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凤京变 > 正文
第一章 官司
作者:泼墨揉篮  |  字数:3113  |  更新时间:2020-06-02 12:50:39 全文阅读

凤安元年

中都皇城

年终将至,今夜便是新夕。

街道两侧,各大商铺外高悬红灯。不少店家正在往铺门上贴门神和对联,一派喜庆盎然。

一处肉铺的门口,一个小二,肩头搭着白毛巾,倚在门框子上,两手抄在袖筒里,喊道“凉州好猪肉嘞!价贱似粪土嘞!富贵人家常要吃,贫困人家也买得起!年饭桌上来一碗,管饱自家老小孩!”

一把好嗓子,改行大操婚嫁喜事,绝对喜气洋洋。

而就在肉铺正对面,好像有人正在哭丧。。。。。。

“大哥,大哥,不要,不要抱走她!”

声源处,一群人围在一起,人头攒动,不知道在看什么热闹。

一个年轻精干的男子怀里抱着一个满月大的孩子。

他一身灰黑布衣打扮,唇边一点黑痣,浑身的痞样全挂在脸上,活生生一流氓阿飞。

黑痣身后的两个人手里各端着木棍,一副凶神恶煞的打手模样。

三人装束相似,外翻的领口上绣着老虎纹饰,不是城里哪个帮派的混混,就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家仆。

一个女人瘫在三人面前的地上,一只手抓着那黑痣的靴子不放,涕泗横流,好像给她额头系条白布就能立马哭丧“大哥,我求求你,你给我们家的钱我们都还给你们,孩子还小,你们不要抱走他。”

那黑痣似是被女人纠缠良久,满脸不耐烦,想一脚把女人踢开,没想到那女人就好像沾在腿上的橡皮糖,怎么甩都甩不掉。

他挣扎半日,看见那女人实在执着,便阴恻恻一笑,嘴上缺德道“呦,舍不得孩子是吧?要不这样,小爷看你这娘子长得还算俊俏,不如跟我回去,给咱们老爷做个晚上暖脚的?这样日日住在府里,也能看见自己的娃儿。”

女人抬起脸来,擦了擦泪,皮笑肉不笑道“大哥您说笑,我们这样的贫贱妇人,哪里敢攀老爷的贵脚,您就行行好,把孩子还给我吧。您看,您给的银子我都带着呢。”

女人说着,便利利索索的站起身来,朝自己烂了一角的袖筒里摸出些碎银子,朝黑痣腰带里塞。

黑痣任那女人朝自己怀里塞银子,端详了对方半天,忽然手脚不干净,伸手在她脸上拧了一把“小模样长得挺俊俏,嫁给那屠夫多可惜啊,不侍奉我们家老爷,给我做个铺床的也行啊。你别看我是个下人,我在我们秦府里,也算是个小有头面的人物。”

女人忽然朝后退了几步,从他手里把脸扯出来,讨好的假笑道“大哥,您就别开玩笑了。大哥,钱都还了,您把孩子还给我吧。”

黑痣又想上去轻薄女人,忽然听到人群中传来清亮亮的小姑娘的声音,很是言语犀利“我说这个大哥,您是没见过女人啊,一看见长得漂亮的就如狼似虎的,在这大街上干这龌龊事,要脸不要?”

黑痣一听自己被人骂不要脸,顿时面如金纸。

他转头看向说话的女子,正想大骂,却在开口前,表情像是过山车般来了个急转弯,笑得更加油腻,心道‘呦,好个俊俏的小妹妹。’

只见那说话的是个小姑娘,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一身月牙白的裙子在微风中荡开了涟漪,皮肤吹弹可破,滑的跟奶油似的,乌云上只是斜斜簪了根青豆色的玉簪子,淡雅似瑶台上的仙子

黑痣摸着下巴,看着她的表情十分猥琐。

右苏卿看了半天好戏,心里早就想把这口中无德的黑痣揉烂压碎鞭尸好几遍了,终于看不下去,这才一脚上前站了出去。

烟儿扯了扯右苏卿的袖子,道“小姐,咱们别多管闲事了,今日府里有大事,要是迟到了是要被家法处置的!”

右苏卿忽略烟儿,继续打抱不平“还不赶紧把人家孩子还回去,青天白日的,真想妻儿霸女啊!”

烟儿见右苏卿依旧不罢休,使劲拉她胳膊“小姐!我们是偷偷出府,得赶回府里接旨的呀!”

黑痣咧嘴一笑,语气出奇的和气“小妹妹,这你就不知道了,这孩子是他们家自己卖给我们的,这和平买卖,钱都付了又想反悔,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生意?”

右苏卿被他此话噎了一噎,看着依旧抹泪的女人“这位大姐,您这做娘的也狠心,您要是舍不下这个心,当初卖人做什么?”

