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羞辱
作者:孤寂万年  |  字数:3064  |  更新时间:2020-07-03 08:12:01 全文阅读

看台上,赵元俯视着云千叶,神情戏虐,四周一众弟子都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赵云低着头,仿佛在陈述一般:“在她还活着的时候,将她的身体一块儿块儿肢解,看着她露出痛苦的表情,这会我感觉整个人都活了过来。”

  云千叶死死盯住赵元,仿佛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一般:“赵元,你个混蛋!放开她!”

  身后的一众万灵宗弟子,望着赵元的脸同样有些发白。

  赵元的恶趣味,整个宗门无人不晓,这简直就不是人。

  “放了她?”赵元又笑了:“好啊,你过来,把衣服脱了!”

  脱衣服?

他竟然要他在大庭广众之下脱衣服!

  赵元这个王八蛋,竟然要用这种手段当众羞辱他!

  云千叶脸上那是血水,望着周围围观的人群,内心荒凉一片。

戏谑,嘲讽,乐子。

仿佛是在看一关在笼子里的猴子。

  他低垂着眼,嘶哑的声音从牙缝里挤出:“好,我答应你,你放了她,放了她。”

只要能救阿草……他没什么不能做的!

  “不,不要,哥哥,不要,阿草不要!”被赵元提着的阿草疯狂的摇着头,眼中满是泪水。

  哥哥,不要啊!

  阿草不值得!

  阿草挣扎的厉害,赵元饶有兴致地看着,看着拼命挣扎的阿草,缓缓加重了力道,阿草一瞬间停止了挣扎,面色涨红。

 “你想死?”赵元笑了,像个魔鬼,他看着阿草温柔的说道:

  “好啊,如果你死了,我就让你的哥哥去陪你如何。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的才好。”

  “不,不要!”阿草挣扎着停下了动作。

  她不要哥哥死。

  赵元扭头嗤笑,看着满身鲜血的云千叶:“怎么,还不脱,是想让我亲自给你扒光吗?”

  云千叶抬头,那是是千云宗,终究还是没等到。

他的一生似乎都是这样无力,在万灵宗也是,现在也是。

  而远处看台上,身着白衣的王思思意兴阑珊,托着下巴:“师兄,这也太无聊了吧!”

  看着王师妹这个样子,柳如玉无奈:“师妹,这天元大比才刚刚是第三场,你就不要嫌弃了。”

  天元大比,共九轮,自三天前比赛结束报名,如今才刚刚进行到第三场。

  “那我们来这么早干什么。”王思思打着哈切,抱怨:“还不如去帝都城里逛逛呢。”

  柳如玉扶额,绝对不能让小师妹去。否则,连他们自己都怕要抵押在这里:“把师兄都吃成穷光蛋了,还不知足!”

  王思思吐了吐舌头:“师兄,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况且又不是我自己一个人。”

  “还有他们呢!”说着王思思转头看向一旁的师兄弟,却发现他们止跌都认真无比的观看着比赛。

  王思思气的鼓起了嘴巴:“你们……”

  她凶巴巴的看着最近的赵师兄。

  “咳咳,师妹和师兄说什么呢?我刚刚看的太认真没有听到。”赵师兄一脸懵懂,讪讪的回道。

  一众弟子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隐于虚空中的阿屠,却一瞬间睁开了双眼。

  他悠远冷漠的目光,似乎穿过了擂台,看到了那鲜血淋漓的人。

  远处,云千叶哆嗦着手,解着扣子,外衣划落,伴随着着泪水。

  没有人能够救他,也没有人会救他,这个世界从未善待过他。

  上衣剥落,凉意侵入骨髓,他灰暗的内心,无数的野草,在疯狂的滋生。

此刻的他像是一头野兽,在无声的悲鸣而然没有人听到。

赵元恶劣的笑意在放大,逐渐疯狂。

甚至兴奋在发抖!

这样的感觉,对,就是这样,把一个人踩在脚底欺辱,多么美妙啊!

看,那愤怒的目光,咬牙切齿的神情,这世间再没有比这更美妙的事情了。

万灵宗一群弟子看着疯狂的赵元,噤若寒蝉。

赵师兄天赋绝顶,可他变态的兴趣同样让人胆寒。

不过,那又如何,欺负又不是他们,不过是一个废物,一个质子。

万灵宗一众弟子面色嘲讽看着这一幕,有的甚至脸上嘴角浮现出恶劣的笑意。

衣服在一件件剥落。

陡然,

“彭”的一声。

就在云千叶继续的时候,似乎有什么东西砸落在地。

赵元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血从脖颈如同喷射而出,像是血色的喷泉。

  浓郁的血腥味儿弥漫在场上,云千叶愣住了。

万灵宗弟子同样愣住了。

因为,赵元被斩首了。

头,直接被一道砍下!

