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骨戏(一)
作者:唐未茗  |  字数:3397  |  更新时间:2020-04-11 10:11:57 全文阅读

昏暗的房间内,女人趴在桌子上,而桌上布满了形形色色的胭脂水粉

  “唔。。。。。。”一声带着痛苦的低吟响起,黎舒皱着眉揉了揉太阳穴。

  “每回进入小世界都这么痛苦,系统就不能人性化一点嘛?”黎舒不满地抱怨。她身边忽然闪起光芒,然后里面走出一只超级萌的玩具棕熊。

  刚走出来的笨笨听到黎舒的话脚下一顿直接在空中翻了个跟头。好不容易拽着黎舒的衣服爬起来,灿灿地道:“这个。。。那个。。。主系统说这是因为小世界的不可抗力让宿主不要随便给它甩锅。”

  黎舒玩味地看了笨笨一眼,然后环顾起了四周。略显古朴的房间里乱七八糟,其中堆砌最多的就是戏服。再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胭脂,黎舒对这回寄宿的原主身份有了些了解。

  “宿主,要接收剧情嘛?”笨笨适时的凑了上来。黎舒点点头,笨笨就把这个世界的剧情传入了自家宿主的脑海里。

  这是架空的世界,大概类似现实的民国时期,这个时候各地军阀混战不断。尤其是北方战火纷飞,民不聊生。南方相比比较安定,于是那些所谓的达官贵人都跑到了南方。

而黎舒寄宿的原主名叫常烟乃是一名戏子。人美不说,唱的戏也是入木三分。那些达官贵人都很捧她的场。而正是因为这些人,常烟也在上流社会十分混的开。更是被捧成了一方大家。但是即便这样,常烟也耐不住女主光环的干扰啊。

本世界的女主,好巧不巧是常烟所收的徒弟,名为阿七。阿七跟着常烟的时间不短,本事自然学到了不少。只是相比常烟却还是差了一大截,于是阿七在南方领州这地界总是被压在常烟之下。阿七也是个心高气傲的,自然不甘平凡,于是便想算计常烟。一些小绊子使了不少,但是常烟还真没放在眼里。

但是阿七不可救药的爱上了一个驰骋疆场的军官,而那个军官就是男主何云泽,也是常烟的爱人。男主跟常烟私定了终生,但是面对阿七又舍不得拒绝,便在俩人之间游走。但是阿七终究胜在青春美貌上,又会讨好男主,不像原主那么清冷难以接近。

于是男主开始了他的渣男之路,先是背着常烟与阿七在一起,后来因为私欲问题打起了常烟身上钱财的主意,但最让常烟绝望的是,男主提前收到消息战火延伸到了领州城,但是他找了个理由带着阿七和军队逃向了相邻的津州,留下领州满城百姓以及常烟。

最后,常烟在军队攻进领州的时候,从城门上纵身一跃,与领州城一起湮灭了。

  黎舒接收了剧情,手指一直在不停的敲着桌面,眼睛里面也满含意味。

  “原主最后一刻竟然选择与领州共存亡。比起贪生怕死的男主,原主堪称忠烈。”黎舒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就冲最后的剧情结局,这个渣男她也必须得虐。

  笨笨在一旁“瑟瑟发抖”,跟自家宿主经历了不少位面,它还从没看过宿主这么危险的样子。

  黎舒抬眼看着镜子里那张精致的脸,她不由得伸手在脸上摸了摸。“位卑未敢忘忧国,放心吧,你的心愿我会实现的。”

  黎舒定了定眼神,然后又恢复了她原本那云淡风轻,看白云苍狗的表情。看到她这样,笨笨才舒了一口气,它觉得这回宿主被原主的情绪影响有点大,但是所幸没事。

  “宿主,现在要接收原主心愿嘛?”笨笨趴在原主肩膀上问道。

  “嗯,传送吧。”

“好的,宿舍请注意接收!”笨笨挥了挥手,一片光影进入了黎舒的脑海。

“叮,原主愿望如下:一.给男主和女主应有的报应。二.守住领州城。三.望宿主给她找一个真正的归宿。四.希望宿主能够将原主一脉的戏发扬光大。”

  系统提示音在耳边响起,黎舒撩起一缕头发轻轻绕着弯。

  “笨笨,这个第三个愿望什么鬼?我不是跟你说过我不接感情嘛?”

  笨笨一听,冷汗直流,这个问题要怎么跟宿主大人解释好?这年头宿主都是大爷,解释不好本熊会不会被拆?

  “那个,宿主,主系统说之前不接感情任务是因为原来的部门没有强制要求所以可以不接,但是宿主,你现在转了部门,这个部门对任务要求很严格。”笨笨斟酌了下言辞弱弱地说道。

  嗯,什么情况都推给主系统就好了,我只是一只可怜的熊啊。

  黎舒看着笨笨轻轻一笑,其实她只是随便问一句而已。

  “咚咚咚。”忽然,房间的门被敲起。

  “师傅,师傅,阿七进来了。”一道少女的声音也随敲门声响起,黎舒的眼神就冷了下来。如果没记错,这个剧情时间点正好是男主回来遇见女主的时间。

  还不等黎舒回答,门就被打开了。笨笨坐在黎舒的肩膀上,准备看戏。

  阿七从门口进来,就看见房间都被帘子罩上了,而师傅正坐在桌子旁看着她。她被黎舒看得浑身不自在,连忙说道:“师傅,外面阳光微醺的,为什么不打开帘子呢?房间多透透光也好啊。”

  说着就去拉帘子,黎舒也没管她,只是随意地回了一句:“最近戏园子的生意不是很好,得想些新戏来撑场子。拉起帘子阻了外面的那些纷扰,想戏自然也就透彻些。”

  “那。。。师傅可想出什么来了?”阿七听完黎舒的话眼睛一亮,她对自家师傅的才华自然知道的清楚,如果能唱新戏的一角,保不准能得个满堂彩,留个青史名。

  “自然是想出来了。”黎舒点点头,应了阿七的话。

  然后黎舒在心里问笨笨:“系统商店有戏本子嘛?”

