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绑架
作者:耳一  |  字数:3105  |  更新时间:2021-03-15 21:00:01 全文阅读

“大家都在看什么?”巫蝶抱着自己搜刮来的东西一个仰躺坐在了沙发上,鹿奚川对她带来的东西很是好奇,一看却发现是希希换下来的衣服还有手机之类的东西,再一看还有一坨黑黑的东西,是假发,好像是水手服,像是希希cosplay穿的那件衣服。

“这些你是从哪里找到的?”鹿奚川拎着这几件衣服问道。

“希希的衣服是在更衣室里找到,至于其他的……”巫蝶略微思考了一下说道,“其他的是在更衣室旁边的垃圾桶里找到的,因为这一套太显眼了,很难让人不发现。”

“这是希希的衣服吗?”鹿奚川掂起一件裙子,询问道。

巫蝶也不敢确定,她只看过希希给她发的照片,约莫是这个样子,再细节一点就分不清了。

对了,照片!

巫蝶赶紧翻出希希给她发的照片,对着现场的这套衣服一一比对,但是,令人失望的是,不管是衣服的颜色还是款式都是一模一样的,连长筒袜都是一样的。

难道这真的是希希换下来的衣服?可是她原本的衣服还安然无恙的在柜子里,希希要是离开了,穿的会是谁的衣服呢?

“不对,这不是希希的cosplay服。”楚光曜一下子顿悟过来,他指着这堆衣服说道,“就凭一件事就可以确定,你们看这顶假发,希希并没有 戴什么假发,那这顶假发就不可能是她的。”

“对啊,我怎么没想的,刚刚我们只顾着对比衣服了,都没想到假发的事。”鹿奚川拍了一下脑门,恍然大悟道。

“那这件事就更奇怪了,谁会假扮成希希呢,他的目的是什么?”鹿奚川一股脑地提出这些问题,让在场的一些人非常头疼。

明远戍转头问会场经理,“你们这么大一个会场就只有这一个摄像头吗?”

会场经理无奈道:“这位先生你有所不知,我们会场比较信奉西方文化思想,也学习他们很少去安摄像工具,也是因为近年来会场总是发生失 窃,会场方才决定在大厅安一个摄像头。”

听完他的话,众人都沉默了。江思慕皱着眉头问道:“明叔,那我们要怎么做,先报警吗?”

“还不能报警,江希晴若真的是被人绑架,绑匪也不过是为了求财,若不是,那就更得小心了。”巫离冷声道。

最后,众人在一片沉默中离开了会场,所有人都恹恹的回了酒店,巫离也和巫蝶回到了自己的下榻处。

“巫总,您看这件事我们要插手吗?”景睿开着车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而巫蝶却抢先一步说道:“希希出了这么大一件事,我们肯定要去帮忙的啊,哥哥,你说是不是?”

“可是这件事分明就是冲着江家来的,说不定还是上次那一伙人,我们巫家跟他们扯上麻烦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景睿反驳道。

“景睿!”巫蝶气结道,“你看你说的什么话,我哥行走江湖这么多年,枪子儿都挨过了,他会怕什么事?”

“挨枪子儿也是什么光荣的事吗?你还是不是你哥的妹妹,能不能顾全大局一点。”

“哥!你看他。”

“老板!”

“行了,你们俩别吵了,吵得我心烦。”巫离冷冷地吐出这一句,其实他心里也是五味杂陈,但是他想的最多的不是巫家的利益,而是希希的安危,她现在会在哪,有没有像上次那样哭的惊天动地,让人心疼。

“景睿你刚才说的那伙人是指哪伙人,是上次绑架希希的人吗?”巫蝶问道。

“对啊,上次那伙人被巫总和江家合伙给抓住了被送进了监狱,只有一个叫辛曼的女人侥幸逃脱了,至今还在找她的踪迹呢。”

“那怎么不拷问抓到的那批人,说不定可以把他们的老窝一锅端了。”巫蝶愤愤不平道。

“你一个小丫头片子能想到的事情警察怎么可能没想到,只是还没来得及问出点什么,他们就全死在看管所里了。”景睿无奈道。

“什……什么?全死了?”巫蝶讶异地捂住了嘴巴,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这帮人的残忍冷血可想而知,我们巫家要再牵扯进去,肯定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景睿叹气道。

“哥哥,你怎么看?”巫蝶紧张地看着巫离,问道。

“暂且还不知道是谁做的,但是此人来头恐怕也不小,我巫离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到时候又能卖给江家一个人情了。”巫离淡淡地回道,他 现在也平静下来了,毕竟现在可不是自乱阵脚的时候。

