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监听
作者:耳一  |  字数:3113  |  更新时间:2021-05-06 10:51:51 全文阅读

江希晴在心里呐喊着,她的脸上还是川上富江的妆容,眼角的泪痣仿佛渗入了鲜血一样,整个人在她的脸的衬托下显得极其阴森。

那位壮汉也不知是怎么了,竟然鬼使神差地把松本小香放了下来,连江希晴自己都吃了一惊。松本小香对壮汉的动作感到奇怪,不禁回头看了看江希晴。

江希晴感到喜出望外,赶紧再用意念命令道:“把我的绳子解开!”

那个壮汉甲依旧乖乖的去解江希晴的绳子,待他撕开江希晴嘴上的胶布后,小香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她忍不住惊讶地叫了一声,说道:“天哪,他是怎么回事?是要放我们走了吗?”

江希晴赶紧出声制止她:“嘘!不要说话,小心别把其他人招过来了。”

小香连忙点点头,但显然刚才小香的声音已经引起了别人的注意,瞬间又来了两个壮汉。江希晴暗暗叫道不好,想赶快跑出去,可是已经被拦下了。再看小香,她露出歉意的表情,被一个壮汉乙给带走了。

而另一个帮她解绳子的壮汉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直接被其他人拖了出去。江希晴也重新被绑好了绳子,一切又回到了起点。

江希晴一个人在阴暗潮湿的小船上百思不得其解,她并不是在想如何埋怨小香,而是在想为什么她会有那种能力,去短暂控制别人思想的能力。

难道她有超能力?

这绝对不可能。江希晴摇摇头,仔细想了想,想想最近身边有没有像这样的怪事,很明显,根本没有的事。

得,想这些还不如好好想想她该怎样离开这个鬼地方。

关着江希晴的地方是一处荒无人烟的湖边,日本的湖有很多,无人看管的也有很多。这么一艘废弃的木船里,也不会有人想到里面会关着一个人。

松本小香被带到了附近的一辆车里,壮汉们一个个走在松本小香的身后,其实刚上岸他们就没有禁锢她了。

今天的天气格外闷,黑沉沉的乌云压在头顶让人透不过气。小香率先上了车,并直呼天气真的太闷太热了。

“你们几个还愣在那里干嘛,还不快过来给我松绑。”松本小香叫道。

其中一个壮汉甲迅速上前给她松了绑,还露出了谄媚的笑容。松本小香轻轻皱眉,用脚踢开了那个壮汉的手。

“阿万,我还想问问你,你今天怎么这么反常,突然去给她松绑,差点就把人给放走了。”松本小香没好气道。

“我,我也不知道,就好像是有人叫我这么做,我不由自主地就做了……”阿万努力回想着,但随即他惊恐万分道:“茜姐我真的没有想过放 掉这个人质,这不是我本能的想法,请您一定要饶恕我的罪行。”

松本小香不过是芮茜在日本的伪名,她也不是什么中日混血,她和日本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现在的人真的是过于好骗了,还没有用到她半分演技。

“既然是罪行,那就用你的命偿还好了。”芮茜依旧微微笑着,她像纯洁无瑕的公主一般端坐在车里,可越美丽的外表越有一颗狠毒的心,她命令其他两个手下把阿万用绳子绑起来,在绳子的另一端系上一个大石块,再用麻袋罩住这个大块头把他从湖里推了下去。

另外两个手下面目表情的做着这些事,他们的麻木说明他们早已习惯这种过程,不管是杀害他人还是杀害同胞,都做的得心应手。

“背叛我的人,都该死。”芮茜恶狠狠地说道。

芮茜看了看天色,依旧是闷闷的不见一丝风,她回到车里,吩咐道:“给我拿点水来,你们两个负责看好她,要是再发生那样的事,我想你们知道自己会有什么后果。”

魏翮在自己的公寓里坐了至少有一个小时,他随时都在注意着监听设备里的一举一动,他也不知道自己坐在这里无故等待会有什么结果,辛曼的事已经让金野去处理了,只是他现在心里很乱,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不知又过了多久,江希晴的房间里终于有了声音,看来是有人回来了。魏翮有些欣喜,但欣喜过后他又不知道自己为何会产生这种情绪。一定是他太久没有听到声音,昏过头罢了。

房间里的人说话的声音小小的,像是在窃窃私语,魏翮摸不着头脑,因为房间里似乎有很多人。

然后是清晰的电话铃声传来,电话里的人说话的声音很大,魏翮也乐得偷听。听到他们知道江家小姐被绑架而震惊不由得觉得好笑,原来江家的信息传递已是这样慢了吗?

