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你是似月似星的美好 > 第一卷:灵魂互换!
第一章:灵魂互换?
作者:之竹之竹  |  字数:6261  |  更新时间:2020-12-11 07:33:03 全文阅读

引言:

墨色的天空上,有半片薄薄的蛾眉月,微黄的光芒中透着混沌的哀伤,在它的脚边有一颗正仰视它的星星,努力着发出微光,忽闪忽闪像是一种低弱的呜咽声。

它充满渴望地看着月亮,拖着虚弱的步伐向它靠近;月亮看了它一眼,那一眼是孤独,那一眼是逃离,它们向着对方走去,走去,

霎时间,风从江上来又向天空四处散开,一片乌云如巨大黑布一般笼罩着它们,直到天空归于一片黑暗与死寂······

01

天空渐渐明亮了起来。

下午四点,在某市中心的普通病房内,微凉的空气混合着药水的味道,微微飘进了宋恩月的呼吸道中,宋恩月被呛了一口缓缓睁开眼,光线突然涌入,有点刺眼,还有点头晕,额,我这是在哪里?

她打量了一下周边的环境,第一眼看到的是那微微遮掩着旁边窗户的米白色窗帘,紧接她注意到正趴着睡在她旁边的一个妇人,她是谁啊?

随即她注意到了挂在她床头边连着她手背的输液瓶,宋恩月满脸困惑,我怎么会在医院?

宋恩月艰难地支起身体时,吵醒了睡在床边的妇人。

妇人看起来大约50岁左右,穿着一件被水洗得发白的红色短袖,身型偏瘦不高,头发乱糟糟地扎在后面,好像好几天没有打理了,两鬓有几根白发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尤为亮眼,睡眼明显哭得很肿,在她的右眼下方有一颗痣,见她醒来,激动地喜极而泣抱住她道:

“死丫头,你还知道醒啊,你都昏迷三天了,吓死我了。”

被她这么一抱,小小的脑袋疼得更晕乎了,这人是谁啊?一上来就动手动脚太没礼貌了吧,宋恩月推开她,满脸困惑问道:

“你是谁啊?”

“我是,我是你老妈!”妇人擦了擦眼角的泪道,宋恩月脑门一排问号,“什么鬼?”

“你的大头鬼,胆子大了是吧,说你两句就要跳江自杀,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啊你。”

妇人忍不住训斥她,宋恩月脑门上的问号瞬间放大好几倍,老妈?自杀?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妇人没理会她的疑惑,转身就去把医生找来,片刻后带着医生走进来,焦急道:

“医生,你快看看我女儿怎么样了?”

医生给她量了体温,测了心跳,又扒拉着她的眼睛照了照,询问道:

“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我头有点晕······”

“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宋恩月仔细感觉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后轻轻摇摇头,医生说道,“回去好好注意休息就好了。”

“真的没事吗?她说头晕,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吧?”妇人追问道,医生边拿着笔边在本子上记录着说道:

“不用太担心,她这头晕只是暂时的,回去休息休息就好了,如果你不放心,可以多住院两天观察观察。”

“医生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们还是回去好好休养吧。”妇人脸色有点为难,思量了片刻回道,医生对宋恩月嘱咐道:

“回去以后有什么事多跟家里人商量,小小年纪别动不动就轻生。”

宋恩月一脸懵逼,她那160的高智商仿佛此刻都坏掉了,她努力回想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可是越想脑袋就嗡嗡作响,疼得厉害,这时一护士站在门口问道:

“谁是郑于星家属?”

“我是!”妇人应答道

“去办理一下手续,就可以出院了。”

“好的!马上来,你好好呆在这里啊。”

妇人转过头叮嘱了一句,宋恩月乖乖地点了点头,可是紧接着,一个巨大的问号飘进思绪来,等等!郑于星!!!

郑于星是谁?谁是郑于星?

