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蛮荒娇妻 > 正文
第一章
作者:顾平凉  |  字数:3430  |  更新时间:2020-05-07 12:12:00 全文阅读

楔子

“嗨,诺拉,我的小不点,我就知道你能解开我的谜题,你是如此的聪明,你一直是爸爸的骄傲。

很不幸的是,如果你正在看这段录影视屏的话,那意味着我可能不在你身边了,或许是我已经死了,又或者爸爸也在另外一个世界陪着你,但你要记得爸爸爱你,现在你应该早知道了,我的人生不仅仅只有研究和奔波,有些事我之前没有告诉你,你妈妈去世的时候我悲痛欲绝,我开始四处搜寻,渴望找到另一个世界的痕迹证明超自然现象是存在的,好让我感觉你妈妈还存在我对此产生了极大兴趣。

可是现在想想,我又有什么颜面去见她呢?她恨我,我对不起你,我的诺拉,我用我最疼爱的女儿换取了我事业的成功,我对不起你我的诺拉,可是我爱你,你要记得,爸爸爱你,以后无论你发生了什么,一定要记得,爸爸爱你,不要恨我,我也是迫不得已。

现在,我的小不点,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我需要你帮我把所有关于超化矿石的研究全部都烧掉,把我的笔记,录像带,统统烧掉,事关重大,如果这些东西落入坏人手里,会引发巨大的灾难,所以求求你,一定要全部烧掉,还有你脖子上的那个宝石项链,不要在带着他了,我知道你对他有着深厚的感情,可是这次听爸爸的话好不好,不要在带着他,把他也烧掉。我知道你不喜欢听别人指挥,可我求你了,一定要答应爸爸,真的希望你永远也不要看到这段录影,如果你发现了,你发现了我用生命守护的秘密,在帮助我的同时,我也希望你能勇敢面对你以后的生活,爸爸爱你,我的诺拉。这是爸爸唯一能为你做的,希望不会太晚,希望可以弥补我留下来的错误。如果,爸爸说,如果你的生活发生了什么意外,你一定要勇敢,做勇敢的诺拉知道吗?”

我在密室的柜子里找到了一个密码箱,因为年代久远的缘故,上面早就落满了灰尘,这是我父亲的研究,为了它,父亲献出了他的一切,甚至是生命,现在,它却以这样恬静的姿态出现在我的面前,而我的父亲,却早已不在了。我永远也忘不了父亲在研究室里的背影。

我轻轻拂去上面的灰尘,在密码箱的表面上,用红色的字母写着“秘密”两个大字,看来我的父亲经常打开这个密码箱查看自己的研究,上面的字母,已经有点淡化。

我上下翻看了一下这个年代久远的密码箱,材质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质量应该很好,它很重,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它从哪个柜子的里面挪了出来。

爸爸没有告诉我密码,出于第六感,我输入了自己心中的数字,果然,随着一声闷响,密码箱打开了。

密码是我的生日。

里面东西不多,有几个小本子,另外两个盒子。我不知道父亲每天废寝忘食的在研究什么,他从来都不会告诉过我,从我六岁那年生病好了之后,我所知道的,就是爸爸妈妈每天无休无止的吵架,每天都是。从来不会间断。

我一度认为是他们的感情出了问题。

可爸爸妈妈每次吵完架,妈妈都会抱着我痛苦。我看着她满脸泪痕的抚摸着我的脸,一遍一遍的亲吻着我的额头。

她哭着说:“我可怜的女儿,你怎么这么可怜,妈妈要怎么办啊,我应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我怎么可怜了,爸爸妈妈吵架,爸爸让妈妈伤心,我觉得,可怜的是妈妈。

我轻轻拍拍妈妈的肩膀安慰着她,让她别那么伤心。

妈妈拉着我的肩膀,把我轻轻拉开一点,看着我,嘴里一直嘀咕着:“是爸爸妈妈对不起你,诺拉,我们为什么要办带到那个地方去呢?”

说着,妈妈又想亲我的额头。

这个动作被路过卧室的爸爸看到,他两三步冲过来,一把拉起妈妈,妈妈被突然的力道提起,我的视线里只剩下被衣领紧紧的勒着脖子的妈妈。

“你怎么能亲诺拉,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个人有多可怕,他是怎么警告我们的你难道忘了吗?你这不是找死吗?你想我们都死吗?”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爸爸对妈妈发那么大的火,虽然最近他们都有吵架,可那仅仅只是妈妈单方面挑起来的,爸爸只是愁容满年的坐在椅子上,听妈妈哭诉,偶尔会还回几句。

这次…………..

我看着爸爸因为生气而极度扭曲的脸,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生气,妈妈为什么不能亲我?

我突然就想起了这几年家里的变化,从病好,醒来之后,我老是感觉家里怪怪的,虽然一切都和以前一样,可是从妈妈的笑脸上,我老是感觉那里不同的。可具体哪里不同,我说不上来。

从那次我生病,爸爸在别墅的二楼,给我单独准备了一间屋子,我记得当时我是极度反抗的。可爸爸说:

“诺拉现在是大姑娘了,不能再和爸爸妈妈一起睡了,以后要自己一个人睡知道吗?”

