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作者:拌饭酱  |  字数:3182  |  更新时间:2020-07-02 05:56:02 全文阅读

金金说完一溜烟跑了,跑出老远,确定胡小猁没有跟着,她才重重地吁了口气。心脏开始不受控制的狂跳不已,她手按着胸口,仿佛这么按着就能让心跳慢一点。金金如愿以偿的一窥胡小猁全貌,被他当面质问的时候她还能强作镇定,甚至是理直气壮,一旦脱离那种氛围,做贼心虚的感觉瞬间又回来了。说到底,金金就是那种死鸭子嘴硬的性格。

  她也看清楚了,胡小猁跟自己是不一样的,而胡小猁是如假包换的雄性,也就是说自己才是雌性的身份。

  “啊...”金金无奈的捂着脸,难不成只能自己做胡小猁的媳妇儿么?唉,人生啊,总是充满了意外。不行,一定要坚定自己的信念,就算自己是雌性,也势必要把胡小猁弄过来做媳妇儿。

  金金给自己打足了气,回到家,直奔种着木头的后院。刚到后院就听见一个小小稚嫩的声音欢快地说着:“木头哥哥,我是小草呀。你今天醒了么?”木头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但是那个稚嫩的声音却不以为意,自顾自的说着:“今天也没醒呀,不过没关系,小草现在已经找到木头哥哥了,小草以后永远不离开木头哥哥,你不醒,我就一直陪着你在这里。”

  金金心里觉得奇怪,难道是院子里又有什么妖物开智了?

  等她走进后院,到了木头身边才发现,那个说话的自称小草的是一朵红艳艳的小花。看不出品种,就跟路边的花花草草没什么区别,更不属于任何特别名贵的品种。当然,就金金的眼力,她也不认识什么品种。

  当下,金金也顾不上追根究底,她祭出结界包裹住木头,准备带着木头去找玄微。

  那朵小花急切地喊起来:“你是谁?你别带走木头哥哥,我好不容易找到他。”声音惊惶中带着哭腔。

  金金莫名其妙:“你是谁?”

  小红花哽咽着:“我是小草啊,木头哥哥给我取的名字。我好不容易请一只毛茸茸的雄性带我过来找到他的,木头哥哥说要永远在一起的。”

  金金更加疑惑,毛茸茸的雄性?什么鬼?

  她还是跟小红花解释了一下:“木头的身体现在并不好,我带他去找更好的医生大夫,你不想让他赶紧恢复吗?”

  小草半信半疑:“真的?”

  金金:“木头是我的好朋友,我没必要骗你。”

  小草:“你能带我一起去吗?我可以给他唱歌跳舞,给他讲笑话。求求你带我一起走吧,我要跟木头哥哥一起去。”

  金金挠挠头,想不出反对的理由,于是便带上小草。

  当她回到七情六欲塔的时候,胡小猁已经不在那个路口了,金金莫名的有些失落。不过,当见到玄微的时候她又打起精神,将结界球交给玄微。

  金金:“帅大叔,这就是木头。”说完又有些不好意思:“还有一朵小红花哭着闹着要一起跟过来,死活不愿意跟木头分开,于是,我也一起带过来了,你不介意吧?”

  玄微笑道:“无妨,先让我看看他的情况。”

  玄微将木头还有那朵小红花连同结界一起种在了桃林中心的位置,那里是木灵阵灵气最强的交汇点,结界里加强了对天气灵气聚集的法术。玄微又施法帮助木灵阵极速运转了一刻钟,木头体表那慢慢愈合的皲裂伤口便肉眼可见的愈合,变得更加平滑。原本半死不活的木头瞬间有了生机,木头旁边的小红花也一起受了灵气滋养,变得愈加鲜艳,整个花盘都长大了许多。原先的花盘只有小指甲大小,玄微一番操作以后,小红花变成了成人巴掌大小的大红花,唯一不变的是依旧看不出品种。

  大红花畅快地伸伸懒腰,摇晃着花盘和两片巴掌大小的叶子,开心地说:“谢谢你们,谢谢你们,小草觉得浑身都是力气呢!”

  旁边的木头仿佛沉睡已久刚刚苏醒一般,他慢慢睁开眼睛,动了动身体像是站久了要伸伸腰,动到一半又停住了,他感觉身体像生锈似的,所有的一切都不受控制。他思考了一下,好像最后的记忆是抱住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别的记不太清了。

  小草敏锐的发现木头的动作,她欢快地叫着:“木头哥哥,你醒了?”花盘摇晃得更厉害,显示出它现在心情特别愉悦。

  木头慢慢转头看到脚边快到他膝盖的大红花,皱眉疑惑的问:“小草?你都长这么大了?”

