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去日本旅行
作者:耳一  |  字数:3672  |  更新时间:2020-10-07 20:00:01 全文阅读

话说十分钟之前,江希晴还在和简零商讨待会要玩些什么,但到了简零家门口后江希晴突然又改变了主意,她要回去。

“零,父亲今天就要回去工作了,我想多陪他一会,今天就不去你家了。”江希晴看了一眼手机说道。

“那行,毕竟叔叔也是好长时间不在家一次。”和简零告别之后,司机才又带着江希晴回了江家。

最先看到江希晴的是江思慕,他的双眸微闪,看向她的眼神炙热而真诚。江思伊也回头看了她一眼,脸上的笑容里带着礼貌和希翼。江母一如 既往地淡漠表情,此刻她的身心仿佛都在这饭桌上了。

江父问希晴吃饭了没有,要不要在吃点。江希晴当然明白江父的好意,只是她吃了太多的烤肉和甜品,此时肚子里一点空位都没有,再好吃的东西贪多也不行呀。

饭后大家都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去,江母照例在给江父收拾行李,免不了一顿絮絮叨叨的唠叨。江父不堪吵闹,偷偷溜出了卧室,心中计算着 步伐,轻巧地到了小女儿的卧室门前。

江希晴理应是最小的孩子,本来家里的所有人都应该让着她宠着她的,可是受伤最多的那个却是她。

江父不由得心疼起来,敲门的声音也愈发小声了,房间里好一会才有人走动的声音,江希晴捧着一本漫画书来看门,看到是江父,脸上顿时绽放出了笑容。

“父亲,您是几点出发呀?”江希晴把江父推进了房间里,江父坐在小女儿的懒人椅上悠哉地开口道:“再过一个小时就出发了。”

忽地他看到江希晴手中捧着一本漫画书,书桌上还放着几个手办,都是这几年新出的。

看来她喜欢日漫。

江父又在她的房间里扫视了几遍,这才慢悠悠地开口道:“你喜欢手办?等我从日本回来给你带新的好不好?”

江希晴轻轻说了一声好,眼睛一刻也没离开手中的漫画书。

江父在屋子里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房间,楼下的江母已经把行李收拾好塞进了车子里。看见江父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江母没有再嘟嘟囔囔地说 太多,只是轻描淡写地嘱托了几句。江思伊从楼上跑下来,一蹦一跳地跑到江父身边跟他说话,江父转身摸了一下她的脑袋然后拿起手机走到一边 打了一通电话。

江希晴没有下楼去送江父,其一是她早就习惯江父的经常性出差,其二是她不想去做煽情的告别,她相信父亲也是的。

江父踏上了开往机场的车子后,家里还是和平常一样安安静静毫无声息。江思伊也跟着江母出了门,大宅里只剩下江希晴和忙碌的佣人。

下午三点某刻,江希晴浑身酸痛的在床上醒过来,她一不小心以一种奇怪的姿势睡着了。

“天哪,现在都几点了。”

江希晴起身揉了揉肩膀,拉开窗帘看了一眼外面,太阳已经呈现出一种即将落下的姿态。

整个楼层里静悄悄的,江希晴跑到二楼敲了敲江思慕的房门,可是却没有人应她。她扭动门把手,迅速往里面扫了一眼,房间里空荡荡的,江 思慕不在家。

江希晴迷迷糊糊地下了楼,观察了一下安静的四周,想着要不要给思慕打个电话。正要拨号码的时候,门吱呀响了一声,江思慕从外面走了进来。

江希晴心想这么巧,刚想打过去居然就回来了。让江希晴疑惑的是,回来的不光是江思慕,还有鹿奚川和楚光曜。

鹿奚川和楚光曜笑嘻嘻地朝她走来,睡得一头呆毛的她又愣住了。

“快去准备一下吧,晚上就出发了。”江思慕看着江希晴温柔地笑着。

“准备……什么啊?”江希晴迷茫地扣了扣脑袋,鹿奚川和楚光曜相视一笑,江思慕回道:“父亲和鹿叔叔、楚叔叔商量了,觉得我们暑假应 该出去玩一玩,所以就让我们去日本玩一段时间。”

去日本?江希晴顿时联想到日本的富士山、樱花、荞麦还有漫展。她很欣喜地眨了眨眼睛,对他们说道:“我怎么是最后一个知道的,父亲都没有跟我说过这件事。”

“父亲可能是看你看书太入迷了所以没跟你提这件事吧。”江思慕轻轻地摸了摸她的脑袋。

江希晴吐了吐舌头,懊恼道:“都怪我睡着了,都没跟父亲说声再见。”

江思慕脸上笑着,心里却想着说得跟她以前送过父亲似的。

江希晴也不再陪他们闲聊,利索的爬楼收拾东西去了。江思慕在她身后喊道:“带一些必需品和衣服就行了,下榻的酒店什么都有。”

江希晴大声地回了他一句好,一骨碌就跑上了三楼。楚光曜想跟上去却被鹿奚川拉住了,鹿奚川笑着说:“希希都收拾东西去了还跟去干嘛呀,别去窥探人家少女的秘密了。”

楚光曜闻言重重拍了一下鹿奚川的肩膀,故意大声讲话:“胡说什么啊,我就是担心希希拎不动行李。”

“哦~原来是这样啊。”鹿奚川故意笑得很夸张,嬉皮笑脸的模样十分欠打。不过江希晴的突然出现使得他少受了一些皮肉之苦。

“那个,我想问一下,我们是几点启程?”江希晴跑得太快,额前沾了几根不安分的发丝,她睁着大眼睛问道。

“是晚上九点的航班,还有三个小时呢。”江思慕轻轻笑道,“你大可以慢慢收拾,不用着急。”

江希晴挠挠脑袋笑了笑,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我没有行李箱,现在能出去买吗?”