当时的我心里满是惧怕,因为我从来没有一个人睡过:

“爸爸,我怕,我一个人在二楼。”

爸爸摸着我的头发说:“诺拉乖,你现在长大了,必须要自己一个人睡,你还记得我们去动物园看的那个小老虎吗?她那么小,就开始自己独自生活,独自找食物吃,独自睡觉,我记得诺拉当时还说,那个小老虎很勇敢呢?现在,我们诺拉也要做一个勇敢的小姑娘,一个人睡觉好不好。”

小小的我看着爸爸满眼的期待,还是乖乖的点了点头:“恩,好,诺拉也要很勇敢。”

说虽然是这么说,可是晚上的时候,我还是会怕,我抱着自己的枕头,跑到一楼爸爸妈妈的房间,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总是会被爸爸抱到二楼。

他把我放在床上,摸着我的头发说:

“诺拉乖,听话,不要怕,爸爸妈妈就在楼下。你自己一个人睡好不好。”

我摇了摇头。

爸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拉出我挂着在脖子上的红色项链。

“来,诺拉,不要怕,爸爸怎么给你说的,要做一个勇敢的诺拉,你看这个红色的项链,就是勇敢的象征,如果我们诺拉怕的话,就握着这个睡觉好不好哦。不信你握一握,看它有没有给你勇气。”

我听话的用自己的手握起了那个小小的宝石,好像真的有一股热热的气流,从手心,窜带到我的身体各处,看着我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

爸爸目光一闪,盯着我的脖子看了好一会了,我不知道爸爸在看什么,他的目光有点空,眼神却定在我的脖子哪里,又好像注意力不在哪里,好像是透过我,又想到了其他事情,我被爸爸的反应吓到,我以为他生气了,我怯怯的说:

“爸爸不要生气了好不好,诺拉乖,诺拉听话,要一个人睡觉,我现在不怕了。”我向父亲摇了摇手中的项链。

爸爸那一刻的眼神特别的怪异,还没有等我看清,爸爸又笑了,摸了摸我的头,就出去了。

关门的那一刻,我看见爸爸的眼神,还停留在我的脖子上。

以后的那几年,我都是握着项链独自一个人睡觉的,好像从那以后,只要我握起来那个小小的宝石,就真的有一股暖流徘徊在我周身,就好像身处毛茸茸的皮毛里面一样暖和,舒服。又好像身处洁白的云朵里一样柔软。

我看着我的妈妈被爸爸领着衣领在我的面前,妈妈以为缺氧的缘故,脸已经通红了,我不知道他们这是怎么了?他们以前明明那么相爱的,是什么原因让爸爸这么生气。

脑子里乱哄哄的,一阵乱响。

我冲到妈妈面前,拉扯着被爸爸拎着的衣领,企图让妈妈缓解一下。

看到我哭红的脸,爸爸仿佛才知道自己的举动有多么的异常,他一松手,妈妈便软倒在地上。

我扑进妈妈的怀里,抱着她大哭起来。妈妈也紧紧的搂着我。嘴里一遍一遍的念叨着:“我可怜的孩子。”

我伤心极了,冲着爸爸大喊:“爸爸坏,爸爸不爱妈妈和诺拉了。”

那时的我还小,没有注意到爸爸眼中的悲伤。他身形一顿,盯着我看了好久,才转身默默的离开。

妈妈看爸爸要走,嘶声力竭的喊道:“你不配做一个父亲,你是个自私的人,你会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的,你怎么能这样做,你的心太狠了,你让诺拉以后怎么办?你毁了她的一辈子啊,你怎么可以啊,你怎么可以。那个人就是一个恶魔啊,他哪里算是………….”

“闭嘴。”爸爸听妈妈说的话,立马高声呵斥。我盯着爸爸眼中因为激动或是生气,爆出的红血丝,在妈妈怀里一阵颤抖。

他们以前从来不会吵架,我以为爸爸变了,是爸爸不爱妈妈了,可是自从妈妈去世,我才知道我错了,妈妈的离开,仿佛是带走了爸爸灵魂,爸爸更加沉迷于自己的研究,没日没夜,有一次甚至因为劳累,晕倒在研究室,要不是保姆路过,都不会有人发现。

妈妈去世,改变了爸爸,爸爸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以前幸福的一家三口不复存在。爸爸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妈妈,从她走后,爸爸对我的关爱一下子少了很多,有时候只会沉默的盯着我看,我不怪爸爸,我只会在晚上的时候偷偷的哭,我知道妈妈的离开让他很伤心

那几年的每个晚上,我都是握着我的项链睡觉,好像真的只有这样,我才有勇气去面对未来的生活。

以后,好像这成了一个习惯,只要我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总是会下意识的握紧这个宝石项链,她总是像有魔法一样,给我勇气和信心,现在,我的父亲却让我毁掉它,我有一点不理解。

我掏出藏在衣服里面的项链,她因为带着我体温的缘故,更是红颜。

好像从我六岁那年起,我就一直带着她,父亲也从来没有说过什么,可现在为什么这么反对。

我拿起箱子里最厚的那个本子。

是一本日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