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她救了巫离
作者:耳一  |  字数:3105  |  更新时间:2020-07-25 23:39:49 全文阅读

江希晴呆愣了一下,显然还没反应过来江思慕说的那个思伊是谁。

“思伊说她想回来看看家人,爷爷也允许了。”江思慕接着说道,他一直在关注着江希晴的表情,紧张的双手握拳,嘴巴也抿成一条线。

江希晴微微皱眉,迷惑道:“怎么突然回国了?”

“这件事情回头再慢慢跟你说,我就是先提前通知你一下,怕你一时接受不了。”江思慕柔声说道。

江希晴点点头,一时间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那些久久埋在心里的想法也露出了头。两年前江思伊栽赃她,欺侮她,还剪坏了她生日宴会上准 备的鞋子。爷爷一气之下把她送出S市,让她在国外上学。

江母还为此哭了好长一段时间,因为江希晴也找到了替补的鞋子,没有因此搞砸这场生日宴,江思伊只不过是小孩子心性,说几句就行了。江 母每每这样劝说都会被江老爷子狠狠地训斥一通,无奈之下她还找了希晴,想找希晴谈一谈能不能把江思伊接回来。

“江思伊已经不是你的女儿了,接回来也不会到你的身边。”当时的江希晴这样回复江母,但显然江母听了不仅不理解反而还瞪着眼睛斥道: “你怎么能这么说?思伊永远都是江家的孩子。”

江希晴看着面前这个几乎崩溃的女人,突然感觉她好陌生好陌生,直到那个时候她才发现,原来真的有人会无条件的宠爱一个人,不管她是做了好事还是坏事。

江思慕见她在发呆,担忧地叫了她一声,思绪蓦地被打断,江希晴抬起脸露出雾蒙蒙的眼睛,直直地击中江思慕的心脏。

他突然有些不忍心告诉江希晴接下来的事情了,默默地敛了声。两人一前一后走在鹅卵石小路上,穿过花园走进宅院里。

进屋的时候江希晴格外关注了一下江母,她今天看上去格外精神,比以往的每一天都要开心的多。当然,她偷偷给江思伊塞钱和寄信用卡的时候也是很开心的。

她不停地在和周婶吩咐一些要准备的事情,隐隐约约听到了伊伊爱吃的之类的字眼。当然她不去听也能猜得到江夫人只会为了江思伊而忙前忙后,因为江思伊永远都是江家的孩子。

她也不在乎。

江希晴没有打招呼就直接上了楼,所谓母女关系,也不过是个摆设罢了。

路过二楼的时候江希晴看了一眼原来江思伊的那个房间,里面打扫的干干净净,桌子上多了洗漱用品和一些护肤品,床也铺的整整齐齐。这都 表明这个房间曾经的女主人要回来了。

江希晴苦笑了一声,迅速离开了,直奔自己的房间去。少女的魔法城堡这个牌子已经被拿下去了,江希晴也知道自己不再是小孩子了。

吃饭的时候没有什么人说话,江希晴也总是在走神,有一下没一下的挑着碗里的米饭,情绪有点恹恹的。

江父注意到江希晴的情绪,热心地问道:“今天和朋友出去玩的不开心吗,怎么有点不开心?”

“没有,是我没什么胃口,可能是零食吃多了。”江希晴抱歉地笑了一下,她知道自己笑的一定不好看。

江父一听江希晴是吃零食吃的,立即嗔怪道:“不要吃太多零食,至少吃饭之前少吃点,记住了吗?”

江希晴点点头,又埋头于饭碗里。突然间碗里多了一块糖醋里脊,江希晴抬头一看,江思慕满眼都是担忧的神色,给她夹过菜的筷子被放在了 他的手边。江思慕一直都有使用公筷的习惯,不管是在家还是在外面。

江希晴也顺手给江思慕夹了菜,报以温柔的笑容。

两人就这样你给我夹菜我给你夹菜,江希晴的心情也渐渐好了许多。

饭桌上三个大人也心照不宣地什么也没讲,不过除了江母其他人也没有很高兴的样子。

“这次回来要待几天?”江母吃着饭问道。

江父很自然地回答:“明天下午的飞机,行李已经备好了。”

闻言江母轻哼了一声,筷子咚的一声拍在桌子上,“又走这么早,以前伊伊在的时候你也总是这么不顾家。”

江父夹菜的筷子一顿,不解道:“谈生意是多正常的事情,怎么到你这就成了不顾家呢?”

