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听说佛子破戒了 > 正文
第四章 玄空尊者
作者:闻人烟  |  字数:2712  |  更新时间:2022-01-06 14:00:59 全文阅读
甚至还有人将她和释摩罗的故事编制成书到处宣扬。说她为了得到释摩罗不择手段,还将茯苓推入诛仙台。

可是这些对于他来说又算什么呢?

从他拜入释摩罗门下的那一刻起,就对这位师姐的事情特别感兴趣,想要了解她的过往。

“泠鸢,阿鸢,我可以这样唤你吗?”玄空唤了几声她的小名,嘴角忍不住上扬。

苏霁月听到‘泠鸢’这个名字,面色一沉:“我和你很熟?”

这个名字是释摩罗给她起的小名,只有他才会亲密的唤她阿鸢。

玄空见她呵斥自己也不恼,只是眼底闪过一抹失落,“世人常说,一回生二回熟,我们这是第三次见面,自然是要熟一些。”

“三次?”

苏霁月有些疑惑,她什么时候和玄空见了三次面?她没什么印象。

“听说你是从人间来的,我也是那里来的,算起来我们应该是老乡。”他并没有理会她震惊的模样,靠近她旁边套近乎。

苏霁月嘴角微微一抽,玄空这脸皮厚的堪比城墙,连这种话也能编排。

“阿鸢?”

“不要这样叫我。”苏霁月只要听到这个名字,脑海中就会浮现出释摩罗的脸,心口也会隐隐作痛。

或许,她从来就没有放下,从来就没有……

玄空见她神情不悦,语气颇为震惊:“原来你会生气啊!”

他还以为她像个木头人一样,喜怒哀乐都不会呢?

苏霁月并没有理会他的话,

这个人真的是尊者吗?言行举止和释摩罗差的也太多了。

“尊者,请回吧。”

所有人都对她避而远之,也就只有玄空明知道这里是个深渊,还义无反顾的往里跳。

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玄空见她下了逐客令,嘴唇微张,终究什么也没有说。

她真的这么厌恶自己吗?

玄空望着苏霁月离去的背影,轻叹一声,随后便离开了。

他前脚刚踏出落梧宫,后脚就遇到了释摩罗,有些诧异,似乎没有想到他会来这里。

他双手合十,身子微弯行礼:“世尊。”

释摩罗望着眼前的玄空,见他从落梧宫出来,眉头微蹙,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玄空见释摩罗见他思绪飘远,便也不语,只是站在一旁。

良久,释摩罗盯着他警告:“不要招惹她。”

未等他反应过来,释摩罗已经离开了。

玄空陷入了沉思,着实有些好奇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是因为苏霁月吗?

既然来了,为何不进去呢?

“ 漂亮姑姑。”

自从玄空离开之后,苏霁月便一直坐在院子里发呆,她在脑海中搜寻关于玄空的记忆,依旧没有什么线索。

总觉得玄空是认错人了。

他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对着深爱的恋人,而她从来都不认识玄空。

突然,身后传来一道稚嫩的声音,苏霁月回过头,是了烟来了。

几日不见,他的脸蛋越发圆润,就像是画里走出来的年娃娃。

了烟的嘴角挂着乖巧的笑容:“ 姑姑,我们一起去人间放花灯好不好?”

听到了烟的话,她愣了一下,想起自己九世在人间的遭遇。

她以为回到九重天之后,就不会回去了。

了烟见她神情呆滞,唤了几声她的名字。

苏霁月回过神,见他一脸期待,不忍心拒绝。

了烟看着眼前人山人海的街上,眼睛带着光,松开苏霁月的手走到各种小摊前,望着眼前上面各色各样的小人偶,甚是稀奇 。

苏霁月见他一直盯着那只布偶老虎看,脸上带着欢喜:“ 喜欢吗?”

了烟点了点头。

虽说从前洛河也带他来过几次,但是洛河这个人本性严谨,总是带着他去茶楼听故事,要不就是躲在某个角落里偷偷看着一个姑娘发呆。

那时候,了烟觉得洛河就是个登徒子,窥视人家姑娘。

而且还是个花心大萝卜,每次看的姑娘还不是同一个人,在了烟的心里甚至把洛河当成是书中描写的登徒浪子。

不过,后来他一心抗魔,很少带着他来人间闲逛。

想到洛河,他的眼睛微微红润,心里有些难过。

苏霁月从自己的怀里掏出银子放在小贩的桌上,神情温柔:“ 既然喜欢就留着吧。”

了烟并没有回答她的话,望着手中的老虎轻声低喃:“ 洛河,他真的不会回来吗?”

