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仙道萌妻 > 正文
重逢仓山
作者:古城外  |  字数:2355  |  更新时间:2020-05-16 10:41:54 全文阅读

  仓山之巅,试剑峰和收剑峰两岸青山,巍峨耸立,相对争锋,大雪纷纷,一切静谧而又深沉。

  夜悠情和尘萧然相对站在两两座峰顶,试剑峰上白衣飘飘的俊美男子眼中皆是想念,收剑峰上眉眼如画的女子眼中全是狠厉,三年的久别重逢,如今两人之间虽只隔着的山谷,却远的像银河。

  夜悠情一袭红衣衬的她肤白如雪,头发一半用金冠束起,一半披在肩膀上,凌厉的眼眸和微抿的红唇无不显示出她的冰冷却又绝美的面庞,她身体周遭起伏着戾气,手持的洛颜尺化作一条红色的长鞭,随风飘荡。

  而尘萧然一袭白衣现在试剑峰上双目含情的看着收剑峰上的红衣女子,他一手握着闪着银光的宝剑凌刹,一手背在身后用力的攥紧拳头,像是在隐忍着什么。

  微风拂面而过,吹动尘萧然额角的碎发,露出他英俊的面庞和深邃的眼眸,他强忍着心痛漫不经心的说“悠情,自琉璃镜一别,好久不见,你……”停顿了一会终于补充道“你还好吗”。

  尘萧然看着夜悠情比之前更瘦弱的身体想她一定过得不好吧,不然怎会浑身戾气,况且在举目无亲,又无可依赖的情况下,她又怎会过得好。

  夜悠情转动她漠然的眼看向尘萧然“当然好了,你看我现在,无尽的力量,又有疼我爱我的师傅,我怎么会过得不好”。

  “倒也是,容止一定待你很好,不然,怎么会收你为徒,拥立你成为魔尊,是我多虑了”尘萧然低了一下头自嘲的说道。

  尘萧然说起的容止戳中了夜悠情心底柔软的一部分,可谁又能想到,他尘萧然也曾是她夜悠情心底柔软至极的部分,可现在两个人只能以这种身份,握剑而立。他是神家的领主,保卫者,而她是魔域的尊主,是复仇者。

  况且两人之间隔着的又何止是家族,当初他亲手将她送去魔域,又会和林若怡说那一番话,终究他是不爱她的,夜悠情微微走神。

  “悠情,你走吧,我当你没有来过”尘萧然说。

  其实三年未见,尘萧然只想好好看看站在收剑峰上,浑身戾气,却眉目如初的姑娘,想跟她说一声,他好想她,想跟她好好解释过往她误会的种种,可是不行,他还有他最后的使命,她还有她的仇恨,他们暂时还不能好好的有一场重逢。

  “悠情,你走吧,我知道你此行的目的,但今天,你达不成的”尘萧然昂首说道。

  夜悠情从走神中缓过来,随手接住缓缓飘落的一片雪花,眼神中充满了悲痛“还记得三年前的仓山大会上是三个神家共同商讨怎样征战琉璃镜,那时候,是我无能,保护不了我家族的人,只能任人宰割”。

夜悠情收起眼中的悲痛冷笑了一下,神魄中充满了坚毅“而如今我是人神惧怕的魔头容止的弟子,是魔域夜尊,你觉得自己凭什么能拦得住我,今天,我就是要血洗这仓山,以告慰三年前琉璃镜数百条的冤魂”。

  尘萧然未露什么神色,只是说“悠情,任何时候你想怎样都可以,只是今天不行”。

  夜悠情向后退了一步,握紧手中的洛颜尺“看来今天,你我必有一战,也好,那我们就趁着今天,把过往都结算清楚吧”。

  说着便挥动洛颜尺,向试剑峰的尘萧然正面攻去,尘萧然把手中的凌刹插在地上,回身闪躲。

  “收手吧,悠情”

  “那就看你有没有那个能力阻止我了”。

  紧接着洛颜尺变成闪着红色剑气的剑刃,夜悠情把持着洛颜尺纵身飞跃到试剑峰上与尘萧然打斗,而尘萧然也只是防御,并不攻击,一时试剑峰上红色的戾气和青色的仙力争相而起。

  “你不还手,那就别怪我了”夜悠情一手发动她的灵力,另一手握洛颜尺极速的向尘萧然攻击。

  尘萧然只是躲避并不攻击当然不是夜悠情这个夜尊的对手,他快速的躲避了夜悠情发动的灵力,却来不及躲避这迎面而来的剑鞘,夜悠情没想到尘萧然会躲避不及,想要收手却也来不及了,眼看着洛颜尺就要扎在尘萧然的心窝上。

  忽然间从试剑峰碑的后面跳出来一个人,挑开了夜悠情收手不及的洛颜尺,洛颜尺被大力挑飞,落在一边的地上。

  夜悠情仔细一看,来的人原来是林若怡,她还是和以前表现的一样相貌唯美、温柔娴静、举止大方,可在这美丽的容貌下竟藏着蛇蝎般心肠,不是冤家不聚头啊,来的正好。

  “好久不见啊,悠情,你还是这么莽撞”林若怡若有嘲讽的向夜悠情说。

  夜悠情淡淡的说”是好久不见了,若怡,你还是这么下作,和以前一样喜欢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在石碑后偷听很久了吧”。

  想来三年前要不是林若怡在她和尘萧然中间搅和,她和尘萧然也不会到如今的局面吧。

  “你,萧然哥哥,我只是”林若怡貌似很委屈的样子,“我只是担心怕有人对萧然哥哥不轨”,尘萧然若有深意看了林若怡一眼。

  “呵,真是郎情妾意啊”夜悠情面无表情道,“看来,尘公子对林姑娘一如既往的喜欢啊”。

  林若怡听到这话暗自窃喜,夜悠情都这么说了,尘萧然应该是真心喜欢她。

  而另一边的尘萧然直直的看向夜悠情,仿佛是说“你误会了”,夜悠情对上尘萧然的眼眸,他的眼眸真的是过于深邃,以至于自己从前都会深深陷入其中,无法自拔。而如今,她再也不会被他迷惑了。

   “来的正好,就先算算我们之间的账,洛颜前辈是你杀的吧”夜悠情问。

  “你说什么,洛颜前辈的死与我有什么关系,你不要诬赖人”林若怡死不承认。

  “呵,敢做不敢认,林若怡,你真上不了台面”夜悠情扣着手指缓缓道。

  “没有做,我为什么要认”林若怡还是继续矢口否认。

  “没关系,认不认都不重要了,反正你也要死了,留着到地狱好好跟洛前辈忏悔吧”。

  夜悠情眼中闪烁着红色的怒火,她手一伸洛颜尺便飞回她的掌中,“今天,我便用洛颜尺,为洛前辈报仇”。

  夜悠情挥动洛颜尺向林若怡斩去,林若怡飞身躲过,随手召唤出自己的佩剑,与夜悠情打了起来。

  两人打架狠厉无比,剑剑攻击对方要害,想致对方于死地,但林若怡三年前就不是夜悠情的对手,现在又怎么会是,不出三个回合便败下阵来,夜悠情顺势挥剑想将剑刺入林若怡的心脏,眼看着就要的得逞。

  危机关头的尘萧然来不及挑开夜悠情的剑,便挡在了林若怡的身前,噗一声,洛颜尺刺进了尘萧然的胸膛,血从剑上滴下,落在雪地上,仿佛成了绽放的梅花。

  “啊”尘萧然低声发出痛苦的声音,夜悠情和林若怡都被这一幕惊到了。夜悠情失神的维持着举剑的姿势,“你就这么爱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