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这届孟婆不好追 > 正文
第二十八章,逃跑
作者:浅淡白  |  字数:3139  |  更新时间:2020-05-07 12:09:01 全文阅读

“清欢,上酒吧,陪我喝一次,我不会再这样了。”他想要放纵的哭一场,想个丢了糖的孩子般,可他却不能,因为他是安王,府里上上下下尊敬的安王,有太多眼睛在看着他,他一刻也无法松懈。

离开的日子就要到了,虽说是回安陵国完婚,但是在璃南国也必须是装扮的喜庆些,本来王君要认她为义妹,赐个好身份给她,以免嫁出去丢了面子,被泽兰回绝了,称不在乎身份的事情,礼数到了就行,等回去成了婚,紫菀的身份只会更加尊贵。

启程的那天,紫菀被人伺候换了喜服,喜服华贵,但是对于紫菀来说并不合身。

这次是真的离开了。这么久了,殿下一句话都没有传给我,原来一个医官真的不那么重要。

紫菀想到这,又会替陆茕想。他或许是碍于身份,这次和亲事关重大,他也是有心无力,无从反抗,自己无依无靠,嫁过去能帮他摆脱些不必要的麻烦也是好的。

泽兰来接紫菀,一眼就看出来:“看来这衣服不太合身,你放心,真正成婚之日我会让人为你量身,裁制一套专属于你的婚服,一切按你的喜好,你一定会喜欢。”

“紫菀谢王子厚爱。”她半蹲下身子再起来,这是重重的一谢。

安王府。

“殿下,今日泽兰王子带紫菀和使团出城,王君的意思是泽兰娶的是你府上的人,希望你出面送送。”王君表面上是这个意思,暗地里就是要在刺激刺激陆茕。

“嫁出去的人,就不是我安王府的,与我何干?”陆茕这样说,也不知道是嘴硬还是真心这样觉得。

清欢做最后的确认:“那殿下不去?”

陆茕停顿下:“算了,王君的意思,还是去吧。”

清欢早就猜到陆茕会这样,最后一面他总是要见的:“殿下要去就快更衣吧,时辰快到了。”

使团的队伍已经出发,街上的百姓都出来送使团,大多数是为了想看看这被泽兰王子看中的夫人是什么样子。

紫菀坐在有帘子的轿子里,虽然外面的人看不清里面,但她不习惯受到这么多人围观,也怕看到熟悉的景象触景伤情,索性闭上眼来回绝百姓的注视,出城门之前紫菀都要坐在轿子里,等出了城门之后才换马车与泽兰王子同坐。

队伍在城门前停了下来,是王君派来送使团的大臣,其中就有陆茕。

“本王就送到这里了,祝泽兰王子一路顺风。”

“谢安王美意,这次能得到如此美妻,还是因为安王的好眼光带回来的人。”

听见陆茕的声音,紫菀睁眼,透过帘子看着轿子下面的众人,陆茕正在和泽兰说话,紫菀一眼就看见了他,几日不见他似乎瘦了些。

冬天的风很凉,紫菀轿子里受了风,又咳嗽起来,尤其在这个时候越是心里郁结,咳嗽越发严重了。陆茕和泽兰都听见了立刻回头,紫菀和陆茕就这么对上了对方的眼。

“紫菀,你怎么了?”泽兰关切的问道。

“回王子,紫菀没事。”回话时,紫菀一直望着陆茕,陆茕只是看了她一眼就挪开了目光,紫菀想来他应该是不会和她说话了,才收回了目光。

“安王,我未来夫人可能受不住这风,我想尽快出城让她换进马车里,也可以少受些风,以免吹坏了身子。”

他蛮不在意的说:“正好,时辰也到了。”

陆茕目送使团队伍出了城门,还是那一身黛蓝色华服,风中他的衣摆摇曳,唯独他站得笔直。

清欢见他迟迟不动:“殿下,使团已走,我们回去吧。”

倏然,他发了话:“清欢,我有事出城一趟,你先回去,等我消息。”

“殿下,你有何事?”

陆茕步子带风,没打算回答,刚往前走几步,又回来交代清欢:“为我在城郊安排一辆马车,我办完事就去找你。”

清欢马上就猜到陆茕想做什么:“殿下,切不可冲动!”

“我自有分寸。”他很着急,却尽量说的平稳。

陆茕追出来的时候,紫菀已经和泽兰坐在马车里,按照泽兰的意思加快速度尽快回国。

马车突然停了,陆茕驾马拦在队伍前。

泽兰探出来看见是陆茕拦住了路,马上扮起笑脸:“安王还有什么事情要交代的?”