宋恩月脑子里出现了一个可怕的设想,当她看到手上连着的吊瓶赫然写着一个陌生的字眼时,彻底慌了:

“郑于星,17岁——”

紧接着她看到旁边的玻璃窗上若隐若现出半张陌生的脸,她把挡着半张脸的窗帘“刷”地拉开,不可置信地瞧了瞧,摸了摸,瞬间瞳孔放大到了最大程度,宋恩月心口发慌,二话不说扯掉了输液针,以沉重敦厚的步伐跑到了厕所,站在镜子前仔仔细细地端详起自己来:

与她那原版高挑的身材相比,镜子里的自己缩水了10厘米左右,身材微胖,长着一张圆圆脸,毛躁到分叉的中长发,厚重的刘海遮住了眼睛,刘海底下是那毫无美感的单眼皮,手臂还能明显摸到赘肉!

啊啊啊,宋恩月崩溃大哭,这他妈到底是谁啊?

太丑了······

02

而与此同时,在同一家医院内,在距离她只有一层楼的一间VIP病房内,一个带着氧气瓶的女生虚弱的躺在床上,因为脑部受到严重创伤,经过3个小时的抢救,生命体征才恢复平稳。

安静的空气中,一个身高大约一米八二左右,一身略微有点紧身的灰色西装将好身材展露无疑,亚麻色的复古中分发型下,一双好看的眉眼之间尽散发着温和儒雅气质,站在床边若有所思的看着她,冰冷的房间,只有滴答作响的声音,令人瘆得慌,一旁的助理打破了安静:

“邓总,外面都传着是自杀,不会是真的吧?”

“谁知道。”男人的眉头习惯性地紧凑成了一团,连低沉浑厚的嗓音都夹着一种忧愁

“我想不会吧,平时那么要强的一个人啊,脆弱到自杀,不可能吧?”

“人的脆弱,光看外表是看不出来的、”男人的眉头稍微舒展开了一点,说道,“你去问问医生,她到底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已经三天了。”

“好的。”助理在转身的时候,不小心撞了一下卡在床尾的病历卡,卡片上清晰写着:

“宋恩月,28岁——”

——

“我到底是谁啊?”

宋恩月对于一觉醒来就“脱胎换骨”的魔幻剧情显得无所适从,此刻已瘫坐在男卫生间门口鬼哭狼嚎了好一会儿,一边泪如雨下一边重复问同样的问题,仿佛失去了理智一般,吓得一个个大老爷们只能憋着尿绕道而行。

办理好出院手续的妇人闻讯前来,一看闺女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甚是觉得又羞恼又心疼的,在确认她身体无碍之后,顾不上那么多,连拖带拽把她弄回了家,因为她已经没钱交住院费了······

关于“我到底是谁?”的这个问题,经不住连番逼问的妇人是如此回答她的:

“你是我闺女,我是你妈,你叫郑于星,我叫郑多倩,可以闭嘴了吗?”

呜呜呜呜~

妇人本想让她不作不闹不吵,没想到却触碰了宋恩月泪腺开关,瞬间哇哇大哭了起来!

对于“我是谁”这个问题,不只是宋恩月想追寻,还有她,这个躺在病床上,忽闪着大眼睛的女孩,眼睛里有恐惧,有疑惑,有稚嫩的光芒

“你们是谁啊?我妈妈呢?”女孩虚弱地问道,看到两个陌生大叔在自己跟前,戒备心一下增强了不少,而看到老熟人仿佛失忆一般,邓风瑞和助理小江面面相觑,不知如何作答。

“宋编,您刚刚醒过来,应该好好休息。”小江答非所问说道

“你说什么?”女孩身体往前挺了挺,瞳孔微微放大,小江看了邓风瑞一眼,重复道,“我说,您应该好好休息!”

“不是,你叫我什么?”

“宋编啊。”小江有点懵回道

“什么宋编?”

“就是,宋编啊,麦浪影视公司的金牌编剧,宋恩月宋编剧!”

