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生病
作者:由禾十  |  字数:3144  |  更新时间:2020-07-23 21:37:07 全文阅读

裴满梨听了林锦的话,他的话不像是知道了她的答案的样子,还是他知道了答案却故意这样说,裴满梨不知道,或许她答应和他谈一谈就是个错误,为什么他会这样?

裴满梨呆呆的和林锦上了车,看着裴满梨呆滞的神情,她高兴的都不知道怎样表达了吗?还是在担心他会出尔反尔?

“你放心,我说话算话,我会尽快搬走的。”林锦说道,他的真心,他的口是心非,她是不是永远看不见?

“我。。。。。。”裴满梨想说些什么,却被林锦打断。

“好了,不用再说了。”林锦加快了车速,将裴满梨送回了家,等裴满梨一下车他便扬长而去,不带一丝犹豫。

裴满梨看着林锦远去的车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勇气瞬间崩塌了,裴满梨回到自己的家里,看来她注定是得不到她想要的东西的。她真的不想再去想这件事情了,就这样吧,这不就是她原本想要的吗?

她刚休息了一会儿,徐州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裴满梨不想接电话,她只想安静一会儿,只想让自己不要那么在意林锦的话,不要那么在意林锦这一个人!

裴满梨迷迷糊糊的闭上眼睛,睡着了就不会那么伤心了。

傍晚,裴满梨被一阵响声吵醒,这是什么声音,朦胧间还有说话的声音,裴满梨起身打开门,发现对面的门没有关,一堆箱子堆在门口,这个样子像是在搬家。裴满梨没有想到林锦的动作会那么快,这和她以前印象中的林锦一点都不一样。

她呆呆的站在门口,看着穿着搬家字样的工人一趟一趟的搬着行李。林锦走出门口看的见裴满梨就站在对门,他说了一句:“很快就会好了,不会太打扰你。”

裴满梨听见林锦的声音,原来在离别的这一刻,她的内心还是不愿意的,要不然怎么会强烈的绞痛呢,她知道以后再见到他的机会,是微乎其微了。

或许这对他们两人都好,或许这就是他们的结局。

裴满梨不知道为什么她的浑身寒冷但是她的脸却那么烫,头回那么晕,看着林锦一步一步的向楼梯口走去,她多么想出声让他别走,她不想让他离开的,她想忘记他,但是她发现她已经做不到了,她的心里永远都会有他的影子,她生活中的那么多瞬间都有林锦,她怎么可能摆脱他呢?

看着林锦的背影越来越模糊,她的头也越来越晕,裴满梨终于坚持不住倒在了地上。听见倒地的声音,林锦回过头一看,见裴满梨倒在地上,他连忙放下自己手中的东西,跑过去扶起裴满梨,“满梨?满梨?你怎么了?”

林锦焦急的声音响起,他伸手一摸裴满梨的额头,很烫!她生病了,为什么自己没有早一点看出来呢?林锦抱起裴满梨,跑下楼,将她放在自己的车上,开往医院。

那些搬家的工人们看着林锦的车远去,楞在了路边,没有他的带路,他们将东西搬到哪里去?没有办法,领头人给铁哥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铁哥暗骂林锦也太不靠谱了,可是谁叫他要做这个工作呢?把东西搬到哪去?他怎么会知道?只是今天林锦说要搬家时,他那要吃人的脸,说明了他并不想搬走,如果这一点他都不知道,那他也就不用在林锦身边混了看,他斟酌了情况,最后做出决定。

“麻烦你们再把东西搬回去吧,价钱好说。”铁哥在电话那头陪着笑脸,“我会马上赶过来的。”铁哥挂了电话随即给林锦打电话,林锦到底在搞什么?不想搬家也不用就这样跑了啊?结果林锦还不接电话,铁哥彻底服了他了,只有自己先赶到搬家现场了。

林锦把裴满梨送到医院,医生给裴满梨挂了点滴,林锦在一旁陪着她,她也真是的,自己的身体不舒服也不知道说,也不知道自己看医生,要不是有他在,可能她今天晚上就要躺在她家门口一整夜了!

关键时候,还是要看他,徐州现在的影子在哪里还不知道呢!“你怎么就不选择我呢?你后悔了,可别来找我!”林锦看着裴满梨的睡颜,伸手抚摸着她的脸颊,自言自语道:“以后,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最好我还能接到你的电话,这样起就知道,我还是有机会的。”

裴满梨的睫毛颤了颤,似乎要醒过来了,林锦赶紧收回手。裴满梨慢慢睁开眼睛,看着白色的天花板,有些反应不过来,她睡了多久了?

