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期一会的相遇 > 正文
第十七章 再次到访
作者:饶舌笔人  |  字数:3125  |  更新时间:2020-07-23 13:26:29 全文阅读

“这个世界好像总是对那些所谓的富二代充斥着恶意,不知道是因为羡慕还是仇富,但是总有一些人觉得他们通通都该是好吃懒做、不思进取的样子……或者说是羡慕他们生活可以无忧无虑……但其实我们倒过头来想想,很多流言明明就是空穴来风,而且往往是源自于一些人的无端恶意揣测,你没有走进他们的生活,殊不知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其实一点也不快乐,甚至是,孤独……”

  ……

  “怎么会这样,我刚刚听你那语气,还以为没什么大事。”

  周一咧了咧嘴,“现在说什么都来不及了,我和苏晚柠说了也没用,只是多一个人担心而已。“随即仰头眺望远处的天空,脸露忧愁,愁绪如麻。

  远方的夕阳红得有些惨淡,只剩下最后一轮了,周围已经布满了乌云,像是在最后的挣扎一般。

  “应该没事吧……这么大人了。”余生安左手搭载周一肩膀上,轻声说道。

  “昂,希望是吧,她应该是自己走到校门然后打车回去了,她家就在河对面,我怕就怕像今天中午一样……她走不稳,医生说她不能落地……”

  说起今天中午的事,余生安也是有些后怕,毕竟他是亲眼目睹了他们的惨状。“那怎么办?我们沿途倒回去看看?反正现在离学校也不远,就两三个红绿灯,我们一路小跑,要不了个十几分钟就能到。”余生安话音刚落,裤带里就传来了手机铃声,单调的声音伴随着震动,给空气中平白无故增添了一丝烦闷。随即他慌慌张张的掏出手机。

  不大的手机屏幕赫然出现两个字:老妈。

  二人面面相觑,周一知道,是他妈妈来催他回家了。

  “你早点回去吧,我自己去看就行。”

  “嗐,没事,我这就和她说我晚点再回家。”余生安说完正打算摁下接听键,可周一马上拦下了他。“别了,她这个臭脾气,估计也不想很多人知道她家在哪里,你还是早点回去吧,等下阿姨担心了都。我爹妈今晚加班,我家没人,反正又不是什么大事,一个人足够了。”周一挑了挑眉,轻声说道。

  “好吧,那我先走了。”

  “嗯。”

  说完,周一就向不远处的大桥快步走去,他得从那里过河,然后去到裴清霏家的那头。没过多久天就彻底暗下来了,沿途马路上不停的传来鸣笛声,可能是因为喧闹的气愤让周一的心情更加沉重,以至于他的脚步越来越快。

  裴清霏家住在金河路,是本地最有名的富人区,而且这里大部分的别墅都是以红色为主色调,包括楼顶的砖瓦和大门围墙的颜色,只有少数几家是黑色的,这少数几家其中就有裴清霏的那栋。周一放慢了脚步,他走不快了,一路的小跑让他一直喘个不停,还好视线尽头就是裴清霏口中的“房子”。

  有些雄伟得得过头了。

  昨天周一是坐在车上,中午送裴清霏回去的路上也没认真留意,所以他一直压根就没看清过全貌,而现在远远的看去,那栋黑色的房子在月光下仿佛盖上了一层神秘面纱,一直不断的向路人散发魅力,而且它还比周围的别墅都高出了半个头,让周一有些叹为观止。相比之下,好像周围的那些别墅一点也配不上“豪华”二字,尽管这是一片富人区……

  “我的妈呀,裴清霏家,看着,是有点大……嗯,应该挺有钱的……”

  因为已经来过两次了,所以即使是在夜间周一也能很快的知道具体方位。没过多久,周一就再次来到了这栋别墅的大门口。

  周一从大门的铁栅栏间隔处往里面窥去,院子里一片漆黑,也没有光芒从一楼的巨大落地窗中透过,看着像是没人的样子。

  “坏了!该死,怎么能没人呢!”周一有些着急了,瞬间眉头紧锁,他瞥见了大门旁的大理石柱子上有个白色按钮,按钮中间刻着一个铃铛的符号,是门铃。

  他毫无犹豫的按了下去,他不知道这里能不能直接大声叫人,因为毕竟是高仿住宅区,他怕他直接大声喊裴清霏名字会顺便把她周围的邻居一起喊了出来,所以有个门铃是再好不过了。

  没反应?