疯了吧!我明明是郑于星啊!

“大叔,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宋编,我要去找我妈!”郑于星说着就想下床,却被邓风瑞拦了下来,说道:

“恩月,不要任性,好好躺着!”

“大叔你们到底是谁啊?我怎么会在这个地方啊?”郑于星急得快要哭出来了,邓风瑞以一种不容反驳的口吻说道:

“听话,好好休息,别乱动!”

郑于星还是难以置信,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

“不要,我不要在这里,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边说边用尽全身力气甩开了邓风瑞的手,大概是身体还没复原的原因,郑于星激动得再次昏睡了过去······

03

城南的一个城中村,宋恩月被郑多倩半拉着走过了弯弯绕绕且幽暗窄小的小道,大约转过了3个弯,此刻她直愣愣地站在窄小的门口外面,双脚怎么都迈不开。

她绝望地看着生锈的防盗铁栅门,郑多倩打开铁栅门后的那扇不锈钢大门,走了进去,见“郑于星”迟迟不肯进门,以为她还因为上次吵架的事而心存怨念,于是用力一把把她给拉进了门,说道:

“你今天早点休息,我明天还要开工呢。”

宋恩月欲哭无泪环顾着四周。

眼前是被混浊的灯光点亮的狭小空间,一房一厅的格局,布置非常简单,一个小型单门冰箱,一张圆形饭桌,一张已经被时间磨损的紫色沙发,还有一张右下角因为被磕破而被黑色胶布黏住的玻璃桌,玻璃桌往前两三步是一台看起来有点老旧过时的电视机,它被摆放在一张油漆都已经被磨掉的黑色木桌上;

厨房和阳台连在了一起,狭窄的过道仅能站两个人,做饭的墙面位置因为常年被烟熏已经变得乌漆墨黑的了,再往里走两步就是卫生间,也是小的很,上厕所都显得逼仄;

从任何一扇窗外抬头望去都是一幢压在头顶的高楼,黑压压地,这是人住的地儿?阳光都没有吧?

宋恩月此刻内心已经奔腾而过一万匹草泥马,每一匹都踩在她脆弱的神经上,没想到她竟然沦落至此,别人一朝飞上枝头变凤凰,而她一觉醒来变小麻雀,这巨大的心理落差,何等惨烈啊。

“明天你就好好休息,先不上学,先养好身体,我帮你跟老师请假。”

郑多倩在厨房里忙活,说着拿起两包泡面放进烧开的水中,咔擦一声敲开两个鸡蛋,但宋恩月没有听进一个字,此刻她只想知道她这幅身体到底是谁。

于是在“她”的房间搜寻起了线索,房间很简单,比她的房间小很多,几乎没什么装饰性的东西,一张单人床,一个小衣柜,还有一张小书桌,都比较陈旧了,墙上贴了几张流行明星的海报,摆在床头的书桌上歪歪扭扭摆了几本时尚杂志,还有几本普通高中的教科书,书的封面上用圆珠笔潦草写着:

“高二(169班)郑于星!”

我去,居然一下子回春了!

教科书下垫着几张试卷,宋恩月顺手拿起来,心中咯噔了一下,她从来没有看到这么惨烈的成绩单:

“数学43分”“语文67分”“英语58分”“文综80分”

哇靠!居然是个学渣……

“这个成绩单怎么回事?”宋恩月拿着试卷走出来震惊地问道

“我倒想问问你,你说你,上课你都学了些什么?”郑多倩一边摆弄着碗筷,一边数落女儿,“同样是吃米饭长大的,怎么跟俊夏差距这么大,他年年全校第二,你倒好,年年倒数第一!”

“因为我吃的是泡面。”宋恩月瞥了一眼碗里的泡面加鸡蛋,瞬时没了食欲

“你这孩子,真是越来越会顶嘴了。”郑多倩说着把两个鸡蛋都夹到了宋恩月的碗里,“今天先凑合着吃点面,明天我再给你买只老母鸡回来补补,快吃吧!”

