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醒
作者:七穗年年  |  字数:3048  |  更新时间:2020-05-06 20:29:23 全文阅读

元康元年,六月初九。

夜已深,永宁王府星月阁烛火未熄,整室暖融融的。层层叠叠的垂幔,从浅黄到橘色,凝香烛映在床头,影影绰绰。

房间侧角,永宁王叶曜坐于书桌前,白衣挺拔,奏文堆叠如山,除了翻阅声,几乎一动不动,只是偶尔走到床榻边,定定的看着榻上沉睡的少女,眸中具是担忧。

沉睡已将近一个月的少女是大雍公主、未来的永宁王妃叶星璨。在带她回到永宁王府前,叶曜便命人改造了王府主屋,扩成内外两间,外间只有一张简单的床铺和书桌,里间则是完全复制了叶星璨原来的闺房,暖暖的鹅黄为主色,夹杂着浅橘、蜜粉,温柔又可爱,依旧唤作“星月阁”。

斟酌两日后,叶曜又将自己的书桌搬进里间,放在侧角,一抬头便可以看到床榻上沉睡的少女。

本应在三日前醒来的叶星璨,似乎依旧整日沉浸在梦魇中,不停辗转,却无半点转醒迹象,叶曜的心也随着一起纠缠,一起痛。几乎每次走到床榻边,都可以看到叶星璨的泪水和挣扎,是不愿忘了那个人,还是不愿醒来面对这个世界?

“王爷,楚先生来了。”门外传来近卫霍跃的声音。

书房里,被霍跃称为楚先生的男子正在喝茶,身侧站着一个浅碧裙衫的少女,容色并不出众,看起来却是伶俐。

喝茶的男子面容俊美,堪称倾国倾城之貌,却有一种出尘的疏离感,整个人奇异的混合着少年的青葱、中年的沉静,深沉的眉眼却又似是历经沧桑,看不出真实年纪。

叶曜看着与叶星璨有着几丝相似的面容,即便不是第一次交手,威震一方的年轻王爷还是愣在了门口。

“阿璨还未醒来?”楚焱回头,语气森冷,眼中又是藏不住的关切。

“楚……”叶曜扯了扯嘴角,虽然知道眼前这个看似年轻的男人,确是阿璨的外公,已经活了不知几轮甲子,但看着这个比起自己来毫不逊色的男人,终究是喊不出口,道了声,“楚先生”,便带前去星月阁。

走进房门,楚焱才发现这屋子看似不大,却是用了心思。外屋只有一张简单的床榻,素白和深灰为主,清冽的男人气息。内屋则是暖暖的鹅黄,称极了第一次见到叶星璨时,她的黄色衣衫,温柔恬静,又带着几丝慵懒,清凌凌,暖洋洋的。

中间的床榻上,帷幕层层,一个绝色少女依然沉睡,不时眉头紧锁,不知梦到了什么。

自从叶曜自洛渊带回叶星璨,每隔三日,便按照楚焱的嘱托,以内力辅助药物助她恢复。三日前,本应是叶星璨转醒的日子,叶曜早早备好了一切,换上少年时阿璨最喜欢的衣衫,却落得一场空,赶忙燃了楚焱所交予的纸蝶传信。

楚焱急急走到塌前,看着还在沉睡的叶星璨,有些恍惚,少女略显苍白的面容又清瘦了几分,与记忆中那个在洛渊嬉笑玩闹的女儿楚鱼慢慢重合。

他搭上少女的手腕,脉搏已渐有力,却是杂乱无章。

叶星璨的身体突然不住颤抖,像是挣扎着要醒来,泪水如同断线的珠子般,划过脸颊。叶曜急忙冲了过来,越过楚焱将少女揽入怀中,轻轻擦拭她脸颊的泪水,哼唱着不知哪里的歌谣,叶星璨慢慢恢复平静,再次沉睡。

“经常这样吗?”

“之前还少,只是安静的睡着,近来次数越来越多,这两日似乎整日都将自己锁在梦中。”叶曜轻轻将叶星璨放回床榻,虽是在答话,眼睛却未离开半分。

楚焱看着叶曜,“若不是那人,半年前阿璨就已殒命,或者说两年前,根本无命出现在我面前,再问你一次,真的要这么做?”

叶曜眸子瞬间冷了起来,周身杀气弥漫,那个称霸西北,令北胤闻风丧胆的鬼罗刹似乎这才回到体内,那个十三岁随兵出征,十六岁袭爵,领兵三十余万,未尝败绩的永宁王又活了过来。

“楚先生,这半年,阿璨几次为了那人寻死……”叶曜冷冷地看着立在床侧的楚焱,冷冷迎着目光,再度开口,“十七年前,您没能救下楚鱼娘娘,阿璨是娘娘唯一的骨血,当年她以命换命这才救了回来,现下,您是要眼睁睁看着阿璨殉情而去吗?”