  他再反复按了几下,在大门口一直期待着一束划破光划破漆黑的院子,他有些等不及了,一直往里头张望。

  “嗯?难道真没回家?又出事啦?”周一自言自语道,他忍不了了,心急如焚的他哪管得了那么多,就在他刚想大声喊裴清霏的名字时,院子的灯亮了,但是他没收住,还是以极高的音量喊出了一个“裴”字。

  没有像周一期待的那样,虽然没有等来那划破漆黑的光束,但是却见到了突如其来瞬间洒满整个院子的耀眼光芒。院子那头的木门打开了,从门缝中探出半个人影,还用冷冷的语气吐出三个字:

  “别喊了。”

  这语气,是裴清霏没错了。周一大喜,朝着正踱步走来的裴清霏挥手示意。裴清霏转动着旋钮,拉开沉重的铁门,随即冷冷的扔下一句话“把门带上”后扭头就走。

  周一紧跟着步履蹒跚的裴清霏,一路踱步到她家客厅,因为看到裴清霏已经勉强能自己走路了,所以也就没上去搀扶。

  周一坐在客厅正中央的皮质沙发上,灯光有些昏暗,可室内明明是开着灯的,为什么刚刚在外面朝里头看是黑的呢?周一刚想问这事,可转头就瞥见了茶几上的一桶泡面正冒着热气。

  “你又吃泡面?”

  裴清霏矗立在木门的入口处,仰头凝视着周一正上方那顶大吊灯,“哒”,她按下开关,一时间从吊灯射出的无数条光线瞬间铺满整个客厅,周一的眼睛一下子有些不适,下意识的用胳膊遮挡住那格外刺眼的光芒。

  “要你管。”裴清霏一瘸一拐的走向沙发,冷冷的回应到,随即就抱起那桶泡面继续吃了起来。

  周一见状,向她抛了个大白眼。

  “你中午不会也吃的这个吧……”

  裴清霏搅动着面桶,端起抿了一小口辣汤,只是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嗯。”

周一略显无奈的摇了摇头,但是他很快注意到抽纸放在茶几上的另一头,离裴清霏还有些距离,可对于周一确是近在咫尺,正当裴清霏准备起身走过去时,周一很快站起身来,抽了两张纸弯腰递给了裴清霏。

  裴清霏一怔,纤瘦的身子僵在空中,呆呆的看着周一手上的餐巾纸,呆滞的目光沿着周一手臂,慢慢爬到了他的脸颊,少女的眼睛开始展露出一丝闪光,脸色微变。周一倒是若无其事的看着眼前的裴清霏,因为这在他看来,是在正常不过的事了。在平常,周一身边的朋友一般都会主动要求离得近的顺手递纸,或者是先吃完的一次性拿好。

  然而对于裴清霏,这样确实让她有些意外,可能会有些很难理解,可对于一个一年和父亲一张桌子吃饭的次数都可以用一双手算清的裴清霏来说,活了那么久,这还真是第一次。不过还好很快裴清霏就整理好了自己表情,周一全然不知,她就又恢复了一开始那面无表情的样子,从周一手上快速接过纸张,埋头轻轻擦拭着自己嘴角。

  “你来找我干嘛?”裴清霏挑了挑眉,扫了一眼一旁的周一。

  “哦,对,你今天傍晚怎么先走了?”

  “什么先走?”

  “就是你怎么没等苏晚柠啊?”周一音调陡然变高,好像有些责怪的意思,然而裴清霏只是轻轻抿了抿唇,将刚刚擦完嘴巴的餐纸随手扔到桌面上,歪着脑袋疑惑的看着周一。

  “为什么要等苏晚柠?”

  周一看着裴清霏满脸的疑惑,神情有些发愣,但是瞬间好像反正过来什么一样,立马扬声说道:“哦!我去,我忘记和你说了,我的妈......”

  裴清霏凝眉斜视眼前一脸懊悔的周一,缓缓轻声说道:“什么?”

  “事情是这样的,因为今天晚上余生安找我有事,所以你受伤这事我就告诉苏晚柠了,我想你们两个都是女孩子,干什么肯定比我方便,所以就没想多,打算让她送你回去,但是我忘记告诉你了,然后苏晚柠本来打算等人群空了再走的,可是她上了个厕所回来你就不在了,刚好我在大门那按了好几次门铃你都没应个声,这不我还以为你又出什么事了嘛……”

  “你脚一天之内接连受伤两次,还能马上从二楼下来开门吗?”裴清霏敛了敛自己垂下的头发,没好气的回应道。周一一愣,下意识的瞄了一眼裴清霏那臃肿的脚踝,“行吧行吧。”

  “余生安是发现你送我回家的事了吧。”

  她话音刚落,周一就瞬间扭头,一脸震惊的看向裴清霏,“你怎么知道?”

  裴清霏似乎也感觉了那炽热的目光,下意识的埋起脑袋,拉拢着双眼,瞳孔间显得有些涣散。

  “下午听到了。”

  “哦,没事没事,你别想太多,余生安就是开玩笑,今天放学找我就是因为……”

  话音突然挺住,裴清霏察觉到了周一那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犹豫,缓缓抬头轻声问道:“因为什么?”

  ……为什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