“阿姨,没想到你女儿居然是个学渣啊。”宋恩月一边把辣椒酱倒进面里一边搅和着道

“谁能想得到。”郑多倩苦笑着,突然反应过来她这称呼异常生分和怪异得很,放下筷子道,“你等等,先别吃,你叫谁阿姨呢?”

“你啊,要不然我叫你挣多钱,保证你挣很多很多钱!”宋恩月半开玩笑,郑多倩不满道:

“你这孩子胡说些什么,是不是把脑子撞坏了,真是没大没小!”

“我脑子才没坏,好得很。”

宋恩月说完低头大口吃了一口面,郑多倩狐疑地看着眼前的“郑于星”,明明医生说没事啊,怎么感觉换了个人一样,听见她喊“阿姨”心里像被针扎了一样疼,难道还在记恨她?

她离开家前的那句“我再也不想当你女儿”一直像跟刺一样扎在她心里,算了算了,什么称呼都不重要,只要她回来了就好······

04

在昏睡3个小时之后,郑于星身在一栋高级公寓,她从一张又大又软的床上醒来,一眼望见简约的灯饰发出闪耀却有点清冷的亮光,照得她有点迷迷糊糊地,额,我怎么又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了?这是在哪里?

郑于星万分惊恐瞬间从床上惊坐了起来,打量了一下这陌生的环境,她正对面的那面墙上挂着一个女人的个人照,光芒万丈得好像明星,这人是谁啊?

床旁边是一个梳妆台,上面也摆放着几张墙上女人的照片,郑于星拿起来看了看,心里感叹真是长得精致啊,其中还有她搂着一个长相温柔恬静的女人照片,两人眉眼之间很神似,这应该是她的妈妈吧?

床的左侧是一扇巨大的落地窗,此刻望出去已是华灯初上了,除此之外,整个卧室并没有多余的装饰,有一种很冷清的气息环绕其中,但郑于星还是心生羡慕,这卧室比她房间起码大2倍呢!

这时她注意到床头后面那个用玻璃隔断的空间,她趴在玻璃窗上看着这仿佛如桃花源一般的天地,内心瞬间翻涌成海,她急匆匆起身光着脚走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她心里惊呼这不是做梦吧:

每个女孩梦寐以求的超大衣帽间,如童话一般展现在了她眼前,华丽高级的服装一字排开,仿佛高级时装店,还有各种各样的鞋子,包包,还有耳环分区存放,井井有条又精致华美令人屏息惊叹,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还有全身镜前的自己,纤细高挑的身材大约有168厘米,新月型的大双眼皮,精致小巧的鹅形脸,花瓣一般的嘴唇,光滑紧致的皮肤,看不出一丝瑕疵,清纯不失妩媚的灰咖棕卷发,随意的散落在天鹅般的颈脖上!

这这,不是挂在墙壁上的那个女人吗,怎么会?

郑于星脑子里轰轰作响,身体失去平衡差点又晕过去,还好邓风瑞及时扶住了她:

“我只是出去买了个饭,回来你又要继续睡过去吗?”

“大叔!”郑于星抓着邓风瑞的手,惶恐地望着他道,“这里是哪里啊?”

“这是你的公寓啊,你不是说你要回家吗,医生检查过你身体说没什么大问题,就带你回来了。”郑于星又透过玻璃看了四周一眼,满脸惊慌地问道:

“我到底是谁啊?”

“这个问题你已经问过了,你是恩月,宋恩月!”

邓风瑞狐疑地看了她一眼,难道是失忆了?

“宋恩月,是,谁啊?”郑于星惶恐地问道

“就是你啊!”

“不是,我是说,她是什么人?”

邓风瑞明显被这个问题问懵了,对于她失忆这个事情更加笃定了,耐着性子说道:

“她是,哦不,你是影视圈内有名的编剧!”

“有名的编剧?”

