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凰妃她绝世无双 > 第一卷 凤凰于归
第一章 源起,劫数难逃
作者:弗及  |  字数:2486  |  更新时间:2020-06-17 00:26:24 全文阅读

千年前,一代奇女凤旋,以瓮牖绳枢之躯,伐无道,诛不公,罢黜男权,母权至上,社稷天下,成立凤旋国。拥万疆之域,众亿人口,倾天下之兵,耸立玄冥大陆。政通人和,百兽率舞,旭日东升。

凤仪三年,天降大雨,数日不绝,城中发大水,浊浪滔天满目疮痍,城外淹万亩之田,千里水患汪肆浩渺。

百姓苦不堪言,帝母无计可施,于大祭司升坛祭天,恰帝母怀其龙嗣,忽而天降祥瑞,紫光云集。

天空云开雾散,大雨骤停,天空挂上三道奇妙的彩虹,立在皇宫某一处,九彩神光从天而降,她适逢出生!

“哇!”

哭声一响,水患突然退去……

故而取曦为名,得凤旋第一长公主凤曦。

后于大祭司卜卦所得,公主命中劫数,速于三岁那年离宫,十五方可归。

月牙山顶,竹廊雅阁。

满院海棠花盛满枝头,嫣红一片满春色,昨夜途经一场春雨,满院花瓣飞淋,云崖高耸雾气缭绕,娇阳明媚。

饶是着满院春光,周遭美景都不及树下女子那般美艳。

一席素白长裙素雅清冷,金丝滚边月牙暗纹简易不俗,三千青丝随意用红色发带束挽,眉如远黛,琼鼻小巧,凤眼微垂,未施粉黛已出尘拔萃,灼灼其华。

“公主,可是饿了?”

秋莲端着早膳自小青石上走来,将那托盘放置在石桌上,望着还在榕树下秋千上坐着看书的女子说道。

女子闻言抬头瞧了瞧那盘中早点,会心一笑,起身来到石凳上将手中书放到石桌上。

“还是你懂我。”

素手拿起碟中包子,轻咬一口软香陷汁味足,女子脸上不由浮现起满足的神色。

“公主喜欢就好。”

很快一碟的包子就已经下腹,秋莲收拾好空碟准备离开。忽闻女子询问声。

“今日母皇可有来信?”

“今日无信。”

“嗯,知道了。”

“没有收到殿下的信,却有大祭司的,大祭司说今日会亲自来月牙山见公主。”

“亲自吗?”

女子喃喃开口,好似询问,却又像质疑。

“是的。”说罢,秋莲就转身离开了,只留下女子一人静坐在石凳上。

究竟是怎样的事情会让大祭司亲自过来?

女子敛下心中疑惑,轻启唇瓣唤了一声。

“络萤。”

一阵风拂来,空气几分凉意,一道人影已落在身前,黑衣的男子单膝跪地朝女子恭敬道。

“公主有何吩咐?”

“近来母皇身边可有什么异常事情发生?”

“二公主14生辰将即,黎妃去了大祭司那求卜遭吃闭门羹,后回宫后安排了影子出宫。”

“出宫?她又想做什么?你继续派人盯着。”

“是。”

黎婉儿这个女人最近些年就没少作妖,当年要不是皇奶奶也没有今日蹦哒的黎妃。

只是为何皇奶奶会为了这样一个女人说情,真是不解。

一日清欢转瞬即过,月牙山正因着高山巅峰这才能看到这夕阳映红一片,清风明月,满天星辰,甚却人间无数。

一身黑袍裹身的男人自外推门而入,将帽衫拉下露出面容,一头白发如雪,面容冷俊,眉间红砂印记。

“见过凤曦公主。”

“大祭司不必多礼,不知你亲自找我何事?”

“公主劫数将至。”

凤曦瞳孔一缩自然料到大祭司来自然非善事,只是她还差着一年就将回朝,如今已经有人按耐不住了。

她原也是学了卜卦之术自然是信其不疑,眼前这位大祭司天赋异禀是公认最有声望的皇家御用,在凤旋国地位高居稳坐,年纪轻轻就已经达到常人所不能极的地步。

“那我该如何做方能化解?”