想到惨死皇宫的独女楚鱼,楚焱闭上了双眼,似是又看到那日,夜闯禁宫,却只看到血泊中的女儿和刚出生的外孙女,往事种种,撕心裂肺。

未再言语,楚焱将真气丝丝传入叶星璨体内,又抬手按向头顶,压下她内心的不甘与挣扎,生生洗去了她心里的人,洗去了两年来所有过往。

一切妥当,楚焱收回真气,告知叶曜,阿璨最晚明日便可醒来,留下被称作灵香的碧衣婢女,就要离去。

叶曜也不挽留,只是将一块凤佩交回楚焱手上,玉佩看起来很是古朴,一只凤凰正浴火飞天,只是却不知为何,凤凰的头上有一道裂纹,上面淡淡红丝,竟像鲜血在游走。

楚焱幽幽长叹一声,闭了闭眼睛,似要不解,“这是阿璨母亲的遗物,你也不愿留在她身边吗?”

“楚先生,龙凤双佩本是楚贵妃临死前交予我母妃手中,转送给我和阿璨的……既然龙佩已经随他冰冻凛川,凤佩也请一并带走吧。”叶曜再次将凤佩递出,“以后我会守在阿璨身侧,护她一世长安。”

楚焱接过玉佩,回头再看了一眼王府,“我不知鱼儿与你母亲有什么过往,当年是我没能护住鱼儿。今日,我尊重鱼儿生前定下的婚约,留阿璨在你身边,若是你有任何对她不起,就算远在洛渊,我也可以轻易取了你的性命,扔到凛川去。”

叶曜却是笑笑,喃喃道,你又怎知,我是多么希望现在冰冻凛川的人,是我啊……也不知已经不见踪影的楚焱是否听到。

————————

叶曜返回星月阁,靠在叶星璨床榻侧边,陷入沉思,又是那日,快马兼程,赶去桐临关,却只见关内外尸横遍野,鲜血成河,什么都没了。

其实只是半年前的事情,却总觉得发生在上一世,前尘往事如烟尘浩渺,仿若云散风去,岂有重来之日。

忽然,叶星璨睫毛微微动了动,仿佛心有灵犀,叶曜睁开双眼,抓住了少女微微抬起的纤手,连声唤着“阿璨,阿璨……”,声音低沉而轻柔。

叶曜不自禁地吻上了少女的眼眸,轻轻地,却像解开封印的咒语。叶星璨睁开了双眼,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男子,眼波流转,明眸浅浅,轻轻开口:“哥哥……”

叶曜一边拥住叶星璨,就像拥住了失而复得的珍宝,幸福的止不住颤抖,一边忙吩咐侍婢传唤王府医正。

“王爷,具微臣诊断,悯长(zhang)公主已无大碍,只是昏迷的久了些,加之是伤到头部,得多加调理一些日子,才能慢慢恢复。”细致问诊后,医正回给站在身后,聚精会神的永宁王。

床榻上的叶星璨有些愣怔,医正的话好像有些听不懂,蹙眉晃了晃头,便直接看向叶曜,“他为何称我悯长公主,父王何时赐了新封号?”

叶曜眉宇间闪过一抹犹疑之色,不过也只是瞬间闪过,旋即恢复了平静,沉思片刻,便直接道,“你父王已于四个月前驾崩,两位兄长,太子和泰王也先后去世。”

虽说叶星璨从小被送至永宁王府抚养,与父王道宗不甚亲近,更未见过两个哥哥,但毕竟血脉相连,父兄去世的消息还是让她愣住,泪珠填满了眼框,一滴滴落在叶曜掌间,尚未恢复的身体受不了如此噩耗,晕了过去。

叶曜思斟着,只是拣了重点讲,阿璨还是无法承受,心下担心如果让她记起过往,怕是无法应对。

想到这里,叶曜匆匆唤来霍跃,命他带着几个亲卫再和王府的侍卫奴仆们对一对一应细节,特别是楚先生离开时,留下来照顾阿璨的侍婢灵香,不能再说漏什么了。

两个时辰后,叶星璨再次转醒,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掉,叶曜屏退侍婢,为她掖好被褥,自己便也脱掉鞋袜,靠在了床榻外侧。两人亲密地倚在一起,只觉又回到了小时候。

只是任谁都明白,就算洗尘缘可以洗掉她两年来的记忆,令她忘了痛,也忘了爱,但已早不复当初。

当年意气飞扬的少年郎脚下也满是白骨,他谋的是这江山,是这天下,那他舍的、他放下的又是什么?

惶惶三载,已如隔世,物是人非事事休……

但若强行逆转呢?

叶曜只觉得自己的整颗心突然酸软了一下,痛了起来,他怕极了孤身前行,怕极了回头满目皆空,便想拼命抓住身边的这丝温暖,就算拼了天下不要,只得她此生怨恨,也不愿再此失去。

不负自己不负卿,便只能负了兄弟,负了春阳光之战,留给秦墨的那行书信:与君今世为兄弟,又结来生未了因。

七穗年年
作者的话

封面图来自网络,如有问题,请私信联系我啊…… 新改动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