看着郑于星一脸无知,邓风瑞叹了口气,转身走出了卧室,郑于星也紧跟上去,穿过宽敞却冷清的走廊,来到了客厅,她目瞪口开看着这一切,以前电视剧里出现的大房子,此刻就在她眼前,宽敞明亮的客厅,足足有她家一般大,邓风瑞走到布置得简约时尚的U型沙发区,从沙发旁的桌子上拿起了一本时尚杂志,走上前道:

“你自己看你是谁吧!”

邓风瑞看她在自己家里东张西望地,好似一个受惊的小孩,又说道:“看什么呢,拿着啊。”

“哦!”郑于星从梦幻当中回过神来接过了书,杂志封面上的那个人就是她,一身红色西装,烈焰红唇,坚定的眼神直逼前方,颇有女总裁风范,封面杂志上写了几个会发光的大字:

“偶像剧教母——宋恩月”

再翻开里面,写着一行介绍:

“宋恩月,1992年6月出生,毕业于中国顶尖雅顿电影学院编导专业,中国知名编剧!”

这一行介绍,让郑于星不明觉厉,抬起眼好奇问道:“那你是?”

“我是你的同事,同时还是你的男~朋友。”

本来想调节一下气氛,看郑于星一脸惊恐,邓风瑞话锋一转道:

“开玩笑的!”

“还有什么问题吗?”邓风瑞看着她神情恍惚,郑于星眼中闪过一丝害怕,有点迷迷糊糊道,“我只是……”

“别只是了,走,先吃饭去。”

邓风瑞大概是太饿了,没理会她的欲言又止,把她拉到了饭桌前。

这一顿饭她吃的是索然无味,万千思绪不知从何整理,当最原始的人生突然被一场华丽意外掩盖,被迫重新以新的身份,新的面貌面对世界时,那种手足无措,惴惴不安感生硬地插进她的心房,令人感到窒息。

饭后,邓风瑞叮嘱她好好休息后便离开了她的住所。

郑于星看着偌大的房间,彷如隔世一般,她又逐一浏览了厨房和卫浴间,每一个空间都让她发出“原来还可以这样生活”的惊叹声!

厨房里的每一件东西都和她家都形成了鲜明对比,整洁宽敞时尚的厨房,让人光是看着都能感到满满的幸福感,打开那双开门的冰箱,发现里面有很多蔬菜瓜果,看来这原来的主人是个做饭高手啊,可她却是个厨房菜鸟;

还有宽敞干净的卫浴间,光是一个浴池都比她家的空间大,里面有一张梳妆台,上面放着很多瓶瓶罐罐的护肤品,其中她注意到桌上有一个白色箱子,她打开一看原来是一个小型冰箱,专门用来冷冻很多好多看起来很高端的护肤品。

郑于星默默把小冰箱门关上了,感叹这有钱人的生活还真是奢侈啊。

之后来到床上躺着,看着墙上的女人好像一团光照着她,又好像一团火烧着她,对于“宋恩月”这个身份还是有一肚子疑问,于是打开了放在客厅桌上的电脑,仔仔细细研究起了她:

18岁以省状元的优异成绩考到了中国顶尖雅顿电影学院。

原来是个学霸啊!

曾经编写过数部脍炙人口的言情偶像剧,每一部都成为收视率的神话,被人称为偶像剧教母。

居然还是事业型的女强人!

有颜有钱有事业还有智商,这简直就是电视剧才有的完美人设啊!

郑于星怎么都没想到,曾经脑海中无数次幻想过的人生,正在高能拉开序幕······

之竹之竹
作者的话

世间万物,无一不在既定轨道里自行运转 瑰丽如迷的宇宙,无数颗星球各自为序 既定的轨道,如既定的命运,一旦脱轨,时空颠倒 气势磅礴的宇宙,脱离了既定轨道,将会进入混沌 我,你的人生,脱离了既定轨道,将会如何? 月落,星沉,你我,入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