股龙涎香混着苏合香的香味。“你,没事吧”没错,刚刚在内殿听到的就是这个声音,他叫什么来着,姬梵。

江管彤抽回手退了一步,沉默了一瞬,抬起头笑着道

“你可是宸王姬梵,我是北倾江管彤,从此以后,就要麻烦你照顾我了”

“公主倒是挺自来熟”

江管彤仍然是粲然一笑眼睛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开口。

“那肯定啊,我一个瞎子,看又看不见,在这异国他乡,还寄人篱下的,说这些话应该叫谄媚吧”

“你看不见,怎会知是本王?”姬梵问

江管彤笑着闭着眼睛嗅了嗅空气,睁开眼对着姬梵的方向开口“是味道啊,你是龙涎香加了苏合香的味道,我刚刚在内殿闻见了”

姬梵一甩手袖将一只手背到身后,挑眉勾了勾唇,没有说话。

“噢,对了,笑笑刚刚对我说,我父皇跟你讲了悄悄话,我想问殿下,刚刚我父皇在内殿跟你说了什么悄悄话”

“笑笑?”姬梵不解

“她是我的小跟班这些都是我让她偷听来的”江管彤尴尬笑着解释。

姬梵听后轻笑了一声

“江皇叔说,你很乖的,让本王不必忧心”姬梵回

“哦,我父皇真这么说我呀”江管彤低头思索了一下,毕竟以后要住一个屋檐下,撒谎怕是不太好。又抬起头道“嗯,那个其实我父皇说的也不一定全都是真话”又纠结了一下,继续开口道“因为以后我毕竟跟你住一起嘛,还要承蒙你照顾,我也不想对你撒谎,他们都说我比较,嗯,调皮吧,但其实我很好相处的,我们年纪又差不多,我觉得是可以成为好朋友的,所以我也不想骗你”说完朝着姬梵的方向眉眼笑的弯弯。

“管彤公主性子倒是直率”姬梵道。

“哎呀,你不必叫我这么麻烦的,我小名叫笃一,嗯,笃信的笃,独一无二的一,是我母后给我起的,因为她笃信我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江管彤,所以,你要是愿意的话可以叫我笃一,除了我父皇母后和皇兄他们都不知道呢”

姬梵也不扭捏“笃一”轻唤了一声后又开口道“你既没告诉过别人,为什么愿意告诉一个你刚刚才认识的人”

“因为,”江管彤略微思索开口“你,声音好听,比我皇兄还好听,并且我也喜欢苏合香,我感觉你不是坏人”

废话,我寄人篱下我还不允许说说好话抱抱大腿啦,不然以后日子不好过怎么办,不过你不是坏人这句话是真的,就感觉面前这人莫名的亲切,不然就算江管彤寄人篱下,也不是谁她都愿意说这么多的,毕竟好歹一国公主呢,只是这人给她的感觉就是很想跟他说很多话。江管彤心里暗暗腹诽道。。。。。。。。

姬梵只是笑笑不说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