裴满梨一转过头,看见一个男人坐在她的床边,似乎是林锦,真么可能是他?是她在做梦吗?裴满梨眯着眼睛看着林锦小声道:“我是在做梦吗?”没想到林锦听见了她的话,说道:“你做梦会梦见我吗?”听见那个人影的回答,声音那么真实,那么真切,裴满梨瞬间清醒,坐起身来,林锦在她的房间里!?

林锦看着她的大动作,按住她的肩膀,“别乱动,你生病了自己不知道吗?”生病?裴满梨看着自己的手背正在输着液,这是在医院里?她生病了?她自己怎么不知道呢?

看着裴满梨迷惑的神情,“你发烧了,着凉了。”林锦好心给裴满梨解释。

“我是怎么来医院的?”

这还用问吗?林锦回答:“不知道,你希望你是怎么来的?希望徐州送你来吗?他现在影子都看不见呢。”裴满梨看着林锦,怎么又扯到徐州的身上去了?他想说除了他就没有别人会送她来医院了吧。

“谢谢你。”裴满梨真诚道谢,林锦要的可不是她的谢谢,“举手之劳而已。”林锦风轻云淡,好像刚来医院时那个紧张的人不是他一样。

梨觉得这样的沉默太压抑,便问道:“你搬家怎么样了呢?”林锦一听这话,像是赶他走的意思:“不用你操心,你好好待着。”被林锦这么一说,裴满梨就不再说话了,就这样待着吧。裴满梨靠着墙闭目养神,决定不理林锦了。

林锦见裴满梨忽视他的存在,她是不是又在想其他的男人了?林锦也生着闷气,走出了病房。裴满梨听见关门的声音后,缓缓地睁开眼睛,他们之间或许就这样淡了吧。

林锦走出病房,想要回家,可是一想到裴满梨在医院里没有人照顾又有些不忍,所以林锦在医院外面吹了吹风,平静一下,便回到了病房。殊不知,他站在院门口的画面又被狗仔拍到了。

本来林锦搬家是带了口罩的,可是透气的时候,林锦将口罩放在了裴满梨的病房。林锦怎么也想不到,医院居然也埋伏着狗仔。

林锦回到病房,裴满梨看见他去而复返,手里多了一些水果,心里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感动。林锦洗了些水果,削了皮递给裴满梨,裴满梨接过来说了句:“谢谢。”她怎么能不接呢?林锦给人削水果几百年都遇不见一次吧。这样想着,裴满梨看着手里的水果,还有一些舍不得吃了。

林锦看着裴满梨拿着水果发呆,难道是这个水果她不喜欢吃吗?或许只有徐州才能照顾好她吧,对她来说,现在他只是给她增添了负担而已。

林锦深吸一口气,对裴满梨说道:“我要回去了,叫徐州来陪你吧。”裴满梨看着他走出去的背影,不知道他又怎么了,为什么他老是提到徐州?裴满梨不知道林锦心中的想法,她只知道她什么东西都没有带,怎么和别人联系呢?

裴满梨自己在医院里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她回到了家里,她看了一眼对面紧闭的门,和平常没有什么不同,只是里面的人再也不是原来的人了。裴满梨换好衣服,准备去上班,拿起手机发现里面有好几个徐州的电话和小利的来电,应该是徐州在找她吧。

裴满梨给徐州回了一个电话,刚响两声,徐州略显着急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满梨,你在哪里?没事吧?”裴满梨平静的说道:“我没事,不好意思小州,让你担心了,我昨天太累了,没有看手机,我马上就来上班了。”

“哦这样啊,你没事就好。需要我来接你吗?”

“不用了,我自己能行的,不满烦你了,谢谢你小州。”

“好,你自己注意安全。”

“好的。”裴满梨挂了电话,又拨通了小利的电话,一接通,裴满梨的耳膜就受到了攻击,小利的声音仿佛会穿过电话,直接到的她的耳边,“裴满梨!你死哪里去了?啊?你知不知道还有两个大活人再找你啊!?”

“小利,你别激动,我没事。”

“哼!你要是再不出现,我们都要报警了!”小利依然在电话那头吼道。

“对不起小利,我让你们担心了。”

“何止是担心啊,还有受怕好不好!”

“好。”

“满梨,你给徐州回个打电话吧,他快担心死你了。”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小利。”

“不客气,我们俩谁跟谁啊!”小利知道裴满梨没事,便放心了。昨天徐州突然打电话给她,她还以为她的运气到了呢!

“好,再见。”

“再见。”

挂了电话之后,裴满梨对于他们两人的关心十分感动,安慰了她被林锦伤害的心。从今以后,她与林锦就再无瓜葛了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