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期一会的相遇 > 正文
第三章 是有够神秘的
作者:饶舌笔人  |  字数:3164  |  更新时间:2020-06-13 01:40:15 全文阅读

“当我还在读高中的时候,下课后就总喜欢和一群要好的朋友聚在一起谈天说地,又或者是聊聊八卦,大到美国总统竞选趣闻,小到隔壁班一个好看的女生今天穿了什么衣服。这是枯燥的学习生活中为数不多的乐子了,现在如果还这么聊天,周围的人会觉得你无聊吧?所以偶尔想起,甚是怀念。”

......

  既然逃不过,那也没什么必要再挣扎了。

  周一苦着脸回到了座位上。余生安此时正背靠在苏晚柠的桌子上,和苏晚柠、胡雯她们闲聊着。

  “唉,周一,老吴怎么说。”余生安玩弄着手中不知哪来的纸鹤,好奇的问到道。

  “别问,问就是自闭。”

  苏晚柠瞥了瞥萎靡不振的周一,淡淡的说道:“我都把答案给你写好了,你还是逃不过老吴的魔爪,说到底,还是你太笨了!”

  胡雯没有理会他们的对话,反倒是一脸星星眼的看着一旁的余生安。

  余生安有着高挑的身材,白皙的皮肤,精致的五官,挺拔的鼻梁,脸部棱角凹凸有致,是名副其实被女生公开评出来的校草,成绩也名列前茅,理所应当的被女生所爱慕。

  “余生安,你是不是特别喜欢我叠的纸鹤啊!”

  “不,我觉得,他丑得很有个性。”余生安看着手中的纸鹤,反复打量着,半晌后用才平淡的语气的说道。胡雯嘟起嘴,一把想抢过纸鹤,余生安把手里的纸鹤高高的举在空中。苏晚柠笑吟吟的看着一旁打闹的二人。

  “对了,余生安,晚上别等我了。”余生安一愣,推开眼前的胡雯,转而一脸疑惑的看向周一,因为平常他们都是一起走的。

  “啊,为什么?”

  “我被老吴留下来抄文言文了。”余生安能从周一的话里听出满满的无奈,一脸苦笑的看着他。

  胡雯倒是对此事不怎么关心,也没再搭理余生安,反而是转过头来对着苏晚柠挤眉弄眼的说道:“哎,苏晚柠,你觉得我们班新转来的那个,那个谁,怎么样。”

  “你个花痴!”苏晚柠顺着她的目光,看向了坐在教室最后面的曾识简,随后没好气的对着翻了翻白眼。

  “谁不喜欢帅哥啊,我才不信你不喜欢呢!我告诉你,所有女生都喜欢看帅哥!”胡雯趴在苏晚柠的桌子上一副傲娇的表情,非常自信的说着。

  苏晚柠咧了咧嘴,没有反驳。

  “唉,不对吧,我就知道我们班的一个人对这个肯定不感兴趣。”余生安看着突然沉默的三人,随口说的一句就又勾起了大家那颗逐渐归于平静的心。

  周一抬头瞅了他一眼,嘴角扬起一抹微笑,没用笑出声,甚至连站他对面的余生安都没用察觉到,随后又悄无声息地埋头继续抄写《滕王阁序》。他真的很会聊天,不管是周一和他单独待在一起时,还是和现在一眼一大群人聚在一块聊天时,他总能找到大家感兴趣的话题,然后让大家说个不停,周一觉得,只要有他在,气愤就永远不会太干。

  “余生安,你少来,我才不信!”胡雯挺起身子,双手插在腰间,摆出一副不容置疑的架势。

  “喏,你同桌不就是?”余生安用下巴指了指胡雯身旁的那个女孩。

  大家的目光也随着余生安看向了一直背对着他们的裴清霏,周一再次停下了手中的笔。

  明明是两张桌子,四个人,打闹的却永远只有三个,裴清霏向来都是沉默寡言,仿佛和他们三个人压根就不是一个世界的。

  裴清霏留着一头日系短发,杏仁眼,微笑唇,乌发如漆,额前的两鬓三七分,发丝垂下勾勒着脸型,发尖搭在嘴角,墨眼有神,却总是无精打采的样子,给人以目中无人的感觉,又不是孤傲,是清冷,是那种仿佛世事皆和她无关的态度。

  胡雯顿了顿,一时半会有些哑口,余生安坏笑的看着她,胡雯抿了抿嘴唇,手指在空中胡乱划动,说道:“我家霏霏,那是凡人吗?你有见过这么好看的凡人吗?那是仙女!不食人间烟火的好吗!”

   似乎觉得自己的解释有些太牵强了,她想找个什么别的来让大家忘记这个让自己打脸的话题,“对了,你们还记得高一的时候,那个追求霏霏的钟瑾吗?”

