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花落花开孤成凰 > 卷一 奈何情深缘浅
第三十五章 舍身挡剑
作者:南朵熙  |  字数:3099  |  更新时间:2020-06-03 07:54:41 全文阅读

“休想!本王即使豁出性命,也不会让你们带走然儿!”宋墨晗语气坚定,护着安怡然一步一步往后退,紧张地防备着步步紧逼的蒙面人。

安怡然因宋墨晗的话,瞬间心生感动,仿佛春日暖阳沐浴般,她眼底闪着微微泪光,心情复杂地盯着宋墨晗。

这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的心没有错付于人。

一个大男子,他能在如此危险的瞬间讲出此等话语,说明他心里是有她的。

这一刻,她好似没那么害怕了,渐渐冷静下来,这才记起她是有防身巫术的。

可是她母亲讲过,不到万不得已,是不可外露自己的巫术,否则会招来杀身之祸。

此刻她顾不上那么多了,一心只想与宋墨晗好好活下去。

在她迟疑的瞬间,还未来得及念起咒语,一群蒙面人便提起长剑快速朝着他们两日挥来,将她的心神扰乱,令她念不出咒语。

宋墨晗在蒙面人一拥而上之时,迅速抬脚朝着逐渐逼近的他们踢去,紧紧护着安怡然躲过他们的攻击,接着又抢过其中一名被他踢倒的蒙面人的长剑,利索地挥起剑与这群恶贼对抗起来。

他一边厮战一边还要护着安怡然,以高强的武功以一抵十,剑光霹雳直劈向对方,那股寒光在剑与剑之间的摩擦一闪而过,发出怦怦的响声。

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杀缪之气,冷漠与惆怅相互交织,令人心生畏惧。

然而,就在宋墨晗忙着与其中几名面蒙人对战之时,另外一个蒙面人趁乱,提起手中的长剑直接朝着安怡然挥过去。

安怡然见危险逼近,被吓得怔在原地不知所措,她逃不出厮杀的重围,只能眼睁睁看着锋利的剑锋渐渐逼近,她下意识想尖叫一声,却无论如何也叫不出声来。

就在利剑落下之时,宋墨晗抛下正在对战的蒙面人,快速挡到安怡然身前,剑锋顺势在他手臂上凶狠一划,“嘶”的一声,长剑瞬间沾上鲜血,宋墨晗的衣袖也被染红了,鲜血不停顺着他衣袖上的划破口不停往下滴。

宋墨晗强忍着手臂上被划伤的疼痛,另一只手果敢地挥起长剑,对眼前这群不断进攻的蒙面人挥去。

安怡然看着宋墨晗被鲜血染红的衣袖,神色惊恐不已,她吓得眼泪不停往外涌,对他心疼不已。

就在宋墨晗快抵挡不住之时,另外一群人突然从暗处冲出,其中就有宋墨晗的贴身侍卫云翼,还有被宋墨宇派来暗中观察却来迟的林深,他们带领几个侍卫,与这群蒙面人交战起来。

云翼飞奔到宋墨晗面前,双手交扣,对着宋墨晗满心愧疚道:“殿下,属下来迟!”

“别说这么多了!赶紧将他们解决!”宋墨晗声音变得沙哑,脸色越来越苍白,他的腿一软,差点站不稳,幸得身旁的安怡然迅速扶住。

在云翼和林深的掩护下,安怡然扶着宋墨晗快速冲出厮杀重围,跑到一处安全的树林之下。

宋墨晗这下撑不住身上的伤痛,扑通一声,身子无力地跌坐到地上。

看着云翼和林深回去混入厮战之中,安怡然眼底闪着忧伤的泪花,连忙蹲在宋墨晗身侧,伸出手紧紧扶着他,神色担忧地问道:“八殿下,您如何了?是不是很疼呀?”。

“本王无大碍,莫担忧。”宋墨晗此刻的表情略显痛苦,薄唇渐渐失去血色,整个人苍白无力,他紧捂着自己手臂上还在不停流血的伤口,摇了摇头逞强道。

“八殿下,您怎么这么傻?还为我挡这一剑,您的身子才是重要的呀!然儿不值得您这般舍身......”安怡然哽咽道,看着宋墨晗那被鲜血染红的衣袖,眼圈发红,满心内疚不已。

“然儿,危难之时,本王必须先护住你,这是身为君子该有的原则,你不必愧疚,只要你安好,一切便好。”宋墨晗无力地抬眼,目光饱含真诚,微扬起嘴角,露出温和的笑意。

他看着她被泪水湿润的脸颊,有种冲动想要伸手为她抹去脸上的泪花。

可惜身为真君子的他,遵循着男女有别,授受不亲的原则,始终没有伸出那只手去触碰她的脸。

“八殿下,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安怡然这下感到更加难过了,泪流不止,喉底像被塞住一样,心中酸涩的暖流不停往上涌。

宋墨晗看着伤心哭泣的她,有些心慌,不知该如何安抚她的情绪,只能沉默着呆呆地看着满脸泪花的她,心底有那么一丝触动。

这一刻,他突然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姑娘,好像已经占据他心中的某一处位置。

......