“什么?你再说一遍?希希也被绑架了?怎么可能的事!”方启明的声音通过免提扩散到房间的各个角落,连江思慕都无法忍受他的大嗓门。

但是方叔带来的消息无疑是让他们更加雪上加霜,江思慕更是当场呆住,五官都不知道该怎样表达情绪了。房间里一度静悄悄,方启明比较神经大条,并没有意识到电话那边的安静,接着说道:“我打电话就是老爷子想问问你清不清楚公司目前可以转出的资金有多少,毕竟最近江家投资了好几个项目,好多资金都在项目周转中。”

“稍后我会把公司账目和现存资金数目发到你的手机上,你待会注意查收就可以了,但是我暂且不能回去辅佐你,我必须和江先生一起面对另一个难题。”明远戍说道。

“发生什么事了?我怎么没有听江先生提起过。”方启明问道。

“也是今天上午的事,江先生现在应该是忙的焦头烂额的了,哪里顾得上说。”明远戍回道。

“好吧,我得先处理江家这边的事情了,你那边江希晴小姐有什么情况或消息要立即通知我们。”方启明的声音里透露着无奈,估计他也很少碰到这样棘手的事情。

江家有两位小姐被同时绑架,这种事情可让江家乱了阵脚,虽然猜测出来江思伊可能是何人所为,但江希晴的去向和被谁所绑架,还是一个谜团。

“明叔。”江思慕呆滞地坐在沙发上,缓缓道:“为什么这么多人要来针对江家,我们招惹了什么人了吗?”

“思慕少爷,江家不曾招惹别人,只是总会有人来招惹我们,不过就是因为江家家财万贯,某些居心叵测之人动了些坏心思罢了。”明远戍轻轻说道,他何尝不明白少爷的苦闷,只是这也是很难控制的局面。

“听我说。”明远戍突然把话锋转到他们身上,“你们三个今天必须老老实实的回S市,希晴小姐现在在哪里也不知道,也不清楚那些人会不会 再次下手,这些我们都不清楚,所以你们唯有离开才是最安全的。”

“可是,明叔……”鹿奚川还想说些什么,明叔却异常态度坚决,他对站在一边默默地不吭声的楚光曜说道:“在他们中间数你年纪最大,也最稳重,也经常出家门到国外去,所以我希望你能看好他们,把他们安全带回家。”

楚光曜迎上明远戍的视线,张嘴说了句‘好’。他似乎是陷入极大的困顿之中,这些明远戍都看得出来,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轻轻拍了拍楚光曜的肩膀。

“我马上就要赶回公司去协助江先生了,我会安排酒店派司机送你们去机场,希望少爷们安心等待。”说完后,明远戍就离开了希晴的房间。

下一秒,楚光曜一拳打在墙壁上,像是泄愤似的,打了一拳又一拳,江思慕从思想游离中挣脱,立马拦住楚光曜。

“阿曜,你干什么,不要这样伤害自己。”江思慕皱着眉看着楚光曜,一脸担心地察看他的手是否受伤。

“希希每次都是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被人掳走,可是我却一点办法都没有!”楚光曜愤怒道。

“这不是你的错,要怪只能怪他们太狡猾,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不要太过自责了。”江思慕安慰道,其实这些话也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谁知楚光曜没有安抚好,鹿奚川也要来搞事情,他也噼里啪啦的想拍东西,嘴里还嚷道:“为什么每次都是希希,希希又做错了什么!”

“鹿奚川,你别闹了,也别摔东西了。”江思慕叫道。其实,江思慕心里也会存疑,为什么那些人这么想抓走希希,如果真的是想从中捞点油水,他这个正儿八经的江家唯一的男孩子才是最受欢迎的对象啊。

难道还是以前的事情吗,跟她之前被绑架有关吗,还会是同一伙人吗?

可鹿奚川哪里会管他在说什么,一心只想发泄心里的怒火。突然,他一个不小心,打掉了挂在墙上的时钟,这个钟看样子就价格不菲,鹿奚川也在一瞬间冷静了下来。时钟面地摔下,鹿奚川想用手把它捡起来,眼尖的楚光曜却发现有些不对劲。

“等一下,先别动。”楚光曜慢慢蹲下去,捡起粘在时钟背面的一个小物件,一个黑色的足有一个SD卡这么大的小东西。

“这是什么?钟上掉下来的东西?”鹿奚川充满疑问。

“我在很多大型通讯设备展览上见过类似的东西,如果我没猜错,这个东西,应该是一个监听设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