  笨笨检索了一下:“有很多,宿主要哪一本?”

  黎舒找了个空挡看了一下笨笨列出来的几本。然后选了一本《霍小玉》。

  “笨笨,我们在原来部门的积分还在对吧。”

  “嗯,转部门不影响积分。”笨笨答道。

  “行,那就这本吧。”趁阿七不注意,黎舒将手伸到桌子底下,笨笨赶紧将戏本兑换了出来。

  “若是我没记错,今儿下午有原来梨园的戏班子来是嘛?”黎舒将戏本收起,然后突然想到剧情,于是问起阿七。

  阿七点了点头,只是脸色不怎么好,愤愤的神情一览无余。

  “那些人各个骄横无比目中无人,还说我的。。。师傅的戏登不上大雅之堂呢。”阿七说到后面转了个心眼,将梨园戏班人的话改了改。其实人家对原主常烟还是十分尊敬的,说登不上大雅之堂的是阿七。她唱的戏虽然有几分常烟的样子,但是更多了娇柔做作,丝毫没有常烟唱的戏舒服。其实说的再难听点,就是阿七的戏里,多了风尘的味道。

  黎舒熟知剧情,自然听懂了阿七的小心眼,但是她没有理,因为现在还不是时候。于是,黎舒装作愤恨的样子道:“登不上大雅之堂?哼,果然都是些人物。”

  阿七见黎舒上钩,嘴角不由得扬起。

  黎舒将阿七的表情收入眼底,她装作不经意地摸了摸下巴。

  “那梨园的戏班不是要与我们切磋一番嘛?正好,让新曲子借着这个东风涨涨势。”

  阿七听闻心思不由得活泛起来,她刚想开口要个一角就被黎舒挡了回去。

  “阿七,你没见过这本子,时间又太过紧迫,你还是先捡着你原先的曲子唱吧,这出新戏,我亲自来。”

  阿七张张嘴,似乎还想辩解:“可是,师傅。。。您不是说过您不唱了嘛。”

  黎舒看了她一眼,好笑中带着一丝不被察觉的鄙夷:“我说过我永远不再登戏台子了嘛?”

  说罢,黎舒又沉下眼睛,装作柔弱道:“阿七,你要知道,我是从戏台子上起家的,戏就是我的根,就是我的命。我知道你们也想要出彩,于是便借口说累了,只是,这根又怎是说拔就拔的掉的。我这一出新戏,含着我对这戏台子最后的深情,也许唱完这一出,我的心愿就了了吧。”

  阿七终究是个女孩子,感性自然占了上风,况且她也是看着自家师傅是如何一步一步从那硝烟战火中走过来的。说没有感情,自然都是假的。尽管在爱情上她不能让步,但是不过是个曲子戏而已,错过一个也无所谓。

  笨笨嘴里嗑着不知道从哪来的瓜子,看见阿七被自家宿主骗的一愣一愣的着实感慨啊。不过这个阿七也不是什么穷凶极恶之徒,只是被何云泽那个男主坑了而已,听说最后结局也不太好?传说中的原配与小三的剧情就是这位女主的归宿了。笨笨一边想着一边对阿七报以同情。

  由于笨笨和黎舒思想上是互通的,笨笨的想法自然传达到了黎舒脑海里,但是黎舒可不像笨笨那么认为。

  对面的那个女孩眼珠子自进来就没停过转,心里面的东西可多着呢。倒霉?傻?呵,这就能成为随意抛弃陷害把自己养大的师傅的理由嘛?未免太牵强了。况且,最后结局不好管她什么事?毕竟原主可是在她结局之前就被她害死了啊。

  那边阿七想了想,没有发现黎舒的异样,她咬着嘴唇迟疑道:“那。。。听师傅的。对了,要阿七陪您赶制戏服嘛?毕竟,您也说了时间太仓促了。”

  黎舒看着阿七那有些不甘心的样子,心里冷笑了一下。说是陪她赶戏服呢,说到底还不是想探探她的底?所幸系统是个好东西,兑换《霍小玉》的时候就已经把戏服动作唱法什么的一应备齐了。

  “不用了,这戏服我还是能赶制出来的。你倒是趁些时间赶紧练练戏,梨园的班子原来是给人家皇亲国戚唱的,论水平能力对咱们只高不下,多练习呀总不至于丢了面子。”黎舒挥挥手,打消了阿七的念头,也顺带下了逐客令。

阿七不情不愿地点点头,然后退到门外,她扭头再看了一眼端正坐在那里的黎舒,见她脸上没有表情,只好把门关上退下了。

唐未茗
作者的话

新人茗茗,请大家多多关照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