  小草开心地摇摇两片叶子,花盘上下晃动像在点头:“嗯,嗯,我是小草。木头哥哥终于醒了,是他们赠与的灵气我才能长大,木头哥哥也能这么快醒过来呢。”说完它又朝向玄微他们:“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救醒木头哥哥。小草很开心。”

  木头这才打量起旁边的一男一女,他陷入沉睡的时候金金还没有化形,他并不认得金金,更别说旁边的男人了。不管怎样,从小草的话语里能听出来是这两位救了他。

  他拱手致谢:“多谢二位搭救。”

  金金想跳上前给他个拥抱,被玄微制止,玄微解释道:“他现在只是暂时恢复清醒,还不能动他。”

  金金“哦”了一声,但是依旧很开心 :“木头,你不认识我啦?又这么文绉绉的会找不到媳妇儿的。”

  木头听着声音十分耳熟,他疑惑的问:“你是?”

  金金翻翻白眼:“是我啦,我是金金啊,我化形了。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木头:“...”一觉醒来世界都大变样了,小草变成了大草,金金化为了人形,他这是睡了多久啊?

  金金看他目瞪口呆的样子觉得特别好笑,于是将木头沉睡以后的事情讲述了一遍。玄微也从没听过这些,在一旁也听得津津有味。

  只有小草没心没肺的摇晃着花盘脑袋和两片叶子,自顾自的开心,因为木头哥哥终于醒了。它只在乎帮它开智的木头哥哥,别的人和事它一株小小的植物是管不上的,它也不会在意。

  木头听完叙述觉得太不可思议了,金金居然找到了亲生父母,还成功化形,原来自己沉睡之前抱住的竟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妖。至于小草为什么会跟在自己身边,他还没弄明白,不过总有时间去弄清楚的。

  玄微笑盈盈地问:“未请教阁下名号?”

  木头一顿,也礼貌的回答:“在下不过是区区植物成妖,名字不过是代号不值一提,就随金金她们一起喊我木头吧!”

  玄微若有所思地抚着下巴,面带笑意:“老道当年有幸得到西方佛国一游。”

  玄微边说边观察木头的表情,果然说到西方佛国的时候木头那张树皮脸上微微有些怀念向往之意。

  玄微继续说:“当时恰逢佛祖说经,可惜我终归与佛国仅有一游之缘。对佛祖说的经义虽深感佩服,却与我的天地之道不同。”貌似感慨了一下,玄微又像想起什么似的啊,扯远了,我想说的是,我对佛祖头顶那棵参天菩提,还有佛祖手上那朵精致的金色婆罗花更感兴趣。”说完,玄微便住口,目光灼灼,看着木头,脸上带着一种神棍特有的意味深长笑。看得金金就想朝他脸上招呼一拳。

  据金金后来回忆,帅大叔有时候真不是个好东西,每次带着那种意味深长的,天机不可泄露的,似笑非笑的表情时,她浑身的骨骼会不自觉的痒。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痒,渐渐汇聚到双手,接着双手会自动捏成拳,且有一股能量自牙根传导到双拳,莫名地想发泄,就像压抑不住的小宇宙的爆发。

  确切说就想揍他。

  木头犹自沉浸在对往事的怀念中,玄微的话也不知道他听没听?抑或听进去多少?

  木头和玄微两大高手对话一个装蒜不答,一个默默等待对方吐露真言,两下里对持着,都不急,任由时间流逝。

  但,某个听闲话的倒是压抑不住小宇宙的膨胀,要爆发了。

  金金:“木头?你倒是说话啊?”

  木头仿佛才从美梦中醒转,茫然地问:“啊?”

  金金抚着胸口:“哎哟我的小心脏,急死个人了,感情你刚刚睡着了啊?”

  木头:“啊,灵力受损,脑子也跟着糊涂了。咱们刚刚在聊什么?”

  金金:“...”

  玄微:“呵呵,不急,先恢复一下。让老道先给你们讲个故事。”

  金金:“还有故事?帅大叔,能不能坐下来慢慢讲?”

  玄微抬手,地面升起石桌石凳,还有茶壶点心一应俱全。

  金金大咧咧的率先坐下,毫不客气的开始就着茶水吃起点心来。她有一半的饕餮血统,这也就注定她是天生吃货,只要有吃的,她一向来者不拒。

  边吃还边忽闪着大眼睛望着玄微,以眼神催着玄微快点开始讲故事。

  玄微很喜欢金金这种大喇喇的个性,他所有徒弟中就缺这种性格,最对他胃口。

  玄微悠闲地挑了挑食指,茶壶口流出一股清茶水,带着悠悠茶香,翻卷着漂亮的水花,进入了木头和小草所在的结界。而后飘扬的茶水瞬间雾化,整个结界就如同置于仙境中,只听置身于茶雾中的木头和小草皆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结界内的茶雾便肉眼可见地越来越稀薄,直至完全消失。吸收茶雾以后,木头和小草都精神了许多,周身环绕一股充沛的灵气。

  金金后来形容,他们就跟打了鸡血似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