明远戍他们回到酒店聚集在希希的房间里,空荡荡的房间让每个人的心都如同沉入底谷。

“明叔……”江思慕刚想说点什么,明远戍却抢先一步说道:“你们晚上就先回S市吧,我就不陪你们一起了,思慕少爷,你应该可以照顾好他们吧。”

“为什么啊明叔,我们也要留在这里,希希没有找到,我们哪也不去。”鹿奚川第一个出来抗议,楚光曜也坐不住想要说点什么。

“你们在这里不安全,我带你们出来是受了各位夫人的嘱托的,没有照顾好希晴小姐已经是我的失责了,你们不能再出任何问题了,请少爷听我的,坐今晚的航班回去。”明远戍的态度很是强硬,江思慕他们也不再坚持,他们也确实帮不上什么忙。

明远戍拿起手机,准备给江先生打过去。

“叮铃叮铃……”还没打过去,就先有一道电话铃声响起,直接吓了在场的人一跳。

“方叔,你有什么……”明远戍温声细语地开口,而电话那边的人已经火急火燎地说道:“小明,不得了了,江小姐被绑架了!”

明远戍没想到这么快江家那边就有了消息,难道绑匪直接就联系了江家不成?

“绑匪联系你们了,他们怎么说的,需要多少赎金?”明远戍问道,此话一出,房间里的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仔细听着电话里的内容。

“绑匪说要一千万赎金,必须要在后天之前打到卡里,不然就撕票。”方启明迅速说着,随即,他又反应过来,“你们好像早就知道,不对啊,我也是刚刚得到消息的,还追着那辆车跑了一段路程的,你们从哪里来的消息?”

明远戍听着心里却一咯噔,隐隐约约觉得哪里不对劲,他又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你说的被绑架的江小姐可是江希晴小姐?”

果然,不出预料,方启明的大嗓门又充斥了整个房间:“怎么可能,被绑架的是江思伊小姐,难道,你说的是……”

明远戍心痛地回道:“是的,江希晴小姐也……失踪了。”

现在摆在江家的是两个难题,一个是赎金一千万的江思伊,一个是尚且没有得到消息的江希晴。

江德利还在办公室里看着合同,魏家想用10亿美元买下江家的股份,实在是过于可笑,谁不知道这家公司的市值已经达到了五百亿美元,区区10亿怎么可能吃得下30%的股份,况且江家并没有退股的打算。

早上的会议已经让他筋疲力尽了,股东大会上的很多股东都在现场与魏家交接了股份,且魏家早就做好了与他周旋的准备。起初江德利还奇怪 为什么那么多股东都答应了魏家给的数目,但当他听到魏家给的条件,他也就释怀了。

偌大的会议厅里只剩下他和魏家的股东,江德利倒显得有些不自在。

“江先生,我们给出的这个数目已经不少了,我觉得您还是趁此机会赶快做决定。”魏翮开口道。

“魏先生,您是在开玩笑吗。对于占股三成的江家来说,没有一百亿美元根本拿不下这么多股份,何况江家并没有卖掉股份的意思,魏先生还是算了吧。”江德利诚诚恳恳道。

“好一个算了吧,可要是我们魏家非要买呢?”魏翮顺手接过助手递过来的文件袋,拿出了几张近日拍的照片,照片里的人正是江希晴,背景是在日本。

江德利看见这几张照片,顿时唰的站起身,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盯着魏翮。

魏翮倒是很满意他的反应,不慌不忙地说道:“江先生不必吃惊,不过是随手拍了几张令嫒的照片,何必有这么大的反应,只要你乖乖的收下这10亿美金,江小姐就会很安全。”

“你们这是勒索!是违法的!”江德利怒不可遏地喊道。

“嘘。”魏翮得意地笑着,淡淡说道,“江先生可不要乱说,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但是,江先生你可得好好想想,是让我做好人还是坏人。”

江德利不动声色地坐在椅子上,他想了好一会才说道:“这件事不是小事,我需要和家人商量,给我三天时间考虑。”

“呵,磨磨叽叽。”魏翮看了看时间,漫不经心道,“成,三天就三天,等你的好消息。”

三天的时间,他首先要做的就是保证希希的安全,所以他刚出会议室就给明管家打了电话。而此刻他已经足够焦头烂额,任凭手机响了好久都没有接,他现在必须好好静一静,想一想对策,但眼下他只能先跟老爷子商量这件事,想着他就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