那女人用袖子沾沾眼泪,用力摆手“不是的,就算家里再穷再苦,我这做娘的也没有这份狠心。是我婆婆,她一直就嫌弃小花是女孩,说女孩就是净食佛,费钱养大也终究不过是拿铜板朝江水里砸,长大嫁了人就不是自家人了。她今早把我支出去买菜,瞒着我把小花卖了出去,要不是我忘了拿钱回家取,小花被谁带走的都不知道。”

右苏卿看了看黑痣不以为意的脸,将自己的钱袋取下来,在他面晃了晃道“贩卖人口本来就不合法,你赶紧把孩子还给人家,这些钱倒贴你!你收了我的钱,回去便不用报给主子,还算你净赚的呢!”

黑痣反而把孩子抓紧了,盯着右苏卿伸在自己眼前的手看了又看,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小妹妹,我们家小少爷三岁夭折,我们老爷哭伤了身子,怕小少爷在下面没有个服侍的人,正要给小少爷做阴婚呢。我们老爷找人合了八字,好不容易找到个八字相合的女娃,哪能这么便宜就换回去?听哥哥的话,这事儿啊,你就别搅和了,乖。”

黑痣说话时捏着嗓子,甚是造作声音,右苏卿被恶心的胃里一阵难受。

旁边一个大娘戳了戳右苏卿的后背,道“小姑娘,我看这事儿你也别管了,人家秦家是九门提督,咱们寻常百姓惹不起。”

人群中有人道“我说小娘子,你也别闹了,人家秦家也是大户人家,给秦家做媳妇也不是什么坏事,以后你这姑娘也算不愁吃喝啦。”

说完,人群中不少人附和“就是,就是。”

右苏卿一听,对着人群就撅了回去“你们说的什么话啊,人家一个活生生的姑娘,为了几口吃的喝的,就甘愿一辈子守活寡啊!”

众人似是并不认同右苏卿的话,嘘声一片

“我说这位姑娘,看你穿的也算不凡,家里应该也有些银钱,没吃过缺粮的苦吧。”

“就是,就是,以为人人都不愁吃喝啊?”

“许多人想进人家大户人家做媳妇还没机会呢。”

“一个贫家女,给有钱人家做阴妻也算改了穷命。”

右苏卿“。。。。。。”

黑痣一双眼珠在右苏卿窈窕的身段上扫来扫去,好像能用眼刀子能把右苏卿的衣服刮掉似的。

烟儿本来站在右苏卿身后安静如鸡,现在看到自家的小姐被一个油头粉面的男子眼神轻薄,彪悍劲上来,怼道“我说你看什么看!眼珠子朝哪儿瞟呢,给我放规矩点儿啊!”

黑痣看着面前站得跟宝塔似的烟儿,才不把她这个小姑娘放在眼里,仰着下巴怼回去“老子的眼长在自己脸上,往哪儿瞟关你屁事,长了瘟的猪妖!”

烟儿长得圆润,但是也不是胖的出奇的那种。其实,认真看去,烟儿的眼睛大大的,像个萌萌的小包子,还挺可爱。

烟儿平生最讨厌被人说胖,自己人吵吵闹闹也就算了,被一个油滑相当街辱骂成‘长了瘟的猪妖’,这个她实在忍不了。

烟儿双手叉腰,提高嗓门吼道“骂谁呢你!你个五行缺了八百个的德的王八蛋!”

烟儿这一声吼,简直将在场众人震了三震,那个哭着抢回孩子的女人的眼泪也被噎了回去。

右苏卿看着烟儿雄赳赳昂昂的背影,心想‘这不对啊,画风好像有点跑偏,明明应该是打抱不平,替那女人抢回孩子,现在怎么变成烟儿和流氓对骂了?’

烟儿在右苏卿身边服侍了一个多月,右苏卿自然知道这小丫头骂人的功底有多厚,要是她真的敞开了骂,估计那个黑痣加上身后的两个打手都不是对手。

右苏卿看了看唾沫横飞的烟儿,扯了扯她的衣角,弱弱道“烟儿,那个,我们。。。。。。”

烟儿扭头怒瞪了一眼右苏卿,脸红脖子粗道“小姐!您别说话,我今天非得把这乌龟王八的头给骂到他肚子里去!”

右苏卿“。。。。。。”

黑痣气得跺脚,却一时想不起起来怎么反骂比较彪悍,只是结巴“你,你你你你!”

右苏卿捂脸半晌,听着烟儿和黑痣气势如虹的对骂,想要插话调停却也无缝可钻。

众人却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看着好戏一场,听着烟儿和黑痣的骂人大业进展的如火如荼,简直恨不得去对街买包瓜子来磕,有几个人已经开始抖腿了。

不一会儿,那黑痣便在口水战上落了下风,爆喝一声终止了这场拉锯战,唤了身后打手道“臭娘们!你他妈的真以为老子不会打女人!给我打!”

眼见那棍子就要落在烟儿眉心之上,右苏卿眼疾手快,一个飞身挡在了烟儿前面。

她出手如闪电,众人还没看清她做了什么动作,只见面前似白云虚晃了几下,那沉重的棍子便被四两拨千斤一般的给弹开了,不偏不倚地从烟儿的头顶弹到了黑痣的脑门上。

泼墨揉篮
作者的话

男主出场稍微慢了点,保证前三章出现的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