  透过被鲜血模糊的双眼云千叶看到,不远处,一道黑色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那里,手中一把杀猪刀,正淌着鲜血,滴答滴答的滴落在地面,染红了看台。

  事情发生的太快,刹那之间,一切都结束了,原本还享受着杀戮的恶魔变成了一具尸体,连一句挣扎的话都没留下。

  恐怕连赵元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有一天死的这么悄无声息,这么干净利落。

  万灵宗一众弟子就这么看着,双眼瞪得圆溜溜,但随即浓郁的血腥味儿弥漫着口腔,胃液上涌。

  这样的杀人方式。

  “欧!”

  魔鬼!

  一群弟子面色骇然,顿时飞速的散去,连带着整个比武场都骚乱了起来。

  阿屠不在意,他提着杀猪刀,向云千叶走了过来:“云千叶。”

  他的话很轻,像是一句普普通通的话语,却不是问话,而是在陈述。

看着这个如同魔鬼一样出场的黑衣身影,云千叶呆愣的回道:

  “是。”

  阿屠点了点头,看着云千叶沉默了片刻,将身上的黑色外衫扔给了他:

  “你体质弱,穿的太少了,容易着凉。”

  云千叶裸露出上半身,白皙的皮肤上到处都是伤疤,不过没人会在意。

  黑色的外衫被随意的丢在云千叶身上,但那沾染着体温的衣衫却让云千叶笑了起来。

  “谢谢!”

云千叶扯了扯嘴角,笑的像个得了糖的孩子。

  阿屠没回答,一如既往的沉默寡言。

  云千叶不在意,他抬头望着那个冰冷像是一把刀一样的人,嘴角上扬,老天爷,或许,这次,我错怪你了。

  云千叶哆嗦着手,只能堪堪把那黑色外衫披到身前,怎么都穿不上,他抬眼看着阿屠,想要他帮忙。

  但阿屠只是看着,丝毫没有伸手的想法,甚至闭上了眼。

  少主去了万灵宗找他,没想到这人却跑来了天元帝国帝都,还跑到了天元帝国大比的赛场,刚刚那样的情况下,他不得不出手。

  阿屠神魂之中,一根伸向遥远未知之地的灰色雾线被轻轻拨动。

  千里之外。

  虚空急速踏行的赢子洛一瞬间停了下来,她收到了阿屠的消息,早在离开万灵宗时,她便联系了阿屠。

  让他尽量不动声色的找到云千叶,并且不要轻举妄动,因为云千夜的背后还跟着一个万灵宗主。

  以阿屠的实力根本就无法抵抗,甚至还可能打搭上一众千元宗弟子,这样的结局,她决对无法接受。

  赢子洛抬头遥望着远方,一双星谋深邃的仿佛黑夜的星空。

  心血来潮之间一股不祥的预感,让她心惊肉跳。

  来不及了吗?

  几千里之遥,以她斗宗的实力全速前进,也至少需要半个时辰。

  至于其他一般的飞行法器甚至,还比不上她徒步而行。

  或许……鲜血从赢子洛嘴角溢出,她莹白的肌肤,在鲜血的映衬之下,越发白的诡异。

  神魂之中,灰白的雾线飞快的波动,信息被遥隔千里传递:“阿屠,走,带着云千叶走,离开那里。”

  赢子洛阖上了一双星眸,阿屠,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死,一定要等她!

  阿屠提着杀猪刀,思索着赢子洛的话,抬眼看到云千叶正趴在阿草身旁,少有的皱了皱眉:“她没事,只是昏睡过去了!”

  云千叶松了一口气,抬头正准备问阿屠:“你是……”

  然而,

  他的话还没出口,便被一声轰隆的巨响彻底淹没。

  与此同时,无数人同样神色一变,心中咯噔一沉:“这里可是天元帝国的大比场地啊!”

  竟然还如此明目张胆的,直接威压天元帝国帝都,还直接打天元皇室的脸。

  不要命啦?

  “快看,天上!”一人眼中一亮,示意众人看向天上。

  一道宝蓝色的伟岸身躯在虚空中显现。

  苍老,古朴,威严!

  那伟岸中年人面色威严,一身宝蓝色的衣衫,胸口之上有三滴水滴一般点缀其上。

  万灵宗宗主,万勒古!

万灵宗主执掌万灵宗威压西荒近百载,行事霸道无双,不知多少人对其恨得的咬牙切齿,却无人敢多说一句话,哪怕是在背地里。

世人皆惧怕万灵宗主,无人敢语万家悲,就是对万灵宗主最真实的写照,这不仅仅是一个强者,还是一个让无数人恐惧的存在。

  远处,看台之上,天元帝国之主一身明黄色的锦袍,金丝银线勾勒出栩栩如生的金炎,修长的手指紧紧蜷握着,指甲嵌进了血肉里,一双手掌血肉模糊。

  万灵宗宗主,欺人太甚。

  但作为一个合格的上位者,隐忍,只是最基本的。

  “传令金炎卫,护送赛场所有人撤离!”天元帝国之主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

这笔账,他天元帝国,早晚有一天会算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