陆茕一本正经的答:“倒也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到有要事需要紫菀去做。”

泽兰其实有些预感陆茕会出现,毕竟之前都过得太容易了,他猜两人关系不一般,现在终于得到了应验:“紫菀已经被贵国王君送给我了,安王有什么事可以安排其他人去做。”

明明是狡辩,但陆茕说话却刚正有力,势在必得:“紫菀还没和王子行成亲之礼,怎么说都是我安王府的人,更何况这件事非她做不可。”

泽兰也不是软柿子,容不得陆茕说捏就捏:“我还不知道有什么事是非紫菀做不可的,不如安王说与我听,我再考虑。”

他目光如炬:“恕我无可奉告。”

在这件事情上,泽兰也是一步也不肯退,刚刚挂在脸上的笑收了八分,只剩下嘴角一点点的弧度:“无可奉告?那我可就不能让你带走我的未来夫人了。”

“既然王子不同意,那本王就只能硬抢了。”说完这句,陆茕就拔剑飞身下马。

陆茕没有恋战,直接巧妙躲过前面侍卫的攻击来到马车上,泽兰当然不会放人,死守在马车上,下面的人要上前帮忙,被泽兰出言阻止。

他想要自己守护要守的人。显然泽兰技不如人,一不下心被陆茕打下马车,陆茕趁机拉起紫菀就要出去。

“殿下这是何意?”紫菀在马车里并没有听清他们在外面说的话,只听见外面突然传来打斗声,过不久陆茕突然进来,她吓了一跳。

“没时间解释了,先跟我走。”

陆茕带着紫菀上马,赶往和清欢约定好的地方。

泽兰再没有出手阻拦,未婚夫人被劫,他们不得不返回上京城找王君要人。

清欢看见陆茕果然带着紫菀从远处过来。就算猜到了,但她还是要问:“殿下你这是做什么?”

人已经带出来了,他冷静而沉稳,“紫菀不能走。”

就算他说的冷静,清欢却觉得他根本就不冷静:“殿下你别忘了···”

“别说了,不用你提醒。”

陆茕带着紫菀上了马车,把清欢拦在马车外。

“紫菀,你一定不想嫁给泽兰,我一直没想到合适的办法,现在不得已强行把你带出来,安王府你是回不去了,我给你安排马车把你送回江南,到了那边会有人接应你,你先去避避风头。”

陆茕说的每句话,这句是她最能感受到他在为自己着想的一句:“殿下,那你呢?”

他说话的语气,真的好像是早就安排过的:“我处理好事情,等风头过去了,会派人来找你。”

虽然是这样,紫菀还是知道这件事情不会这么简单:“殿下,我是被王君下诏和亲的,这样不见了,王君一定会怪罪你的。”

“放心,我会处理好的,相信我。”他的眼神给了紫菀信心。

紫菀按照陆茕的话,跟着马夫朝江南的方向去了。

早在陆茕让清欢备马车,独自出城又不让自己跟着时,希莶就知道事情不对,马上禀告了王君,王君派人去找,刚到城门口就看见泽兰的人马又回来了,希莶独自等在城门口,让其他人去找陆茕。

“见过泽兰王子,泽兰王子这是怎么了?”

“还问我?你的主子做了什么你这个侍卫不知道?”泽兰王子终于收起了笑脸,跟他发脾气。

“回王子,属下不知。”

“我不跟你解释,我要见王君。”他笑不过是给他们面子,但他也要让璃南国的人知道,他不是可以随便糊弄的人。

希莶倒是处变不惊:“王子消消气,先回使馆,属下这就去禀告王君。”

“虽说我与你们王君这段日子相处的很好,但并以代表我不会生气,还请你快些告诉王君。”这次泽兰微笑中带着威胁,强调快些二字。

虽然不知道陆茕迟迟不动手,又怎么想到在自己认了命出了城之后,突然出现把她劫走送她回江南的,但是紫菀从来就只会听话而已,听泽兰的话,或者听他的话。

陆茕回了京城,还没到安王府,就被传进宫中了。

此时朝中并没有大臣,只有他们三人。

“王弟拜见君上。”

“安王,你终于来了。”在希莶禀报的时候,他就在这里等着了,他知道陆茕和泽兰都会来,在陆茕来之前泽兰早他一步,也算是刚刚到。

“泽兰王子,本王刚送您出城,您怎么又回来了?”陆茕一脸疑惑。

“我为什么回来你不知道?”泽兰觉得好笑,这陆茕倒是会装。

“我应该知道吗?莫非是落下什么东西?泽兰王子尽管说,我这就派人去找。”

他居然敢当作什么也没发生在大殿上这样说,泽兰觉得他比王君要难对付多了,也不知道当时他是如何把君位让出来的,不过他从小受到的训练也足以让他灵活应对:“那安王可否把我的夫人还给我?”

“您的夫人?紫菀?”

“废话,陆茕,快点把紫菀交出来。”陆茕会劫走紫菀在王君的意料之中,但是这毕竟关系到两国的关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