“可以。”楚光曜和江思慕异口同声,这倒让江希晴有些不好意思了。

于是他们又去了附近的商场,这家商场的二层是著名的奢侈品店,江希晴一行人直接去了第二层。店里的接待员热情的上前迎接,江思慕他们 不是这里的常客,不想搞那么复杂,索性直接诉说了自己的需求。

接待员是一个较为圆滑的男士,梳着一头油光铮亮的大背头,非常周到的给他们备了饮料,然后迅速去找他们要的东西去了。

江希晴闲来无事,便在店里来回走动,不由自主地便逛到女士专区,各种包包挂饰闪着亮晶晶的光泽。其中一个橱窗里躺着一只粉钻发夹,如 果是从前,江希晴一定会把粉钻认成宝石,但现在她拥有了一颗很大的粉钻,那么其他的在她眼里都不过如此。

江希晴一时间走了神,全然没注意到一位售货员来到了她身旁。她刚想用手摸一下那只发夹,售货员尖利的声音响了起来,“别动那个,很贵的知不知道!”

江希晴皱着眉转过身,一个大眼睛小鼻子小嘴巴,长着娃娃脸的售货员一脸担心地盯着自己身后的橱窗,还把江希晴推到一边,小心翼翼地给玻璃柜上了锁。

江希晴一脸好笑的盯着她看了好几眼,问道:“我正要看它,你怎么把柜子锁上了?”

售货员是个年轻气盛的小姑娘,说话还仰着头,她不屑地看了一眼江希晴的穿着,寒酸气过于明显了,她的语气中也透漏着一丝不耐烦。

“我们店长明确规定,贵重物品要仔细存放,可不能让某些奇奇怪怪的人给窃走了。”

“你说我是奇奇怪怪的人?”江希晴一脸平静地问道。

江希晴急着出来,所以只是简单的扎了个马尾,穿了大号的T恤和短裙,这么一看倒也是清新靓丽,只是在售货员眼里就是很廉价。

“我可没说错吧,买不起就不要看,到时候磕了碰了,可别怪我们没提醒你。”售货员阴阳怪气地说着,江希晴本来也就是想随便看一眼,但 这个售货员的语气实在让她不好受。

正巧鹿奚川叫她回去,江希晴生着闷气离开了精品区,接待员拿了几个进口行李箱让江希晴挑选。

江希晴随意看了几眼,突然一股无名火就迸发出来,她对接待员说道:“你们这么大一个店,就只有这几种行李箱?”

接待员被这个小女孩的眼神吓了一跳,但他怎么说也是个成年人,他镇定地回道:“这些是我精挑细选拿来给您看的,您要是不满意……”

没等他说完,江希晴就摆摆手说道:“不用了,我不需要再看了,就这个吧。”江希晴无心再耗下去,等结完账拉着江思慕他们要离开店里。

那个售货员绕了一圈回到精品区的时候,意外发现橱窗里的粉钻发夹不见了,她直接就想到了刚才来这边闲逛的那个女生。

“你站住!就是叫你,那个绑马尾的女生。”女售货员的声音在前台回荡,江希晴烦躁的回头看了一眼,眼看那个女售货员就要抓到的自己胳 膊,楚光曜上前挡了一下,把江希晴护在身后。

“有事?”楚光曜高高地俯视着女售货员,李甜甜倒先不好意思了,这么帅气的男生为什么会挡在这个讨厌的女生面前啊。

李甜甜想着那个空了的玻璃柜,气昂昂地说道:“这个女生拿了我们店里的东西,需要检查一下她身上有没有。”

“你的意思是,要搜身?”楚光曜平静地问道,眸子深沉的仿佛要滴出水来。

李甜甜忍不住打了个寒噤,机械的点点头说道:“是……是的。”

“哦。”楚光曜张开双臂,说道:“那也检查检查我吧,我也有可能是嫌疑人呢。”

李甜甜杵在原地,动也不敢动。江思慕和鹿奚川也像母鸡护崽一样的站在江希晴面前,三个男生终于让李甜甜感到了恐惧。

接待员打了个电话的功夫,刚回头就看到这种阵势,他连忙把李甜甜拽到一边,呵斥道:“你干什么啊,这些都是客人,你在这胡闹什么啊?”

李甜甜连连点头,心有不甘地看了江希晴一眼,江希晴虽在后面,却也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个动作。

“你刚才说我偷了你们店里的东西,证据在哪?”江希晴拨开人群,问道。

“你刚才去那边了。”

“那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拿了?”

“监控总会拍到的。”

“我都没有拿,何来证据之说?”

江希晴有理有据,慢条斯理的说着:“就是因为我穿着看起来很寒酸,所以你就胡乱猜测,对吗?”

李甜甜却也没想到,她竟然会有一天说不过一个初中学生。她面红耳赤的辩驳,却发现一切确实是自己主观臆断罢了,她不由得懊悔刚才的冲动。

“我现在清清楚楚的告诉你,你所认为寒酸的衣服,都是S市一流的设计品牌翎羽所设计的,你看不出来,只是因为你自己资质浅薄、目光短浅罢了。”

不光是李甜甜,连接待员都惊讶的合不拢嘴,他们这才发现,江希晴就是两年前登上报纸和杂志期刊的江家回归的明珠,名副其实的江家人。那她身边的这几位少年也不需多想了,肯定就是在S市一手遮天的江鹿楚三大家族的几位少爷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