“公主大灾之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势必有凤凰涅槃之势,方可。”

凤曦细细品着大祭司所说的,心中明了,抿唇看了看大祭司轻声道。

“辛苦大祭司了,夜色将深,早些回去。”

“嗯,公主万事小心。”

院外海棠花色正浓,偌大的古树身侧立着一个与着月色融为一体的黑衣男人正阴鸷的看向院落,如那恶狼般流露出狠辣之色。

微风扶过,花瓣层层叠叠落于树侧,将那凹陷铺满一切都了无痕迹了。

翌日。

凤曦叫来秋莲和洛萤,还有照顾她长大的萧姨,萧景。

“最来怕是不太平了,你们都退避保全自己可知。”

“公主,奴婢不躲要保护你。”

“属下也侍死追随。”

“奴的任务就是照顾好公主,公主在哪我就在哪。”

“一有危险立刻撤退这是命令,我的劫数不该牵扯到你们。”

凤曦严肃说道。左右拗不过公主发令三人只得齐声回好。

凤旋国,紫澜宫。

黎婉儿坐在贵妃塌上凤眼半合,侧这身子撑着头小憩,不料闯进进一粉衣少女。

“母后,过几日就是我的生辰了,这日子一天天的越来越近,那在外的凤曦也差不多要回来了。”

凤月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直接来到黎妃面前,不满地抱怨道。

“不是还有一年,月儿放心,那凤曦回不来了。”

“真的?”

凤月一听欢喜地看着黎婉儿,眼神中闪烁着精光,她就知道自己的母后有所安排。

“母后何时骗过你。”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并是我最大的礼物了。没了她凤曦,她妹妹简直不堪一击。”

“你呀,还是那样子毛躁,那凤璃比起她姐姐却实不放心上。”

“那母后可是找到那凤曦藏身处,已经派人去了吗?”

“自然,月儿就等着吧。”

月牙山风依旧如故,只是那原本高悬的明日入了云层,这海棠花稀稀疏疏的挂着枝头竟颓然生出几分落魄和压抑。

果如大祭司所说,这女人就已经出手了,望着数十个杀手头,凤曦不得不再次审视她这个在宫中看上去规规矩矩安分守己的黎妃娘娘。

“杀。”一声不含任何感情的声音落下四周围着大杀手闻声而动,目标直指凤曦。

“锵。”

刀光残影,黑影蹿动,群起而围之,洛萤和秋莲提公主分担着和几个黑衣人纠缠一起,凤曦在前手握长剑直刺攻来的一人,剑势变幻莫测随影如流。她在剑上到造诣可见不一般。

一声闷哼,秋莲手臂被划出一道血口,洛萤见状赶紧来到她身边替她拦住了尾随的一刀,这才缓了片刻。

凤曦见状立即吩咐道:“你们先走。”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停住了双方水火不容的场面。

“不想她死就乖乖束手就擒。”

原本躲在暗处的萧景被押了上来,寒气逼人的刀架在那脖颈之上,硬是划出一道血痕,那人威胁意味十足的话语充满着不可一世的语调。

他凭什么觉得她凤曦会受他的威胁,是谁给他的自信?

凤曦冷笑一声脸色变地极为难看近乎阴沉,她不屑地开口说道。

“我最讨厌的就是威胁。你觉得你这样的威胁有用。”

饶是所有人看到这般冷静不受控的人都会生起畏惧之色,毕竟没有人可以让她眉头一皱,唯有她自己的命最为重要,冷血。

豪不疑问公主的命确实比他们所有人的命都宝贵,她们清楚,但尽管心里明白,亲耳听到被抛弃舍去的话还是会忍不住心痛。

片刻未了,那人见确实威胁不了凤曦,手中刀作妆就要抹脖。

一记飞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飞射出来,那人手臂吃痛瞬息凤曦就已经来到跟前,那人一剑毕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