“不就是这样?你看你忙生意忙的都忘了你还有一双儿女了!”江母的语气更是不好,看起来她总是容易生气,要不然她的眼角纹和抬头纹也 不会这么深。

江思慕倒是没多在意江父到底出不出差或者出差多久,幼年时他便早早懂事,父亲也给予了应有的陪伴和指导,现在在不在身边都是没关系的。所以当江母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江思慕时,他只是当作没看见,并不打算参与其中。

江父也不想给江母解释什么,毕竟他这么辛苦工作也只是为了这个家,得不得到谅解也是另一说法。

见江父不再说话,江母也不打算放手,接着说:“你也知道伊伊是明天早上的飞机,就不能多在家待几天?”

“蒋静媛!”江老爷子立即呵止道,“一家人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益明他这么多年辛苦为了这个家,你呢,整天只会做美容打麻将,你有什 么立场去数落益明的不是?”

“爸,我……”江母显得有些慌乱,顿时没了刚才牙尖嘴利的模样。

“思伊明天回来是不错,只是她是沾了巫先生的光,不然她还得待个三年五载才能回来一趟。”江老爷子接着说了这句话,蒋静媛顿时不吭声了。

说完江老爷子就下了饭桌,边走还边念叨自己人老了不中用了。直到他慢吞吞地拐进楼上,江母才又说话:“刚才是我说错了,只是你真不考虑多待两天吗?”

江父似是早已下了决心,坚决道:“不了,明晚就走。”

蒋静媛又把视线放在江思慕身上,江思慕依旧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机械地吃着嘴里的饭,碗里的米粒也被吃得一颗不剩。

最后所有人都离了饭桌,江希晴走的时候感觉到背后有一道凉凉的视线,带着些许幽怨。蒋静媛对江希晴的怨气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从江希 晴进入江家的第一天起,蒋静媛就决定和江希晴做仇人了。

谁能想到自己的亲生母亲也会如此地怨恨自己的孩子。

周婶收拾桌子的时候意外发现江希晴的饭碗里的米饭还剩了一大半,平常吃饭两碗打底的她,今天连汤也没喝就吃好了,明显是没什么胃口 啊。周婶想到下午的时候江夫人事无巨细地给她讲要提前打扫好思伊小姐的屋子,还要提前准备好思伊小姐喜欢的吃食。而江夫人似乎对希晴小姐 几乎不怎么过问,好像是从思伊小姐被送走的那天起她们母女俩就没有再说过话了。

周婶真是越看越心疼,手心手背都是肉啊,对哪个不好都不行。周婶没忘记两年前就是她把思伊小姐放进楼上的,她只顾得思伊小姐的可怜,却忘了她也是最见不得希晴小姐好的那个,当时她是怎么着了她的道呢?

要是希晴小姐没有这么善良就好了。周婶在厨房里又独自叹了口气。

江希晴洗漱好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先是对着电脑发了好长时间的呆,黑色的显示屏倒映着她脸上的表情,只有四个字,那就是多愁善感。这时江思 慕敲门进了房间,江希晴一听他的来意,表情也变得认真了起来。

晚上入睡前,江希晴躺在床上回想着刚才江思慕给她说的话,脑子也变得清晰了许多。

上个星期巫离去国外出差,一开始一路上风平浪静,晴空万里,可是到了晚上就开始下大暴雨。景睿选的路也不好走,到处坑坑洼洼的,雨刷 在黑夜里发出有规律的噪音,巫离也有些不耐烦了。

“你这选的什么路,光路障都碰到三个了,再往前开不会是死路吧?”巫离抽了根烟,问道。

“放心吧巫总,这条路是离酒店最近的路,虽然确实不太好走了一点。”景睿自信地说道,导航里的声音不断响起,巫离无可奈何只好缓缓地打起了盹。

不知不觉又往前开了一段路,这条路上酒吧和歌厅扎堆地聚在一起,即使是在暴雨天它们的招牌还是在不停闪烁着,酒吧里疯狂的音乐在暴雨声中更加吵闹,景睿皱起了眉头把车载音乐开大了一点。

此时路边的歌厅里走出一个袅袅婷婷的少女,她撑着伞准备和一群人告别,等车的途中还和一些蓝眼睛的男孩子说说笑笑,听着一些下流奔放的歌曲。

“嗨,兄弟们看,那有个傻子把车朝那条路开去了。”有人突然朝那边一指,果然看见一辆汽车正朝一条被封的路上驶去。

“又是个倒霉鬼!”

“听说那天路下雨天总容易死人,乱石又大块又多,噢天呐,明天估计又有新闻能看了。”

众人都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江思伊也附和的笑着,她往那辆车扫了一眼,就这么一眼,她就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

那个车里的人怎么那么像在江希晴生日宴会上见到的那个人,不会真的是他吧。

一个念头一闪而过,江思伊一下子慌了,那条路不安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