京中庆阳王府里

安怡然站在宋墨晗寝房外的院子,心中复杂而慌乱地来回踱步,时而仰头四处张望,焦急地等着屋中的大夫诊治的情况。

“安姑娘,您别担心,八殿下一定会没事的。”站在一旁的林深看着焦虑不已的安怡然,忍不住出声劝道。

“唉!都怪我,八殿下才会受伤。”安怡然听不进林深的话,自顾自内疚着,莫名的难过郁结于心头。

“都是因为林深来晚了,守护不当,林深也没想到那群人竟然来得如此之快,真是狡猾不已!”林深自责道,他现在是感到头疼不已,今日的意外状况令他慌了阵脚,不但事情没办成,还落得八皇子受伤。

但也因此可以验证一件事,那便是宋墨晗对安怡然没有坏心,兴许他有别的目的,但绝不会对安怡然构成危害。

林深想到这,倒是松了一口气,决定往别的方向细查下去。

就在两人皆自责之时,大夫和云翼突然从房中走出来,安怡然立马迎上去,满脸担忧地看着大夫问道:“八殿下如何了?”

“姑娘莫担忧,庆阳王殿下只是受了些皮肉之伤,并未伤及筋骨,只是因失血过多,人有些乏力罢了,休养几日便可。”大夫如实汇报着宋墨晗的伤势情况。

安怡然听着,瞬间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久违的轻松,对着大夫感激道:“有劳大夫了,八殿下无大碍便好。”

“安姑娘,殿下已经歇下,您今日也乏了,要不早些回去歇息吧。”云翼瞧见安怡然一脸倦容,中肯地劝道。

“我无碍,还是等殿下醒来再回去吧,不然我不放心。”安怡然不肯走,坚持着想等到宋墨晗醒来。

“安姑娘,咱们还是先回去吧,太晚出京也不好,待改日得空,林深再带您来会八殿下。”林深谨遵着宋墨宇的交代,负责守护安怡然的安危,跟着出声劝道。

“对呀!安姑娘,您留在这儿也是干等着,还不如早些回去歇着,否则您太晚回去,八殿下也该担心。”云翼最后劝了一声,随后便动身送大夫出王府。

安怡然听到那句“八殿下也该担心”,觉得有道理,便不再坚持,留恋地望了几眼宋墨晗的寝房,随后听话地跟着林深离开庆阳王府,安全回到京郊别院。

安怡然下马之时,远远望见萤月正站在大门口处,焦急地四处张望,正在等待着什么。

待萤月见到安怡然时,瞬间松了一口气,快速迎上来,担忧地对着安怡然左看看右看看,仔细检查着她身上有何伤势,接着又紧紧抱住她呜咽道:“小姐,您还好吧?奴婢听闻您遇险了,真是吓死奴婢了!”

“萤月姑娘莫担忧,受伤的人是八殿下,安姑娘无碍。”站在两人后边的林深见萤月一脸紧张,连忙帮着解释。

“对呀,阿月,你别担心,我好着呢!是八殿下为我挡了伤。”安怡然面露释然笑意,动手捏了捏萤月那梨花带雨的小脸蛋,努力安抚着她受惊吓的小心灵。

“那太好了!小姐您无碍便好,那八殿下还好吧?”萤月缓和心情,抬手擦去眼角的泪花,接着顺势挽住自家小姐的手。

“既然安姑娘已经安全回到这儿,那林深便先走了!”林深任务完成,道别一声,转身准备离去。

“对了!林深,今日之事,是否有眉目了?”安怡然突然想起心中的疑惑,连忙叫住林深,追问一句。

“今日情况危急,那群贼人逃脱了,我们抓到的两个当场咬舌自尽。”林深如实禀报今日计划失败的情况。

“如此说来,我们的行动全白费了吗?”安怡然神色渐渐暗淡下去,心中绝望不已,她思虑着今日发生这样的事情,想必那掳走她母亲的贼人必定会有所警惕,肯定不会再使用同样方法对她下手了。

“安姑娘莫担忧,待林深与殿下商讨下一步该如何行动之后,咱们再见机行事。”林深看出安怡然的失落,努力安慰道。

两人谈话之时,一个黑衣人的身影在两人身侧远处闪现而过,将两人的对话全听了进去。

林深和安怡然皆敏锐地察觉到,两人同时转头望向黑衣人闪现的地方。

“谁?”林深对着黑衣人远去的身影高喊一声,不顾一切动身追上去。

安怡然站在原地看着林深的追赶,心中燃起隐隐不安。

第一直觉告诉她,这个黑衣人便是她住进京郊别院第一夜出现在她所住的厢房窗边的那个黑衣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