  “当然记得,这件事传得那么开,谁不知道,当时他可是高二年段的段草。”余生安笑吟吟看着胡雯,一脸得意的说道。

  “对啊!你们知道钟瑾的朋友怎么说的吗?他追霏霏追了两个月,只和她说了一句话!就一句!就是因为这事,那群追钟瑾的坏女人就对霏霏恶语相向,到处造谣,结果大家传来传去,竟然都以为我家霏霏是在故意的,所以大家评美女的时候,都不会再搭上我家霏霏了呜呜呜呜呜”

  “哇,胡雯,你果然是八卦王,连自己同桌都不放过!”余生安挑着眉毛,笑眯眯的继续调侃道。

  周一也咧了咧嘴,有些好奇的抬头看向自己正前方那瘦弱的背影,他此前还不知道这个沉默寡言的女孩有那么多故事。

   她依旧没有回头,只是静静的翻阅着手中的书籍,也不知道是课本还是小说。

  “唉,那你觉得苏晚柠和裴清霏谁更好看啊,苏晚柠也一堆人给她写情书,还是大家公认的段花”余生安打趣的看着胡雯,故意给胡雯挖了一个坑,又转眼瞅了瞅周一,笑得有些阴险。

     胡雯愣了愣,转头打量着二人,僵在那里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们说。余生安看她这呆呆傻傻的表情,没忍住笑意,瞬间大笑起来。

     在听到他那肆无忌惮的笑声后胡雯才反应过来,双眉微皱,愤愤地指着余生安额头说道:“余生安!你这不故意挑事吗!”胡雯堵起嘴巴,她知道她说谁都不合适,一个是自己的同桌,另一个又是最要好的闺蜜,说哪个都不合适。索性转头扯了扯裴清霏的衣袖,又笑嘻嘻的对着苏晚柠拱了拱鼻子,“都好看。”

  “唉,行了啊,你看裴清霏她都不搭理你们。”周一在一旁看着吵闹的二人,又看到身旁一脸无奈的苏晚柠,絮絮的说道。

  苏晚柠白了一眼身旁的余生安,正打算张口说些什么,却被周一打断到,而且就在这时,上课铃声也再次敲响……

    “Stand up (起立)”

  中学时代,上课前向老师问好是被赋予特别回忆的。

  有人说是出于礼仪,毕竟中华民族自千年前便有了“尊师”的传统。也有人说是老师为了提醒学生,潜台词是,“现在我要开始上课了!都认真点!”毕竟,每个老师都不想自己被轻视吧,尊重二字,是课堂最后的底线。行吧,不管上课前那声问好出于什么原因,不管你乐不乐意问这声问好,不管你喜不喜欢这个老师,你只要知道,那年夏天过后,你就再也没有机会在上课铃声敲响后和老师问声好,在下课铃声打响后,说一声老师再见。因为你面前的这个人,是不是说完那简单的两个字之后,就真的再也不见了。

  英语课往往能让周一打起精神,其一,英语是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一科,其二,他们的英语老师Miss蔡真的很好看,听她讲课完全就是一种享受,让人赏心悦目。她有着纤细高挑的身材,淡眉毛,吊梢眼,乌黑秀丽的发丝从脖颈两边倾泻而下,平时只是化着淡妆,从容举止间都能从她身上感受到一种古典“贵气”。

  但是这节课不同,周一脑子里还在想着待会放学后要抄的那6遍《滕王阁序》。

  “同学们,今天这节课呢,我会给时间让大家写一篇作文,不同以往,这次作文不会再写书上的题目了,我想让大家写一篇关于‘My Favorite English Sentence ’,我最喜欢的英文名句。这次我就不先教大家作文怎们写了,因为每次教了那篇写得好,不教的就不会了,所以大家前半节课先写,后半节课我再教大家如何写这篇作文。请大家好好写哦,每个讨论组分数最低的我会让他下一节课给我们概述自己的作文对比我讲的,有哪些不足。”Miss蔡说罢,便将一叠叠作文纸发下。

  Miss蔡虽是他们班的英语老师,名字呢却带着满满的国风味,叫做蔡嫦熙,刚刚毕业不久,举止言行虽说尽显优雅从容,却还夹杂着一丝来自学生时代的稚嫩。周一他们也是她带的第一届学生。她所说的讨论组就是前后两桌四个人成为一个组,周一这组分别是苏晚柠,班长,班级第一年段前列,裴清霏,班级第二年段前列。因为周一成绩平平,英语算是平平的成绩中比较拔尖的了,所以也就英语能和胡雯比划比划看谁去当着全班面做“检讨”了。当然,按照以往的惯例,他俩的表现通常是不分伯仲的。

  “今天真的,背到家了……”拿到作文纸后,周一的表情更臭了……

  “行啦,快写吧,待会你写不完连赢胡雯的几率都没有。”苏晚柠听到了周一的低声抱怨,也看穿了他的心思,轻声说道。

  周一咬了咬嘴唇,拨弄着笔盖,眉头微微皱起,歪着脑袋若有所思的想着刚刚的作文题目。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