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谎言拆穿1
作者:执川  |  字数:2040  |  更新时间:2020-05-26 17:22:50 全文阅读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觉,南茗自己昨天做梦,梦见自己就像一个小白兔被大灰狼盯上了,那种后背总感觉有点凉嗖嗖的。

南茗掀开被子起身,抬头望像落地窗前的位子,已经没有人。

“已经起床了?”

南茗转身走向浴室门口,却看见梳妆台镜子上贴了一张便利贴。

【茗宝,我先去处理一点事情,你乖乖在酒店等我……】

还不等南茗看完便利贴,床头柜上的手机便一直在震动。

“喂?”

“南茗你快点回来,今天灭绝师太的课期末考试,你是不是想挂灭绝师太的课?!”

刚接到电话,钟意的吼声便透过手机充满了整个房间。

“我忘了,现在几点?”

“八点考试,现在7:13了!”

“好,我马上回去!”

不在犹豫的南茗,便快速的拿起自己昨天穿来的衣服,进卫生间洗漱换好它,便直奔着飞机场的方向出发。

所谓的灭绝师太是C大一届又一届流传下来的称呼,灭绝师太是一名女老教授,你想挂它的课容易,但是你挂完了想过就比登天还难了。

却没有想到自己昨天晚上,居然忘记今天还有考试,在B市的酒店,一直睡到自然醒。

回想过来的南茗已经买到一张回C市就近的机票了,此时此刻坐在飞机上的南茗,不由得感慨道,真的是美色误入啊。

打开手机相册,里面仅有的几张资料便成了南茗临时抱佛脚的途径。

即使,在机场打最快的的士,下机场也打最快的的士,南茗还是迟到了。

已经回到C市的南茗,不知道自己刚离开酒店,沈凛北便回来了。

想着自己的茗宝还在酒店睡觉,沈凛北便让助理买了可以换的衣服还有早饭,看着手上的早饭,站在房间门口的沈凛北有些犹豫,就是不知道她还有没有起床。

犹豫了好久,才推开房间的门,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就连自己的便利贴也掉在地上,卫生间,客厅,床上都没有自己心心念念的人。

所以她是逃了吗?找遍了整个房间也没有看见自己以为她会留下纸条或者是别的也好 但是什么都没有。

不告而别吗?沈凛北看着这个房间,似乎昨天晚上的那一幕幕才发生。

没关系,既然自己有勇气爱她,就得有勇气接受她任何的不告而别。

原本热气腾腾的早饭已经被丢在台子上,看了一眼落地窗,沈凛北拿出了手机拨通了电话。

“查!快点!”

“今天有很重要的会议,你确定你要去找她?”

沈凛北没有再回复,直接挂断电话,拿起了外套向门口走去。

在等飞机的那一刻,手机弹出来了一条信息。

沈凛北紧盯着手机上的信息看了一会,便关机了。

而那让南茗会沉迷与其中温柔的眸子,此时早已经没有了温度可言。

看着飞机窗外的云层,沈凛北想着,她走了,那他就去找她。

与此同时的南茗,还不知道自己即将要面临着什么。

“你知不知道你今天差五分钟到八点半,就不能进考场了,说!昨天去哪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刚刚出考场的南茗看着挽着自己胳膊的钟意,一脸严肃的样子,摇了摇头笑道:

“去隔壁B市一趟。”

“是去见男朋友的吧!我昨天晚上可听见咯!话说什么时候交的男朋友啊?!人怎么样?!身高!……”

南茗觉得钟意什么都好,就是耐不住好奇心。

对于自己好朋友有男朋友这件事情,钟意可以表示,能让南茗这个一直被人以为“性冷淡”,谈恋爱,实属不容易。

“唔~”

钟茗的话到是提醒了南茗,好像自己还没有和那个昨天捡到的“男朋友”打招呼就回来了。

而且自己好像也还没有电话可以联系,南茗有些无奈,不知道该怎么向钟意解释一下什么情况,只能先岔开话题。

“好啦好啦,我快饿死了,走吧,去吃饭。”

“啊?!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南茗偷笑着拉过挽在自己膀臂间的手,带前走着,并没有回复好友钟意的话,向校门口走去。

却不想刚出校门就看见,本不应该在这里的人——时睦洲

身穿正装的时睦洲,此时正低调的坐在车后,摇下车窗,白天的时睦洲比昨天晚上南茗看的更清楚,不仅仅A,还有些妖孽般的长相,现在正对着自己笑。

这微笑,让南茗有一些不太好的预感。

“南南,他是……”

钟意有些警惕的看着,停在自己面前坐在车后的那个男人,可以看得出这车虽然低调,但是却无处不透露着豪贵的气息。

南南该不会是惹上什么人了吧?钟意下意识地偏头望向,站在自己身边南茗,刚刚想出声的钟意,就感觉到了南茗的将自己的手向后面扯了扯。

就算现在什么情况都不知道,钟意也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应该闭上嘴巴,保持沉默。

“南小姐,请问一下,身为大二学生的你,不是说自己出差了吗?”

还没有等南茗开口,副驾驶就下了一个人,南茗一眼就认出来是昨天晚上那个“尽职”将自己送到机场的人。

“果然女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谎话连篇。”

本来还保持沉默的钟意,在听见这句话的时候,瞬间就像踩到尾巴的猫,炸了毛。

“那你是想承认,你自己是不算什么好东西的女人生出来的孩子吗?”

“我和你说话了?这位小姐,你可真没有家教。”

钟意本身就是个暴脾气的人,这下是谁都拦不住了。

“和没家教的人说话,为什么要需要家教?”

眼看着两个人的吵架气氛越来越凶,面前的男人向钟意走进了几步以后,南茗下意识的将钟意拉到自己的身后。

“定离。”

听见时睦洲喊自己的名字,霍定离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有些咬牙切齿,顺势翻了个白眼。

“你!”

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不再多说任何一句话的南茗松了一口气。

“时先生,您有事直说。”

“请问一下南小姐昨天晚上去B市干嘛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