苏霁月脚步微微一顿,她蹲下身子,将了烟脸上的泪水擦掉,“ 了烟,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她一定会替洛河好好照顾了烟,照顾好整个落梧宫。

了烟睁着一双红肿的眼睛,委屈巴巴:“ 真的吗?”

也不知为何,了烟有种预感,总有一天她会离开自己,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苏霁月点了点头。

虽说她这身子支撑不了多久,但是她还是希望好好陪着他,算是替洛河弥补吧。

他见苏霁月答应,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尽,重新挂上笑容。

小孩子真好,刚刚还一脸抑郁,转眼便忘记了。

而她始终忘不了。

就算她走过奈何桥,喝了孟婆汤,还是没能忘记前世那些记忆。

突然,苏霁月的身子一阵踉跄,也不知是谁撞了她一下,手中的团扇掉在地上。

她俯下身子,正打算捡起来的时候,一双白皙的手已经将地上的团扇捡起来。

“谢……”

谢字刚说一半,苏霁月便紧紧盯着眼前的男子,即便是经过几百年,她依旧能在人海茫茫中一眼就认出眼前人。

她的手忍不住颤抖,身子后退,震惊的看着他,眼前染上一层淡淡的雾。

“阿鸢,跟我回去吧。”释摩罗将手中的团扇递给她。

苏霁月捂着嘴,她曾幻想过两人见面的场景,如今。。。

回去?她还能回去吗?

想起往日,她眼神一顿,转身打算离开。

释摩罗一身金色的袈裟,手上挂着佛珠,淡淡的檀香在她的鼻尖萦绕。

“既然回来了,为何不来莲花坞?”

苏霁月嘴角扬起一抹苦笑:“我还回得去吗?”

从她被判死刑,剔除神籍后,没有召唤不能回九重天。

那时候,她在囚之境一直盼望着释摩罗能出现,可她等啊等,从朝阳到日暮,他都没有出现。

所有人都指着她,骂她不知羞耻,勾引佛子,而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出来解释。

苏霁月身子微微一倾,朝释摩罗行了行礼:“世尊。”

历尽千帆,他们的身份早已天差地别。他不是佛子,她也再不是花神,如今的他是万人敬仰的世尊。

而她不过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凡夫俗子,如何能与他相配呢?

男人听到‘世尊’两个字愣了一下,不过几百年的时光,她就和自己如此生疏,难道她还在责怪自己吗?

“阿鸢。”释摩罗嘴唇微启。

苏霁月并没有理会释摩罗的神情,而是转身想要离开这里,离开与他有关的东西。

她真的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了情绪。

诛仙台上。

“阿释,我没有推她,她自己跳进去的。”苏霁月紧紧抓着释摩罗的衣摆,急着解释。

那时她一直和释摩罗解释自己没有推茯苓,可是释摩罗还是不愿意相信她,他抱着茯苓,看着她满身伤痕,面色仍旧冷峻:“你是说她自己跳进诛仙台?阿鸢,即便撒谎你也要有个度,这里是诛仙台,你觉得她会这么傻吗?”

苏霁月听到他的话,心口宛若刀割,不可置信地盯着释摩罗。

他竟然觉得她在撒谎,难道在他的心里,自己就是那样不堪的人吗?

她由他一手养大啊!

“阿释,我真的没有,你信我好不好?”她的声音哽咽。

释摩罗并没有理会她,抱着茯苓离开了。

望着释摩罗离去的身影,苏霁月眼底的泪水忍不住往下掉。

“姑姑,你怎么了?”了烟见她脸上满是泪水,很是担忧。

苏霁月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泪痕,摇了摇头:“我没事。”

了烟知道她刚刚哭了,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他希望她能开心。

“漂亮姑姑,这个给你,你不要难过好不好。”了烟掏出自己最喜欢的麦芽糖递给她。

她看着了烟乖巧懂事的模样,心里一暖。几百年来,还有人愿意给她温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