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刚出狱就想要?
作者:万花梨  |  字数:2214  |  更新时间:2020-04-28 18:13:54 全文阅读

背着落地窗外深沉的夜色,韩夕夕看着匍匐在地上的女人,一双美眸中闪烁着一丝痛快,缓缓俯身至她的耳畔,“苏染,欢迎你回到这个我为你量身定制的地狱!”

  她冷笑着,抬了抬手,房间里立刻蹿出几个魁梧男人。

  “你们给我好好招呼她,给她一个永生难忘的夜晚!”

  掳人,迷药,群男……

  苏染用力握紧拳头,脸色煞白的盯着韩夕夕在眼前逐渐放大的脸,她知道韩夕夕恨自己,但是没想到她这么狠。

  “足足等了我四年,准备了四年,你对我还真是够关心!”苏染讥诮一笑,指甲的锋芒深深陷入她的掌心,四年牢狱生活早已把她的心智锻造成钢铁,即便是此刻身处险境,但她眼底,却始终噙着一抹不肯屈服的坚定。

  “不用谢我”韩夕夕温软的声音在此刻陡然直下,变的尖锐而凌厉,“这是特意为你准备,犒劳你……当初让她身陨之恩的大礼!”

  说着,她转身打了个响指,“游戏马上就要开始……”

  看着面前狞笑的韩夕夕,苏染狠命咬破了自己的嘴唇,混合着血腥味儿的痛感让她的头脑暂时清明,紧接着,猛地站起身,快准狠的朝着韩夕夕的腰部退去……

  “啊!”

  突如其来的撞击让毫无防备的她失了重心,重重的跌在地上,痛叫出声……

  “二小姐,你没事吧!”

  眼看自家主子跌倒,站在沙发后面的一众保镖瞬间蜂拥了过去……

  而苏染,凭着仅存的体力,在众人手忙脚乱的空档中,一个箭步跑了出去,冲进了电梯。

  她要快速离开这里……

  电梯里显示屏上的数字在下降,叮的一声响起,一个男人走进来的同时,苏染的药性也发挥到了极致!

  狭小的空间里,她柔弱无骨的身躯不受控制的想要向他靠近,从男人身上传递过来的那股温凉气息,能抚慰那股灼热在她体内横冲直撞,无处宣泄……

  男人析长的身躯也由最开始的倏然僵硬,慢慢一寸寸的松垮了下来……

  耳鬓厮磨间,她却听到一声冷凝至极的嘲讽:“投怀送抱,想用这种手段勾引我?”

  男人的声线低沉清越,极富磁性,而对于苏染来说,却是致命的死亡之音。勾起她的恐惧还有她在监狱中的痛苦和恨意。

  苏染的表情仿佛是被雷击,秦……秦柏聿?

  “你说呢?”不等她反应,小脸就被秦柏聿一把掐住,他薄唇轻启,“还是说这几年的牢狱生活让你寂寞如斯,甚至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能急不可耐地随时发情?”

  “苏染,你怎么这么贱?”

  男人冷冽的薄唇再次扯动,碾碎了苏染仅剩的自尊。

  历遍荆棘后,她知道秦柏聿依然还是她的软肋,可他似乎不这么认为。

  苏染原本还夹杂着混沌之意的眼底,终于因为男人的这一句话,而瞬间被后滞的清明给替代!

  明明体内正游走着火辣的岩浆,烧灼不已。

  但苏染的心,却一寸寸冻结成了冰,冷彻入骨!

  苏染绯红的唇瓣渐渐绽放出一个自嘲的笑容,随后便用尽全身的气力,伸手一推,把自己从男人的怀中给剥离了出来。

  喉间涩意翻滚,在这四年中曾无数次设想倾吐的话语,此刻却是连一个字都没有办法去告知对方。

  “四年前你利用我的时候,你怎么不说我贱呢?”

  敛下笑容,苏染道出了两人分隔四年后再见的第一次对话。

  她的脸上,仍旧挂着笑意。

  一副浅吟轻笑,无所畏惧的模样。

  但她那只隐在身后的右手,却几不可见的轻颤着……

  丝丝的殷红,从她的掌心溢出来……

  “秦柏聿,在这个世上,谁都可以说我贱,但唯独你,没有这个资格!”

  望着眼前男人那张因为自己这段话而变得愈发冷厉的俊脸,苏染心里明白,他们之间那道无法横跨的鸿沟,只因一个人。

  一个机心万千,在她和秦柏聿之间建造了这道鸿沟的女人!

  “是谁为了钱,不择手段爬上我的床?!”

  “我没有资格?那谁有资格,晴羽吗?”

  男人乍然抬腿走近,语调沉冷。

  那矜贵无比的身姿,和他满目毫不掩饰的憎恶,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

  苏染见此,紧攥的粉拳愈发用力!

  她刚从晴雨的妹妹手下逃脱,现在他又要说了!

  “看来这四年的牢狱生活,不仅没有教会你忏悔二字怎么写,反倒是让你的气焰更甚从前,果然是副天生适应腌臜之地的贱骨头!”

  秦柏聿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苏染脸上漠然的表情,把双足停在了苏染的身前。

  此刻两人间的距离,只有一拳的间隔,一冷一热的气息顺势交错盘亘在了一起,仿佛调制出了过往某种熟悉的味道。

  “可你知道吗?说你贱,那都是在抬举你了!从你害死晴羽的那天开始,你苏染在我这里,只能是个连贱人都不如的存在。”

  想起当初晴羽之死。

  秦柏聿从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便都染上了某种痛恨之意!

  那望向苏染的目光,也透着一种令人胆颤的冷淬,“晴羽?你说韩晴羽?”

  苏染黑亮的瞳孔微顿,随即扯动嘴角,笑得撕心裂肺。

  “你到现在,还认为是我害死了她?秦柏聿,枉你从小头顶神童的称号,实则却是愚蠢至极啊哈哈……”

  苏染笑着笑着,就这么把泪水给从眼角笑了出来。

  混着覆在脸上的汗水,除了她自己,没人能分辨的清。

  秦柏聿闻言,眉头紧蹙,脸色越发冰寒。

  “姐夫!”

  在两人对峙的气氛到达顶点的时候,原本合上的电梯门再次被开启,尾随追赶苏染而来的韩夕夕就用这么一句‘姐夫’,把两人的注意力一下就给吸引了过去。

  “你怎么在这里?”

  面对韩夕夕时,秦柏聿的语调总算回缓了几分。

  原本薄冷的眼底,也浮上了几分平时难以窥见的关切。

  只因她有一个名叫韩晴羽的姐姐,便可轻易获得多少人求而不得殊荣:安阳第一豪门之主,秦柏聿的另眼相待!

  “姐夫,我就是想看看,当年害死我姐姐的这个女人出狱后会去哪、会做什么、是否对我姐有悔过之心……所以我才一路跟着她来到了这家酒店。”

  “可你知道我看见什么了吗,姐夫?”

  韩夕夕越说越激动,仿佛她刚才真的窥探到了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一样。

  但只有苏染捕捉到了。

  捕捉到了周身写满了‘愤怒’的韩夕夕,在看到她和秦柏聿站在一起时,朝她投来的那一道暗含警告的晦涩目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